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657章 茶花女(5)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金针离体之后,飘在半空当中的女鬼,就颤抖着手将身前的孩子抱在了怀里。

    她原本绿色的眼睛,在看到孩子降生的时候,就恢复成了黑色。

    原本还在哭泣的孩子,被她抱起之后,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低头满脸慈爱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右手一招,无数阴气汇聚过来,瞬间原本光溜溜的婴儿,就被一床大红色的小被子包裹了起来。

    当然,这小被子,都是阴气所化的,只是障眼法,其实它就是一团阴气。

    不过,女鬼却伸手将小被子理了理,还低头在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一个快乐而又满足的笑容。

    子央看到她这副有儿万事足的表情,嘴角微勾。

    女鬼抱着鬼婴,从半空中飘了下来,落地之后,当即跪下感激的说道:“多谢大师让我儿成功降生。”

    子央挥手将案桌和香炉都收了起来,说道:“嗯,起来吧,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吧?”

    “是”女鬼抱着孩子站了起来。

    倾城在女鬼飘下来的时候,她就慢悠悠的晃了过来。

    汪福海站在远处看到这边的情形,就说道:“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那女鬼还在,会不会不安全?”张秘书犹豫的说道。

    汪福海感觉自从那女鬼生了孩子,周围的雾气就都散了,现在都感觉没那么冷了。

    再说,就算有危险,那不是还有两位高人在吗?

    那人既然能让女鬼生孩子,那女鬼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有高人在身旁,他还怕什么?

    汪福海安慰道:“不怕,有两位大师在,我们不会有危险的。

    走吧,事关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我们必须过来看看。”

    张秘书听到他的话,很想翻个白眼给他看。

    你想过去看热闹就明说,何必找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过,想到这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他忍了。

    两人走过来,就刚好听到女鬼说道:“我叫房欣,是房家的养女。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不是爸妈的孩子。

    我小的时候爸妈对我都很好,可是,我十岁那一年,爸爸却得病去世了。

    爸爸临死前,将我交到哥哥房军的手上,让他好好照顾我。

    还说,我是他给哥哥找的媳妇,要哥哥不要亏待了我。

    爸爸死后,我就从养女变成了房家的童养媳。

    爸爸死后,妈妈很伤心,没到一年,她也病了。

    家里本来就不多的钱,除了要给妈妈买药,剩下的根本就不够供养我和房军。

    那一年,我十一岁,房军十四岁。

    我想着房家既然收养了我,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看着妈妈为难。

    于是,我就辍学回来照顾妈妈。

    可是,就算我不了,钱还是一天天的减少,后来我就去跟人学种花。

    那时,我们一家虽然累,可是,我们却很开心。

    房军每天回来也会帮着家里干活,帮着照顾妈妈。

    我可能是天生就和花有缘,凡是我种出来的花,都比别人家的要好,尤其是茶花。

    虽然,我种花赚了不少的钱,可是,妈妈的病也很费钱。

    所以,那几年,我们的日子依旧过得很清贫。

    妈妈是在房军考上大学那一年去世的,她死前,拉着房军的手让房军发誓,在她死后,一定不能负了我。

    那时,房军跪在妈妈的面前说,他这一辈子都会对我好,不会负了我的。

    我们安葬了妈妈之后,房军就收拾东西去上大学了。

    那时,他拉着我的手说:他不会忘记我,他能去上大学都是因为我,他让我等他,等他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他走后,刚开始还经常给我写信,后来,慢慢的来信就少了,就是有信过来,也是问我要钱的。

    大学四年,他只回来过四次,都是过年回来住了几天又匆匆的走了。

    那四年,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花圃上,有一年,我培育出了一株极品的十学士,夺得了那一年的花会冠军。

    在将那株花王卖了之后,就将我的花圃扩大。

    嘞,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花圃。

    以前的花圃只有两亩,后来才被我扩大成这样的。”

    房欣一脸骄傲的指着这片茶花林,可以看出,她很喜欢这些花。

    子央默了默,问道:“房军这样,你就没有想过,他出去之后,或许变心了?你不伤心吗?”

    房欣笑了笑,很是洒脱的道:“我为什么要伤心?其实,我并不爱他,我之所以承认他是我的未婚夫,是因为,那是爸爸临终的决定。

    他要是在外面找到好的了,那我和他之间的婚约自然就无效了。

    我和他的关系,当时根本就没有公开,外面的人一直都以为我们还是兄妹。

    其实,在我成年之后,我的户口,就已经迁出来了。

    他若在外面有了人,那我自然也就可以寻找我自己的幸福了。”

    子央有些意外,又问道:“那你是怎么死的?”

    房欣听到子央的问话,就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一年前,房军大学毕业回来,就到了镇上的银行上班,他平时都是住在镇上,一般很少回来。

    毕业之后,他没有提结婚的事情,我也没有说。

    我听说他跟银行行长的侄女在谈恋爱,队上的人都看到两人出双入对的。

    我一直在等他回来跟我说解除婚约的事情,毕竟他家与我有恩,我也不好主动提解除婚约的事情。

    可是,他却一直没有说。

    一直到今年初的时候,他突然就每个星期都回来了。

    而且,对我也是好得不行,我还听人说,他好像是跟那个银行行长的侄女分手了。

    他当时跟我道歉,说前几年是他对不起我,他出去之后,被花花世界迷了眼睛。

    他说,现在他才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子央听到这话,牙都酸了,怎么听怎么假,就接口道:“你就没有怀疑他是在骗你吗?”

    房欣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他说的话不怎么可信,不过,随后几个月,他确实是没有再和那个女人来往,而且回来也是抢着干活。

    唉,我当时想着,他要是真心想和我结婚,我也不会反对的,反正我和他有婚约。

    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在我生日那天给我下药,强占了我。”

    倾城听到这里,顿时就怒了:“人渣,你不会事后还原谅了他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