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697章 风晴之死(1)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木清看到他的手虽然没有绑绷带,可也是青青紫紫的很是吓人,就问道:“你行吗?”

    风鸣端着碗,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行,我当然行了。”

    他是男人,男人怎么能不行了?

    “他的手只是皮外伤,吃饭没问题的。”子央开口说道。

    虽然看着吓人,不过,没有伤筋动骨,她昨天给他抹了药,过一两天也就好了。

    “哦。”木清听到子央的话,就松开了手。

    既然,他师傅都说这人的手没事了,那就肯定没事了。

    子央等到风鸣将这半碗稀饭吃完,木清收碗出去之后,才开口说道:“风鸣,你昨天为什么会被人打成那样?”

    风鸣听到子央问话,他原本已经恢复了些红润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子央看到他的样子,就皱了皱眉,继续开口说道:“虽然这样问,可能不是很礼貌,可我还是想要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会被人揍?

    不,说揍那都是轻的,对方显然是想要打死你。

    如果青木没有救你,我也不会管你的事情,你的仇家是谁,我也不会关心。

    可,青木既然将你救了回来,那我就必须要问清楚了。

    免得到时你的仇家来了,我们还什么也不知道,弄得措手不及。”

    风鸣听到子央的话,原本紧绷的身体,就放松了一些。

    是啊,他们救了自己,和那些人不是一伙的。

    如果,真的想要他的命,昨天不救他就可以了。

    风鸣略作迟疑,就选择了相信子央两人,他靠坐在床头,缓缓开口说道:“我叫风鸣,是财经大学经济系大四的学生。

    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风晴,她是表演系大四的学生。

    我姐姐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大明星。

    我们爸爸还在世的时候,还送我姐姐去学了两年的钢琴和舞蹈。

    后来我爸爸出车祸死了,虽然赔了不少的钱,不过当时妈妈说,那些钱是爸爸用命换来的,不能随便动用。

    她说,那要留着我们以后读大学用。

    那时我们都相信了,毕竟爸爸在世的时候,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很好。

    我们一家都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带着那些钱跑了。

    那一年,我们才只有十岁,奶奶刚失去了儿子,接着她就将家里的钱都卷跑了。

    我还记得,当时奶奶那绝望的表情,如果不是有我和姐姐在,我想我奶奶当时就跟着我爸去了。

    后来,我和姐姐就靠奶奶那不多的退休工资活了下来。

    为了供我们,奶奶还经常接些私活,帮人做衣服。

    我和姐姐从小就聪明,为了给奶奶减轻负担,我们两个不断的跳级。

    终于在我们17岁那一年,我和姐姐同时以省理科状元和文科状元的成绩考进了京城的重点大学。

    来到京城之后,我在财经大学,而我姐姐在商艺学院,两人见面的时间就少了。

    我们虽然有奖学金,可是这里的开销也大。

    为了学费和生活费,我将课余的时间都用在了打工赚钱上。

    和姐姐相处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

    我一直以为我的姐姐在学校过得很好,可是,可是前几天她却s了。”

    风鸣说到这里就声音哽咽,眼圈发红。

    子央看他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猜测要他命的人,可能和他姐姐的死有些关系。

    子央怕他想不开,还开口劝安慰:“你们不在同一个学校,你没有及时发现她的不对,也很正常,这也不能怪你啊。”

    风鸣摇头说道:“是我的错,要是我多分出一点精力出来,多关心关心她,或许她就不会死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到她的精神不太好。

    我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说,她那是刚接了一个广告,累的,让我别担心。

    我当时居然没有怀疑,就信了。

    我姐姐从小就没有骗过我,我以为她没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后来,我一直忙着写论文和工作方面的事情,而她也很忙,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我没有想到,那次见面就是我和姐姐的最后一次见面。

    当我接到警方的通知说我姐跳楼s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我姐今年才21岁,她一向开朗,怎么会s?

    我们过年回去的时候,还在商量,等我们两人在这里挣了钱,就将奶奶接过来。

    我姐姐不可能s的。

    可是,警方给的答案却是我姐姐就是自己跳下去的。

    而且,他们未经过我的同意,就将我姐姐的尸体火化了。

    我觉得有问题,就去了她的学校调查。”

    说到这里,风鸣的表情,就充满了愤怒:“我姐的那些同学,在我姐死后,居然就开始造谣,说我姐靠潜规则傍上了大款。

    她以前接的那些广告都是靠出sn体换来的。

    还说她耍手段怀上了对方的孩子,想要用孩子威胁对方让那人娶她。

    结果,对方不受她的威胁,她一时想不开,就跳楼s了。”

    子央双眼微眯的问道:“你姐死的时候,怀了孩子?”

    风鸣的脸因为愤怒有些红,他嘴唇蠕动了一下,有些不服气的说道:“警方说,我姐怀有两月的身孕了,不过,我相信,我姐不是那样的人。”

    在这个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前,子央不发表评论。

    而是转移话题问道:“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被人打成那样?”

    “我去商艺学院没有查到有用的消息,那里的人都说是我姐咎由自取。

    于是,我就回去,打算找找我姐留下的东西,看有没有线索。

    我记得我姐,以前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

    为了方便做兼职,我们在外面租了房子。

    我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有几个人在我家翻找东西。而那个房间刚好就是我姐住的房间。

    我看到其中一人手里拿着的好像就是我姐的日记本,我过去抢,他们几人看到我回去,二话不说,就直接对我动了手。

    他们将我打了一顿之后,就将我拖出去扔到了垃圾堆旁边。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我恍惚间听到,其中一人说,别怪他们心狠,谁让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风鸣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