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658章 茶花女(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房欣点了点头,说道:“他当时跪在我面前说,他是喝多了酒才那样的。

    他是爸妈唯一的儿子,我不原谅,还能怎么办?

    既然木已成舟,我就只好和他结婚,可是,每次提前结婚的事情,他都推脱。

    那时,他还经常劝我将花圃卖了。

    这个花圃花费了我这么多的心力,我怎么可能卖?

    几次不欢而散之后,我们结婚的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

    可是,两个月之后,我却发现,我怀孕了。

    我当时很高兴,你们不知道,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希望有一个自己的亲人。

    那种可以相依为伴的亲人。

    所以,在知道自己有了身孕的那一刻,我不怪房军,反而感谢他。

    因为他,我才有了这个孩子。

    不管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我都想要将他生下来。

    房军在知道我怀孕之后,他就提出想要结婚可以,但必须将花圃过到他的名下。”

    这个男人不要脸,居然还想趁火打劫?

    子央惊讶道:“你不会答应了吧?”

    房欣点了点头,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孩子,说道:“是的,我答应了。

    你们可能不明白,这个孩子对我而言有多重要。

    有了孩子,我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我想给我孩子最好的。

    可是,我还没有结婚,就这样生下孩子,他就是个父不详的私生子,以后走出去,他会被人看不起的。

    为了孩子,一个花圃而已,没了就没了。

    我不想委屈了,我的孩子。

    我知道房军和我结婚是为了花圃,可那又怎么样?

    就算我生下孩子,他就和我离婚,我也不在乎,那样我的孩子至少不是一个父不详的私生子了。

    你们觉得我很傻,是不是?”

    子央点了点头,她觉得这个女鬼确实很傻,明明就知道那个房军没安好心,居然还打算嫁给他。

    倾城咬了咬说道:“这种男人不揍死他就算是好的了,你居然还往火坑里面跳,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

    一旁站着的汪福海,居然也点了点头,附和道:“这种男人不能嫁啊,嫁男人还是要找个老实可靠的才行。

    那个房军肯定是为了花圃,想要赔偿款才回来找你了。

    我觉得,他应该是知道我们公司看好你们这一块,所以才回来找你的。

    他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啊。这种男人,要不得啊。

    我家闺女要是遇到这种男人,老子非得打断他三条腿不可。

    唉,你就是吃亏在没有人护着你了。”

    一旁的张秘书听到汪福海的话,就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角。

    汪福海瞪了一眼张秘书,吼道:“难道老子说得不对?”

    张秘书脸色僵硬了一下,说道:“对,对,汪总你说得对。”

    你是老板,你说什么都对。

    只是,您怎么不看看面前站着的还有两个小姑娘啊?

    他家老板平时什么都好,就是看到跟他家女儿差不多的女人被欺负了。

    他就会联想到他女儿的身上去,情绪就会有些激动。

    “既然,你都同意将花圃给他了,那他为什么还杀了你?”子央问道。

    房欣听到子央的问话,就气道:“原本我们都谈好了条件,只要我将花圃给他,他就和我结婚的。

    可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前几年卖花王卖了很多钱。

    那天晚上,他突然跑到花圃来找我,说是要和他结婚可以,但是,必须再给他二十万才行。

    我当年那株花王是卖了些钱,可我基本都投资到花圃里面去了,手上哪里还有这么多钱?

    别说是二十万了,就是五万我都没有。

    他当时见我不肯答应,就说没有二十万,至少也得给十万。

    别说我没有十万了,就是有我也不可能全部给他的。

    我至少还要留下些钱为我的孩子打算的。

    我见他实在是太贪心,就说不结婚就不结婚。

    大不了,我花钱找一个人假结婚,等孩子生了再离了就是。

    他听了我的话,当时就暴怒的冲过来打我。

    我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了几下,我又一心护着孩子,一时没注意脚下,就被绊倒了。

    我的头刚好倒在了一根木桩上,我当时求他救我,可他看到我倒地之后,居然转身就跑了。

    我死后,我就发现我的灵魂和这片花圃连在了一起,而且,我的孩子也好好的,我能感觉到他还在我的肚子里面。”

    房欣说到这里的时候,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满脸的慈爱与幸福。

    子央看到她这样有些感慨,这个女人太善良,也太傻了。

    她所求也不多,可是,却遇到了那样的人渣。

    那个房军这样对房欣,难道他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不说房欣当年小小年纪就辍学供他,就是他强占了房欣,他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他强占了房欣,让房欣怀了孩子,难道他不该负责吗?

    人的贪婪果然是无止境的,要了花圃还不算,居然连房欣最后的防身钱都想要,他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吧。

    子央同情房欣的遭遇,可也觉得她太软弱,太善良了,遇到这样的渣男怎么能任由他勒索呢?

    对付这种人就不该顾念情分。

    唉,可能也正是因为她太善良,所以她即便是死了,也没有怨言吧。

    子央看过了,她没有杀过人,所以才会帮忙完成她的心愿,让这个孩子出生的。

    至于,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因为中了茶花毒,被自己心中的魔鬼给害死的,与这女鬼无关。

    她最多是阻止过别人来破坏这里的花圃。

    因为,有花圃在,她的孩子就在,她就可以陪着她的孩子。

    与其说她是在保护着这花圃,不如说,她是在保护着她的孩子。

    没有出生的孩子,是没有来世的。

    她为了能和她的孩子在一起,宁愿被困在这方寸之地,不求来生,也要和她的孩子在一起,这样的感情让子央感动。

    子央转头对一旁的汪福海说道:“汪总,报警吧,既然那房军杀了人,那他也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汪福海对于房军的作为也很是不齿,他拿起别在腰间的手机,就去旁边给公安局打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警车就呼啸着开了过来。

    子央和倾城出示了证件之后,办案民警就在子央的指引下,在一株茶花树下,发现了房欣的尸体。

    只是,这具尸体,明明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可是看上去却跟刚死的一般。

    民警在查看了现场之后,就准备将房欣的尸体带回去。

    只是,这具尸体刚被抬出花圃,尸体表面就开始出现尸斑,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腐烂变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