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95章 无悔的爱(10)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鬼影的哀嚎声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声音才越来越弱。

    随着时间的推移,鬼影身上的黑气和红雾都从他的身体里面飘散了出来,男鬼的神志也慢慢得清醒了过来。

    一个小时之后,子央看到他的身体里面已经不再往外面飘散黑气和红雾了,她手掌一翻就将小铜镜收了起来。在子央收起小铜镜的瞬间,定住鬼影的光束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谢凤在子央定住那鬼影的时候,她就从刘兴的后面走了出来。她一直很眼馋子央手里的小铜镜,这会她看到子央将小铜镜收了起来。

    她就眼巴巴的看着子央说道:“子央,你的小铜镜卖不?多少钱?只要你说个数,都可以的。”

    子央听了,就转头挑眉问道:“你觉得我是差钱的人吗?再说了,这个是法器,就是我卖给你了,你拿来也没有用的。”

    谢凤听了,就不以为意的说道:“你不要管我有用没用,只要你说个价,我一定会给你钱的。”

    子央听了,就淡淡的说道:“有些东西,不是钱就可以买到的。”

    谢凤听了,她就嘟着嘴说道:“你不愿意卖就直接说好了,有什么东西是钱买不来的?”

    子央已经转头看向前方的两个鬼魂了,她不想再搭理这位大小姐了。

    她真是不明白了,这位既然家里那么有钱,那还来他们c市当警察干嘛啊?看她的做派,压根就不是当警察的料啊。

    前方的鬼影在子央将铜镜收起之后,原本合在一起的身体就分了开来。

    这会出现在子央面前的就是一男一女两个鬼影了。两鬼因为刚被子央度化,他们的身影都有些飘忽。

    王金宝和杨梅两鬼看到子央转头看向他们了,两鬼就满脸欣喜的朝着子央飘了过来,在距离子央三米远的地方停下,然后两鬼都弯腰说道:“多谢大师。”

    子央抬手说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王金宝伸手去将旁边的杨梅扶了起来,说道:“大师,还是由我来说吧。”

    子央看到他的动作,目光闪了闪,他大概已经忘记了,他和杨梅都已经死了,是鬼魂的事情。所以还会习惯的去扶他旁边的杨梅。

    想来,这二人以前的感情一定很好。

    王金宝定了定神说道:“我和杨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从小就喜欢她。我们两家原本也打算等到我们两人成年了,就将我们两人的喜事给办了。

    可是,后来我们两家因为成分问题,我们的父母都被拉去批斗。为了不连累到我和杨梅,我们两家的父母就和我们断绝了关系。

    这样我和杨梅两人才被保全了下来。

    后来我被下放到了内蒙古那边,而杨梅就在c市附近。这一走我们两人就相隔甚远。

    当时我们就约定今生我非她不娶,她非我不嫁。

    在那时,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多久才能回来?

    但是我们都认定了彼此。

    因为,我知道,我今生除了她,再不会爱上其他人了。”

    说到这里,他就转头,温柔的看向旁边的杨梅。

    杨梅也抬头,满是爱意的看向他说道:“我今生除了你,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我杨梅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两鬼含情脉脉的对望了好一会,他们才转头看向子央几人。

    王金宝笑了笑说道:“抱歉了。我和杨梅已经二十多年都没有好好的说过话了。一时失态了。”

    子央看着他的言行猜测,王金宝生前应该是一位很温润儒雅的男人。

    “我和杨梅分隔两地,经过我的努力,8年后,我终于调到了杨梅所在的大队。后来通过一些关系,我们两人终于回了城。

    可是,那时我们两家的父母都已经不再了。

    回城之后,我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亲,那一年杨梅25岁,我27岁,我记得那一天的天气很好。

    那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因为我娶到杨梅当我的妻子了。

    在那一天我就发誓,我今生一定会对她好。我绝不会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

    我们婚后一年,杨梅就生下了心儿。当时我看着酷似杨梅的心儿,我的喜悦简直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我的心儿活泼可爱,笑起来脸上还有一个酒窝。

    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让小小的她得上了那种病?

    我们四处寻医都没有将心儿治好,后来我听说在京城有一个大夫医术很好,听说他可以治好心儿的病。

    我就和杨梅商量等我们凑够了钱,我们就带心儿去京城看病。

    那时,我下班之后,就会偷偷摸摸的去接一些私活,杨梅也接了一些替人洗衣服的私活。

    我和杨梅都在努力的赚钱,希望可以早点凑够钱,好早点带心儿去京城看病。

    就在我们的钱快要凑够的时候,老天爷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那天发了工资,因为工作的事情,我很晚才下班。在回去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蒙面抢劫的劫匪。

    那时我们手头的钱加上我那个月的工资,带心儿去京城看病的钱,我们就凑得差不多了。

    这钱是给心儿看病的,我当然不会给他了,于是我就和他打了起来。

    我们两人在打斗中,我将他的面巾扯了下来。

    原来他就是我们厂里面的李军。他这人平时看着挺老实的,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趁着天黑来抢我的钱。

    他因为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就动了杀心,当时他就抽出了怀里的匕首。我当时看到他太惊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就这样死在了他的手里。

    我死后,他担心有人会发现我的尸体,就将我给拖到一个偏僻地方给埋了。当时和他一起处理我尸体的人,还有他的好兄弟张大壮。

    我死之后,因为心里牵挂着杨梅和心儿,就一直没有去投胎。她这二十多年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

    我后悔当初,为什么在有人要抢钱的时候,没有直接给他。

    如果我没有死,杨梅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我一直发誓要让她做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我不仅没有做到,反而连累了她。

    杨梅,我对不起你。”

    杨梅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道:“我不苦,有心儿陪着我,我就不苦。只是这些年我一直很想你。其实,在你托梦给我之时,我就打算去陪你的。只是我舍不得心儿,所以,我才又拖了这么多年。

    金宝,这些年,你是不是等得很辛苦?”

    王金宝伸手握住杨梅的手,说道:“我不辛苦,我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陪着你们。只是那会,我没有多少法力,最多就是给你托个梦。其他的事情我都干不了。要是我当初能够帮到你,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