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87章 无悔的爱(2)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木爸爸也回到店铺里面忙着卖生羊肉,米叶在余志勇回来当天就被接走了。

    子央,青木明航几人还是忙着读书上学。

    日子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着,很快就期末考试了。

    子央在期末考试之后,还在考虑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徐风就打来一个电话,他说,c市发生了一起奇怪的凶杀案,想让子央过去帮忙看看。

    子央挂了电话之后,就和青木赶车来到了c市。

    子央到分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这会徐风正在分局外面满脸焦急的等着她。

    他看到子央和青木就连忙迎了上来说道:“你们总算是来了。”

    子央看着他这满眼的红血丝说道:“徐叔,你这是多少天没有睡觉了?”

    徐风听了,就有些烦躁的伸手抹了一把脸,说道:“唉,这几天晚上天天都有人死,我哪敢睡觉啊?这个案子要是破不了,我可能就要完了。子央你可得帮帮我。

    现在,上面很重视这个案子,压力很大。我都不敢睡觉,就怕刚睡下去,哪个地方又死人了。”

    子央听到他的话,眉头就皱了一下说道:“走吧,我们先进去具体的情况,你还是先给我们说说。”

    徐风听了,就一拍脑袋说道:“对,对,先进去再说,我这几天脑袋都忙晕了,子央你别介意啊。”

    三人进去坐下之后,徐风就拿了一叠资料递给子央说道:“才三天时间,就已经死了三家人了,每一家人都是晚上凌晨左右死的。

    我们已经查过了,这三家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我现在都怕天黑了,就怕到了晚上,又有人会死。”

    子央接过资料翻看了起来,第一个死的人是三天前的晚上。

    案卷上说,死者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男的半夜发疯将他老婆掐死在了床上。然后,他又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自己抹脖子死了。

    在他的尸体旁边流了很多的血,而这些血迹居然组成了几个大字:我该死,我有罪

    据他的儿子交代,这个男人以前是个货车司机,在出事之前压根就没有什么精神方面的问题。他前两年都还在外面跑车,身体很好,两口子的感情也很和睦,不可能是情杀。

    周围的邻居也都说,男的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两口子的感情挺好的。案发的前一天,还看到两人手挽着手出去买菜。

    那他为什么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要突然将自己的老婆给掐死了?而且事后,他还自己抹脖子死了?

    难道这人有梦游症?

    子央的脑海里面这会就出现了一个画面,半夜三更,床上睡着一对夫妻,男的突然坐了起来,他转头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

    突然,他的面部一阵扭曲,伸出双手就掐住了女人的脖子,女人在睡梦中感觉到脖子疼痛,呼吸困难。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影正掐着自己的脖子,于是她奋力的挣扎。

    可惜,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没有挣扎几下,就不甘的死去了。

    男人在将女人掐死之后,他就半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厨房。然后,他在厨房里面拿起了菜刀,挥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男人因为疼痛瞬间醒了过来,但是他脖子上的伤口太深,血噗噗的往外面流。

    他倒在地上,手脚并用,奋力的往外面爬,他希望能够爬出门去,能够有人发现自己。可惜,没有爬几步,他就已经不行了。他费力的挣开眼睛,手伸向大门的方向,不甘的死去了。

    徐风看到子央眼神涣散的样子,就轻咳了一声唤道:“子央。”这丫头看案卷,也能看到走神?也是奇了。

    子央听到声音,人马上就回过神来了,她晃了晃脑袋,将刚才的那些画面全部都晃了出去。

    子央觉得这男的有梦游症的可能性应该也很低。他如果真的得了梦游症,他的家人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这有些不合常理了。

    而且那人死后,血迹怎么会组成几个大字的?这也很诡异。

    子央将这个案卷顺手就递给了青木,说道:“青木,你也看看。”

    青木本来对这个是没有兴趣的,不过,居然子央要他看,那他也就认真的看了起来。

    子央将第二个文件袋子打开,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第二户人家,死的是一家三口,他们是c市的老住户了。男的叫刘涛三十多岁,长的有些黑瘦黑瘦的,没有工作闲置在家里,爱喝点小酒,喜欢打点小牌。不过都不敢太过份,因为他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老婆。

    女的叫周芳三十岁左右,人长的很漂亮,就是性格很泼辣,为人有些刻薄。

    他们有一个八岁的儿子,长得很胖,夫妻两人都很宠爱这个唯一的儿子。这小子读一年级了,调皮捣蛋,性格有些暴躁,不是很讨人喜欢。

    他们一家人都没有出去工作,靠男人的死鬼老爹留下的房子出租过日子。

    这男人的老爹是一个能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在c市修了好几套的房子。虽然房子修的都不是很好,地理位置也有些偏僻。

    但是,能有几套房子出租,也够他们一家的日常开销了。男人在他那死鬼老爹死后,就将这几套房子隔成了一小间,一小间的。专门出租给那些贫民。

    这些人为了图便宜,是不会在意房子的地理位置的。

    这一家人是在两天前的晚上死的,第一个发现两人的是一个环卫工人。

    早上四点过,这位环卫工人出来扫地的时候,在大路上看到了已经全身僵硬的两人。发现这两人的时候,他们都是全身**,一丝不挂的。

    在他们的尸体旁边还写着一行血淋淋的字:我该死,我有罪。

    这地上的血字,后来经过证实就是这个女人的血。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体外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伤痕,但是她的内脏却都碎裂了。

    公安局在接到报案之后,在这对夫妻的家里才发现了已经死了的孩子。这个孩子是在半夜死的,法医的鉴定是,被吓死的。

    子央合上案卷,被吓死的?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前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对夫妻为什么半夜不睡觉,会全身**的死在马路上?

    为什么他们两人躺在路上几个小时都没有人发现,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被一个环卫工人发现?

    还有再次出现在地上的血字又是什么意思?

    子央将案卷递给了青木,示意他也看看这一卷。青木接过来之后,就很认真的翻看了起来。

    子央刚才听徐风说死了三户人了,那还有一户人家的报告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