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207章 晋朝华姬(3)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月华因为才进宫,皇帝对她很是宠爱。一个月里面,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去的她宫里面。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种宠爱,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每次皇帝走后,她都要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她总觉得她脏。

    没过多久月华就被皇帝封为了右皇后。而这个时候,除了死去被追谥为武德皇后的刘英外,活着有皇后封号的还有六位。而这六位里面,就有两位是靳家的女儿。

    而现在宫里面最受宠爱的,也是靳家的两个女儿。宫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在月华不知道的时候,其他的人就已经联合起来了。

    月华因为还沉浸在悲伤里面,每天也就过得恍恍惚惚的。最后一个不注意她就着了道,她被人设计和一个侍卫关在了一起。因为屋内点了催情的药物,月华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看着越来越近的男人。月华绝望了。在她准备自尽的时候,靳月光来了。

    靳月光让人将月华救了出去。可是,就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大王带着人来了。当他看到月光和一个衣衫不整的侍卫在一起的时候,当场暴怒。他当时就拔剑将靳月光给刺死了。

    月华就站在不远处,她看着月光在向她摇头,她让她不要出来。在她死的最后时刻,月华看到月光对着她说了一句:“对不起,小心”然后她就倒地不起了。

    月华看着死不瞑目的月光,她捂着嘴甚至都不敢哭出来。

    虽然前不久月光才设计了她,可是当月光为她而死的时候,她就已经原谅她了。

    她恨那一剑刺死月光的皇帝,他为什么不查清楚真相,就这样轻易的杀死了月光?

    她更恨那些陷害自己,可是却让月光无辜丧命的人。

    可她最恨的却是她自己,如果不是她自己一直没有接受现实。又怎么会连累了月光为自己而死的,死后还要背上一个祸乱宫廷的罪名。

    她对不起月光,她恨自己,恨那些害死月光的所有人。

    在后面的日子里,月华收起了悲伤,她慢慢的学会了曲意奉承。本就宠爱她的皇帝,因而对她更加的好了。在后宫里甚至可以说是她一家独大了。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面,她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后宫女人。

    也是在这几年里面,那些个陷害过她的女人,也被她一一除去了。就在她将要对皇帝动手的时候,皇帝却突然死了。她为此还高兴了一场,她认为这是老天在帮她。

    皇帝死后,新帝继位,她成为了皇太后。她以为她终于可以解脱了。在她以为她的后半生,可以安安稳稳的当她的皇太后的时候。

    她被她的父亲送到了新帝的床上。

    她从此就从高高在上的皇太后,变成了新帝的玩物。

    而她的父亲却因此得到了新帝的赏识,加官进爵前途不可限量。

    呵,多么的讽刺啊!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月光临死的时候,对她说的小心是什么意思。她这是要她小心,她们的父亲啊。

    就在月华准备去和月光团聚的时候。她收到了一块玉佩,那是她当初送给玉郎的。这是她父亲在要挟她,如果她死了,那么玉郎的命也就将不保了。

    为了玉郎的性命她又顽强的活了下来。在大家看来新帝对她是宠爱有加。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在没有人的时候,那人如何对待她的。

    她就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而支持她活下去的力量就是玉郎。

    她希望她还可以再见上他一面,哪怕是一面也好啊。

    靳父因为月华的缘故,权利越来越重。最后他不满足掌握实权,而是要夺取皇位,建立靳氏王朝。

    最后靳父发动派乱,残杀皇帝。他自称汉天王。在他当了汗天王之后,他觉得月华这个女儿,还可以用来结交那些氏族。于是就封了她一个公主的名分。并且让人看着她不能让她出了事。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靳父就被乔泰、王腾和靳康等人杀掉。而月华也沦为了阶下囚。

    获胜者认为前赵君主,之所以亡国皆是因为她所致。

    他们认为她是祸国妖姬。最后一杯毒酒,结束了她的生命。

    她死后,那些人认为她是不祥之人,直接命人将她扔了出去,连一床草席也没有给她。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子央的视野里面又恢复了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一个叫靳月华的女子的一生了。看来这里的变故也和她脱不了关系了?

    子央对着白雾喊道:“靳月华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可以现行了。”

    子央的话音落下,周围的白雾就消失不见。她的前方出现了一位风华绝代的女人。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说的就是面前这位了。

    可惜这样一位美人居然是一个鬼,而且还是一位鬼王。她的身体已经凝聚出实体了。子央在她的身上,没有感觉到有怨气。这说明这数千年来她都是自己在修行,她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修行千年却能保持本心,很不容易了。

    她看着子央行了一礼道:“上师有礼了,华姬刚才多有得罪,还望上师原谅。”

    子央看着眼前的美人说道:“你既然已经死了,为何还不去投胎?可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华姬声音清脆的回道:“是的,我希望可以再见玉郎一面。求上师帮忙。”说完之后,她给子央行了一个大礼。

    子央避让开来说道:“这个我可能帮不了你,你的玉郎现在都已经不知道投胎多少回了。我没有办法,再说了,你就算是找到了他,他也非他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华姬听了子央的话,她摇头说道:“我不在乎,就算不是当初的玉郎了,我也想要看上一眼,哪怕就是一眼也好。求上师成全。”说完之后,她又对着子央行了一个大礼。

    子央这次没有避开,她看着月华眼中有些怜悯。子央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你就先跟在我身边吧。你在我身边待十年,如果这十年里面。你都没能遇到你的玉郎,那我就送你去投胎可好?”

    华姬听了子央的话,脸上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多谢上师。”

    子央看着她那颠倒众生的容颜,叹了一口气,红颜祸水啊。

    谁说红颜就一定是祸水了?

    明明都是那些男人的错,为什么要把责任都推卸到女人的身上?

    那些人为什么不说靳父野心勃勃,他卖女求荣呢?

    为什么不是皇帝荒淫无道,才败掉了江山呢?

    女人长的漂亮有什么错?

    亡国了就是女人乱国?可是女人又何其无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