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426章 坟场上的歌舞厅(16)五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那狗窝的下面。”月华的声音响起。

    于是,几人的目光就都聚集到了那个木头狗窝上,子央笑眯眯的说道:“既然地下室就在下面了,那章叔和李叔你们就快去吧。我和青木就不去了。”

    章斌听了,就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去了。”

    子央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有你们就够了,我和青木就在上面等你们好了。”

    章斌看子央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老李已经过去将狗窝挪开了,他看到露出来的洞口就朝着章斌大声喊道:“大冰块,这里果然有一个洞,走我们下去看看。”

    说完,他就先跳了下去,章斌看到老李已经下去了,他也就跟着跳了下去。

    子央在他们都下去之后,她就拉着青木往旁边走了走,直到闻不到那股味道了,她才停下来。

    十分钟之后,章斌和老李两人嘴咬着手电,手上抱着一叠资料从下面爬了上来。

    两人上来之后,就都冲出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过了一会,章斌才看着旁边的子央说道:“子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下面的情况了?”

    子央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下面什么情况,我又没有下去,我怎么知道?你们脸色这么难看,难道下面没有你们想要的?”说着还特意往他们怀里的东西瞄了一眼。

    章斌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心里平衡了一点,总算是没有白受罪。想到刚下去的那股味道,他摇了摇头,他觉得他今天的晚饭多半是吃不下去了。

    他看着子央这无辜的样子,很是怀疑这丫头多半是知道下面味道太大,所以她和青木才不下去的。

    老李倒是不介意下面的味道,他抱着手里的资料高兴的说道:“这下好了,有了这些证据,我们就可以给三爷那些人定罪了。

    不过,这里只有我们市这边的犯罪记录。要想知道的更多,恐怕还是要从那三爷身上下功夫了。

    大冰块,东西已经找到了,我要马上回去了,你也跟我一起走吧。”

    章斌听了他的话,就将目光看向子央这边。

    子央摆了摆手说道:“章叔,你去忙吧,不过你得派个人给我们,我和青木要去酒店开个房间。等你忙完了,你也要带人过来做个笔录。

    我这边等你问了话,我就好将她们送走了,余叔的孩子满百日,我还要赶着回去了。”

    章斌听了,就转头看向老李说道:“老李,你安排一个人跟着子央去吧。”

    老李听了,就爽快的说道:“行”

    不一会,老李就带了一个腼腆的小警察过来,他和这小警察交代了几句,就和章斌匆匆忙忙的走了。

    子央,青木则是由这个小警察带到附近的酒店。

    小警察在给子央两人开了房间之后,他就离开了。

    子央和青木在小警察走后,他们在酒店里面吃了点东西就回房休息了。

    原本以为章斌要不了多久就会过来的,结果,他们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的中午章斌才过来。

    章斌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三爷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那人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虽然被青木弄伤了四肢但是也不致命啊?

    章斌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的说道:“昨天半夜死的,因为他身上有伤,我们就先将他送去医院治疗了。凌晨3点的时候,他趁着我们的人不注意就抹脖子死了。

    妈的,早知道他要死,就不送他去医院了,他要是手上没有力气看他怎么死?”

    子央听到章斌这话,就翻了一个白眼道:“他要一心求死,你们防也防不了的。手脚不能动了,他还可以撞墙啊,实在不行咬舌自尽啊。对了,他抹脖子用的工具哪来的?”

    章斌皱着眉头有些纳闷的说道:“不知道啊,小张他们说怕出意外,他们事先就已经收过身了,没有发现他藏有东西啊。可是,他死的时候,他手里却拿着刀片。也不知道那刀片他先前藏哪里了?”

    “三爷死了,那他的家人了,你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查啊。”子央说道。

    章斌听了,就摇头叹气道:“他的家人那边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事情,这三爷原名叫郑旺财,他在家里排行老三于是大家就都叫他三爷了。

    这郑旺财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出生,他自己大学毕业后,就出去外地打工了。

    他这一去就是三年,这三年没有人知道他都去了哪里。就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在他消失的这三年里面他父母都以为他死了。

    他回来之后,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他这三年的经历。

    回来之后,由他的父母安排,很快就进了一家外资企业上班,并且通过其他人介绍很快就结婚了。

    结婚之后,据他的妻子说,他每天都很正常的上下班,和普通的上班族没有区别。

    他上班的那家外资企业也很正常,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个公寓应该是他买来和那些手下会面的地方。平时他应该很少过去。

    要不是你们发现,恐怕没有人会知道他的身份。现在,他一死线索就断了。唉”

    子央听了他的话,就疑惑的说道:“他死了,还有那个姓吴的,还有那些黑衣人呢?难道他们就一点都不知道?”

    章斌听到这话,就有些烦躁的挠了一下头发说道:“死了,都死了。三爷死的同时,抓住的那些黑衣人都死了,包括那个姓吴的。”

    子央听到章斌的话,眼睛就眯了眯,她站了起来说道:“那些人的尸体呢?我要过去看看。”

    章斌听到子央要过去,就面露喜色道:“子央你要过去啊,那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当子央在停尸间看到这些死了的黑衣人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些黑衣和吴董事长的死状都是一样的。面目扭曲,七孔流血而死。

    “法医怎么说的?”子央问道。

    章斌摇了摇头说道:“昨天运过来的,他们也还没有找到原因。看死状像是中毒,但是,化验了又没有。暂时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最奇怪的就是,他们死的时间和这三爷死的时间前后只相差了几分钟。

    那边三爷一死,他们就跟着都死了。

    要不是当时他们正在接受问话,还有我们的人在场,我们都怀疑是有人谋杀了的。

    可是,当时这些人前一刻还好好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倒地不起,没过两分钟就七孔流血而死了。

    他们是分开审讯的,但是,死的时间和症状都是一样的。很奇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