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734章 贺寿(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么幼稚的表现,怎么会是那个高冷的青木呢?

    徐志鑫表示,前后反差太大,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不知道的是,青木在外人面前的时候确实是高冷的,可在面对子央的时候,不仅不高冷,甚至有时还会很幼稚。

    不过,不管青木怎么幼稚无理取闹,只要他不乱杀无辜,子央都会包容他。

    两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不是情侣,却比情侣更亲近。

    青木在为子央做了很多事情的同时,其实子央也在宠着青木。

    “青木,既然子央已经出来了,那我们现在就去五楼吧。”徐志鑫说道。

    “子央,要去玩吗?”青木侧头问子央。

    “去吧。”

    子央的神识刚才扫过就发现,成年男子基本都和相熟的人去三楼喝茶去了。

    女人们也都聚在一起聊衣服,聊老公去了。

    至于,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都跑去五楼的娱乐室去了。

    今天过来的人,明面上是给徐老祝寿,其实很多人也是抱着结交人脉来的。

    子央和青木在徐志鑫的带领下,也来的了五楼的休闲娱乐室。

    “志鑫,你可算是上来了,快来,将李誉这小子打下去。”叶远航拿着台球杆,冲着徐志鑫挥手。

    徐志鑫搓了搓手,招呼子央和青木跟上。

    “怎么,你们两个又被李誉这小子给横扫了?”徐志鑫伸手接过叶远航递过来的台球杆笑话道。

    叶远航没好气的说道:“这不是废话吗?我们要是能赢,还叫你过来干嘛。”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不能少了我。一边去,看哥哥我怎么收拾这小子?”徐志鑫挥手让叶远航退到一边去。

    李誉拿着球杆,冷哼道:“还不知道谁收拾谁呢?”

    上一场是李誉赢的,所以开球是由李誉开的。

    子央和青木两人,也和其他人一样,站在旁边看着。

    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见李誉和陈志两人。

    李誉是京城人士,她是知道的。

    可是,陈志为何也会在这里?

    看他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

    还有他和李誉几人的相处,怎么看都是很熟的样子。

    那前世自己嫁的人到底是不是眼前的人?

    子央在这一刻有些迷茫了。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重生有问题。

    可是,这一刻,子央却感觉自己的前世是那么的不真实。

    她看着对面的徐志,心神飞到了前世。

    她记得,她在和李誉分手之后,就开始相亲。

    她是在一次相亲的时候,遇见的陈志。

    那时,陈志说,他只是普通的打工一族,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陈志突然和她求婚。

    “子央,我喜欢你,嫁给我,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当时,陈志拿着戒指向她求婚,她记得自己当时好像是答应了的。

    然后,她和他结婚,生子,过了一生,直到自己死去。

    她记得自己的一生很幸福,丈夫体贴,儿子孝顺。

    可是,为什么,那些画面却是那么的模糊?

    她甚至不记得,她和徐志是在哪里举行的婚礼?

    他们的婚礼都有哪些人参加?

    还有婚后,她好像也从来没有见过徐志的父母。

    这些事情,以前不觉得,可现在想来,却感觉有些奇怪了。

    更让她疑惑的是,就连她那孝顺的儿子,她都不记得长什么样子了?

    她的后半生,仿佛就像是生活在迷雾当中一般。

    怎么会这样?

    子央用手扶着额头,眉头微皱,神情很是迷茫。

    她的前世,真的和她的记忆中一样,平安顺畅的活到了老吗?

    子央在这一刻越发的迷茫了。

    她记得自己25岁之前的所有事情,不管是小时候,还是读大学的事情她都记得。

    为何,她的记忆却在徐志向自己求婚之后,就开始模糊了?

    “子央,你怎么了?”青木感觉子央这会的情绪很不对,就抬手摸了摸子央的额头,神情很是担忧的问道。

    冰冷的触感,让子央慢慢回神。

    她抬头看到青木紧张的面容,怕他担心,就扯动嘴角朝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真没事?”他明明就感觉刚才的子央情绪很不稳定。

    “真没事。”

    刚才也是自己想多了,不管前世怎样,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她又何必去纠结?

    这样想着,她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几分,神情也恢复了正常。

    “要不我们早点回去吧?”青木还是不放心。

    “我真没事,你放心吧,快看他们打球吧。”子央抬手推了推青木的脑袋,让他安心看徐志鑫和李誉打球。

    手贴在脸上,软软的,青木的心也跟着柔软了下来。

    他抬手将子央的小手抓住,包在了手里,然后,目不斜视,认认真真的看起了徐志鑫打台球。

    当然,如果他的耳朵不红的话,就更正经了。

    对面的陈志无意中转头过来,看到子央脸上的笑容,眼底闪过惊艳。

    不过,当看到子央身旁的青木时,原本升起的一点心思,就被彻底的压了下去。

    君子不夺人所好。

    虽然他不是君子,不过,很明显,对面的两人是他不能够插足的。

    最后,还是李誉以微弱的优势赢了徐志鑫。

    “不行,在来一局,刚才是我运气不好。”徐志鑫很是不服的又和李誉来了一场。

    结果,他这一场输的更惨,一分没得,就被李誉将桌上的球扫完了。

    叶远航看到徐志鑫一脸的菜色,很不厚道的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不就是输了两万吗?我和陈志刚才也一人输了一万。”

    徐志鑫将他的手扒拉下来,没好气的说道:“我是这么输不起的人吗?

    李誉,你小子前段时间不会是躲起来偷偷练了吧?你以前的技术可没有这么好?”

    李誉也将手里的球杆递给了旁边的人说道:“夏天的时候,去国那边确实遇到了一个高手,跟他学了几天。”

    “我就说嘛,你以前的技术比我还不如,没有想到居然跑去国偷师去了。”徐志鑫说道。

    周围的人看他们不打了,也就散开,各自找自己喜欢的节目去玩了。

    “走,我们去楼上喝两杯。”徐志鑫招呼几人上六楼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