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327章 谁负了谁之狐狸精(11)五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查看了一下,这些人的骨头都是黑色了,看来都是中了妖毒而死的。

    子央将这些骸骨移出去,挖了一个坑,将他们都埋了。

    妖怪也杀了,想找的人也找到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子央四人就将昏迷着的陈森国抬下山去。回到陈家村已经是晚上了。子央几人也没有惊动村里的人,就直接连夜开车离开了。

    天亮之前,他们就回到了陈家的别墅。

    子央看着躺在床上皮包骨头的老头,她转头看着陈天弘说道:“他的情况和王小三的差不多,虽然他的元气流失没有王小三的多,但是他也中了妖毒。

    而且他身上的妖毒已经好几年了。他能活到现在,应该是那只花狐狸帮他压制了妖毒的缘故。不过时间太长,妖毒已经深入肺腑了。”

    陈天弘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个皮包骨头的男人,这人是他的父亲。可也是因为这个男人,他的妈妈才会死的。

    他也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去恨这个男人,可是他的心却是不受控制的去恨。

    他永远不会忘记,妈妈在临死的时候,还在叫着这个男人的名字。她还在叮嘱着自己不要忘记去将这个人找回来。

    他的妈妈温柔善良,是他的外公的掌上明珠。他从小就是跟着他的外公长大的,外公死时,他答应了外公一定会好好照顾妈妈的,可是,外公才死了三年,妈妈就因为这个男人死了。

    他怎能不恨?

    陈天弘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暗哑的说道:“他还能活多久?”

    子央想了一下说道:“就他这样的情况我救醒他最多能活三天,如果是这样昏迷着,他还能活个十来天。你要我将他救醒吗?”

    陈天弘眼神晦暗的盯着床上的男人看了半响,他咬着牙说道:“救醒他,我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子央听到他的答案,就走过去将身上带着的水壶拧开,先喂了一颗培元丹给他,然后才给他灌了些水进去。这个水壶里面的水可不是普通的水,这是子央空间里面的灵泉水。

    子央觉得每次要用灵泉水都要避开人麻烦,她就找了一个水壶,装了一些灵泉水出来。这样用起来果然方便多了。

    给陈森国喝了灵泉水之后,子央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套金针。手指捻针,唰唰唰,眨眼功夫,陈森国的身上就插满了金针。

    七七四十九根金针插在他的身体不同位置,子央在针尾部位轻轻一捻,金针就循着某种规律颤动了起来。随着金针的颤动,周围的灵气都争先恐后的往陈森国的身体里面钻去。

    十五分钟之后,子央的手从陈森国的身上拂过。金针就全部被她收了回来。

    “好了,他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你有什么话要问的就问吧。”子央将金针收起,对着陈天弘交代道。

    陈天弘对着子央点了点头,:“谢谢”

    子央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一会给钱的时候,记得多给我50万的医药费。”

    陈天弘还没有开口,陈天佑听了就跳起来喊道:“木子央你也太黑了吧?就这么一会你就要收50万?”

    陈天弘将他弟弟拉到身后说道:“行,一会我就给你转账过去,连先前说好的一共150万对吧?”

    子央笑眯眯的道:“是的。”又有钱收了,子央的心里很高兴,她拉着一旁的青木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现在已经没有她什么事情了,不过这不妨碍她看热闹啊。她现在就拉着青木坐在墙角边上等着看陈家的大戏了。

    没过多久,陈森国就慢悠悠的醒了过来。他还没有睁开眼睛,嘴里就开始喊着:“媚娘,媚娘”

    这声音听起来温柔而多情,子央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这边。他可是没有中狐狸精的迷心障,子央刚才就已经检查过了。也就是说,他在清醒的状态下,还在叫那狐狸精的名字。

    他们的关系好像还很不一般啊?

    子央摸着下巴想着,陈天佑一直想着和狐狸精来一段旷世绝恋,会不会先在他老子身上发生了?

    陈天弘听到他的喊声,牙齿都咬得咯咯响,眼睛更是恨不得在这男人的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这男人都要死了,还在叫着那狐狸精的名字,那他的妈妈算什么??

    要不是这人是他的父亲,他都想冲过去打死这人了。

    没心没肺的陈天佑还好奇的问道:“媚娘是谁啊?”

    陈天弘恶狠狠的瞪了他弟弟一眼。

    陈天佑摸了摸脑袋嘀咕道:“瞪我干嘛啊?莫名其妙的。”

    子央将脑袋靠在青木的肩膀上,看着直乐。呵呵,没心没肺的人其实也挺好的。青木侧头温柔的看着她。

    陈森国接连喊了好几声媚娘之后,他就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人还有些迷糊,当他看到站在床边上的陈天弘之后,他就睁大了眼睛,抬手指着陈天弘惊讶道:“天弘?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陈天弘听了他的话,脸色更难看了。他冷声道:“你不在这里,那你应该在哪里?难道你应该在那个狐狸精那里?呵呵,还是在你那心心念念的媚娘那里?”

    陈森国听了陈天弘的话,他就要挣扎着坐起来。可是,他身体太弱,挣扎了好一会,都没有坐起来,反倒是把自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陈森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看到陈天弘只是冷眼站在一旁看着他,半点没有要过来帮忙的意思。他就转头看向一旁的陈天佑说道:“天佑,过来扶我起来。”

    陈天佑听到他的喊话,啊了一声,看了一眼他哥没有表情的脸。他摆了摆手说道:“你身体不好,还是就这样躺着吧。”

    陈森国听了他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他伸手指着床前的两兄弟骂道:“孽子”

    陈天弘听了就冷笑道:“孽子?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从小到大,你可有关心过我?你抱过我一次吗?你除了防备我之外,你可有把我当作你的儿子来看待过?”

    陈森国听了陈天弘的话,他就目光有些躲闪的说道:“你从出生就被你外公抱过去教养了。不是我不想抱你,是你外公不让我亲近你。我有什么办法?”

    陈天弘听了他的话,就嗤笑一声道:“这话你也就骗骗你自己吧?外公最开始每个星期都有带我回来,就是想要我和你培养感情的。可是,我每次回来的时候,你都会借故很晚才回家。你以为外公看不出来吗?

    你一直都恨外公将公司的继承权交给了我,而没有给你。你从小就不喜欢我,你一直觉得我长大了会和你争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