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271章 骷髅令牌(1)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在浪费了很多桃木之后,她终于雕刻出了两个栩栩如生的小木偶。一个是小青木,一个是小子央。

    她打算将这个小青木送个青木,让他也炼制一个牵线木偶。可是她拿过去的时候,青木却不要小青木,他要小子央。

    “青木,我们各自祭炼自己的缩小版,这样用起来不是挺好的嘛。”子央看到青木拿着那个小子央不撒手,就开口说道。

    青木看了一眼小子央说道:“我要子央,你要青木。”

    子央抽了抽脸皮,让她祭炼一个小青木,随时带在身边这样很怪好不好?她还是想祭炼小子央的。

    可是看到青木那防备的眼神,子央闭了闭眼睛。算了,她就用小青木好了。

    她心里有些后悔,她当初就不应该雕刻人,她应该雕动物的。

    将牵线木偶祭炼好了之后,子央才想起该给墨玉斋送玉牌过去了。

    她过去的时候,除了带玉牌和护身符之外,还带了一箱子的黄金过去。这个是上次说好让余老帮着处理的。

    子央和青木到的时候,墨玉斋里面刚好没有客人。余老就将子央和青木领到了后院去。

    子央将三块玉牌,还有12张护身符交给余老说道:“余老这是这个月的。护身符我多拿了两张过来,是补上次徐叔从这里拿走的那两张。”

    余老接过玉牌和护身符说道:“玉牌卖的钱,我已经给你换成玉石了。护身符的钱,我直接打到你的账户上了。”

    子央听到余老的话,脸上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两酒窝可明显了。

    余老看着子央的笑颜也摸了摸胡子,笑了。这丫头每次收钱的时候,总是笑的那么开心。看得周围的人心情都会跟着变好。

    还真是一个可爱的饿丫头啊。呵呵

    子央因为有了一笔收入,高兴了一阵之后,她才想起这次带过来的东西。

    她将一个木头箱子提给了余老说道:“余老,麻烦你帮我把这些也处理一下。”

    余老将箱子打开看了一眼,就关上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子央说道:“你放心,这些我都会帮你处理好的。钱还是换成玉石吗?”

    子央想了一下,她觉得玉牌的分成,换成玉石已经够她和青木用的了。

    “钱就直接打到我账上吧。我过段时间可能要用钱。”子央开口说道。

    余老听到子央这样的话,就有些诧异的问道:“子央,你又打算投资什么生意了吗?”

    子央听了就摇了摇头说道:“余老,你说笑了,我这人压根就不懂得做生意的。开了一个火锅店,那都是余叔在管的。

    我不打算做生意。我是想将我们村子后面的山包下来种果树。我还想建一个水果批发市场。唉,我现在也只是先想想,具体的还不知道,这些不是我的专长。”

    余老听了子央的话,就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子央和青木在墨玉斋吃了一顿午饭,就回镇上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子央他们就期中考试了。这一次青木居然以总分比子央多一分的成绩,拿到了年级的第一名。

    成绩公布之后,子央就一直盯着青木看。

    这人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到底她是重生的,还是他是啊?

    这才过了多久,青木居然就从班级的最后几名,蹦到了年级的第一了。

    青木有些委屈的喊了一声:“子央。”

    子央收回目光,懒洋洋的回应了一声:“嗯。”

    青木偷偷的瞄了子央两眼,小声的说道:“你要是不高兴,我下次就比你少考两分好了。这样你就还是第一了。”

    子央听了心里更郁闷了。她用得着他让嘛。

    “不用,你只管认真考,我不要你让我。”子央直接摆手说道。

    青木听到子央的话,哦了一声。不过,他心里却已经决定了,以后他都考第二,绝不抢子央的第一了。这样子央就不会不高兴了。

    于是,从那之后,每次考试青木的成绩都会比子央低两分。从此初中两年到高中三年,他们两个就一直霸占着年级的第一,第二名。

    当然,子央是第一,青木永远是比她低两分的第二名。

    平静的日子没有过两天,天还没有亮,徐风就打来了电话。

    他说葛家私房菜馆出事了,马如龙还断了一条手臂。他让子央马上过去他那里一趟。

    子央在接了他的电后之后,就让素琼姑姑去给她和青木请两天假,他们两个直接赶去了c市。

    子央和青木来到分局的时候,就看到徐风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着。

    当徐风看到子央两人的时候,他忙快走几步迎了上来说道:“子央你们总算是来了。快进去看看,马如龙他的情况有些不好。”

    子央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怎么没有送去医院?”

    徐风抹了一把脸,说道:“不是我们不想送,是马如龙坚持要在这里等你的。他说如果去了医院,可能会更危险。子央你是没有看到今天一大早的,马如龙就浑身是血的跑过来时的情形。”

    两人在说话之间,就走到了马如龙所待的房间里面。

    子央推开门,人还没有看到,她就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子央抬眼就看到,马如龙一身是血的躺在了一张单人床上。她的视线下移就看到他的右臂没有了,肩膀处绑着的纱布已经被染得鲜红了。

    子央没有再迟疑,走过去就要去拆马如龙手上的纱布。

    这时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突然挡在了子央面前,他有些紧张的说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单人床上躺着的马如龙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他就有些疲惫的睁开了眼睛。

    子央被这名男子挡着,马如龙没有看到,但是他看到了刚走进来的青木。

    “葛劲,不得无礼,快给上师道歉。”马如龙挣扎着坐起来说道。

    葛劲听到后面马如龙的说话声,他就连忙转身过去将马如龙扶了起来。

    马如龙坐起来之后,就对着子央扯出了一个苦笑道:“上师不要和葛劲计较,他是被昨天晚上的事情给吓到了。本来是不想打搅上师的,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才逃到徐队长这里,求他给你打了一个电话的。”

    子央上前制止了他后面要说的话,道:“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让我先看看你的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