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496章 鬼医神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在他们退开之后,她就从背包里面摸出了几块玉石出来。

    在这周围先是布置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之后,她才从背包里面将鬼医门的传世金针拿了出来。

    子央先是闭目深吸了一口气,待心神平静无波之后,她的双手从金针上拂过。

    她目光如神,手指翻飞,一根根金针不时落在吕二的奇经脉上。

    待到子央的双手停下之时,吕二的身上,不多不少刚好扎了六十四根金针。

    子央伸手在金针的顶端一捻,先是这根金针颤动起来,随着它的颤动,它周围的金针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当这六十四根金针寻着某种规律颤抖起来的时候,周围的灵气都汇聚了过来,灵气进入到吕二的体内之后,就游走在他的身体当中,修复着他那受损的五脏六腑。

    颜倾城在看到子央拿出金针的时候,她的目光就闪了闪,嘴里低语道:“鬼医神针”

    一旁的道士听到颜倾城的话,就低声问道:“颜道友,什么鬼医神针?”

    颜倾城听了他的话,就轻声解释道:“据说鬼医门有一套传世金针,可医人,可治鬼。10根金针据说能活死人,肉白骨。”

    这么厉害?道士有些吃惊的看着吕二身上的金针。

    半个小时之后,从远处汇聚过来的灵气越来越少了,子央就掐诀启动了刚才布置的聚灵阵。

    阵法启动,周围的玉石闪过一道亮光,这里的灵气又慢慢的充足了起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玉石的灵气耗尽化成了粉末,子央蹲下身体,伸手在吕二的身上拂过,他身上的金针就被子央收了回去。

    她伸手给吕二把了一下脉,不错,受伤的内脏好了很多。

    现在为他祛除尸气应该没有问题了。

    吕大站在远处见到子央收回了金针,在给他弟弟把脉的时候,他就焦急的跑了过来。

    刚跑出数米远,离子央这边还有七米远的时候,青木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前方。

    吕大没有想到青木会突然出现,他一时没有刹住车,就往青木身上撞了过来。

    青木脚步一移,就退后了两步,同时右手的软剑闪过一道寒光,在吕大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软剑就贴在了他的脖颈处。

    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从脖颈处,直接传递到了全身,吕大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抬头对上青木戴着面具的脸,从这人的双目中,他看到了森寒的杀意。

    仿佛自己只要再向前一步,这人手中的剑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杀死。

    他咽了咽口水,侧头看了看脖子处的软剑,嘴角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我只是担心我弟弟,没有恶意的,你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啊。”

    说完之后,见脖子处的软剑不仅没有离开,还靠近了一些,他感觉脖子处顿时凉飕飕的,冷意太强,冻着他的颈骨都有些僵硬了。

    吕大马上说道:“我马上退回去,马上退回去。”

    软剑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就离他的脖子远了一些,不过还是放在他的肩膀处。

    吕二知道他要是敢动什么歪心思,这人一定会让他的脑袋搬家的。

    吕大侧头看了看离开了寸许的软剑,他咽了咽口水,然后,脚步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见青木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举着剑,黑漆漆的眼睛,无波无澜的就这么看着他。

    吕大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发寒,这双眼睛,太冷漠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该有的眼神。

    这双眼睛,在他退后的时候,眼底的杀意就慢慢的收起。

    只是没有了杀意的掩饰,那双眼不仅没有让人感觉放松,反而感觉更加的心寒了。

    吕大感觉,自己在这人眼底,仿佛就是旁边一的颗树,路边的颗草一般。

    那是一种无视,不,不是无视,那是一种漠视,一种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底的漠视。

    吕大退回到和尚身边站定的时候,一阵风吹来,他才感觉背上有些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浸湿了。

    “阿弥陀佛,吕施主,你的脖子受伤了,还是上点药,止一下血吧。”和尚看着吕大还在流血的脖子说道。

    吕大听了和尚的话,左手下意识的就往脖子处一摸。

    “咝”这时手摸到脖子处,他才感觉到疼,手刚一放下来,他的眼睛就瞪大了。

    道士见他一脖子,一手的血,就从身上摸出了一个瓷瓶说道:“吕道友,贫道这里有止血的金疮药,你要不要用点?”

    吕大拱手:“那就多谢道长了。”

    道士在给吕大上了药止住血之后,几人就都站在原地,看着那边的子央救治吕二了。

    这次没有人再往前方踏出一步了。

    青木在吕大退回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到子央的身后守护着了。

    子央在给吕二把完脉之后,她就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白色的符纸来。

    子央看着手里的中级符纸,脸上很是不舍。

    不过因为戴着面具,所以,其他人压根不知道她的纠结。

    这张中级白符,是用在往生店里面买的空白符纸画的,虽然效果没有她制作出来的中级符纸好用。

    但是,这也是中级的白符啊。

    远处的道士见到子央拿出了中级的白符,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羡慕来。

    要知道中级白符很难画成,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功过一张,先前用来对付毛僵的那张中级天雷符,还是他们道观的前辈留下来的。

    他是清风观的观主,说是观主,其实道观里面也就只有小猫三两只了。

    现在除了他,就只有他的两个徒弟,一共才三个人了。

    现在是末法时代,玄术式微,愿意相信这个,愿意去当道士的根本就没有几个。

    他的两个徒弟,还是他自己在外面捡回去从小收养的,要不然,恐怕道观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他很是羡慕的看了子央和青木一眼,他猜测子央两人可能是哪个大派的弟子。

    对于鬼医门,他是不知道的,他所在的道观传承下来也就是两三百年的时间。

    对于,已经几百年都没有弟子入世的鬼医门,自然是听都没有听过了。

    不过,他刚才见颜倾城对待子央的态度,也猜测到对方肯定来头不小了。

    对于,颜倾城的本事,他还是见识过的。

    而且,刚才子央水壶里面装着的灵泉水,他也是感应到了的。

    土豪啊,他在心里暗暗的羡慕。

    对于,他这种没有修炼资源,只能和官家合作,才能获取更多资源的人来说,子央的行为简直就是土豪的不能再土豪了。

    救一个人,不仅喂了培养丹,灵泉水,现在还要用一张中级白符

    为什么我没有投胎到大门派里面啊?这是道士这会的心声。

    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