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725章 良心何在?(4)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来到明丽小区,见时间还早,就找了一个地方,先将晚饭解决了。

    等到天黑了,她就掐了一个隐身诀,朝着小区内走去。

    在路过保安室的时候,她还朝里面问了一句:“张文才住几单元?几号?”

    “五单元三号。”里面的保安随口应了一句,说完之后感觉不对,忙将脑袋从窗户里面探了出来。

    左左右右都看了一个遍,没人啊。

    那刚才问他话的人是谁?

    子央一点也没有将人吓到的自觉,就这么心安理得,大摇大摆的朝着五单元3号去了。

    来到门口,她抬手屈指敲了敲门。

    “来了,来了,你又忘记带钥匙了?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不是让你下班就回来的嘛。”张封的妻子一边开门,还一边絮絮叨叨的抱怨。

    她打开门,门前空空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张封?”

    没有听到人回答,她还扶着肚子,迈步出去看了看。

    走廊和楼梯那里也没人。

    “肯定又是楼上的孩子捣乱。”

    以前也遇到过几次这种事情,张封的妻子,也就没当一回事,转身回来将门带上。

    子央在她转身出去查看的时候,就进屋了。

    她进来之后,就在屋内转悠了一圈,两室一厅的房子。

    靠近厕所那一间卧室,这会正睡着张文才夫妻。

    两人这会已经睡了,就是听到敲门声也没有起来。

    张封的妻子将门关上之后,又回到沙发上开始看电视。

    而她不知道,这会离她不远的地方,正坐着一个人。

    子央看到张封没有回来,她也没有打算现身,就将阴魂袋拿出来,将女鬼许梅放了出来。

    许梅出来之后,就有些懵逼的看着周围。

    当她看到子央的时候,就很是高兴的飘了过来:“大师,孩子,我的孩子。”

    她这是以为子央要带她来见她的孩子了。

    子央看到她脸上的笑容,眼神暗了暗,给她传音道:“去看看,里面睡着的两个人你认不认识?”

    “哦”

    女鬼直接穿墙进入了张文才夫妻的房间,没一会女鬼就飘了出来,声音带着喜悦的说道:“我认识,那是爸爸和妈妈。”

    说完之后,她就在屋内欢快的上下飘动着。

    可能在她的心里,有张父和张母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吧。

    过了好一会,她又飘到子央的不远处,歪着头问道:“大师,我的孩子呢?我怎么没有看到我的孩子?”

    子央这会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到底是生还是死?

    她只是安抚道:“孩子不在这里,我们再等等。”

    女鬼听了,就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就在屋内四处飘荡起来。

    张封的妻子,心绪不灵的看着电视。

    就连平时她最喜欢看的水云间,对她也没有吸引力了。

    她恨恨的捶了一下沙发,又去打了一个电话,留言让张封快点回来。

    结婚之前,她就知道张封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谁让她对他一见钟情,从此就再也看不见第二个人了。

    当他从天而降救了她的时候,她就决定,今生非他不嫁了。

    在知道张封的父亲是她大伯的手下之后,她就无意之中透露了张封救过她一命的事情。

    后来,经过她大伯的撮合,她果然如愿的当上了张封的女朋友。

    虽然对于张家收养了一个傻子,而且那个傻子还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的事情有些不舒服。

    不过想着,反正对方迟早也是要嫁出去。

    而且,张家人对一个傻子都那么好,这不正说明了,他们家是心底善良的人家。

    后来,那女孩命不好,生孩子死了,那孩子也没过多久就死了。

    她为此还感叹了一番。

    或许对于那个傻子来说,死了,才是最好的吧。

    结婚之后,她和张封也过了一段蜜里调油的日子。

    可惜,没过多久,张封就又开始出去鬼混了。

    她为此吵过,闹过,可张封说,他以前就是这样的,难道她不知道?

    是啊,她知道,可是,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张封心目当中是特殊的。

    她以为,张封会为了她浪子回头,从此对她百依百顺。

    电视里面不都是这么演得吗?

    可,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不行了?

    她回家哭过,可父母也无能为力,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当初父母就不同意她嫁过来,是她以性命相要挟,才如愿嫁过来的。

    现在又怪得了谁了?

    原本以为她怀了孩子,看到张封这段时间天天按时回家了,她以为张封为了孩子收心了。

    可是,这才多久。。。。

    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小声的抽泣着。

    不知道,是哭电视里面的人,还是在哭她自己。

    子央坐在旁边,闭目养神,安静得当她的隐形人。

    凌晨左右,房门被人用钥匙从外面打开。

    原本已经熟睡过去的张封妻子,这时也醒了过来。

    她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已经快一点了。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你说过,你以后再也不去那些地方,要和我好好过日子的。”

    张封妻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红肿的眼睛,一边喊,一边流泪。

    “我没去那些地方,今天就是被他们拉着,实在脱不开身,才和他们去喝了会酒。

    行了,行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你还有完,没完了?”张封有些心虚恼怒的说道。

    这女人就是麻烦,还是以前的许梅好。

    他晃了晃脑袋,怎么又想起她了?

    子央在张封进门的时候,她就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一个瘦瘦弱弱的婴儿,在张封的头顶上爬来爬去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来迟了。

    那孩子,已经死了。

    “我有完没完?张封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

    “你说过要和我好好过日子的。”

    “我没有好好过日子吗?我现在不是天天都去上班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说我想怎么样?我就是想要你下班回来多陪陪我。你呢?你一下班,居然又跑出去鬼混了?”

    “谁出去鬼混了?我都说了,我那只是和他们出去喝酒。”

    “你脖子上的抓痕,还有一身的香水味也是喝酒喝来的?”

    “我都说了,我是陪人去喝酒了,你爱信不信?”

    “不许走,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哪里?”

    “汪小丽,你放手,我去哪里要你管啊?”

    “我不管你,谁管你?外面的那些小妖精吗?”

    “你烦不烦啊。”

    张封回来就被这女人揪着问,心中烦躁,就顺手推了汪小丽一把。

    “啊”

    汪小丽没有想到张封会推她,退后的时候绊倒了凳子,然后倒了下去。

    张封看到汪小丽的下身不停的淌血,原本的酒意一下子就吓醒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