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66章 有木有搞错啊(第四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是在收买人心吗?”

    袁天楚没有接钱,而是在想着林凡为什么要这么做。

    钱不多。

    但却透露出一种不好的信号。

    呵呵!

    区区一点银两就想将我收买,也太看不起身为袁家二公子的我了吧。

    “愣着干什么,掌门给你的,你就拿着。”

    张大仙催促着,他现在也懵神的很,贤侄无缘无故就拿钱出来,让他送给梁庸齐跟袁天楚,他就有些发愣。

    搞什么鬼呢?

    以前一毛不拔,抠门到极致,现在竟然主动拿出钱。

    还给梁庸齐一月五十两的月钱。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

    袁天楚没太多的情绪,淡漠的将银票拿在手里。

    张大仙没多说,他得回去好好想想,贤侄抽什么风,真开始大方起来了?

    别吓唬人。

    真的,心里怕的要死。

    屋内。

    梁庸齐看着手里的银票,又想着刚刚那句话,以后每个月五十两月钱。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让人不知所措。

    “他给你多少。”梁庸齐问道。

    袁天楚没有隐藏,“五十两。”

    梁庸齐看着袁天楚,又看了看手里的银票:“你才五十两啊,掌门给我一百两。”

    听闻这话,袁天楚眼角跳动着,竟然有些不高兴。

    顿时,他心里惊呼一声不好。

    差点中计了。

    他幡然醒悟,如此简单粗暴的计谋,竟然最伤人心。

    杀人诛心,好狠的手段。

    给梁庸齐一百两,给他五十两,这是用钱来比较两人的重要性吗?

    让他心生嫉妒之心,从而跟梁庸齐斗起来。

    果然是危险的家伙。

    一计不成,还有一计,连环不断,计中有计。

    从一开始就已经在布局,让他跟梁庸齐一起当首席大弟子,可惜此计谋太简单,他一眼就看穿内幕,直接拒绝,不参与尔虞我诈中。

    可没想到紧接着,就让他成为二弟子,当是他还在想,这有什么用,二弟子就二弟子,我不争不抢,还能让谁嫉妒我不成?

    现在他才明悟。

    原来真正的计谋还在后面。

    给梁庸齐一百两,给我五十两,月钱梁庸齐五十两,而我才二十两。

    用的就是这银两的差距,让我心中不快,感觉受到歧视,从而跟梁庸齐争夺首席大弟子之位吗?

    呵呵。

    袁天楚冷笑连连,任你计谋万千,我袁天楚不争不抢,心思不在你们这些争斗上,看你还如何利用我。

    林凡啊林凡。

    你还是太小看我袁天楚了。

    真以为我还是幽城的那个袁天楚吗?

    还有。

    他可以对天发誓,张天山的月钱肯定是一百两,跟风波流一模一样。

    身为副掌门的他,月钱竟然跟一名供奉一样,不管将这事情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不好受。

    原来林凡将风波流弄成供奉的目的是想要借刀杀人,让张天山跟风波流争斗。

    厉害。

    实在是厉害。

    越是了解林凡,他越发现林凡的城府实在是太深了。

    哪怕是他现在的头脑,都感觉无法跟林凡相比,因为他是后知后觉,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所有的计谋。

    梁庸齐看着袁天楚那有些渗人的冷笑,竟然不寒而栗。

    他快速收拾着包袱,路过袁天楚时,拍着他肩膀道:“袁兄,我就先走了,你也别气,首席大弟子跟二弟子之间是应该有些差别的,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

    直接离开这里,不敢待,真的不敢待,太恐怖。

    “愚蠢。”

    袁天楚看着梁庸齐离去的背影,无奈摇头,想法天真的人,虽然会活的比谁都开心,但等真正到了要命的时候,死的比谁都要难看。

    “以我现在的能力,或许可以跟林凡斗一斗,不如假装中计如何?”

    袁天楚心里刚有这想法的时候,就立马摇头。

    不行。

    这绝对不行。

    不能冒险,否则一步踏入到万丈深渊,无法回头,还是稳着点好。

    后院。

    林凡将银票拿出来,铺满在床上,心疼的很。

    今天真的是大出血。

    但没办法,武道山成立,以后就都是自己人,再对他们抠门就说不过去了。

    张大仙月钱一百两,风波流也是一百两,这两人加起来,一年就得给二千四百两。

    梁庸齐五十两,一年六百两。

    好在袁天楚这家伙不错,不当首席弟子,每个月二十两,一年下来节省好几百两。

    至于狗子跟表弟,那就不用说了,他们不需要钱,已经是家人,真要出什么事,需要用到钱,那现在面前的钱都不是他的了。

    月钱再加上武道山每日的开销,一天得要二三十两,一年就得上万两。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都不想算了,算的心疼。

    至于张大仙说要招收徒弟,别逗了,有多少家产够败的。

    就现在这情况已经很完美。

    慢慢的将床上的银票收起,随后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下。

    以后就得好好发展武道山。

    争取将武道山打造成心目中的理想乐园。

    抚州。

    江面巨轮上。

    徐堂主站在那里,单手抓着巨轮铁栏,看着波澜不惊,明月倒挂的江面。

    微风徐徐吹过。

    他的心不是很平静,过去这么多天,一点消息都没有,说明任务又失败了。

    这已经不是谁能承受他怒火,让他消气的事情。

    而是他已经想杀人。

    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废物,全特么的是废物啊。

    “徐堂主,一个人站在这里看夜景,有些不像你的风格啊。”一道女声传来,声音有些柔媚,还有些慵懒。

    徐堂主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在黑暗里谁也不知徐堂主的脸色到底有多难看。

    女子缓缓走来,身材高挑,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那暴露在空气中又细又长的大长腿,雪白的皮肤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泽。

    女子没有介意徐堂主不说话,反而笑道:“帮主给你半月时间找回重宝,现在都已经过于大半,要是再找不回来,徐堂主你可不好交代啊。”

    “苏樱,老子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徐堂主没好语气道。

    心里暗骂着。

    臭娘们。

    苏樱纤细的手指放在唇边,笑呵呵道:“老娘不想管你那些破事,帮主让我提醒你,尽快找到。”

    “哦,对了,帮主还说,如果找不到九妖,你就跟你那侄子一样,跳到江里。”

    徐堂主脸色阴沉的可怕。

    臭娘们,真正的臭娘们。

    咯吱!

    咯吱!

    因为太过于愤怒,巨轮铁栏被他的手掌捏的变形。

    他哪里能想到帮主的妾侍杨菲竟然偷了九妖,还让他兄弟的儿子死掉,这口气不出,心里怒火难灭。

    苏樱笑着离开,仿佛是很想看到对方发怒,而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那种感觉让她很是舒爽。

    徐堂主沉思,靠别人显然已经来不及,那只能亲自出马。

    江城?

    那破地方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接二连三的失败,一群废物东西,如果没死,他真想将那些废物扔到江里。

    次日。

    清晨。

    张大仙坐在餐位前,揉着眼睛,仿佛是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以为眼瞎似的。

    面前的粥是什么做的?

    竟然不是白粥,而是燕窝粥。

    这特么的见鬼了。

    随后他偷偷的看向林凡,这小子到底想干嘛?

    转变的有点快。

    都有些承受不住。

    袁天楚坐在那里没敢动筷子,他也被吓住了,不会是姓林的想要下毒毒死我们吧。

    这顿丰富的早餐,就当是送行的?

    “吃啊,怎么一个个都不动筷子,还是说你们习惯吃白粥,换个口味不适应?”林凡见他们一个个都没动,询问道。

    真是平时吃习惯,现在吃丰盛点,就转变不过来了?

    “没,在想事情而已。”张大仙可不管那么多,直接喝了一大口,烫……烫,但真别说,这粥的确就是比普通的白粥要好喝很多。

    随后露出享受的神色。

    这么多年来,这顿早餐算是最为丰富的。

    昨晚林凡还说一天花销大。

    就特么的从早餐开始,就知道这钱是止不住的。

    “你们怎么都吃这么好,就我是这白粥?”风波流抗议了,就算排挤也没这么粗暴简单的吧,直接从早餐入手,真的很过分。

    林凡道:“这是只有内部人员才能享受到的待遇,你是供奉,又不是我武道山的弟子,吃点白粥就行了,要那么高的条件干什么,你要是实在不行,加入武道山同等待遇。”

    风波流瞧着林凡,你这倒是打的好算盘。

    他这辈子就发过誓,不会再加入任何门派。

    这是对他答应已经死去的师傅承诺。

    风波流不再废话,端起粥就是一口,这门派抠的出神。

    以前真的就没有遇到过如此抠门的。

    长见识了。

    袁天楚逐渐看不懂林凡的操作。

    这到底是什么骚操作,给他们吃燕窝粥,改变极大,这是在收买人心不成?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

    他应该是藏刀了。

    梁庸齐跟张大仙吃的喷喷香。

    但他却不会轻易的就被迷惑,时刻需要警惕,必须小心才行。

    林凡一边吃一边道:“我们武道山成立了,也就不能像平时那样闲着,等会吃完饭,交给你们任务,去将阴魔老巢找到。”

    张大仙抬头:“……”

    梁庸齐:“……”

    袁天楚:“……”

    昨天门派才成立,今天就给这么艰巨的任务?

    有木有搞错。

    PS:求月票,大伙有月票投一下,谢谢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