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30章 谁负了谁之媚娘(14)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个举动让他很心冷,他在苗家十几年了,苗老在几年前就没有管公司的事情了,那些都是他在处理。他为了公司兢兢业业的付出了十几年的努力,到头来,公司没有他的份,儿子也不是自己的,就连老婆的心里装着的也是别人。

    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也是在那个时候,媚娘来到了他的身边。

    媚娘和芳菲是两个不同的女人,他和芳菲在一起,是他在付出,他包容着她的一切。可是和媚娘在一起,则是媚娘在包容着他,媚娘会记得他不喜欢吃花椒,不喜欢吃甜食。

    这些他和芳菲结婚十几年了,芳菲都不知道的。或许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在意。从未在意过,又怎么会去关心呢?

    或许是他太累,也或许是他太懦弱了,在天弘20 岁的时候,媚娘来问他可愿和她一起走时,他才会那么痛快的就和她走了。

    他没有觉得对不起苗家,他走的时候,没有拿走苗家的一分钱。公司的事情他也都处理好了,那会天弘已经长大成人了。完全可以自己接手了。这个公司本来也就是天弘的,他早接手,晚接手又有什么差别?

    至于苗芳菲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对不起她的,他们两个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两人在一起只是相互折磨而已。他的离开不是正好成全了她和那个男人吗?

    陈森国觉得对于苗家,对于苗芳菲,还有陈天佑,陈天弘,他都没有亏欠过他们。他问心无愧。

    陈森国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平静的对着陈天佑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的父亲是谁?当年芳菲宁愿死也不肯说出他的名字。你们也不用问我了,因为我也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让她如此围护?”

    陈森国说完之后,他就将目光转到子央身上问道:“媚娘是不是已经死了?我知道我也活不长了。当初我们就说好了,我们要一起走的。她是为了我才变成那样的,是我害了她。”

    子央听了他的话,就眯了一下眼睛,问道:“你知道她是狐狸精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她那个样子你看着难道就不害怕吗?”

    陈森国听了子央的问话,居然笑了,他那皮包骨头的样子不笑还好,笑起来真吓人。

    “她最开始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能保持人形。当初我离开苗家之后,我们两人还在外面游玩了两年。那两年是我这一生当中最快乐的两年。

    可是,这快乐的日子在我们一次醉酒之后,就变了。因为这次醉酒我们两个在一起了。

    刚开始几天我们还是很开心的,可是,没过几天,我就倒下了。我的面容开始快速的老化,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了。

    媚娘看到我这个样子,她最开始也惊慌失措。后来出去了一趟之后,她回来就带着我离开了城市,住进了山林里面。

    我因为身体原因就经常昏迷。刚开始,我醒过来的时候,还能看见媚娘,可是,后来我醒过来之后,就再也看不见她了。

    我知道她没有离开我,她一直都在我身边照顾着我。有一次我装晕,在她靠近我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才知道媚娘不肯见我的原因。

    原来和我朝夕相处了两年的人,居然会是一只狐妖。她担心我看到她的样子会害怕。

    其实,我不怕的,人又如何?妖又如何?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她在我的心目当中都是那个身穿粉衣的娇俏少女。

    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她其实是我小时候救过的一只小狐狸。她是为了报我当年的救命之恩,才会去找我的。

    她是狐妖,我是人,她说,她不知道,她身上还有妖毒没有祛除干净,是她害了我。

    她后来的样子,是因为她要救我,杀害了太多的人。她体内的妖力不受控制了,才会变成那样的。

    她是因为我才会变成那样的,我又怎么会怕?怎么会嫌弃她呢?在知道她为了我杀了很多人之后,我就阻止她继续杀人了。我本来就活不长了,何必再去害人?

    在我上次晕迷的时候,我记得媚娘已经将那个男人放了,我们也决定,一起同生共死了。”

    陈森国说完之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

    “不要”子央大喊一声,冲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匕首已经插进了他的心脏里面去了。

    陈森国看到大家吃惊的表情,他带着一种解脱般的笑容说道:“我早就该死了,只是媚娘一直陪着我,我不想丢下她。既然她已经不再了,那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咳咳,我只希望在我死后,能够将我火化了,将我的骨灰撒到江河里面去,这样我就能随着河流咳咳,咳咳,河流走遍天下了。媚娘,你来接我了。。。”说着,他就含笑的望着窗外就此断了气。

    子央看着他那含笑的面容,心里觉得有些闷。

    不管他和苗芳菲之间的事情谁对,谁错?也不管他们两人到底是谁负了谁?

    也不管是花狐狸媚娘曾经做过多少错事,她杀过多少人?

    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们都死了。死亡就是一切的终结,亦或者是一切的开始?

    子央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陈森国的灵魂离体,而在他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小花狐狸。他侧头对着这只花狐狸笑了笑,然后他就消失不见了。

    天亮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陈天弘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陈森国的话,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他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和天佑的父亲又是谁?

    这些都没有人来回答他了,因为他的妈妈早就已经不在了。

    他原本一直以为的是陈森国辜负了他的妈妈,现在,变成了她的妈妈一直在辜负陈森国??

    子央看到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就说道:“他的后世还是你来处理吧。他既然希望死后能够走遍天下,你就将他的骨灰撒到河里吧。”

    陈天弘听了就默默的点了一下头,他没有再说要陈森国跟苗芳菲合葬的事情了。

    子央在陈森国尸体火化的时候,她避开众人,悄悄的将花狐狸扔进去和陈森国一起火化了。

    她想,他们死后,能够在一起,这或许就是他们所希望的。

    子央虽然觉得花狐狸杀了那么多的普通人可恨,可是她也已经被青木杀死了。

    她死了,也足以抵消她生前所犯下的一切罪孽了。

    子央心里是相信陈森国所说的,因为一切的证据也证明了,他所说的是真的。

    他死之后,子央看了陈天弘和陈天佑的面相。两人的父亲还活着。

    而且,陈森国中了妖毒还能活这么久,也确实是那只花狐狸在吸收其他人的元气渡给他。

    他和花狐狸媚娘之间有错吗?

    有错,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那就是错了。

    只愿来生,他们都可以投胎做人。彼时,男未婚女未嫁,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