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59章 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同族(第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啊!

    后方传来惊恐的惨叫声。

    听其声音会发现对方对音律方面的掌控很是厉害。

    高音准,中音甜,低音沉。

    人声贴耳,口型清晰。

    总之就是一句话通透。

    怒气点+666。

    怒气点+555。

    ……

    哪来的怒气点,关我屁事,又不是我将阴魔吸引来的,那可是你们挑选的地方,现在跟我生气有什么用,有毛病。

    陈圣尧面如土色,绝望到极点。

    我的解药啊。

    没有解药就算将他救回去,又有什么用处,终究是难逃一死。

    黑夜里的阴魔浑身是力量,就如同嗑药似的,四肢落地交叉攀爬,都已经出现幻影,狰狞嘶吼,任何生灵都是他们口中的食物。

    “表弟,扔。”林凡说道。

    出门在外,必须铭记遵守安全法,否则尸骨无存,亲人无尸可送别。

    周忠茂从腰间拿出竹管,两指一捏朝着身后扔去。

    竹管在空中炸裂,爆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张大仙有两种对抗阴魔的竹管,一种是白光,还有一种就是金色的光芒,显然是金色光芒更有威力。

    紧跟在身后的阴魔被金色光芒包裹,身上冒出黑色的黑烟,四肢打滑,嘶吼的在地上打滚,显然是受到极大的伤害。

    “都说别跟来,还死不要脸的追来。”林凡对这些阴魔,没什么话可说的。

    脑子缺根筋,总感觉有点傻帽。

    还真别说,张大仙这玩意真的有用,看看这些阴魔多可怜,都在地上疯狂打滚,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可怜啊。

    九虫帮四位黑袍人也是有病之人。

    大半夜的搞什么谈判。

    江城周围那么多阴魔,你有多大的能耐啊。

    连本公子都不敢说跟阴魔硬刚,就你们这些货色还半夜出来找死,不自量力。

    四位黑袍人虽强,但是面对无穷无尽的阴魔,他们也抵抗不了多久,更不用说,其中一人早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他伤势看去好像不重,可他知道其实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阴魔们将四人踩在脚下,没有吸食他们的血液,吞食他们的血肉,好像是在等什么。

    黑袍人早就绝望,阴魔的残忍他们早就心知肚明,只要被阴魔抓住想要保留全尸已经是妄想。

    如今的情况有些不同。

    这些阴魔没有动手,反而更像是在等待什么。

    四人大喜,阴魔没有吞食他们,说明还有谈的可能性,只要能谈一切都不是问题,九虫帮的威名就算是阴魔也有所耳闻。

    就在此时,黑袍四人见周围的阴魔让开一条道路,心里惊奇,不知是谁来了。

    一头三米多高的阴魔缓缓的走来,身形隐藏在黑暗中,但却有一股凶煞的气息沸腾着。

    “各位阴魔好汉,我们可以谈一谈。”黑袍人开口道。

    大阴魔猩红的眼睛如果红宝石,闪烁着妖艳的光泽。

    他现在对人类很是不友好。

    武道山的折磨历历在目,每夜都饱受摧残。

    谁能说阴魔没有感情不会做梦,他们都会做梦,大阴魔的心灵早就遭受重创,逐渐朝着变态的方向发展。

    “带回去,我要好好的折磨他们。”大阴魔的声音很阴沉,甚至还有些兴奋,仿佛等会就会发生让他很是兴奋的事情。

    可恶的人类,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的同族,我要让你们知道阴魔不是好惹的。

    大阴魔自从在崩溃中恢复过来后,他的魔格就已经畸形。

    黑袍人表情惶恐,这头阴魔有些不同,慌神道:“有话可以好好说,我们是九虫帮的人,也许……”

    砰!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阴魔一拳砸晕。

    大阴魔狰狞吼道;“我要让你们这些渣渣人类体验我遭受的苦难,一个都别想跑。”

    其余三位黑袍人胆寒的看着眼前这头大阴魔,内心惶惶,总感觉哪里不对。

    眼前这头大阴魔到此遭遇了什么。

    怎么感觉有些变态。

    林凡等人安全归来,在表弟扔了几个竹管后,阴魔们没有追来,肯定是被金色的光芒刺的有些疼,不敢追上来放肆。

    武道山。

    周忠茂将陈圣尧放了下来,默默的站在表哥身边,有惊无险,张大仙的东西真好用,阴魔的确靠近不了。

    林凡假装抹着额头汗水,“陈公子,救你还真是不容易,不过万幸,平安无事,今晚你可以在武道山住一晚,明早就回陈家吧。”

    此话说的就是很不从心。

    竟然还说救的不容易。

    分明就是很简单的事情而已,根本没费什么力气。

    陈圣尧瘫坐在地上,生无可恋,自言自语嘀咕着:“我要死了,我活不过明早,没有解药我真的要死了,这事跟我就没任何关系啊,我是无辜的,真的很无辜啊。”

    他并不认为黑袍人是在吓唬他。

    真的会死人。

    “林掌门,能不能回去帮我找回解药,多少钱我都能给。”陈圣尧抱着林凡的大腿,哭哭唧唧,伤心欲绝:“我陈家就剩我一个了,如果我也死了,我陈家就断后了,林掌门,咱们以前的恩恩怨怨你就当放个屁给放了,帮我回去找回解药好吗?”

    “陈公子,你冷静点,你的痛苦我能理解,但不是我不帮你找解药,而是情况你也看到了,现在是黑夜,阴魔已经出来行动,我还没有从阴魔里夺回解药的本事。”林凡拍着陈圣尧肩膀说道。

    找解药?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没有跟陈圣尧说,你的情况我能解决。

    但不是现在解决。

    有的时候只有在绝望的时候,才能爆发出最大的威力。

    “我……”

    陈圣尧还想说什么,可不知为何,只感觉胸闷,头晕,一口气喘不上来,直接晕死倒地不起。

    “表哥,他晕了。”周忠茂说道。

    “嗯,我看到了。”

    林凡回的很淡定。

    “表弟,天色也晚,休息去吧,将他扶到屋内,明早通知陈家带他回去。”

    狼寨沟森林里。

    九虫帮四位黑袍人有些慌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有些看不懂阴魔是在干什么。

    大阴魔连根拔起一颗树,愤怒的低吼着。

    “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的同族。”

    怒气点+111。

    很快,大阴魔连续拔起八颗树木,交叉绑在一起,做成四个十字架,随后分别将黑袍人捆绑在上面。

    “各位阴魔好汉,咱们有事好好说,我们是九虫帮的人,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九虫帮是什么样的存在吧。”黑袍人慌神的说道。

    可惜。

    大阴魔已经被愤怒取代,哪里管他们说的这些。

    其余小阴魔围观看着。

    他们看不懂大阴魔的行为到底是何意。

    大阴魔点燃篝火,将一根棍子点燃,来到四位黑袍人面前,粗暴的将他们衣服全部撕开。

    艹!

    艹!

    黑袍人大感不妙,竟然有了别的想法,这些阴魔不会是想对他们做些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们宁愿死,也要保护自己最后的尊严。

    大阴魔拿起燃起的棍子,嘴角露出狰狞阴险笑容,来到黑袍人面前,随后将燃起的棍子放到某个地方。

    “感受火焰的炙热,给你们消消毒。”

    这话不是他说的。

    而是那人类对他说的。

    所以,他现在要将这句话,返还给那人类的同族。

    四位黑袍人惊骇,阴魔,你们脑子有病吧,刚想怒骂,可紧接着,他们连话都说不出来。

    啊!

    啊!

    阴暗的森林里响彻着非人的惨叫声,犹如深渊地狱一般。

    没人知道这四人到底会遭受何等折磨。

    但如果能够让大阴魔的变态心理得到满足,他们也就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天渐渐的亮了。

    陈圣尧被疼醒了,他茫然的看着周围,我这是在哪里,我是不是已经死掉了?

    不对。

    我还没有死。

    但他已经感受到痛苦在身上蔓延着。

    好疼。

    陈圣尧捂着胸口,紧接着,他感觉有些潮湿,摊开手掌,原本白嫩的手掌竟然变的腥红一片,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我怎么了?”

    他撕开衣服,胸口处鼓胀着,形成一个脓包,好像有东西要从里面出来,大量的鲜血被挤出来,流的全身都是。

    不要,我不想死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陈圣尧很是惶恐,手掌擦拭着眼角,低头一看,手背上都是鲜血,来到镜子前,他发现眼角流着鲜血。

    很狰狞,很恐怖。

    “不要,不要啊。”

    他惨叫着,心里只想活下去,但越来越多的血液从体内流了下来,惶恐笼罩着他内心,容貌枯槁,眼圈深陷,好像是饥饿许久,瘦弱的只剩下皮肤。

    死亡逐渐逼近。

    他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其实,他心里有这侥幸心理,就是在想或许我能活下去,对方给他喂的虫子不一定就是毒虫,但现在看来,其实都是自己想太多。

    这一切都是真的。

    突然。

    门被推开,林凡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掌压在陈圣尧腹部。

    “暂时能给你压制一段时间。”

    陈圣尧或许是听到这话了,在昏迷时,嘴角露出笑容,随后昏睡过去。

    “哎,有的时候运气真的很重要。”林凡嘀咕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