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70章 最近变的有些强(第四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次日,清晨。

    林凡还没醒来,房门就被人推开,狗子匆匆进来,神色有些慌张。

    “公子不好了,江城发生很严重的命案,死了很多人,现在百姓们都在武道山门口,希望公子能去看看。”

    “怎么又出人命了?”林凡无奈的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莫非我林凡是灾星降世,走到哪都能出人命?

    不可能啊,我可是福星啊。

    前段时间阴魔事件才死了不少人,现在又有人死,这也太……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狗子摇头道:“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们也没说,但看他们的神情,好像蛮严重的。”

    林凡快速穿好衣服,简单洗漱,立马朝着外面走去。

    武道山门口。

    很多百姓围在那里,当看到林凡时,一个个带着惶恐的哭腔道。

    “林掌门,您快去看看吧,城里出大事了。”

    “是啊,好惨,真的好惨。”

    “哇,他们死的好惨啊。”

    百姓们的情绪波动极大,仿佛是被那样的场景给惊的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林凡没有问他们具体的情况,以现在百姓的情况,就算问了,也问不出什么,还是亲自去现场看一看。

    又死人?

    这有点问题。

    阴魔进不了城,怎么可能残害百姓。

    至于九虫帮也不可能啊,那些人是来找东西,又不是杀人狂魔,除非是变态,逮到无辜的人就杀,否则没理由。

    江城。

    当他踏入城里的时候,明显感觉江城的气氛有些压抑,那种感觉就仿佛是浑浊的污水吸附在心脏上,喘不过气,还很恶心。

    这种感觉曾经不会有。

    如今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武道修为提升到一定地步,从而拥有了这种对灾难的感触吗?

    在百姓们的带领下,他到了事发的地点。

    陈圣尧站在那里,神色凝重的很,哪怕他不愿意参与这些跟他无关的事情,可是看到这每个屋内的尸体时,他就感觉这特么的还是人干的吗?

    “林掌门。”陈圣尧看到林凡,立马跑来道:“这些人太狠了,我都感觉咱们江城是不是真的有魔鬼隐居在这里,这是人干的吗?就算是我,也干不出来啊。”

    第一间商铺。

    死者是店小二,死相极惨,面色漆黑,胸膛破开,器官被搅的粉碎,好像是遭受了某种折磨,慢慢的被人搅碎器官而死。

    林凡看了会,并没有看到任何细节,却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的确很残忍。

    随后第二间商铺,他走了进去,浓烈的血腥味铺面而来,死的人比较多,是一家三口。

    男的悬挂在屋梁上,脖子被一根绳子勒住,眼睛瞪的很大,表情保持着愤怒,好像是在愤怒中逐渐断气。

    按照正常情况,如果是被人勒死,绝对不会是这种表情,更多的是挣扎。

    随后,当他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时,他明白了,男子为何就算被勒死,都要如此愤怒。

    那里躺着两具女性尸体,一丝不挂,其中一具尸体看样子好像才十一二岁,还是个孩子。

    而她们死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姿势是趴在椅子上。

    肩膀两侧各自有五个血洞,好像是被人摁住,十指穿透到肩膀里一样。

    同时后背有很多深的见骨的伤痕,更像一种利爪抓出来的。

    林凡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

    这对他内心造成极大的震撼。

    禽兽。

    “狗东西,老子肯定把你们揪出来。”林凡脸色逐渐严肃认真,没有先前那种看热闹的心态。

    杀人并不会让人愤怒,他来到这世界就明白,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但愤怒的是连孩子都不放过,还对人家……

    可恶啊。

    呕!

    梁庸齐憋不住的狂吐着。

    尼玛啊。

    大早上的就看到这场景,心灵遭受一万点伤害,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如此变态,有种给我站出来,我非得打爆你的狗头。

    周忠茂剿匪无数,早就对这一幕司空见惯。

    风波流皱眉,这变态的手段,还有这恶心的杀人方式,有点眼熟。

    “你知道是谁?”

    林凡见风波流皱眉,好像在沉思,开口问道。

    风波流道:“有点眉目,但不太确定是谁,不过跟九虫帮有关系。”

    林凡没有接着询问,而是去别的商铺看着。

    基本都死的很惨,那被悬挂在屋梁或许是肉身遭受最少伤害的,但在心灵上怕是比谁都要疼痛。

    “这里变的危险了。”

    袁天楚感觉事情有些复杂,近日江城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吧。

    在幽城的时候,就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可现在离开幽城,来到江城后,这些死人的事情一次接着一次,太奇怪,肯定是被谁吸引来的。

    他的目光看向林凡。

    如果说最有可能吸引的,那自然是他。

    城内茶楼。

    二层阁楼只有一桌人在,其余桌上都有没有喝完的茶水,但却不见一个人影。

    “堂主,那些人的嘴还真是够硬的,竟然什么都不说。”说话的这人是九虫帮的帮众,样貌凶神恶煞。

    此次加上徐堂主一共来了六人。

    他们都是九虫帮一等一的高手。

    “他们不是不说,而是什么都不知道。”徐堂主捏着茶杯,眼神冷漠的看着江城。

    帮众听闻,微微一颤,堂主还真是够狠的。

    既然知道,还一家家的杀过去。

    徐堂主冷声道:“心情不好,杀了就缓不下来,只能继续杀,一日找不到东西,就一直杀下去,就算杀光江城里所有人,也得将东西给我找到。”

    “堂主说的极是。”帮众们拍着马屁。

    堂主杀性太重。

    当然,他们比起堂主来,也丝毫不差,该杀的杀,该折磨的折磨,该扒光的自然也毫不手软。

    九虫帮是他们的靠山。

    出门在外,就不用怕谁。

    案发现场。

    林凡已经将所有店铺里的惨状都看在眼里,他暂时不想多说什么。

    的确真的很惨。

    这些人不应该死的,都只是寻常普通老百姓而已。

    “陈公子,过来下。”林凡招手。

    陈圣尧被百姓们称呼为大英雄,对于这事吧,他是真的看不过去,虽说他也杀过人,但也没这么变态的。

    “林掌门,有什么吩咐?”陈圣尧问道。

    如今的江城,他谁都敢得罪,但就是不敢得罪林凡,小命还在对方手里,能不能活下去可就靠对方的药剂了。

    林凡小声道:“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你找点人,散播风声出去,就说武道山有异虫就行了。”

    “就这?”陈圣尧还以为是什么事情,都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却没想到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太简单了。

    “嗯。”林凡点头。

    陈圣尧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

    张大仙听到林凡说的这些,也是一愣,贤侄脑子这么灵活的吗?

    竟然连这么烂的办法都能想的出来。

    那不就是告诉别人你们九虫帮的东西在武道山。

    ……

    徐堂主带着帮众牵着马,在城里到处走着。

    这不是在闲逛,而是在寻找线索。

    突然。

    他耳朵微微一动,有声音传来。

    “你们知道吗?武道山上有异虫,那虫子可是怪的很,我这辈子就没见过。”

    “真假的?”

    “肯定真的了,我亲眼所见,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怪的虫子。”

    “我哪知道,说不定是变异的。”

    几名看似百姓模样的人聊着听来的八卦。

    而在人多的地方,都有人在聊这件事情。

    广撒网,寻找人,好手段。

    陈圣尧的办事速度还是很快的。

    林凡刚吩咐没多久,他就让尤管事去造势。

    徐堂主听到这些话,停下脚步,沉思着。

    “武道山?”

    “异虫?”

    这跟他要找的东西很符合。

    徐堂主走向那些闲聊的百姓:“请问,武道山在哪里?”

    “你是外地人吧?”百姓们看着徐堂主问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徐堂主问道,内心有些不悦,问你们在哪,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百姓摇头,“没,武道山就在城外不远处的那座山上,主要是武道山刚成立,山上加上掌门也就只有六个人,以为你们是来加入武道山的。”

    “哦。”徐堂主笑着点头,仿佛是又知道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谢了。”

    他得知异虫在一个门派手里时,还在想以他们的人手不知够不够。

    可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刚成立的门派。

    六个人?

    呵呵!

    如此简单的任务,那几个废物都能失败,简直就是垃圾。

    当然。

    他有想到这一点,自然也问了武道山掌门是何年龄,得知的却是年轻人,二十出头的模样。

    那还要担心什么?

    哪怕是天才,就这年龄能强到什么程度。

    就算你武道八重,九重又能如何,还是废物而已。

    “堂主,我们现在去哪?”帮众问道。

    徐堂主道:“走,跟我去武道山,找回东西,然后回帮会。”

    帮会重宝丢失本来跟他没关系。

    但看守重宝的那人是他朋友的儿子,算是贤侄,就因为这样才会扯上关系,由他来背锅。

    徐堂主带着五位帮众直接离开出城。

    当然。

    他自然也不是傲的无法无天,只是现实摆在这里,任由他怎么想,也无法想象一个年轻人能有多强。

    但说实在话。

    他所不屑的年轻人,最近变的有些强。

    来晚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