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45章 堕落的村庄之先祖灵光(5)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些跪在地上的村民听了子央的话,就纷纷摇头否认道:“仙子明查,我们没有拿你的铜钱啊。”

    “是啊,仙子,我们没有拿。”

    “仙子,求你放过我们吧。”

    子央的神识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少部分的人确实是不知情的。但是这里大部分人的眼神都有些闪烁躲闪。他们这些人应该是看见了是谁捡了铜钱的。

    这些人还真是让人寒心,自己刚才用了铜钱救了他们的命,转身他们居然就想没下自己的铜钱??

    子央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再次冷声道:“我再说一次,到底是谁拿了我的铜钱?交出来。”

    人群里面有三人的明显很心虚,但是缩着脑袋,低着头,就是不吭声。

    子央眯着眼睛,看了那三个一眼,然后她就对身旁的青木说道:“青木,去帮我将那三人拧过来。”她伸手之这那三个明显心里有鬼的人。

    青木冷这脸,朝着那三人走了过去。青木还没有走近,那三人就受不了青木身上收放出来的杀气。身体纷纷哆嗦了起来。

    他们脸上苍白的从身上摸出了一枚铜钱,哆嗦着手递给了青木说道:“给,给,我,我们,我们以为这是仙子不要的,才捡的。”

    “对,对,我们以为这是仙子不要的,我们才捡的”

    “求你们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有意的”

    青木伸手接过铜钱,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就转身回来了。等到他回到子央身边之后,他的气息又恢复了。全身的杀气收敛的干干净净,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少年一般了。

    子央从青木手上接过三枚铜钱。这三枚铜钱虽然晋级到了法器,但是它们还是不能像灵器一样,用起来随心。

    就如同这次一样,将它们打出去之后,还要去捡回来。如果是灵器,只要自己一个念头,它就可以自己回来了。灵器除非自己的主人死了,否则是不会丢的。

    可是法器就不一样了,就像刚才一样,如果这三枚铜钱被这些人捡走,藏起来了。子央就不容易找回来了。她虽然可以感应到自己法器的大致方向,但是如果人多了,气息太杂,也是不好找的。

    每个人的气息都不一样,如果这三枚铜钱,被其他人长期戴在身上的话,时间长了,子央就感应不到了。

    法器沾染了其他人的气息,就算是找回来了,也要重新温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用得顺手。

    子央用手摸了摸这三枚铜钱,好在自己及时的发现了。不然,自己这三枚铜钱很有可能就会丢了。

    子央一翻手将铜钱收进了空间里面去。然后,她眯着眼睛看着这群人。她原本还打算,将这些人身体里面的阴气给祛除了的。

    不过现在,她不想了,这些人真不值得她花费那个力气去帮他们。

    也难怪这群人的先祖灵光,这么快就被红衣女鬼给破了。还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人。

    先祖庇佑,先祖庇佑。人在危机的时候常常会喊先祖保佑。这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家族如果气势旺盛的话,他们的先祖灵光也就越是旺盛。先祖灵光也就越会庇护他们的后人。

    可是,如果子孙后代品行不端,或者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的会让他们的先祖灵光淡去。如果一个家族的先祖灵光暗淡或者消失了的话,那么这个家族就要败落了。以后出生的后辈,也多半会是些歪瓜裂枣。

    先祖积福,福泽后辈,当代人享受着先祖的福泽,殊不知,他今日的行为,也会对他的后世子孙产生影响。

    一个家族有代表他们家族气运的先祖灵光,每个人也有代表他自己的气运之光。

    《玄天经》中记载,人的气运之光分为:白色,橙色,红色,紫色。

    白色为普通人,橙色可为一方豪强,红色可封侯拜相,紫色乃是帝王之相。

    气运之光不是一层不变的,如若为善,气运之光则会越来越亮,剩至会变色。由白变橙,或者由橙变红都是有可能的。

    如若为恶,气运之光则是会越来越暗淡,当一个人的气运之光暗淡无光时,他就会霉运连连,诸事不顺。如果气运之光消失不见,那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但是,有的人天生气运之光就很好,比如一个人出生时,他的气运之光就是红色的,那么,他就是做了恶事,最多也就是气运之光往下降,不会危及到性命。

    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却会使家族的灵光受到影响。

    一人为祸,祸及家人,说的就是这个。

    如果,他做的恶事太多,不断的消耗着家族灵光,他的家族灵光被消耗完了。那么,他的整个家族和以后的后代都会受到影响。

    因为一个人,整个家族都落魄甚至灭族的也不是没有。

    他福泽深厚不会有事,但是,他的家人后代就倒霉了。

    这也是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子央面前的这群人,就是已经将他们的家族灵光已经消耗完了。红衣女鬼先前破去的那个白色的光罩,就是他们的先祖灵光。

    按理来说一般的鬼怪是不能破坏先祖灵光的,但是这江秀秀所化的红衣女鬼不一样。她是被他们的后辈给害死的,她来报仇,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子央冷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就转身回祠堂了。青木和月华也跟着子央离开了。

    这群人还在庆幸他们又逃过了一劫,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被阴气入体,身体会弱暂且不说,就是他们以后的运气也会霉运连连,诸事不顺。

    子央对于他们的未来已经不敢兴趣了,作恶者自有天收。她就不插手了。

    回到祠堂之后,子央看到除了那小姑娘母女之外,还有一对母女也留在这里没有离开。

    这女人在看到子央回来之后,她就拉着她的女儿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仙子,求求你带我们一起走吧。”

    子央看着这个有些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她弯腰将这对母子扶了起来说道:“大姐,你有什么话,就起来说吧。”

    女人站起来之后,她就低头牵着她女儿的手,有些紧张的说道:“我叫曾秀兰,我是五年前被人卖到这里来的。这是我的女儿丫丫。

    我想离开这里,求仙子带我一起离开。仙子放心,我不会一直赖着你的。等离开了这里,我就会带着丫丫离开的。”说完之后,她就抬起头来,有些祈求,又带着点紧张的看着子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