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189章巧娘面馆(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可是既然都没有关系,那些流言又是怎么来的呢?

    他们说是那天他们几个喝多了酒,不知道怎么的就说起了女人。也不知道是谁就说起了巧娘,男人谈女人自然是什么都说的。

    几人喝的醉醺醺的,其中一个说那巧娘细腰丰臀的,在床上肯定带劲。

    另外一个也喝多了,就得意的说道,:“你们也就是想想,我告诉你们,那女人我早就上手了。”说完之后,他还说出在哪月哪日,在哪里怎么怎么的。

    一人开了头,其他人自然也不甘示弱的说自己也和这巧娘有一腿。

    只是他们那天的话不知道怎么的,就传了出去。等到他们听到的时候,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了。

    子央听了徐风的话心里就火起,他们这些人太不把女人的名节当回事了吧。要说这巧娘的死,这四人也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他们这是间接的害死了巧娘。

    子央想到这四人是喝醉了酒,那这胖女人呢?

    “她又为什么要到处传巧娘的坏话?”子央问道。

    徐风想到那个女人,嘴角抽了一下说道:“她是因为她家男人每次看到巧娘的时候都会多看两眼,而这巧娘又确实长得妖媚,她就怀疑她男人和这巧娘有关系。所以她就看这巧娘不顺眼。到处说巧娘的坏话,巧娘和那四人有一腿的话,就是她说出去的。”

    子央听了之后,闭了闭眼没有再说话。

    徐风将那李大石还有和这件事情有关的5个人,都送到了子央布置的法阵之内。这会就等着那巧娘的到来了。

    晚上在外面待着冷飕飕的,子央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青木。这孩子自己让他进去睡觉,他偏不,就要待在在外面陪着自己吹冷风,真是的。

    看着青木有些发白的嘴唇,子央伸手将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子央的手就是在冬天也是暖烘烘的,而青木的手则是冷冰冰的。

    子央两只手交替着给他搓,等把这只手搓暖和了。子央就将他的手给塞到他的口袋里面。瞪着他,让他不许再拿出来了,然后就去搓另外的一只手。

    等到两只手都搓暖和了,子央就威胁道:“青木你要是再把手拿出来,你就回房睡觉去,不许再待在这里了,听到没有。”

    青木听到子央的话,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

    看他没有再不听话子央也松了一口气。这孩子还真不好处理,轻不得,重不得。他这人可能是因为从小待在圣女身边的原因。

    性格敏感,孤僻,不爱说话,不爱搭理人,这些都还好。最主要的是子央发现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体内有一股暴气。最明显的就是每次在他感受到有危险的时候,就会有股浓烈的杀气发出来。

    这个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孩子该有的。

    子央看着这会安静的待在她身边的青木,叹了一口气。唉,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很老了一样啊!

    这会正月里的天气,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冷的。那个李大石这会就安静的坐在阵法当中,倒是没有什么。

    那五个人可就不干了,这大晚上的,凭什么不让他们回家,要让他们待在这停车场里面啊?

    他们不就是说了一些闲话吗?凭什么要抓他们啊?这大冷天的也不让他们睡觉,就让他们在这里干坐着,不行,他们不要在这里坐着了,他们要回家。

    不一会,那四男一女就闹着要回去了。徐风过去调节,跟他们说了,让他们待在这里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可惜,徐风不管怎么说,那五人就是不听,他们一定要回去。

    而且其中一个人还在那边说道:“那女人死了关我们什么事啊?你们凭什么抓我们,不让我们回去啊?杀死那女人的是她男人。嘿嘿,说不定她就是在外面偷了人,才被她男人给杀了的。

    我们可和这件事情没有半点关系。我可没有碰过那女人。你们就是要找,也应该去找那女人的姘头,找我们干嘛?”

    “就是,就是,我们可和她没有关系。”

    “就是啊,警察同志,我们都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我只是说了几句闲话而已。而且那女人平时就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她要是在外面没人,说出去谁信啊。”

    子央听了这些人的话,就对着徐风说道:“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好了,走出去之后,生死由命。”

    然后她小声的说道:“不知悔改,死了也活该。”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相当的冷漠。

    徐风听了子央的话嘴角抽了抽,祖宗这边都这么闹腾了,你还来添什么乱啊?

    那些人听了子央的话倒是来劲了。

    “就是你让我们出去,这会都快晚上11点了,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在这里坐一晚上吧?那可不行,我们没有犯法,你们没有权利拘留我们。”

    “就是,就是,快让开,让我们出去。”

    几人在那边吵吵嚷嚷的。徐风转头看了章斌和子央一眼,子央这会已经闭上眼睛养神了。而章斌看到他看过来,他看了子央一眼,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最后这些人还是走了。

    在这停车场里面就只留下了两个值班的民警,徐风,章斌,子央,青木,还有李大石了。

    李大石自从交代了自己的杀人事实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他其实是一个很憨厚的中年汉子,外表跟本就看不出,是做出这丧心病狂事情的人。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他就是做了。

    人心真是难测啊!当一个男人爱你时,他什么都愿意给你。他可以把你宠上天。

    可是,既然你这么爱她,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给她一些信任呢?

    如果这李大石对巧娘多一份信任,两人坐下来好好谈谈,事情或许就不是这样了。

    如果这巧娘平时的行为举止能够正经一些。她如果不和那些到店里来的男人们眉来眼去,不随意的开玩笑。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可惜这些或许,如果都是不存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这会子央越发的觉得,爱情太可怕,前一刻还喜欢得你不得了的人,下一刻居然就能对你举刀。

    爱情太不可信了。信好,她早就不相信爱情了。

    就是因为她对爱情的绝望,让将来某人的追妻路,无限的漫长。

    子央在这边感慨的时候,公安局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有一声声的救命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