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689章 变心否?(7)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丽姐听到他的话,气得全身发抖。

    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他们有一个甜甜就够了,他不想再看到自己受生孕之苦的人,难道不是他吗?

    他还说过,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他们爱情的结晶,都是他的宝贝。

    可是,现在他爱上别人了,她的甜甜就从宝贝变成赔钱货了?

    而他没有儿子,也都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了?

    果然爱一个人的时候,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当他不再爱你的时候,那你所做的一切就都是错的。

    心变了,所以一切就都变了。

    丽姐看向冯平的目光盛满了失望。

    一旁的小三听到冯平的话,就伸手抚了抚他的胸膛,娇滴滴的说道:“冯哥,你别生气,气大了伤身

    你放心,冯家肯定不会断子绝孙的,儿子我们很快就会有了。”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冯平听到她的话,就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肚皮上,惊喜的说道:“盈儿,难道你有了?”

    小三娇羞的低下了头,说道:“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我这个月的月事已经推迟好几天了。”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用眼睛邪瞟了丽姐一眼,那眉宇之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哈哈,好,好,好,我马上就要当爸爸了。”冯平高兴的说道,他低头看着小三的眼里满是爱意。

    丽姐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身子就晃了晃。

    猜测他们在一起是一回事,亲耳听到两人在一起,还将孩子都弄出来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到冯平高兴的样子,她不由得就想起来四年前她怀孕时的情景。

    那时的冯平也像今天一样的开心,可是,这才多久,人就变了。

    丈夫怀里的女人不再是自己,两人一心盼望来的女儿,在他的嘴里也成了赔钱货。

    这一刻的丽姐,感觉自己的心死了。

    他们爱情战胜了七年之痒,可还是败在了十年之痛上。

    “想要离婚可以,公司的股份还有存款我们一人一半,甜甜跟我。”丽姐仰头说道。

    爱情没有了,但是该她的那份财产,她绝对不会放弃。

    她才不会便宜了这对渣男贱女。

    小三听到丽姐说要公司的股份和存款,心里就不乐意了。

    她早就已经将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了,怎么可能看着丽姐分走一半。

    她低着头,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公司是冯哥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那些钱也是冯哥挣来的。丽姐做人不能太贪心。

    冯哥,已经将霓裳坊和这套房子都给你了,做人啊,还是知足一点好。”

    站在一旁没有吭声的子央,听到她的话,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她好几眼。

    见过无耻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当小三抢了人丈夫,居然还让对方要知足。

    子央也是醉了。

    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以前,还是她见识太少了,这次来了京城真是长知识了。

    丽姐听到她的话,也被气笑了。

    “梁盈,我和冯平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就是想要当他的家,那也等我和他离婚之后。

    在这之前,你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丽姐看着梁盈眼神很是不善,这个女人当初还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

    没有想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当初梁盈刚到公司的时候,什么也不会,还是自己手把手的教会了她。

    后来,自己怀孕生了甜甜,因为不放心冯平才将她调到了冯平的身边。

    现在,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手下,居然也好意思说自己做人要知足?

    小三听到丽姐的话,顿时就红了眼眶。

    她抬头眼泪汪汪的看冯平,无限委屈的喊道:“冯哥”

    冯平一看自己心爱的人受了委屈,顿时就怒瞪向丽姐说道:“刘丽,你别太过分了。

    盈儿,她是无辜的。

    她这么善良,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你不就是怨恨我移情别恋了吗?

    不错,是我对不起你。

    可,你也不想想,你平时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就是当初我开公司的时候,跟你家里借了一点钱吗?

    后来,我不都还给你家了。

    你还整天摆着一副,我欠了你的样子给谁看?

    我能忍你这么多年也算对得起你了,要是换成其他男人早就不要你了。

    盈儿她温柔体贴,她是你不能比的。”

    丽姐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之间的感情?”

    她性子是要强了一点,可面对冯平的时候,什么时候高高在上过?

    果然男人的心变了,你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她当初是不是就该听父母的话,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而不是一意孤行的要追寻自己的爱情?

    可是,以前的冯平不是这样的。

    那时的冯平,热情开朗,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对她更是好得不得了,从来就不会看除了她之外的其他女人一眼。

    那个冯平哪去了?

    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真的是和自己相恋多年的冯平吗?

    丽姐看着冯平,一字一顿的问道:“冯平,你可还记得,当初和我结婚的时候,你在我父母面前发过的誓言?

    你当时发誓:你若有一日做了对不起的事情,愿意接受我任何的惩罚。”

    冯平对上丽姐冷漠清亮的眼睛,他的心中突然一痛。

    原本搂着梁盈的手也一把将她推了开来,然后,用手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头。

    丽姐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也是吓了一大跳。

    梁盈被冯平推了一个踉跄,稳住身体之后,就忙跑过去抱住冯平喊道:“冯哥,你怎么样了?

    你别想那些了,你最爱的人是我,最爱的人是我啊。”

    一旁站着的子央听到她的喊声,眉梢微动。

    丽姐原本看到冯平这个样子,还有些心软准备去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可是看到两人又抱在了一起,她就停了下来。

    冯平虽然被梁盈抱着,可是,他的手还是在不停的敲着自己的脑袋。

    看他那副样子,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敲开一般。

    梁盈见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冯平,脸上就露出了一抹慌张。

    不过,很快,她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

    马上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瓷瓶,打开盖子就准备将瓶子里面的东西往冯平的嘴里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