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242章 玉牌的价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进山的时候子央他们用了好几天,出去的时候,子央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出来了。没有那些人的耽搁,她的速度要快得多。

    子央来到白家客栈的时候,汪三少他们已经不在了。只有牛轲廉还在这里等着子央了。

    “子央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还要过几天才能出来呢?”牛轲廉看到子央,就满脸吃惊的问道。

    因为不知道在水潭底下待了多久,子央就回答道:“嗯,我已经找到野山参了,就回来了。对了,汪倩倩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牛轲廉朝门口看了一下说道:“今天早上才走的,哦,对了,汪倩倩走的时候,她还给你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她让你回去之后给她打电话。”说完之后,牛轲廉就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纸来递给了子央。

    子央接过来看了一眼,就直接放包里去了。

    子央看了一下天色,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就对着牛轲廉说道:“谢谢牛大叔了,嗯,我们今天就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回去,可好?”

    牛轲廉当然没有问题了,就点头说道:“好,那你先回房休息去吧。”

    回来的路上因为赶时间,子央都没怎么休息也有些累了,就笑着对牛轲廉说道:“那我就先回房了。”

    第二天,子央和牛轲廉吃过早饭之后,他们就开车回c市了。

    五天后,子央他们终于回到了c市。

    “子央,我是直接送你回家吗?还是去墨玉斋?”牛轲廉问道。

    子央想到临走时交给余老的那三块玉牌,不知道卖出去没有?她就开口说道:“去墨玉斋吧。”

    当子央和牛轲廉来到墨玉斋的时候,余老还在招呼一位客户。小三子看到子央他们,就将他们领到了后院。

    子央喝了一会茶之后,余老才走了进来,他看到子央那是笑容满面啊。

    “子央,你可算回来了。”余老热情的说道。

    子央看着这有些反常的余老,就吃惊的问道:“余老,你今天没事吧?”

    余老看到子央这吃惊的样子,就哈哈的笑道:“哈哈,我能有什么事情啊?要有也是好事。呵呵,子央你走的时候,托我卖的那三块玉牌我已经卖出去了。

    现在外面都知道在我们墨玉斋能够买到护身玉牌,我们墨玉斋这段时间的生意都好了好几倍了。这可是托了你的福了。”

    子央听了就笑道:“这个可不全是我的功劳,这也是余老你经营有方才有的结果。哦,对了,关于我们合作卖玉牌的事情,我想了一下,我以后每个月只会雕刻三块玉牌出来卖。”

    余老想了一下,就摸着胡子说道:“嗯,这个多了也就不值钱了。三块刚刚好。对了,你猜一下,你那三块玉牌卖了多少钱?”

    子央伸出三根手指出来说道:“三十万?”

    余老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子央,说道:“子央,你也将那玉牌看得太低了。而且,那些人的一条命才值10万块钱?”

    “额”子央挠了一下头,说道:“那六十万?”

    余老摇头说道:“唉,150万,那玉牌可是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而且那刻玉牌的玉石也是好玉石。卖50万一块已经很便宜了。”说完之后,他摇着头又看了一眼子央,就差说,你也太不识货了吧。

    子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给那玉牌的估价一直是10万块钱来着,没有想到这还低了?看来有钱人都是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的。

    余老看到子央那尴尬的笑容也就没有继续了,他问道:“钱我是直接给你转到你账户上吗?”

    子央听到余老说起钱的事,她的表情就收敛了。她想了一下说道:“不用了,余老,那些钱,你不用给我了。你直接帮我买一些玉石回来吧。以后的分成,你也不用给我了,你直接将钱换成等价的玉石给我就可以了。”

    余老听了,就点头说道:“行,对了最近我们刚来了一批好的玉石,你要不要去看看?”

    子央听了就眼前一亮道:“好啊,在哪里呢?”

    余老听了就站起来说道:“在里面了,牛家兄弟要一起去吗?”

    牛轲廉听了就摆手说道:“我就不去了,我在这里喝茶好了。”玉石什么的,他又不懂,他去干嘛啊。

    子央随着余老来到了地下室,她在里面选了几块不错的玉石之后,就出来了。至于钱,就让余老从那150万里面扣。如果不够,就只能欠着了,等下次卖了玉牌,再从分成里面扣了。

    “余老,下次要是还有这样的玉石,你可要给我留着啊。”子央出来的时候说道。

    余老听了想到没有想就答应了。他将一块材质不错的玉石交给了子央,这个是用来雕刻玉牌的。

    子央接过玉石的时候问道:“余老,你们这些玉石都是哪里来的?是在外面收购的吗?”

    余老听了,就想了一下才开口道:“有些玉石是外面收购过来的,不过我们自己有一个玉石矿。一般都是不缺玉石的。”

    子央听了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回到后院之后,子央就和余老告辞了。她想赶在天黑前回家。

    牛轲廉将子央送到洛镇时天已经黑了,子央下了车对着牛轲廉说道:“牛叔,你真的不在这里休息一晚?都这么晚了,你还是明天再回去了吧?”

    牛轲廉听了就摇头说道:“没事,我以前开夜车习惯了,就是让我开三天三夜车都不会出事的。你放心吧。”

    子央看他执意要走,也就没有再说了,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护身符说道:“这张护身符牛叔你先拿着,等过一段时间我再雕刻一块玉牌送给你。到时我让余老转给你。”

    牛轲廉接过护身符放在了身上,他听到子央后面的话连忙说道:“有这个护身符就够了,那玉牌我就不要了。”开玩笑,下午他可是听见了,那玉牌要五十万一块的。

    他就是送子央去了长白山一趟,能给他两张这种护身符就已经不错了,再要玉牌,他觉得不合适。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子央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误会了。她笑着说道:“牛叔,你别被余老下午的话给吓到了,那玉牌也就是那玉石值几个钱。其他的也就是雕刻的时候花点时间而已。50万那是卖出去的价钱,其实一块玉牌成本价也就是一两万而已。

    你要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等以后你要是遇到好的玉石了,你就送一块给我好了。”

    牛轲廉听了子央的话,这个倒是可以。下午,他也听出来来,那玉牌关键时候可是能救命的。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这玉牌就很珍贵了。

    “行,以后我要是遇到好的玉石,就买来送给你了。”牛轲廉也豪爽的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