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139章 苗疆圣女之情盅(2)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子央看见大家都看着她,就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们不会是,也想吃苹果了吧?”

    三人听了子央的话,都齐齐抽了一下嘴角。秦大夫倒是知道子央经常会走神,就说道:“我让你过来帮徐少将看看。”

    那位首长看着子央就笑呵呵的说道:“小秦,这个是你新收的徒弟?小丫头不错。”

    子央加紧啃着手里的苹果,心里却想着,我当然不错了。我是美哒哒的小仙女。

    秦大夫看子央在那加紧的啃苹果,就开口道:“呵呵,让徐老你看笑话了,这丫头就是有些贪吃,平时也是看到好吃的就走不动。”

    子央虽然在解决她的苹果但是还是在竖着耳朵听这边说话的。听到她师傅这样说她,就腹诽道,我平时是喜欢美食,但是今天我是饿的啊!

    那边的李秘书倒是想起了,问道:“秦大夫,你们不会是还没有吃午饭吧?看那些当兵的,让他们去接人,他们就只知道接人,路上也没有给你们准备吃的?”

    子央听见说到吃的了,头马上就抬起来了,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这边。

    李秘书看子央的表情就知道了,也不等秦大夫回答,就出去给他们安排吃的去了。

    子央将手里吃得只剩下一个核的苹果给扔了。哒哒哒就跑到了秦大夫面前。

    “师傅,你叫我呢?”子央笑嘻嘻的道。、

    秦大夫没有回答她的话,瞪了一眼,才道:“都叫了好一会了,让你过来看看徐少将。”

    子央哦了一声,就走到床铺边,把手搭在了病人的手腕上。

    子央把着脉,头无意识的偏了偏,秦大夫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在思考了。可能子央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每次思考问题的时候,脑袋都会向左边偏一偏,眼睛会看向右前方。秦大夫也是跟她相处了几年才发现的。

    过了一会之后,子央又收回了手,低着头,眉头皱起来。

    秦大夫看她这样子就问道:“丫头,你查出是怎么回事没有?我刚才把脉感觉他的脉象很奇怪。他这个脉象这会很平和,像是睡着了一样,可是有时候又感觉脉搏若有若无的。我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中毒,你找到原因了吗?”

    子央看着她的师傅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问道:“师傅,这个人,你一定要救吗?”

    秦大夫听到她这么说就知道她肯定能救,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就看了一眼那位徐老说道:“我这条命是徐老救回来的,当初要是没有徐硓在暗地里帮我,我也活不到今天了。我欠了徐老一条命,丫头要是能救,就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把他给救醒吧。”

    那位徐老听着秦大夫和子央的对话,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听小秦这意思是要这个小丫头来救他们家老三了?

    “小秦,你这徒弟才多大啊,还没有出师吧,能看病了?”徐首长怀疑道。

    秦大夫听了徐首长的话,摸了摸胡子有些自得的道:“子央她在前两年就开始看病了,我的本事她已经都学会了,早就可以出师了。我只是想让她再历练历练,才没有放她出去的。她现在已经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徐老听了秦大夫的话,就用眼睛上下打量着子央。

    子央本来心里就不舒服,被他这么一看就更火起了:“看什么看啊?我还不想医他了,就他这种忘恩负义,骗人感情的人渣,死了也活该。谁愿意救他了,你不相信我,我还乐意救呢。”

    徐老听了子央的话,眼睛马上立了起来,:“小丫头,怎么说话呢?我家老三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什么时候干过骗人感情的事了?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徐老以前参加革命之前据说当过土匪,后来被招了安,跟了部队之后脾气就慢慢收敛了一些。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人就一土匪性子。这会听子央这么说他儿子,他当然不乐意了,要知道三个儿子里面,就数这个儿子最得他心,三十多岁就当了少将不说,相貌品行在京城的公子哥里面也是顶尖的。他儿子可从来没有在外面乱来过。

    这小丫头要不是小秦的徒弟,就她刚才的那些话,徐老听了就想一枪嘣了她。

    子央可不怕他,她要不是看在她师傅的面子上,她立马就提东西走人了。谁乐意看到他们了?哼!

    子央平生最恨两种人:一种是人贩子,还有一种就是骗人感情的人渣了。

    对于自己将要去救一个人渣,子央是拒绝的。

    不过听秦大夫的意思,她师傅欠了人家一条命。那今天她就要救了这人,来还了这个恩情了?

    子央觉得憋得慌,她一直把秦大夫当亲人,这会秦大夫既然开了口了,那她肯定是要出手救的。不过救人之前还不能让她说出来了?自己都能做,还怕别人说吗?哼!虚伪。

    子央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位徐老,能教出这样的儿子的人,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以前也骗了不少小姑娘呢。

    徐老接收到子央的眼神,一股火气往上冒,怒吼出声:“小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家老三怎么忘恩负义?怎么就欺骗人感情了?欺骗谁的感情了?”

    徐老因为怒火脸色涨的通红,吼完之后,身体突然向后倒去。

    这时病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来人看见徐老向地上倒去。大喊一声:“爸,你怎么了?”

    子央看见这变故,有些吃惊,这老头不会是被她给气晕过去了吧。她虽然看不起人渣,但是对于自己把这么一个老人,给气晕过去还是觉得心里有些愧疚的。

    徐老倒下时,秦大夫就在他身边,看见不对就及时扶住了他。这会秦大夫就招呼来人帮忙扶到那边的沙发上。把脉之后,从药箱里面拿出银针给他扎了几针,其实秦大夫的针灸之术很厉害的,虽然不能和子央的鬼医传承相比,但是在普通人当中已经少有人能及了。

    几分钟之后,徐老被救醒了过来,秦大夫拔了针说道:“你老可不能生气了,你这身体要再生气,随时都有可能有性命危险的。”

    秦大夫说完徐老之后,又对着子央说道:“还不来给徐老道歉。”

    子央虽然觉得自己刚才又没有说错,但是想到确实是因为自己的话,把这样一个老人给气晕了过去,那个是事实。于是就老老实实对徐老说道:“对不起。”

    刚才进来的这个中年人,看着一系列的事情问道:“爸,你感觉怎么样?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我在门外都听见你的吼声了。医生不是说过了吗?你现在不能生气,不能着急。你要控制你的脾气。你这一生气啊,你这血压就升高了,很危险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