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49章 堕落的村庄之碎三观(9)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曾秀兰扭头一看,果然王英拉着她的女儿花花,离她们只有二十来米远了。

    曾秀兰转头回来对着丫丫说道:“别管她们,我们吃饭。”

    可是,子央四人不理王英,并不代表着她就不会来打搅她们了。很明显这女人就是冲着她们来的。

    二十来米的距离,王英拉着她的女儿一两分钟就到了。她看起来很狼狈,身上穿着的碎花裙子上不仅有斑斑血迹,而且,因为三天没有吃饭喝水的缘故,她的脸色苍白嘴唇都开裂了。

    王英和她的女儿花花走过来,看到子央她们手里的稀饭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子央碗里的稀饭。

    子央被她这么盯着有些不自在,唏哩呼噜的几口就将碗里的稀饭给喝了下去。

    王英看到对面的子央将稀饭喝完了,她的目光才有些不舍的转移到曾秀兰这边。曾秀兰这会正一边自己吃,一边喂她的女儿丫丫。

    王英和花花看着曾秀兰喝一口稀饭,又喂一口丫丫吃,她们两人就咕咚咕咚的咽着口水。

    子央坐在对面都听到了,她们两个咽口水的声音。子央将碗放下之后,她就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两人。

    她们一大早的跑过来这里是干嘛来了?看王英这一身打扮,应该是昨天晕倒之后,才醒过来没有多久,衣服都还没有来得及换。

    看她不停的咽着口水,子央就不明白了,这两人既然这么饿了,为什么不回家去?

    她们跑过来这里是干嘛来了。难道她想通了,也想逃离这个村庄?

    可是,看她的样子又有些不像啊,如果她想走,那她过来就应该找自己才对啊?

    可是,她过来之后,除了盯着自己碗里的稀饭之外,就没有看自己一眼啊?

    她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就在子央猜测着这母女两人跟过来要干什么的时候?王英突然说话了。

    “秀兰,花花今天早上还没有吃饭,把你碗里的稀饭给花花吃吧。”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嘶哑,听起来很不舒服。

    曾秀兰听了她的话,头都没有抬的回道:“这是我和丫丫的早饭。”

    王英听了曾秀兰的话,她的脸上就露出一个快要哭的表情,说道:“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啊?花花她还是一个孩子,你是大人了,你少吃一顿又不会怎么样?我们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你就将这半碗稀饭给我们吃又能怎么样啊?

    秀兰,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虽然以前你经常在背地里面说我坏话,但是,我一直都以为你还是心地善良的人,我从来就没有和你计较过。

    今天,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你只顾着你自己,连一个孩子的饭你都要抢,我对你太失望了。秀兰,做人要凭良心,你这是不对的。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就将你手里的稀饭给花花吃吧。”说完之后,她就开始抹起了眼泪,好像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子央听到她的话,下巴都差点落地上去了。这是什么神思维啊?

    曾秀兰听了她的话,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还是自己喝一口稀饭,喂一口给丫丫吃。压根就当没有听见她的话。

    而那王英就在那里嘤嘤的哭着为她们两人伴奏。她的女儿花花也是可怜巴巴的看着曾秀兰,不时的还添一下嘴唇。

    子央觉得这曾秀兰的心里素质还真高,要是她肯定都吃不下去了。

    丫丫好像也知道这两人是要来抢自己的饭了,她在曾秀兰喂她的时候,她就自己伸出小手来,捧着那个木碗,呼噜呼噜的喝了起来。

    没一会木碗里面的稀饭就被她给喝完了,小家伙喝完之后,还打了一个饱嗝。

    曾秀兰看到丫丫这个样子,就满脸笑容的伸出左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

    王英看到曾秀兰这里的稀饭没有指望了,她的目光就转向了青木。青木因为吃的多,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完,他可半点都没有受到她们的影响,还在那里皱着眉头,小口小口的喝着稀饭。

    子央以前说过,他的肠胃不好,喝稀饭要小口小口的喝。他这会正在犹豫着是几口将这碗稀饭喝了?还是慢慢的喝?

    其实这两年子央已经将他的肠胃调理好了,不过子央看到他每次喝稀饭的时候,都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就坏心的没有告诉青木。

    而青木就一直都记得,他才到木家那些子央和他说过的话,让他吃饭要细嚼慢咽,喝稀饭的时候,不能一口气就将一碗都倒进去。要小口小口的喝。

    对于子央的话,哪怕是过了很久了,他依然记得,并且按照子央说的去做。

    王英看着青木,她的嘴唇动了动,到底没有说出让青木将手里的稀饭让给花花吃的话来。

    青木在她们两人过来之后,他就没有看过她们母女二人一眼。这个少年一看就是一个冷情的人。

    王英将目光收回,她又开始用指责的口气对着曾秀兰说道:“秀兰你怎么能丢下你的男人,带你丫丫就想跑了?

    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们已经嫁到朱家村了,那我们就应该从一而终,就是死也要死在朱家村。

    你这样跟着别人跑了,你这是不守妇道的行为。这是要进猪笼的。秀兰,你快跟我回去,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们女人就是蒲公英的命,落在哪里就应该在哪里生根发芽。

    秀兰,你快跟我回去。我真的都是为了你好啊。你们怎么就不理解我啊。呜呜呜呜”说着她自己还委屈的哭了起来。

    子央听到她的话,觉得自己的三观都碎了一地了。

    曾秀兰听了她的话,就讽刺道:“女人要从一而终,那你就应该在被卖过来的时候,就撞墙以死来护卫你的名节啊?你不是说要从一而终吗?

    我可是听说你是大着肚子被卖到这里来的。你怎么不为了花花的爸爸从一而终?你干嘛要活着啊?你怎么不去死了呢?”

    王英听了曾秀兰的话,她就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道:“秀兰,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你居然要我去死?我当初被卖到这里我又不是自愿的,我是被朱大饼强迫的。我又不是自愿的。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我也想从一而终的,可是,我一个柔弱女人又怎么反抗的了他?我真的是不得以的。人的生命那么珍贵,你怎么能要我去死呢?秀兰,你怎么可以让我去死呢?你太恶毒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