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526章 自私至极(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青木抬起右手,隔空对着曾秀兰的脸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曾秀兰的脸被一股劲风扫过,原本还在发疯的人,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噗通一声就朝着旁边倒了下去。

    在曾秀兰倒下的瞬间,张子豪的脸色就是一变,他忙起身过去将地上的曾秀兰扶了起来。

    “秀兰,你没事吧?”张子豪将人扶起来之后,担忧的问道。

    曾秀兰被青木这一巴掌给拍懵了,她这会脑袋嗡嗡嗡嗡的响,她只看到张子豪的嘴巴在动,可是却什么也听不见。

    左边的脸有些火辣辣的,她伸手一摸,嘶的一声,好疼。

    她虚拂着自己的左脸,目光呆滞,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扶着她的张子豪。

    完全是一副大脑停机了的表现。

    张子豪看到她嘴角的血迹,他就怒瞪着青木说道:“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子央听到张子豪的质问,就挑了挑眉,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打人了?

    我们站在这里可没有动她半根手指头,谁知道她的脸怎么就自己肿了?

    或许是哪里路过的神仙看不过眼,给了她一点教训,也不一定。

    毕竟像这种抛弃自己亲生骨肉的事情,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有神仙看不过眼也很正常。”

    子央面上说得正气凛然的,其实她心中的小人,却在一个劲的拍手喊道:青木打得好,青木打得妙。

    这女人就是欠打,她是受了伤不好动手,要不然,她自己也想一巴掌拍过去。

    她先前也是傻了,和这女人说那么多干嘛啊?

    对付这种人,就应该一巴掌给她呼过去。

    青木这一巴掌真是打得太好了,子央侧头对着青木挤了挤眼。

    她这会心情舒畅了。。

    青木接收到子央的信号,他的嘴角就慢慢的勾起,眼底的那一抹红也消失不见了,原本不快的心情,也飞扬了起来。

    站在他们旁边的章斌,脸色则是微僵了一下。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还是知道的,这曾秀兰脸上的伤,根本就是青木挥手之间造成的。

    什么没有碰到,不关他们的事?这就是子央在瞎说。

    以青木的能力,别说这么近的距离了,就是十米之外,他都能将人打伤。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曾秀兰脸上的伤,他的心里居然很是痛快。

    哎呀,这样要不得,他是一个好警察,怎么能够幸灾乐祸了?

    这样是不对的。

    于是,他马上收起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做出一副,我很严肃的表情来。

    子央斜了章斌一眼,别以为她没有看到他刚才发亮的眼睛,还有翘起的嘴角。哼。

    坐在旁边的两个小伙子,看到曾秀兰被打了,他们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刚才还在心里暗骂,这女人这么坏怎么没被老天收了?

    没想到这么快,这女人就莫名其妙的被打肿了脸。

    报应啊,像她这么恶毒的人,就应该多打几下。

    这样想着,两人看向曾秀兰的目光都有些幸灾乐祸了。

    两人的心里同时想到:活该。

    张子豪听到子央的话,就先将已经被打懵,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曾秀兰扶到了沙发上坐下。

    然后,他才转头看了子央几人一眼,很是正气的说道:“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内力的存在,你们能隔开伤人,说明你们也不是普通人。

    秀兰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就算有什么不对,你们也不应该打她。

    你们这样随意伤人,还有没有王法了?”他说完之后,还用眼睛扫了一眼章斌。

    子央听到他的话,就笑了,笑得可开心了。

    她对着旁边站着的章斌说道:“章叔,你听到没有?他在跟我们说王法。

    呵呵,既然这人跟我们律,那现在曾秀兰遗弃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是不是应该抓起来啊?”

    章斌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应该带回去好生教育一番,免得带坏了我们这里的风气。”

    章斌的话音一落,旁边坐着的两个小伙子,居然很是神奇的都点了点头附和道:“应该带回去好好教育教育。”

    张子豪听到两人的话,就瞪了他们一眼。

    两人马上坐直身体,低头看地,一副我错了的表情。

    子央看到两人的表现,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来。

    没想到这里还有两个活宝啊。

    张子豪也是一个聪明人,看章斌的表现就知道和子央是一伙的了,他就是再说什么也讨不了好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曾秀兰刚才的话,确实有些过分了。

    他马上就放缓了语气说道:“抱歉,刚才是我冲动了。秀兰她只是受了太多的苦,才会变成这样的,我为她刚才的话,道歉。

    至于这个孩子,我们自然不会遗弃,你们放心,我会将丫丫带走让她以后跟着我们一起生活的。

    我张子豪虽然不是多有钱的人,但是,多养一个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子央听了他的话,就朝他脸上打量了两眼,双眼眯了眯。

    她挑眉笑了笑说道:“这样最好了,我也听张经理说了,你是一个豪爽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能说到做到的。”

    张子豪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张子豪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绝对算数的。”

    子央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已经将东西提进来,却站在一旁看戏的两警察说道:“行了,将丫丫的东西留下,我们走吧。”

    “哦好。”两人将三大口袋东西提到张子豪的脚边放下,转身又回到了章斌的身后。

    子央低头又看了一眼缩在一旁的丫丫,心里有些不忍,但是,再不忍心,她也不可能收养这个孩子的。

    她有自己的妈妈,如果自己真的收养了丫丫,那才是傻了。

    而且,这个先列不能开,哪个人不苦?哪个人没有困难?

    这次收养了丫丫,那以后会不会有第二个丫丫,第三个丫丫送过来?

    人心难测,刚才曾秀兰在听到子央说只收养断手断脚的孩子时,她的反应让子央心惊。

    子央决定,她的孤儿院以后收养的孩子除非是父母双亡的,其他的孩子都要调查清楚再收养。

    她对孩子有多心软,对这些丢弃孩子的父母就有多恨。

    子央记得当初才救了曾秀兰时,曾秀兰还不是这样的,是她一直没有看清楚这个人?

    还是人心易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