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28章 谁负了谁之隐情(12)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森国面上有些难堪,不过很快他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他就满脸愤怒的说道:“我是你父亲。我为公司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他到死的时候,要将公司给你。而我只是一个给你打工的人?公司这些年在我的管理下难道不好吗?

    他就是把我当外人,他看不起我。就因为我是入赘到他们家的。他们一家都看不起我,就连你们也看不起我。凭什么?

    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我不比别人差,为什么每次出去,那些人都说这是苗老的女婿?

    我是他的女婿不假,可是我也有名字的,我不想一辈子都活着他的阴影之下。

    他好不容易死了,你居然也跑到了我的头上。

    我出去那些人只会说,这是陈天弘的父亲,陈天弘的父亲?我是陈森国,为什么你们都看不到我的努力?

    公司的事情都是我在管,钱都是我赚的,可是你们凭什么要看不起我?”

    陈天弘看到他这个样子,就冷漠的看着他说道:“我们没有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罢了。我继承公司那是在你娶我妈的时候,我外公就和你说好了的。你忘记了?

    呵呵也是,你出尔反尔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初你入赘的时候,就说好了,你和我妈生的第一个孩子是要跟我外公姓的,可是我出生之后,你就以我是陈家长孙为由一定要我跟你姓陈。

    我妈为了你就和外公商量让我改姓了陈。你不是因为我是陈家的长孙才让我姓陈的,你是怕我姓了苗,外面的人就会笑话你吧?

    你既然那么排斥入赘,那你当初为什么又要入赘苗家?

    呵呵,成了苗家的女婿了,你从一个乡下的穷小子,变成了现在的富家老爷了,你就开始后悔了?

    过上好日子了,又开始觉得自己没有尊严了?”

    陈森国听了自己儿子的冷嘲热讽,他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朝陈天弘砸了过去。

    “你给我滚出去,滚。。”陈森国吼道。

    陈天弘将落在脚边的枕头一脚踢开说道:“滚,我为什么要滚?这里是我的家,我凭什么滚?”

    陈森国指着陈天弘:“你,你,你,,,”

    陈天佑看陈森国都快翻白眼了,他就拉了拉陈天弘的衣服说道:“大哥,你就少说两句吧。”

    陈天弘扭头看了陈天佑一眼,然后,转头看向角落里的子央说道:“子央,麻烦你再帮他看看。”

    子央笑眯眯的走过来,给陈森国把了一下脉说道:“你们两父子好不容易见面,都少说两句吧。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想问的就赶紧问吧?那些有的没的,就不要说了。”

    陈天弘听了,就看了子央一眼,子央冲他点了点头。

    陈天弘抿了抿唇,说了一声:“谢谢。”

    子央笑眯眯的道:“不用。”

    “老爷子,来喝一口水。你也别生气了,你儿子对你还是好的,他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把你给找回来的。”子央一边给陈森国喂水,一边说道。

    陈森国喝了水之后,精神就要好很多了,他拉着子央的衣袖问道:“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有看到其他的人?”

    子央笑眯眯的拉回自己的衣袖,说道:“其他人?你是说你隔壁山洞里面的那几个死人吗?”

    陈森国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女人,你们有没有看到?”

    子央低头看着他面上这焦急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她就挑了一下眉头,笑眯眯的说道:“女人啊?这个我们等一下再说,你能不能先跟我说说,五年前你为什么会失踪的?”

    陈家兄弟听了子央的问话,都将视线放在了陈森国的身上,他们也很想知道五年前他为什么会失踪?

    陈森国看着子央笑眯眯的脸,问道:“是不是我说了,你就告诉我媚娘的下落?”

    子央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回答只要让我满意了,我一定告诉你,你的媚娘去了哪里。”

    陈森国平躺着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才说道:“把我扶起来。”

    子央抬了抬下巴对着陈天佑说道:“还不快去把你爸扶起来。”

    陈天佑看了一眼他哥,看他哥没有其他表示,他才过去将陈森国扶了起来。

    陈森国坐起来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五年前我不是失踪的,我走的时候,让媚娘送了一封信回来的。我在信里面说了,让你们别找我了,我在外面过的很好。”

    陈天弘听到他提起信,他的脸就黑了下来,他还有脸说信,如果不是这封信,他妈还不会这么早死的。他寒着脸盯着陈森国问道:“你既然都走了,那你还送信回来干什么?”

    陈森国抬头有些不理解的看了陈天弘一眼,说道:“我是担心,我的突然离开会给你们的生活带来困扰,所以我才送信回来的。虽然我在这家里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我还是让媚娘给你们送了一封信回来。

    在这里我过得并不开心,在外人看来我是天弘集体的董事长。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都是表象,我不是什么董事长,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我是给你们打工的。

    我在外面辛辛苦苦的赚钱,可是回到家里还要承受你们的冷暴力。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在媚娘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走的时候,我才会和她走的。”

    陈天弘听了他的话,就直接指着他喊道:“谁给你冷暴力了?是你不喜欢我们吧?妈妈每次想要靠近你的时候,你都推开她。我不只一次的看到妈妈背着我们流泪。你自己在外面有了人,就不要胡乱找一些借口来冤枉我们。”

    陈森国听了陈天弘的指责,他的表情就扭曲了一下,然后,他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屋内的人被他笑得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他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疯了吧?

    陈森国笑了一会他就停了下来了,他看着陈天弘和陈天佑说道:“我知道,我已经活不久了。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你们两兄弟都不是我的儿子,你们的爸爸都另有其人。”

    陈天佑听了这话,顿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陈森国。人已经傻了。

    和他的反应不同的是陈天弘,他听了陈森国的话,他立马就反驳道:“你胡说,我妈才没有偷人了,你自己出轨就算了,你凭什么冤枉我妈?

    我妈那么爱你,你失踪之后,她心心念念的都是你。她临死的时候,还交代我一定要将你找回来,她说,她和你是夫妻,希望死后可以和你合葬在一起。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她?”

    陈森国听了陈天弘的话,居然冷笑了两声说道:“没有想到她到死都还在做戏,她演了一辈子的戏,难道就不累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