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427章 子母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听了章斌的话,也皱着眉头想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她查看了这些人都不是中毒,也没有受伤,那为什么就突然的七孔流血而死了呢?而且死的时间还都是在同一个时候。

    青木在看到这些尸体的时候,他冷漠的面容上难得的出现了几分疑惑。

    他伸手去拉开这些人衣服,当看到这些人心口上的一个红点时,他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来。

    子央在青木去拉那死者衣服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就转移了过来。

    当她看到青木脸上的表情时就问道:“青木,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青木轻点了一下头说道:“嗯,他们是中了子母盅,你看他心口处的红点,这个就是盅虫死后留下的。他们体内的应该是子盅,因为母盅会留在宿主的脑袋里面。

    宿主若是身死,母盅也会在几分钟之后死去,不过,它在死之前,会将宿主的脑髓吃掉。

    一条母盅可以控制数十条子盅,母盅死了,子盅不管隔着多远也会瞬间死亡。”

    子央听了,就转头看向章斌说道:“郑三爷的尸体在哪里?”

    “在医院的停尸间里面,因为是自杀的,法医去检查了一下,没有异样就没有再管了。”章斌说道。

    子央转身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

    在医院的停尸间里面,子央看到了郑三爷的尸体。

    他的脖子上还有一条很深的伤口,这会血迹凝固,看起来乌黑乌黑的。子央看了一眼就没有过多的关注了,她直接放出神识,往这尸体的脑袋里面探去。

    果然,脑髓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肥胖的乳白色虫子。不过这条虫子现在也是死的。

    子央收回神识,看来这郑三爷背后的人,也不是普通人啊。

    子央垂眸又看了一眼郑三爷的尸体,她就转身出去了。

    青木只是看了一眼郑三爷的尸体,就没有过多的关注了。他看到子央走了,自然就和子央并排着离开了。

    章斌站在旁边,看到子央只是在尸体的旁边站了一会,就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就这样走了?

    高人的世界,果然不是他这种普通人可以理解的。

    子央走出医院之后,就转身对着跟着后面的章斌说道:“章叔,我们还是先回酒店吧。对了,是你来录口供,还是再找一个人来。”

    章斌这才想起子央先前跟他说的,他拍了拍脑袋,看他这忙得都忘了。

    “我让老李过来。这边他比我熟,有什么事情还是他处理起来要方便一些。我过几天应该也要回去了。后面的事情还是要他来处理的。”章斌说道。

    子央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谁来都无所谓,只要将事情办好就可以了。

    章斌到旁边的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等到子央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老李也带着那个小警察过来了。

    眼看天色也不早了,子央就先去订了几人的饭菜,让酒店一会送过来,然后,他们才上楼去。

    子央这次开的是一个套间,一共有两个房间,几人来到客厅,子央就指了指靠近走廊的房间说道:“就这间了,你们都进来吧。”说着她就率先走了进去。

    子央进来之后,就先过去将窗帘拉上了,然后,她就将腰间挂着的阴魂袋取下来,将袋口打开之后,里面的三女鬼就都飞了出来。

    章斌,老李,还有小警察刚一进房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冷意。然后,一道红光闪过,房间里面就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裙的女鬼。

    章斌因为已经和子央打过几年的交道了,对于突然出现的女鬼倒不是很吃惊。而且,他事先就有心里准备,只是身体僵了一下,就恢复正常了。

    老李和那个小警察,就不同了,章斌只是跟老李说了,这次过来是有重要的证人,让他过来录口供的。可是,章斌没有跟他说,这个所谓的证人是个鬼啊。

    去他娘的证人,都变成鬼了,还怎么当证人啊?

    章斌这个坑货。

    老李在心里暗骂章斌,而他身边的小警察,在看到女鬼的瞬间,他的身体就是一个激灵,然后,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挡在了老李的前面。

    老李看到突然挡在自己前面的小警察,心里微暖。

    三个女鬼,就只有红衣女鬼的修为要高一点,才刚刚能够显行,而另外两个都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老李三人才只看到一个女鬼,而不知道旁边还飘着两个女鬼。

    子央看到他们的反应,就从背包里面摸出一个玻璃瓶出来。这个是前段时间,在往生店里面买的牛眼泪。这次子央不打算给他们开天眼了,让他们试一试这牛眼泪的效果。

    她手里握着玻璃瓶子,笑眯眯的说道:“来我给你们一人滴两滴。”

    小警察看到子央这笑眯眯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这是什么?可以不滴吗?”小警察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啊。来别怕,有了这个,你们就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世界了。”子央握着瓶子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小警察看到子央握着瓶子走过来,他就不由的向后面退了一步。

    随着子央的靠近,他的身体都开始往后倾了。

    青木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他的眉头就皱了皱,随即走过来,伸手就将子央手里的玻璃瓶拿了过去。

    子央转头看到青木面无表情的拿过牛眼泪,扫了那小警察一眼,小警察的身体就顿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了。

    青木一声不吭的给这小警察滴了两滴牛眼泪,就转身给另外两人也滴了。然后,他看了看手里的玻璃瓶,想了一下,直接收了起来。

    子央就站在旁边呆呆的看着青木一系列的动作,这又是怎么了?

    小警察在青木离开之后,他刚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一抬头就看到他的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两个飘着的女人。

    而且其中一个他还认识,他双眼有些发直的指着白柔柔说道:“你不就是那个跳楼死了的女人吗?你死了,我怎么还能看见你?”

    白柔柔发现这小警察能够看见她了,她就高兴的飘了过来说道:“我是死了啊,所以,我现在是鬼了,你没有看见我是飘着的吗?

    还有啊,我那是失足掉下去的,我才没有跳楼了。

    对了,你现在能看见我了,是因为滴了那瓶子里面的东西吗?那我的兵哥要是滴一滴在眼里,他是不是也能看见我了?”

    说道这里,她就兴奋的又飘到了子央面前问道:“大师,你能不能给我一瓶,我要去见我兵哥。有了这东西,我兵哥就可以看见我了。

    哈哈,兵哥看见我,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说着,她就捧起了她的脸,在那里做起了白日梦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