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60章 这就是义气啊(第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次日。

    陈圣尧醒来,刚睁开眼,他就抱头惶恐惨叫着。

    李聪上前抓着公子的手腕,喊着,公子是我,你没事的,不要害怕。

    他看的很是心疼。

    以前暴虐的公子让他害怕,现在看公子却让他感到心疼,也许是受虐受多了,已经养成习惯。

    陈圣尧喘着粗气,眼睛渐渐恢复神色,“我没死。”

    “公子,您没死,您活的好好的呢。”李聪心疼的很,公子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竟然变的如此消沉,甚至连一点自信都没有。

    陈圣尧抬头,屋内多了熟悉的人。

    李聪,尤管事,林掌门他们都在。

    “我没事了。”陈圣尧陡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陡然对生命有了敬畏之心,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颇有一丝这些感悟。

    “你有事,也就暂时没事而已。”林凡说道。

    这就跟一盆凉水从陈圣尧头顶浇下,那是透彻心扉,凉意十足。

    李聪跟尤管事看向林掌门,他们以为公子没事了,可哪能想到林掌门竟然说公子还有事。

    这肯定是不行的。

    公子不能有事。

    “林掌门,我怎么还会有事?”陈圣尧心里慌的很,他是真的不想死,家财万贯,日子过的别提有多潇洒,而且还年纪轻轻。

    真要是就这么死了。

    那比谁都要冤枉的很。

    林凡严肃道“对方给你喂的毒虫十分棘手,原本你已经发作,即将被这毒虫给害死,但我刚好有点办法,就帮你将这毒虫压制了,本想帮你驱除这毒虫,但没想到这毒虫颇为棘手,我也只能帮你压制,而做不到根治。”

    陈圣尧绝望,没有根治,只能压制,那就说以后还会有爆发的可能性。

    “林掌门,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陈圣尧都快哭了。

    好端端的年轻小伙,还没到中晚年,就遭受如此大灾,他的心痛啊。

    李聪扑在公子床边,嗷嗷大哭道“我家公子这么好的人,怎么就遭受这样的罪呢,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帮公子承担这些痛苦。”

    此时。

    李聪也要在公子面前自证忠心。

    让公子知道,真正关心你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李聪,一直默默的陪伴在你身边。

    林凡道“嗯,其实这到也算是一种办法,如果将毒虫转移到别人体内,或许可行,但太危险,或许会惊动毒虫,两尸两命。”

    李聪被林凡吓的差点跪地求饶。

    大哥。

    我就随口说说,表个忠心,你也没必要这么玩我吧。

    不过听到后半句,他安心的很,长吁一口气。

    陈圣尧已经懒得收拾李聪,如今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心里慌的很,哪里还有精力管这家伙。

    “林掌门,有没有把握治好?”陈圣尧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只要能治好什么都好说,他已经亲身感受到毒虫发作时的恐怖。

    真的好惨,心里怕怕,都快被吓死了。

    林凡沉思着,不太确定道“不太好说,这需要慢慢研究才行,可是研究需要太多的珍贵药材,费用不少啊。”

    “当然,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暂时帮你暂时压制。”

    当重点到来的时候,钱才是最重要的。

    “林掌门,钱方面绝对不是问题,只要能治好我,多少钱我都愿意出。”陈圣尧只想活着,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而且他也没后代,真要死了,那钱留给谁?

    “行,我尽力而为。”林凡应道,“记住,你现在每隔三日需上武道山一趟,等我研制出压制毒虫的药水时,就不用跑了,可以在家服用。”

    “嗯,嗯。”

    现在林凡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陈圣尧就是这么信任林凡,毕竟小命还在对方手里,肯定得信任了。

    随后。

    李聪跟尤管事扶着陈圣尧回江城疗养。

    昨晚的事情对陈圣尧来说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林凡目送他们离开,脸上露出笑容,真是好人啊。

    他其实已经将陈圣尧体内的毒虫消灭掉。

    昨晚是真的爆发了,如果他不出手,陈圣尧必死无疑。

    没想到《御虫术》的灰色内力竟然可以消除这种情况,的确很神奇。

    九虫帮是虫谷的附属势力。

    代表虫谷最高战力的《御虫术》,自然可以压制一切。

    他是讲诚信的人。

    陈府给两万两找回陈圣尧,他自然得办到。

    而现在陈圣尧又要花钱保自己的小命,他也做到了。

    这就是诚信赚钱。

    不偷不抢,不坑不蒙,值得所有人学习。

    武道山下。

    尤管事道“公子,你说他会不会是故意坑骗陈家的钱?”

    不是尤管事不相信林凡,而是本来就没相信过。

    那家伙就是掉在钱眼里的人。

    只要开口,那就是狮子大开口,银两上万的跑,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骗?有什么好骗的,本公子命都快没了,就算骗,只要能保住我这条命,骗多少都行,你说这些是不是想我死啊。”陈圣尧怒瞪一眼,火气从心来。

    他现在这样子,已经不在乎谁骗谁,不管骗不骗,只要能将他弄好,保住这条命,什么问题都不是。

    尤管事哆嗦着,惶恐不安,跪在地上,声音颤栗道“公子,我没这意思。”

    李聪轻抚着公子的后背,小声道“公子,您别生气,他不会说话,我会好好跟他说的,消消气,不管什么东西,那都没我家公子重要啊。”

    “这还算是一句人话。”陈圣尧点头,略微有些欣慰,看李聪也看的顺眼许多。

    武道山。

    张大仙找到林凡,忧心忡忡,“掌门,九虫帮的人死没死?”

    他知道九虫帮的人绝对会找到江城,但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从这也能看出,九虫帮是何等的看重那九头虫。

    或许这不单单是九虫帮的重宝,很有可能是虫谷里的重宝。

    现在他关心的就是那些人到底有没有被弄死。

    如果没有被弄死,可就有些麻烦了。

    “没死,但可能比死还要难过,他们被阴魔给抓走了。”林凡想到昨晚那一幕,就感觉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承受了他满满的爱,或许也会将爱转移到那四位黑袍人身上。

    “这……”张大仙有些担忧,没死终究是祸害,只有死了才是真正安全的。

    当然。

    落入到阴魔手里肯定没活路,但就怕万一阴魔脑子猛的一抽,可就有些麻烦了。

    林凡拍着张大仙的肩膀,“没事,放心吧。”

    此时。

    他的怒气点时不时的跳动着。

    一次性都会有五个。

    那就说明有五个生灵在愤怒。

    也许是四位黑袍人的遭遇让那头大阴魔回想到他的遭遇。

    冤冤相报何时了,希望能用那四位的肉身安慰你内心的愤怒。

    下午。

    尤管事带着银票来了,除了先前的两万两额外还有三万两,一共就五万两。

    对别人来说,这笔数额已经很多。

    但在林凡看来,还远远不够。

    林凡本想将钱拿过来,但尤管事的手却死死的抓着银票,面部有些挣扎。

    公子不明白,但他感觉对方是在敲诈,敲诈他们陈家。

    “松手吧,这钱绝对用在刀刃上,你要是不信可以将钱送回你公子,就说我无能为力。”林凡说道。

    尤管事叹息一声,缓缓松开手指,银票被林凡塞到怀里。

    “希望你能说话算数。”尤管事说道。

    虽然他不是太情愿,但没办法,能救公子只有靠林掌门,如果去别的地方找那些大门派求救,不单单说时间够不够,就算够,怕是陈家都能被那些大门派给吞食。

    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林凡看着离开的尤管事,陡然说道“三万两其实不够,记得过段时间送点过来。”

    靠!

    尤管事点着头,心里怒骂着,真的太土匪,甚至比土匪还要阔怕。

    狼寨沟森林里。

    四位黑袍人被捆绑在十字架上,小阴魔有些忍不住的想将这些人类给吃掉,但大阴魔警告过他们不准碰他复仇的猎物。

    自然也就没小阴魔敢乱动。

    “他死了。”

    “死了也好,算是解脱了。”

    其余三位黑袍人看着另外身受重伤的同伙,在遭受大阴魔的虐待后,实在是承受不住死掉。

    他们没有太大的悲伤,只是感觉到悲哀。

    在任务中死去那是荣耀。

    可现在却惨遭非人折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耻辱。

    “我给你们解开,你们想办法回到帮会。”其中一位黑袍人说道,现在大阴魔不在,其余的阴魔都在沉睡中。

    想要离开只能趁此机会。

    否则在熬一次这种折磨,怕是整个人都会崩溃。

    呕!

    顿时。

    这黑袍人张开嘴,口腔里流淌着很是浑浊的液体,喉咙上下挪动着,眼珠瞪的很大,好像有东西要从肚子里跑出来。

    突然。

    有几根黑色的触须从对方的口腔里出现,随后一头怪异如同蜈蚣的黑色虫子,拖着长长的身子,从对方口腔里爬了出来。

    这头虫子上颚跟下颚有一对弯曲如同镰刀般的牙齿。

    随后爬行到另外两人身边,用牙齿将捆绑在两人身上的黑色雾气凝成的绳索咬断。

    “快走,否则都得死在这里。”那黑袍人的气息越来越弱,最终没了气息。

    “兄弟,大气。”

    得救的两位黑袍人感动的很。

    这就是义气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