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八六之花好月圆

首页
第128章 黑袍人(2)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黑袍人听了子央的话,显然有些激动。子央就听见那女人用极为尖锐的声音说道:“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丈夫当年就是取了几个婴儿的灵魂而已,那些普通人都如蝼蚁一般,不过几个婴儿的灵魂,怎么比得上我丈夫的性命。那人就为了几个蝼蚁,居然杀了我的丈夫。他既然为了孩子杀害我丈夫,那我就要他们余家断子绝孙,永远都生不出孩子来。哈哈哈哈”

    “滥杀无辜,他死有余辜,余大叔的祖上杀了他都是便宜他的。他这种人本就该死。你为了给他报仇伤及无辜,害死四条性命更该死。”子央说道。

    那女人听了子央的话,尖啸一声。子央不等她动手,先下手为强,子央不在犹豫,提着青峰剑就向黑袍女子那边冲了过去。

    那个黑袍女人看见子央冲过来也不见有其他动作,倒是她身边的飞颅朝着子央飞了过来。子央左手手上出现一把匕首,匕首离手直接朝着飞颅的脑袋射去。这只飞颅已经把她带到地方了,这会就没有必要留着它了。只见匕首以极快的速度直接穿透了飞颅,飞颅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然后就化成青烟消失不见了。

    子央见飞颅已经被灭了,就提着青峰剑专心的朝那黑袍女人攻去。那黑袍女人眼见子央手中的青峰剑就要刺中自己了,她也不见慌张。只见伸出右手就直接和青峰剑撞到了一起。

    手和剑撞到了一起,和子央想象中的手臂被青峰剑刺穿不一样。两者相撞发出了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子央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来。自己的青峰剑可是灵器,就算自己现在的修为还不高,不过就是青峰剑自己本身的锋利程度,一般东西也是挡不住它的。这人的手上难道是装了钢板不成?

    那人一只手挡住了子央手中的剑,另外一只手就向子央攻了过来。这时子央再也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了。只能全身心的应付起眼前的黑袍人来。

    子央手持青峰剑,运起青云剑法中的水中剑。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子央因为怀疑这人手上安了钢板,就用剑攻像黑袍人的身体其他地方。可是黑袍人也不是吃素的,子央多次偷袭其他地方,都被这人的一双手给挡了回来。

    子央和这人缠斗了好一会,子央仗着手中的青峰剑,那人一时奈何不了子央。而那人的一双手就跟是钢铁做成的一样,怎么也刺不穿,砍不破。一时之间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突然之间子央看见这个黑袍人露出了一个破绽,子央不容多想就运足了力气,玄气输入进青峰剑中,青峰剑发出一声轻鸣,剑身上闪过一层白光。子央手中的剑居然轻松的就刺进了黑袍人的心脏里面去了。子央还有些吃惊。

    就在子央吃惊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得手了的时候,黑袍人挨了一剑居然不受什么影响。好像被刺中的不是她的心脏一样。她压根不在意插在心脏处的剑,一掌向子央拍了过来。子央手中握着青峰剑,这会就离这人很近了。眼看避不过去了。子央就把身体侧了一下,那人一掌打在了子央的左肩上。

    子央顺着这一掌拍出来的力道,抽出青峰剑就向后退去。退后数十米之后。子央面部扭曲了一下,嘴里发出了嘶嘶声。子央觉得她的肩膀上的骨头应该是骨折了。好在身体侧了一下,后退时还泄了大半的力道。不然,就这一掌的力道,要是拍在了她的心口上,那她今晚就得交代到这了。

    刚才子央看到的那一处破绽,应该是这黑袍人故意露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子央上钩。不过子央不明白的是,刚才她明明就刺中了这人的心脏位置了啊,这人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这人的心脏是反着长的,自己刚才刺中的地方压根就不是她心脏的位置?

    也不对,刚才她刺中黑袍人的时候,子央感觉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仅脸上没有表情,就连身体也没有感觉,她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为什么了?被人刺中心脏不仅不死,就连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呢?

    子央看着手中的青峰剑,这把剑抽出来时,剑身上还带着黑袍人的血。

    当子央注意到青峰剑身上的血时,瞳孔缩了缩。黑色的血,青峰剑从面前划过,子央还闻到了一股腐臭味。这是?

    子央不敢相信的看向不远处的黑袍人,:“你居然把自己变成了僵尸?”

    可是不对啊,要是变成了僵尸,这人应该没有生前的记忆才对啊?可是看看这人还知道来找人报仇。而且很明显就是神志清醒的样子。而且对她生前的事知道的清清楚楚,就跟活人一样。要不然自己刚才和她说了那么久的话,也不会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了。

    那个黑袍人在子央退回去之后,就站在原地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这会听了子央的话,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是她的声音嘶哑,笑起来特别难听。

    “不错,是我自己将我自己练成僵尸的。”黑袍女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子央觉得这个黑袍人不好对付,能把自己都给练成僵尸的,肯定是个狠角色了。而且自己现在又受了伤,子央觉得自己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要交代到这里了。难道自己重生,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家人过得好一点。自己就要死了吗?

    子央一边想着该怎么对付这黑袍人,一边说道:“不对吧,如果你是僵尸,那你怎么会还有你生前的记忆?人死后变成僵尸可是没有任何记忆的。”

    黑袍人呵呵的笑着,子央听着她那笑声,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谁说我是死后变成僵尸的,我是活着时就把自己练成僵尸了。”子央听到这个话,眼睛都瞪大了。狠人啊,把自己从活生生的人变成僵尸那得多疼啊?子央还在这边想着要从人变成僵尸得受多少苦?黑袍女人那边就已经开始讲她从人变僵尸的过程了。

    “当初我在寿元将近时,还没有找到杀死我丈夫的仇人,就在我以为我会带着遗憾去见我丈夫时,我遇到了一个道人,他给了我一本书,上面就记载了如果将一个活人变成僵尸的秘法。我当时已经走投无路,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还没有给我丈夫报仇,我怎么能就这样死去。到了下面我又有什么脸面去见他?”黑袍女人好像想起了当初自己刚得到秘法时的情形。想起自己是怎么为了仇恨,而变成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样子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