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170章 等待太累,相思太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日一日的等待,圣女扶着肚子满怀憧憬的看着下方的路,这时的她还坚信着,徐建华终有一天会来接她和他们的孩子。

    这时的她是充满了希望的。

    画面一转到了临盆之日,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她独自一人躺在小木屋的床上,子央就这样站在床边,明明就是那么的近,可是两人却隔了十三年的光阴。

    子央焦急的在床边转来转去,可是她只能看着圣女独自一人咬着牙把孩子生下来。在这过程中她一直都没有喊,只有在最痛的时候,在孩子要出来的那一瞬间,子央听到她喊了一声:“建华。”子央没有忍住,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当孩子生出来后,圣女挣扎着起来,自己拿着剪刀剪断了脐带。她虽然满身汗水,但是她却没有去急着收拾自己,她将孩子包好之后,满是慈爱的看着孩子说道:“我和你的父亲是在青木林里相遇的,你就叫青木吧。”

    子央就站在旁边看着这才出生,在圣女怀里哼哼唧唧的小青木。

    随着青木一天一天的长大,圣女依旧一天一天的站在山上等待着。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圣女的表情从最初的期盼焦急,到后来慢慢的变得麻木。

    她对青木的态度也从小时候的满含慈爱,到后面的不理不睬。子央就在旁边看着青木从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闷葫芦。

    在一天一天的等待中,圣女的脾气也从以前的温柔善良,慢慢变得喜怒无常起来。她前一刻或许还会温柔的给青木擦汗,下一刻她就有可能将青木直接推倒。子央甚至有一次看到她吃着吃着饭,突然就将饭菜泼到了青木的身上。

    子央的第一反应就是过去把青木拉开,可是她的手从青木的身体里面穿了过去。这时子央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她的梦里,而眼前的一切,都是以前发生的事情。而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圣女只是想让她知道这些年都发现了些什么。但是子央却是不能改变这些的。

    是啊,这些都是当年发生的事情,过去了的,又怎么能够改变呢?

    子央看着眼前的青木和圣女心里有些难过。

    终于在青木过了12岁的生日之后,圣女就收拾了东西,她带着青木离开了这个她等待了13年的小木屋。

    画面转到了京城,子央看到圣女站在了军区大院的门外。她望着里面看了许久,最后她带着青木找了一个离这里最近的旅馆。

    她每一日都会站在大院外面的不远处看着里面进进出出的人。终于有一日她看到了徐建华,他陪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

    圣女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那三个人。她看到徐建华将小女孩抱上了一辆车,然后帮女人打开车门,等女人上去了,他才坐了上去。

    等他们的车子开出去了许久,圣女还站在那里。子央这会感觉到圣女的心里充满了绝望。子央知道这是圣女当时的感受。

    当年那个信誓旦旦说会回去接他的人,现在已经和别人成亲生子了。那她在那里苦苦等了十三年又算什么?她的心里有恨,这一刻的她是恨徐建华的。

    她回到旅馆独自一人在那里坐了很久,最后她站起来眼神闪闪发光。她动手催动了情盅,她本打算和徐建华一起死的,可是最后关头她看到了在一旁一直注视着她的青木。

    她犹豫了,这孩子是她一直期盼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可是自己最对不起的也是这个孩子。这孩子在两岁过后,她就再也没有抱过他了,不是她不想抱,而是看着这张越来越像徐建华的脸,她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

    这孩子小的时候还会亲近自己,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不再亲近自己的呢?

    是在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他?还是自己无视他被苗寨的人打得头破血流之后?

    如果自己和徐建华都死了,那青木不就是一个孤儿了吗?

    圣女最后还是没有选择和徐建华一起去死。她只是催动情盅让他昏迷了而已。

    画面转到圣女和王燕的第一次见面,子央感觉圣女在看到王燕的时候很平静。她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再出现时是圣女在病房里面给徐建华解情盅。她看着这个她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的男人,当初明明知道和他在一起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可是她还是飞蛾扑火般的爱上了他。

    她爱他,可是她更恨他。

    圣女在为徐建华解了情盅之后,她对着昏迷的他说道:“我不想爱你,也不想恨你了。爱你太累,恨你太苦。如果可以我愿来生我们永不相见。这样我就不会爱上你了。”

    最后的画面是在他们回到他们的小木屋之后,圣女躺在床上,看着苗寨的方向,喃喃的说道:“阿爸,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然后她转头看向京城的方向说道:“惟愿永生永世再不相见。等待太累,相思太苦。”说完她就含笑的走了。

    子央看着她脸带微笑的走了,或许活着对她来说是一种痛苦。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她在去京城的时候,她的时间应该就不多了。

    当年她用了自己一半的寿元才保住了徐建华的命。算算时间她也就只有10来年了。可是在她解除了她和徐建华的情盅之后,她又损耗了自己不多的寿元。

    她这是想和徐建华断得干干净净,不想和他再有一丝牵扯。哪怕是死,她也要干干净净的去死。

    这是一个为爱而活的女人。在她的世界里面,有爱情时,哪怕再哭再累她都会觉得幸福。当没有爱情时,她就觉得天都塌了,她也找不到要活下去的理由了。

    子央看着死去的圣女她虽然同情她的遭遇,但是她并不赞同她的做法。

    一个人就算没有了爱情,她还可以有亲情的。为什么要为了那个负了自己的男人,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呢?那不是在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吗?

    子央觉得如果是她自己,她就要好好的活着。带着自己的儿子好好生活,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止一个,干嘛要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啊?

    世界那么精彩,为了爱情放弃自己的生命的人,子央觉得是最傻的了。

    子央看着站在床边的青木,想去安慰一下他,可是又不可能。

    “青木好好活着。”子央站在旁边轻声说道。

    就在子央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青木却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等我。”

    子央被青木的一句“等我”,一下子就从睡梦中给吓醒了过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