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723章 良心何在?(2)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什么两成把握,是不足两成。上了手术台,老叶有百分之十的几率都下不来。

    现在就动手术,你这不是让老叶去送死吗?

    保守治疗,至少还能让老叶多活几个月。”王教授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刘教授也气道:“我怎么就让老叶去送死了,这不是还有一两成的几率会成功吗?

    你那保守治疗,还不是顶多就是多活几个月。

    要是手术成功了,老叶的腿就能恢复了,以后就再也不用天天受苦了,哪里不好了?”

    王教授嘴一撇,讽刺道:“是啊,人都死了,怎么还会受苦?”

    两老头顿时都成了斗鸡眼,互不相让的瞪着对方。

    李教授忙将两人分开,说道:“行了,行了,你们已经吵了一整天了,还没有吵够啊。

    你们先听听子央怎么说,你们别看她年纪她的医术得了秦先生的真传。你们别小看了她。”

    刘老听了,就将视线转移到了子央的身上说道:“我知道秦先生,不过,我记得秦先生最拿手的是针灸,他教你的应该也是中医吧?

    你现在应该是才接触西医没有多久吧?”

    子央点了点头说道:“是,我师父教的是中医,西医我也是今年才开始学的。”

    刘老听了,就没好气的说道:“既然是才开始学,那就好好学,至于老叶的病,你一个才开始学的,就别插嘴了。”

    子央张了张嘴,算了,不说就不说。

    她转头对着李教授说道:“李教授,我是过来找张医生拿资料的,那我就先走了。”

    李教授看到身边的两老头,都一脸不相信子央的样子,就只好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

    “刘教授,王教授再见。”子央和三人道别之后,就去找了。

    这会还在忙,他看到子央过来,将准备好的资料递给子央,就去忙他的了。

    子央打开资料袋,里面装着的是许梅当年的病例本。

    子央翻看了一下记录,就病例上的记载,许梅当时的情况,顺产确实很危险。

    听先前说起过,是许梅的家属一定要顺产的。

    这就有些奇怪了,明明都知道孕妇顺产有危险了,为什么还要坚持顺产呢?

    而且还是生了三天三夜都没有生下来的情况。

    是怕花太多的钱,还是因为不在乎孕妇的死活呢?

    许梅的病例本上也记录了,这女人生前,脑袋就有些不灵光。

    难道是因为这个,嫌弃了,所以才。。。。

    子央不想将人性想得那么坏,可是有时候人心,比她想像的还要可怕。

    子央根据病例本上留下的地址,找过来的时候,许梅丈夫一家,已经搬走了。

    不过,这里是筒子楼,既然许梅一家在这里住过,想来认识她的人还是有的。

    “许梅?你是说那个傻丫头吧。

    我记得,那丫头其实也不是很傻,就是反应没有其他人快。

    挺俊俏的一个丫头,我记得小时候嘴巴可甜了。

    可惜,后来发烧将脑子烧坏了。

    唉,许梅丫头十六岁就跟了张封,张家也不是人,欺负傻丫头没有父母兄弟,没人撑腰。

    才十几岁,就挺着一个大肚子了,丧良心啊。

    当年,张封他爸还是许梅丫头的老子给救的。

    人家临死前,将自己的闺女托付给他们,这才几年,就开始欺负起那丫头了。

    唉,听说那傻丫头人死了,张封一家还去医院闹,听说还赔了老多钱了。

    真是丧良心哦。”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坐在那里拍着大腿说道。

    这老太太是这个小区的老住户了。

    子央刚才也是看她坐在大院里面剌鞋垫,才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许梅的事情,没有想到老太太和许梅一家还是邻居。

    子央想起许梅死时的样子,看着不像是十几岁的样子,就疑惑的问道:“那许梅和张封结婚了吗?她给张封生了几个孩子?”

    老太太听到子央的话,就撇了一下嘴,没好气的说道:“结什么婚,傻丫头今年才20岁。

    她去年就死了,岁数都不够,根本就办不了证。

    那张家就是欺负傻丫头不懂事,又没人撑腰,才这么糟蹋人的。

    傻丫头那会才十五六岁,懂啥啊,那张家就把人给祸害了。

    呸,丧良心的。

    许梅的爸以前和张封的爸在一个厂里上班,后面厂里起了火,还是许梅的爸将张封的爸给拖出来的。

    可是,出来的时候,他被落下来的木头给砸伤了。

    刚送到医院就死了,死前将自家的傻闺女托付给了张家。

    当时那张文才可是说要将傻丫头当亲闺女一样养的。

    结果了,平时将傻丫头当丫头一样使唤也就罢了,后来还将傻丫头小小年纪就给祸害了。

    傻丫头生下来的孩子,就只有一个,不过怀过的就有不少了。

    我记得的都有五六个吧,每次都是显怀了,张家才带人去医院。

    听说,去年那个,是医院不敢引产了,说是,要是将孩子弄下来,傻丫头会有生命危险,才没办法生下来的。

    唉,傻丫头也是个福薄的,没有想到,生个孩子就死了。”

    子央听到老太太的话,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冷笑。

    不是许梅福薄,而是有人心黑。

    子央坐在小马扎上,继续抬头问道:“阿婆,那张家什么时候搬走的?”

    “都搬走大半年了,好像是傻丫头死了没几个月就搬走了。”

    老太太说道这里,突然凑近子央,低声说道:“听说,那张封在傻丫头死了没多久,就结婚了。

    据说,那女方还是张文才的领导的侄女。”

    子央听到这里,眉头微皱,问道:“那许梅的那个孩子呢?难道对方一嫁过来,就当后妈也不介意?”

    子央觉得,除非是那女方有问题,不然谁愿意一过来,就当后妈啊?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死了,那孩子才从医院抱回来,没两个月就死了。”

    死了?

    子央听到这里,心中就是一寒。

    她稳了稳心神,继续问道:“阿婆,那你知不知道,张封一家现在搬到哪里去住了?”

    老太太这次没有回答子央的话,而是狐疑的问道:“丫头,你一直问傻丫头的事情,你和他们家是什么关系啊?”

    子央眨巴着大眼睛,有些沮丧的说道:“我是许梅的表妹,我爸也是最近才知道许梅表姐一家的事情。

    他就让我过来看看,没有想到,我们知道的太晚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