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73章 要将公主嫁给我(二合一,补昨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风波流瞧着林凡,这小子有点猖狂。

    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还是太年轻。

    没有经受过教训啊。

    “表弟收拾一下现场,这些尸体留在这里怪恐怖的,有点吓人。风波流你去江城告诉百姓们,凶手已经被打死,不用害怕。”林凡将事情吩咐好,也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如此恐怖的现场可不是别人弄的。

    那是你自己弄的啊。

    林凡现在是跟九虫帮彻底杠上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

    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不会坐下来喝茶谈友情,只有见面就干的冲动。

    哎!

    原本只想当一位每天都快乐的富家公子,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破戒,真的破戒了。

    他这双手就没粘过鲜血,如今就因为太过于生气,将这些家伙给弄死,但还真别说,砍人时的感觉真的很好。

    那种爽感,不亲自动手真的是感受不出来的。

    风波流去了江城,告诉百姓们,你们已经安全了,凶手已经被弄死,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百姓们得知事情解决,那是欢天喜地,只是死了那么多人,他们心里还是有点难过的。

    太惨了。

    真的太惨了。

    他们就没想过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残忍的事情发生。

    陈圣尧得知事情结束的时候,那是真的松了口气,都差点快被吓死了。

    他还是百姓们心里的英雄,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时,百姓们都会来找他。

    这分明就是将他往风口浪尖上推。

    以他这薄弱的身体,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这些百姓真的很可恶。

    他都怀疑这些是不是百姓故意整他的,如果不是整他,怎么会让他一直往前冲。

    黄博仁心情大好,他看到了武道山的潜力,还有未来崛起的希望。

    当然。

    如果让他知道武道山已经跟九虫帮杠上的话,怕是坐立不安。

    不过应该不可能,他根本不知道九虫帮是什么玩意,无法感受九虫帮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

    祖翔跟随刘玄去了梧桐王地盘,就是想在梧桐王身边施展自己的才华。

    但很遗憾。

    刘玄根本就不给他机会,直接将他扔到矿场去挖石头,挖了好多天机会来了,他被军队选走,脱离了石场。

    对于祖翔来说。

    必须离开石场,否则哪怕才能惊人,也绝对没有出头之日。

    他的运气很好。

    在这段时间里,他靠着自己的聪明才干,能说会道,已经混到掌管百人的伯长。

    不过这伯长可不是他的终点,他要爬到更高的位置,爬到梧桐王身边,成为心腹,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哪怕这一条路不好走,就算头破血流,他也绝对不会退缩一步。

    从幽城出来,他就没想过回头。

    此时。

    祖翔在操练手里的兵,看到一群士兵很颓废的回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疲惫之色,而且很杂乱,身上都带着血。

    他知道这些士兵是去剿匪的,这些盗匪经常拦截物资,不除不行。

    但是看现在这样子,好像是剿匪失败,还死了不少人。

    “机会来了。”

    他知道能不能引起更大的注意,就是干一些别人干不了,而他能干的事情。

    “继续操练。”

    祖翔转身朝着将军那里走去。

    他要主动请缨。

    虽然会被一些人说闲话,但他无所谓,那是嫉妒羡慕,有种你们也去请缨。

    只会说不会做,永远都得不到想要的一切。

    他的目标始终如一,不会改变。

    幽城。

    林万易时不时的会来边界查看情况。

    异变已经发生,周围的环境逐渐改变。

    这跟以前相比较起来,变化还不是太大,但是缓慢的变化足以说明,一切都要快了。

    “老爷,这里我来就行了。”吴老跟随在身后道。

    林万易笑道:“没事,出来看看,以防有什么意外。”

    随后仿佛是想到林凡,叹息道。

    “臭小子离开家,也不知道来封信说说最近的情况,还真是离开家就没音信。”

    吴老笑道:“老爷,公子他这出去肯定过的比谁都舒服,玩的都快将我们给忘记了,而且忠茂跟在身边,在外面也不会被人欺负。”

    他知道忠茂就是老爷培养出来保护公子的。

    老爷从十几年前就已经有这想法,或许也早就想到会让公子离开幽城,毕竟等真的发生大战,公子留在幽城,就真的太危险了。

    “哎,失策,忠茂那小子太听他表哥的话,一点主见都没有,你说那小子在外面惹事情,让忠茂给他擦屁股,万一遇到不能招惹的存在,他们可就惨了,不过幸好我也给忠茂最后的保护符,必要关头可以用一用。”

    这保护符很简单,就是让忠茂说,我的姨父是林万易。

    虽然还会被打,但保命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林万易累的很。

    混小子就不能努力点嘛。

    十几年的光阴都荒废了。

    一去不复返,就算想努力时间也回不来。

    如果有努力的心,这十几年里,在他的培养下不说成为多么逆天的强者,至少武道十二重大圆满是不成问题的。

    别以为他在吹牛。

    虽说有点难度,但问题不大,将好东西都往身上堆就是了。

    只是后来努力。

    就真的有些晚。

    他也没太多的精力与时间。

    突然。

    林万易朝着空气道:“来就来了,还躲躲藏藏,都多大人了,还喜欢这种躲猫猫吗?”

    吴老诧异,他并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人的存在。

    那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高他太多,来的是强者。

    “林万易,你这人还是让老夫如此讨厌。”远方,有声音传来,随后一名白发老者走来,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出有任何惊人的地方,甚至还感觉颤颤巍巍,仿佛随时都能瘫倒在地,手脚不能动弹似的。

    “涿城苏家老祖宗。”吴老一眼就认出来人是谁。

    的确,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让他感应不到。

    苏老祖宗眯着眼,看着吴老:“没想到吴小友也变老了,以你的修为保住容颜不老应该没什么问题,怎么想起来跟我这老头一模一样了?”

    吴老笑而不语,心里不爽的很。

    这老家伙说话容易得罪人,让人很是不爽,我愿意装老点怎么滴,关你什么事。

    林万易淡漠道:“行了,别说有的没的,你来幽城想干什么?”

    他对苏家老祖宗没有任何好感。

    毕竟年轻时被揍过。

    就算到现在他可都是记在心里的。

    苏老祖宗摸着胡须,笑道:“我来这里倒也没什么重要之事,就来看看,还有我那孙女来过幽城,听说还被你家那儿子给打了一顿,我这一听,老脸就感觉挂不住,我说小林子,你不会是打不过我,所以才让你儿子打我孙女的吧。”

    “放屁。”林万易没给好脸色道:“我打不过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模样,多大年龄,当年你是巅峰时期,可现在你的巅峰时期已经过了,而我现在才是巅峰,不服走两招,刚好也很久没有领教苏家的绝学了。”

    吴老对苏家的人也没什么好印象。

    “老爷,算了,算了,他都多大年龄了,要是打坏了,苏家还得找我们要汤药费呢。”吴老就是劝架的人,而且还不会让老爷丢人,将苏家老祖宗稍微贬低一下。

    这种事情都干了几十年。

    他早就熟烂于心。

    苏老祖宗看着屏障,幽幽道:“快了,还真是快了,又是二十年过去,也不知这次会怎么样,还否能像以前那样轻松。”

    “轻不轻松不知道,但你苏家在中央皇庭很有地位,怎么没管一管梧桐王造反的事情?”林万易说道。

    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梧桐王造反的时间太不对了,徒增麻烦。

    苏老祖宗抚须笑道:“这事你们别管,兄弟之间的小矛盾能叫造反吗?那叫兄弟之间的感情出现一点点问题而已,当今那位闲来无事,也希望能跟弟弟下下棋,重归于好。”

    林万易摇头道:“算了,我也不想管,全是闲着没事干,尽是搞这些破事,也不怕将小麻烦搞成大麻烦。”

    苏家老祖宗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笑道:“对了,当今那位说了,等屏障之事解决,准备将一位公主许配给你家儿子,是不是感觉皇恩浩荡,公主许配给你儿子,绝对是足够重视你林万易。”

    林万易眯着眼睛盯着苏家老祖:“你们来真的?”

    苏家老祖宗笑道:“来不来真的我不知道,但这次当今那位已经决定了,算是给你林万易一个交代,也算是给你留了一条后路,保证你林家不会绝后。”

    林万易盯着苏家老祖总,随后点头道:“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苏家老祖宗来到林万易身边,拍着他肩膀道:“你小子没什么文化,长的也就那样,却没想到还很受欢迎,把我那小闺女可害惨了,当初老夫很看重你,差点成为你父亲,可惜啊,没缘分。”

    “琉璃……”林万易脑海里浮现那道身影,随后甩掉,怎么能想这些玩意,都是过去的事情。

    苏家老祖宗笑道:“现在算了,就算你想,老夫也不想成为你父亲,还得给你收拾烂摊子。”

    “老家伙,你到底想不想好好说话,还是说你今天过来就是想跟我干一架?如果你想的话,我奉陪到底,倒要看看这么多年,你又有什么进步。”林万易怒了。

    这老头子还是那么贱。

    就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父亲?

    玛德。

    “哈哈哈。”苏家老祖宗笑着,“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你记住,幽城不能失守,老夫走了,顺路去江城看看你那儿子,不知你那儿子,会不会认我当爷爷。”

    话音刚落。

    苏家老祖宗瞬间消失在原地。

    林万易差点动手怒拍对方,要是那逆子敢认,他就不认那逆子了。

    “缩地成寸,还真被他修炼成了。”林万易嘀咕着,这已经不属于武道范围,而是真正的神技。

    吴老开口道:“老爷,这次怎么感觉好像不简单。”

    “嗯。”林万易沉思片刻,

    武道山。

    距离九虫帮事件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每天的日子平淡而又幸福,武道山开山,每天都会有不少百姓前来询问什么时候招收弟子。

    我们身强体壮。

    我们力大如牛。

    等等。

    以前没怎么看过的人才都冒出来了。

    他们就是看中在武道山当弟子能有固定月钱,还包吃包住,这种生活去哪找?

    张大仙心痛不已。

    在他看来,这些可都是优秀的弟子预备。

    看看那位小兄弟,胸肌多么的发达。

    再看看那一位,连翻几十个跟头,丝毫没有停顿,那可是真功夫,如果招收到武道山,也是很不错的。

    但没办法。

    他只是副掌门,有的事情就算他想,也得征得掌门同意才行。

    头疼。

    实在是太头疼了。

    张大仙找到林凡:“掌门,你睁开眼看看,那些可都是优秀人才,如果引入武道山,绝对能让门派发扬光大,不如就收为弟子吧。”

    “没钱。”林凡说道。

    张大仙窒息,这是睁眼说瞎话啊,竟然说没钱?

    黄博仁投资了不少。

    那些钱都去哪了。

    没办法。

    一句话就回绝,他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可惜。

    实在是太可惜了。

    那些都是好苗子啊。

    张大仙看着林凡,摇头离开,只能跟那些人说声抱歉,咱们武道山不收人,只能等以后了。

    林凡瞧着张大仙离去的背影。

    竟然还想招收弟子,是不是感觉钱多的用不完了。

    怀里的九头虫被摸的很是舒服,虽然风波流说这虫子的名字叫九妖,但他还是喜欢叫九头虫。

    简单,明了。

    风波流在武道山待不住,没事就往城里跑,也不知去干什么了。

    人不在的时候,林凡就洗点,给九头虫喂点《御虫术》的内力。

    他发现给九头虫喂养内力的时候,这家伙生长的就比较快速,而且还会发出那种极其让人有些不太愿意多交流的声音。

    “公子,有人找你。”狗子前来通知。

    林凡道:“谁啊?”

    “不知道,但他说他是每一个门派都需要的人才,说我们武道山需要他的帮助,想要跟公子见一面。”狗子也没搞懂对方是来干什么的,反正说那么多,他就没明白几句话。

    林凡想了会,反正现在也没事,去看看也行。

    武道山入口处。

    季晓君打量着这新成立的门派,整体评价就是,一般,没人气,死气沉沉,没有大派的气势。

    他在江湖已经混了几十年。

    一眼就能看出这门派到底有没有发展前途。

    但很遗憾。

    当他第一眼看到这门派时,他就已经确定,这门派是没有未来的。

    此时,他看到从远方走来的一位年轻人,肯定就是这门派的掌门。

    他立马小跑过去道:“林掌门您好,在下季晓君,听闻武道山成立,便不远百里而来。”

    “嗯,你是?”林凡看着对方,中年男子,就是这笑容给他一种我有东西要推销给武道山似的。

    季晓君笑道:“林掌门,我是专门做门派宣传的,我一看武道山就知道绝非等闲门派,只要宣传得当,不出一年绝对能挤进中等门派,三年入大门派,五年成为超级门派。”

    “天时地利人和,立于群山之巅,大有作为。”

    “但酒香也怕巷子深,如果有我的宣传,我保证会有无数弟子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武道山壮大。”

    这吹的可就有些过分了。

    还群山之巅?

    除了这座山,你再去找一座给我瞧瞧去。

    “不需要。”林凡回道,原来就是推销的,他可不想武道山被弄的人尽皆知,每天络绎不绝的有人来入门派。

    那可不是他所想要的。

    毕竟自己实在是太优秀,别人知道武道山的掌门是如此优秀的人,那肯定疯了一般要挤进来。

    “林掌门,我不认为你该拒绝,这对任何一个门派来说,都是有着天大的好处,还请林掌门相信我专业的眼光,武道山绝对能够成为许多人心目中的首选对象。”

    “我会用我的笔与故事将武道山宣扬出去,至少在这数千里之内,我能让武道山被人记住。”

    季晓君很是自信道。

    随后还从包袱里掏出一本书。

    “林掌门你看看这些案例,都是我弄的,我在短短八年时间里,帮助五十几个从刚初立的门派提升到中等门派,可以看一看。”

    在他看来,这就是林掌门对他专业的怀疑。

    认为自己是骗人的。

    如果真这样想的话,那就真的大错特错。

    他季晓君不是凡夫俗子,而是拥有着极大才能的人。

    “没兴趣,送客。”林凡挥手。

    这跟他心里的想法背道而驰,怎么可能让对方将武道山给宣传出去。

    弄的太火爆。

    天天有人上山,想要入门派,那还不头疼的炸裂。

    季晓君还想说些什么,可见林掌门离开,他也是无奈。

    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人呢?

    下山的路上。

    季晓君也没放弃,干这一行本来就是这样,哪有一次性就能成功的。

    这些年来,他也只能找些刚成立的门派。

    像那种大门派就不用说了,别说要见掌门,甚至连门派大门都进不了。

    “等等。”就在这时,张大仙朝着季晓君追来。

    “你是?”季晓君问道。

    张大仙道:“我是武道山副掌门张天山,我听说你能宣传门派对吧。”

    “对,武道山刚成立,需要新鲜血液加入,但不宣传,怎么可能有人知道,而我的存在,就是帮助你们消除这些难题。”季晓君说道。

    他不是在行骗,也不是在吹牛。

    他真的是干这一行的。

    张大仙心动了,他是真的很想武道山闻名天下,这是他一辈子的希望。

    “需要多少银两?”张大仙询问。

    这要是太贵,他也拿不出那些银两的。

    季晓君道:“我这里有几种选择,一种是初级宣传,最为便宜只需要五十两,第二是中级的,这就有点贵了,需要二百两,而高级的就更不用说了,需要一千两。”

    “啊?这么贵?”张大仙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抢钱啊。

    季晓君道:“这些并不贵,如果你知道我的宣传方法,你就知道这些可都是物有所值啊。”

    “什么方法?”张大仙问道,不用说他只能选择初级宣传,甚至选择初级宣传,他的内心都在疼痛着。

    真的太贵了。

    只是他将武道山看的比什么都重,银两而已,只要武道山能够将名气打出去,就足够了。

    “这可不能说,我要是说了,你不就也能干这一行了。”季晓君说道。

    这行业的利润还是很大的。

    人家说的创业就是开店,而在这里的创业就是开山立派。

    成功了财源广进。

    失败的话,那是连内裤都能赔没的。

    “副掌门,你考虑的怎么样,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先付一半的钱,等将来如果有效果,你可以将余款给我,或者继续深入合作。”季晓君说道。

    张大仙已经被说服,“我怎么相信你不会骗我?”

    “哈哈,张副掌门你身为武道山副掌门自然是有魄力的人,而如果我真的骗你,至少说明我有魄力来武道山行骗,而我认为张副掌门也有相信我的魄力,是不是?”季晓君说道。

    张大仙琢磨着。

    怎么感觉这家伙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犹豫许久。

    “好,我相信你。”张大仙选择相信,没办法,为了将武道山的名声宣传出去,有的钱还是必须要出的。

    虽然他很穷。

    但有的事情,就算穷也必须要做。

    季晓君收到银两,抱拳道:“张副掌门你放心,此事交给我,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不出一个月,武道山将在千里之内人尽皆知,拜山之人绝对络绎不绝。”

    张大仙看着离开的季晓君,不知为何,竟然有很大的期待。

    “哎,武道山这杆大旗,还是需要我这副掌门扛起来才行。”

    他感觉自己很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

    就说说那些人。

    一个个都在打酱油,能真正做事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