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64章 这人一点上进心都没有(第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百两能将风波流弄来当供奉,的确很赚,而且一点都不亏。

    武道山还不是什么大门派。

    只要有三个能打的,那基本就很安全。

    张大仙有些委屈,为什么要给风波流一百两。

    而他身为武道山副掌门却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至于以后能不能拿到钱,都得看林贤侄愿不愿意给。

    他要抗议。

    他要造反。

    不过想想就好,造反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大仙小声道:“掌门,他都能拿一百两,我身为副掌门是不是也能拿些银两?”

    他认为自己身为副掌门,也该有点银两的,否则这理也说不过去啊。

    林凡拍着张大仙的肩膀道:“我们都是自家人,先不提这些,武道山银两紧缺,等日后有余钱了,肯定给你大头。”

    这话就是用来骗鬼的。

    而张大仙就是那个鬼。

    张大仙想怒抽自己的嘴巴子,嘴贱啊,都是白问,竟然还有幻想,简直就是脑子有坑。

    林贤侄说的话能信吗?

    谁信谁傻子。

    就是一毛不拔,抠门的厉害,就这风波流有什么好的,除了实力强大,别的一无是处。

    夜晚。

    张大仙心情不好,一人喝酒,醉了,梁庸齐在一旁服侍着,那是殷勤的很。

    副掌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会如此忧愁。

    没过多久,张大仙就让梁庸齐回去,他要一个人默默流泪,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发生在自己身边时,真的很想让人哭。

    就那家伙,凭啥啊。

    不就武道修为高点嘛,论资历,我还是副掌门呢,比他都要高出一头。

    屋内。

    梁庸齐跟袁天楚还在合租,武道山没有翻新结束,等翻新结束后,两人就会分开,各住各的。

    袁天楚看着梁庸齐回来,也没多说什么,此人早已经跟他不是一路人。

    他已经被张大仙收服。

    现如今能保持冷静的,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但他心里有话要说,不说出来很是不痛快,别人他不太敢说,以防点醒对方,可对梁庸齐就很放心,他的智慧还难以理解太多。

    “梁兄,你可知今天武道山发生了什么吗?”袁天楚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书,书名《阴谋大全》,这本书的内容很精彩,受益匪浅。

    此书是有名宦官写的。

    梁庸齐不是太想理袁天楚,他感觉此人已经入魔,说的话都是让人听不懂的。

    臆想!

    猜测!

    胡言乱语。

    “发生什么了?”梁庸齐问道,他不敢不问,否则对方会找各种办法,让自己开口询问,不将他心里话说出来,今晚就别想睡。

    袁天楚将书合上,见窗外没人,安心道:“今日一名男子进入武道山,林凡给了一月一百两让他当武道山供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一百两?他这么大方?”梁庸齐惊骇道,都有些不敢置信。

    一两银子就相当于地球一千多快钱,寻常百姓一月能挣到一两银子可都是很不错的了。

    现在他听到林凡给那人一个月一百两,惊的都不知说什么,就仿佛是听到骇人的秘闻似的。

    袁天楚笑道:“大方?这可不仅仅是大方,而是要出事的,算了,别的就不说了,你以后自己注意点,省的被卖了还不知道。”

    深层次方面的事情,他是不会跟梁庸齐说的。

    因为他闲来无事,苦思冥想,已经将事情想的很是透彻,更是将来龙去脉都摸的一清二楚。

    林凡这家伙如此抠门,都给人开一百两一个月,谁敢信?

    就因为没人敢信,才能说明此事有问题。

    这是在慢慢蚕食张大仙的权利。

    只要那人干出一些大事出来,张大仙的副掌门之位,必然不保。

    现在这些猜测,就他说的。

    不信?

    走着瞧。

    梁庸齐震惊在林凡会如此大方,渐渐回神,怪异的看着袁天楚:“我说一句,你别不开心,我感觉你从幽城出来后,就变了好多,要不明天去江城看看大夫。”

    “我感觉你这里受到刺激了。”

    他指着自己的脑袋,意思很明确,你脑子肯定有问题。

    你袁天楚是袁家老二,也没受到父亲的排挤。哪里像我这般,父亲不爱,大哥争宠,哪怕心灰意冷,也没这么绝望的。

    他现在期待武道山赶紧翻新好,他要离开这屋子,单独住一个屋子,远离袁天楚,远离这经常会有臆想的危险家伙。

    风波流留在武道山。

    原因不多,虽说一百两对他有点诱惑性,但这不是关键,而是他想知道林公子到底有没有修炼《御虫术》。

    他盘坐在床上,感受《御虫术》特殊的波动。

    只是很遗憾。

    武道山很平静,并没有这种波动出现。

    他绝对不会感觉错。

    也许这里还隐藏着某些我不得而知的秘密。

    数日后。

    武道山翻新结束,三层小阁楼建好,假山喷泉也建好,这就是林凡心中向往的日子,以后这三层小阁楼可就是他休闲时所待的地方。

    在这段时间里。

    他告诉陈圣尧药水已经配置好,虽然还不能根治,但压制不是问题。

    这让陈圣尧欣喜的很。

    又送来了三万两银票。

    林凡就像是吸血鬼,不断吸食着陈圣尧。

    哪怕褥羊毛也不能盯着一头羊褥,但没办法,机会只有这一个,不盯着他褥,还能盯着谁。

    至于这药水。

    配方倒也是简单的很,就地取材,泥巴磨成粉,混在水里就行。

    味道虽然怪,但效果不错。

    陈圣尧感觉自从喝了之后,身体不痛不痒,就跟正常人似的,他将这些全部归功在林凡身上。

    真的太厉害。

    “林掌门,开山之日确定好了?”黄博仁问道。

    他投资武道山,自然希望武道山能蒸蒸日上,不求成为大门大派,只要能给黄家带来一些帮助就好。

    就是有一点不好。

    没见武道山有多少弟子,反而这屋子修缮的有点厉害。

    还有那三层阁楼,假山喷泉等等,花的可都是真金白银。

    林掌门不会将钱都花在这上面了吧。

    林凡道:“嗯,确定了,明天就是开山之日,一切从简,如果黄兄愿意帮忙,倒是可以搞隆重点。”

    黄博仁看着天空,天真的好蓝,他就当做没听到。

    投资这么多。

    回报还没看到,又要坑人,至少也得让我看到一些回报不是。

    “林掌门,我感觉还是从简比较好,给那些前来观礼的人看一看,让他们知道武道山不是用金钱砸出来的,而是侧重培养门派风气。。”

    黄博仁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为了不被套头,也是拼了命的忽悠。

    别的门派开山,哪个不是越隆重越好,为的就是震慑别人,让他们知道门派是有多么的强盛。

    “嗯,说的有道理,今日还请黄兄能够通知江城各个家族,明日前来观礼。”林凡说道。

    他算是发现了。

    黄博仁对钱那是敏感的很。

    没看到当他第一时间得知张天山回到武道山时,就立马迫不及待的杀过来,直接将人堵在山上要钱,不给钱就不给离开。

    “武道山的事情就是我黄家之事,还请林兄放心。”黄博仁说道。

    他自然得将武道山的事情放在心上。

    如果武道山没有搞起来,那他投资到武道山的资金,可就真的全部打水漂了。

    当黄博仁回到江城,邀请江城内的商豪明日参加武道山开山大礼时,许多商豪心中惊讶。

    你武道山开业关我屁事,喊我们过去干什么?

    他们就没想过去参加。

    但黄家公子亲自上门邀请,要是不去岂不是不给面子。

    不过很多富商没有一下子就拒绝,而是在看情况,他们想知道陈家是怎么说的。

    陈家要是没去。

    那他们就没必要去。

    哪怕陈家老爷死了,但陈家跟黄家还是江城的两大豪门世家,他们就是风向标,指明灯。

    他们又不是不知曾经武道山的情况。

    人数不少,但最后还是关山,连租山的钱都付不出,那情况丢人的很。

    可紧接着。

    陈家竟然也在为武道山开山立派的事情忙碌时,他们震惊的很。

    见鬼。

    陈家跟武道山之间可没任何关系,怎么连陈家都站在武道山这边?

    随后商豪们感觉这事怕不是那么简单,里面肯定隐藏着重要的秘密,只是还没有人发现而已。

    武道山开山立派,必须去,而且还得紧跟着陈家跟黄家才行。

    次日。

    屋内。

    张大仙站在镜子前,穿着珍藏许久的衣服,那是他曾经舍不得穿的,如今武道山再次开山,他身为副掌门,那必须在精气神上达到巅峰状态。

    一定要让来人一眼就看出他的与众不同。

    另一间屋子。

    梁庸齐整理着衣服,发现袁天楚没任何动静,提醒道:“等会开山仪式时辰就要到了,你怎么不打扮打扮?”

    袁天楚呵呵笑着。

    打扮?

    无趣,愚蠢。

    他对林凡跟张大仙之间的斗争,一点兴趣都没有,至于穿着打扮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梁庸齐这忙来忙去的模样,他很想笑。

    也许有一天。

    你会为了自己今天的愚蠢而感到后悔。

    梁庸齐懒得跟袁天楚多说,这人一点干劲都没有,感觉毫无上进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