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691章 斗法(1)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就因为你嫉妒,所以,你就要破坏我的家庭?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对我是好。

    可你又是否知道,我为他付出了多少?”丽姐转头看着冯平,眼神很是复杂。

    梁盈只看到了冯平对自己的好,可她怎么就没有看到自己对冯平的付出?

    不说自己一个豪门千金为了下嫁给冯平所做的一切,单就是前些年为了公司的发展,她也没少拉下脸去跑关系。

    在没有怀甜甜之前,她也是每天都陪着冯平加班到深夜。

    这些她从来就没有抱怨过。

    在生了甜甜之后,因为冯平的胃不好,从来都不下厨的她,还特意去学了煲汤做饭。

    为了能让冯平安心工作,她努力给他一个温暖安心的后方,难道,她就没有付出过吗?

    呵,梁盈只看到了成功之后的冯平对她有多好,可她有没有想过,在冯平困难的时候,是谁一路陪着他走过来的呢?

    子央这会可没心情管丽姐的心情有多复杂。

    她对那个所谓的大师更感兴趣,于是,接着问道:“那位大师,他长什么样子?他为什么要帮,你他有说过没有?”

    “大师一身黑袍,人很清瘦,他说与我有缘,所以才想要帮我完成心愿。”梁盈说道。

    一身黑袍?难道又是那些黑袍人?

    子央皱眉,如果真的是,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肯定不可能像梁盈说的那样,什么有缘才帮她,这些鬼话也就只有梁盈才会信,换个脑袋清醒一点的都不会相信。

    这种让人迷失本性的巫术都是禁术,不管成功与否都要付出代价的。

    无缘无故的,那位所谓的大师不可能会对冯平用这种巫术。

    “冯平送给甜甜的小银鱼是不是那位大师给的

    还有放在招阴的黑色袋子是不是也是那位大师的?”子央接着问道。

    “是”梁盈说道。

    果然都是出自那位大师之手。

    “他帮你,你付出了什么代价?”子央开口问道。

    “20年寿元。”梁盈说道。

    “20年寿元,你倒是舍得。为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值得吗?”子央很是不理解的说道。

    用20年的寿命去换一份不真实的感情,子央觉得不值得。

    “值得,当然值得了。只要冯哥爱上了我,我以后就可以过上和刘丽那贱人一样的好日子了。

    20年寿元算什么?

    大师已经帮我算过了,他说我是长寿命,可以活到90岁。

    就算少了20年的寿元,我也还能活到70岁。

    与其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我宁愿用二十年的时间,换后半生的荣华富贵。”梁盈有些兴奋的说道。

    子央看到她眼底的亮光,就心道,看来情绪波动挺大的,要不然,不会是这个反应。

    不过好在没有醒过来。

    听到她这一席话,子央觉得,这女人也并不一定就是爱上了冯平。

    或许,她更羡慕丽姐的生活也不一定。

    她看到丽姐有一个爱自己的丈夫,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有钱,有房,有事业,有爱情。

    于是,她羡慕了。

    最主要的是,她还每天都看到这个男主角在她的面前秀恩爱。

    于是,心里就产生了不该有的幻想。

    唉,可怜的,她还是被那位所谓的大师给骗了。

    她可不是什么能活到90岁的长寿命。

    子央看了她的面相,寿命可不见得有多长。

    本就不长的命,再少了20年的寿元,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所以,不管丽姐能不能和冯平离婚,她以为的好日子都不会有。

    镜中花、水中月,她想要的生活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不过,子央也不同情她。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她自己当初起了不该有的贪念,就要承担这份后果。

    子央抬手将梁盈脸上的符纸拿了下来,声音诱惑的说道:“你现在就下楼回你家去。”

    梁盈听到子央的话,就站了起来,眼神有些涣散的出了门。

    丽姐看到梁盈就跟梦游似的,就问道:“她这样出去不会有事吧?”

    子央摇了摇头说道:“不会。”

    再过十来分钟药效就要过了,一会她要给冯平解巫术,梁盈留在这里不方便。

    “不会有事就好。”丽姐回道。

    子央觉得有些奇怪的说道:“她都抢你老公了,你干嘛还要关心她啊?”

    看着丽姐也不像是这么好心的人啊?

    丽姐对上子央的眼神,嘴角扯动了一下,解释道:“我是担心她死了,给我们惹上麻烦,毕竟她才从我家出去。”

    这就对了嘛,她就说,哪个女人会这么大度,居然还关心起情敌的安危了?

    子央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冯平说道:“你这有没有空房间,我要给他解巫术,一会可能要和那边斗法。”

    丽姐看了看自己的公寓,想了一下说道:“去甜甜的玩具室吧,那个房间要空一点。”

    丽姐帮着子央将冯平扶到玩具室,她将甜甜的玩具都收拢放到墙角。

    子央将冯平放到了屋子中间,然后,在问过冯平的生辰字之后,就让丽姐出去了。

    子央将房门关上之后,就拿出符纸围着地上的冯平摆了一个符阵。

    然后,手一挥,一个小方桌,就出现在了房间里面。

    随后,再拿出符笔和一张黄纸,将冯平的生辰字写在黄纸之上。

    再拿了一截桃木,一把刻刀出来,十来分钟之后,子央手上就出现了一个缩小版的冯平。

    子央伸出右手,手指间就出现了十二根金针,手一挥,十二根金针就扎在了小木偶的身体各处。

    子央抬脚来到冯平的身侧,弯腰,拿出金针,取了一滴冯平的指间血滴在了小木偶的眉心处。

    这滴血刚一接触到小木偶的眉心,它头顶上方的金针就闪过一道金光。

    金光闪过,这滴血就快速的融入进了木偶的眉心处,最后化成了一颗红色的朱砂痣。

    她从空间里面拿出一把桃木剑,一张牵引符放在了小方桌上。

    拿起桌子上的小木偶,将先前写有冯平生辰字的黄纸贴在了小木偶的额头之上。

    然后,将牵引符拿起,输入灵气之后,就往冯平躺着的方向仍了过去。

    牵引符飘飘荡荡,来到冯平的上方。

    子央掐了一个法诀打出,低声喝道:“引”

    符纸之上的符文闪过几道亮光之后,瞬间从半空降落,直接落在了冯平的额头处。

    在符纸落在冯平额头的瞬间,原本放在小方桌上面的小木偶好像受到牵引一般,瞬间飞起。

    直接飞到了冯平的身体上空才不动。

    在小木偶飞到冯平的上方之后,她就拿起小方桌上面的桃木剑,脚踩罡步,开始舞动起了桃木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