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56章 误会,这真的是误会(第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圣尧想哭。

    到底怎么回事。

    他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有装,或者得罪别人,全家死光都行,可他真的没得罪人,尤其是眼前这四个不知哪来的家伙,看都没看过。

    黑袍人没有废话,对着陈圣尧就是一顿暴打,好像是在发泄着白天的怒火。

    让你装。

    让你浪费我们的时间。

    其余三位黑袍人没有阻拦,紧绷的精神下需要适当的发泄。

    已经将对方带回来,只要对方不死,打一顿是很正常的事情。

    真的很气愤。

    他们从来就没有被人吓过,有的小心翼翼只是为了更加保险。

    但今天他们被这家伙给唬住了,竟然没敢动手,到晚上动手的时候都还留一人在外面随时撤离。

    如此高规格的行为,竟然就浪费在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身上。

    说出去都是有点丢人的。

    啊!

    陈圣尧双手抱头,蜷缩着身子,默默的承受无妄之拳。

    好疼。

    真的很疼。

    谁来救救我。

    陈圣尧心里呐喊着。

    莫名其妙被绑到这里,又莫名其妙的被人殴打,打之前能不能告诉他为什么,至少得给人一个理由吧。

    没有理由的殴打,那是没有任何艺术美感的。

    许久。

    也许是打累了,对方停了下来。

    陈圣尧感觉脸肿了。

    浑身骨头都仿佛碎裂似的。

    今天遭受重创,他心里难受,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这样办事的吗?

    黑袍人问道:“你是陈家公子,陈圣尧对吧。”

    尼玛。

    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抓我回来都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怎么不去死呢。

    但他不敢这么说,只能点着头,“我就是陈圣尧,各位好汉,囊中羞涩还请说,我陈圣尧最喜欢帮助别人,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

    黑袍人蹲下来,抓着陈圣尧的头发,“我问你,东西在哪里。”

    东西?

    陈圣尧懵的很,“什么东西?”

    砰!

    黑袍人猛的将陈圣尧的脸朝着地面撞去,撞的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黑袍人抬起他的脸,厉声问道:“再问你一遍,东西到底在哪里。”

    此刻还想嘴硬,简直就是找死。

    如果连这都问不出来,那他们真的白混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陈圣尧快要哭了,无妄之灾啊,他什么都没干,也没从别人手里抢过东西。

    “还嘴硬,好的很,就看看你这骨头能有多硬。”黑袍人打开腰间的黑色罐子,随后捏出一条肥虫,在陈圣尧惶恐的目光下,直接将这条肥虫全部塞入到嘴里。

    黑袍人松开陈圣尧,随后站在那里冷笑的看着对方。

    “你给我吃了什么?”陈圣尧扣着喉咙,想将这虫子吐出来,可是这虫子早已经到肚子里。

    黑袍人没有回答,就这么看着。

    对付嘴硬,骨头硬的人,他们有一百种,一千种办法让他们张嘴说出他们所想知道的东西。

    而现在就让你好好的感受着。

    啊!

    没过多久。

    陈圣尧抱着肚子满地打滚,他感觉有人在用刀,一下又一下的刺着他的肚子,好像肠子断裂似的。

    他惨叫着,满头是汗。

    好疼,真的好疼啊。

    本公子到底得罪谁了,我真不知道什么东西啊,你们就不能将话给说清楚吗?

    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肚子好疼啊,还有全身骨头都好像要融掉似的,脑子上就好像插着很多针似的。

    真的好痛苦。

    救命啊。

    谁能来救救我,我真的快要不行了。

    过了一会。

    黑袍人问道:“告诉我,东西到底在哪?”

    陈圣尧疼的满地打滚,满头是汗,说话都含糊不清,“我……不知道。”

    好,真是好的很。

    真是够硬气的。

    黑袍人也不说话,就让你好好感受不说实话的下场。

    惨叫声不断,陈圣尧的声音都开始沙哑,喊的太凶,已经快要晕厥过去。

    “再给你一次机会,东西呢?”黑袍人问道。

    这是他见过为数不多比较硬气的人。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陈圣尧已经没力气说话,疼痛感让他快要窒息,他真的快要疼死了。

    黑袍人对视一眼。

    惊骇的很。

    小看了对方,的确是没实力,但还真是够硬气。

    “在这样下去,他会活活疼死,他死了,我们任务可就真的失败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够硬气的,以往也没几个人能支撑到这种程度还能不说的。”

    “小小的江城竟然有这样的人物,的确值得佩服,可惜就是干了不应该干的事情。”

    黑袍人相互交流着。

    既然这个办法没用,那就换一个办法。

    再嘴硬的人遇到他们,也得将所有的东西都说出来。

    很快,黑袍人手掌贴在陈圣尧的腹部,以特殊的内力将肥虫杀死。

    扑哧一声。

    陈圣尧好像放屁了,裤子有点红。

    肥虫死的时候,释放特殊的气息,会让人拉稀,将肥虫的尸体送出来。

    黑袍人扶陈圣尧背靠柱子,“痛苦你感受到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东西到底在哪。”

    “到底是什么东西?”陈圣尧有气无力的问道,至少也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吧。

    你们连什么东西都不告诉我,我又该怎么回答你们。

    “有种。”

    黑袍人佩服,的确是够有种的,这是在挑衅他们的忍耐度,还是说真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不成?

    陈圣尧心里想的就是,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没说明白。

    可当他刚想问的时候,对方粗暴的捏开他的嘴,将黑色管子里的液体倒进他的口腔里。

    “这是尸虫水,会让你全身奇痒难忍,只要你抓了,身上的肉就会一块块的掉下来。”黑袍人冷声道。

    他们折磨人的手段可是多的很。

    你硬气对吧。

    可以啊。

    那就看看你到底能硬气到何等程度。

    “别玩了。”陈圣尧绝望了,顿时,发作了,尸虫水开始发作了,他感觉身上有点痒,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痒,真的有些承受不住了。

    “好痒啊。”

    陈圣尧在地面翻滚着,全身上下,从脚指头一直到头皮都很痒,就跟有无数虫子在撕咬似的。

    他好想抓。

    可是想到对方刚刚说的话,他就感觉到畏惧。

    一抓身上的肉会一块块的掉下来。

    想想就感觉恐怖的很。

    就算是,也不能抓。

    但真的好痒,很想抓一下,抬起手刚要抓脸的时候,他又猛的将手放下,全身紧缩,双腿蹬着,挣扎着,忍耐着。

    不能抓。

    我陈圣尧英俊帅气,绝对不能毁容,不能啊。

    “啊!”

    突然间。

    也不知陈圣尧哪来的勇气,猛的朝着柱子冲去,一头撞晕过去,躺在地上一动未动。

    “这……”

    黑袍人们对视一眼,你也太硬气了吧,你说出来又能如何,何必跟我们这样较劲下去。

    杀肯定是暂时不能杀。

    没有得到东西,杀了就什么都没有。

    但不杀吧,又无法撬开对方的嘴,得到他们想知道的信息。

    “怎么办?”

    “弄醒继续折磨。”

    “我怕他会疯,他是我见过嘴硬的,先弄醒问问他到底想怎么样,跟我们九虫帮斗下去,没有好下场的。”

    “嗯,行。”

    四位黑袍人对陈圣尧竟然有些束手无策。

    这家伙有点虎。

    跟他们曾经见过的那些人,稍微有些不同。

    很快。

    陈圣尧醒来。

    他眼神惊悚,看到这四人时,更是吓的浑身发抖。

    长这么大,就从来都没有遭遇过今天这样的罪。

    陈圣尧只感觉浑身难受,甚至都有点想死,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手段也太狠了吧。

    黑袍人蹲下来,看着陈圣尧,“你真不说东西在哪?”

    “我真……等等,我们能先好好聊一聊吗?我感觉咱们其中有误会。”陈圣尧虚弱的说道。

    他感觉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他可以拿死去的父亲发誓,我陈圣尧从来就没拿过任何东西,如果拿了,天打雷劈将我父亲的棺材给劈碎。

    “你们说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东西。”陈圣尧问道。

    其中一位黑袍人有些愤怒,“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跟我们嘴硬,真以为我们不杀你?”

    而领头的黑袍人却是拦住暴怒的同伙。

    “我问你,江城是不是出现过虫子。”

    陈圣尧立马点头,“出现过。”

    “一夜之间,街道上出现很多死虫,你也知道吧?”黑袍人问道。

    陈圣尧道:“知道,这我是知道的,但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我做的。”

    “你们别急,听我慢慢说。”

    “那天城里出了人命,百姓们找到我,让我来解决此事,我去哪解决,所以最后我找了武道山帮忙,自从第二天街道上出现很多死虫后,就没有人死了。”

    陈圣尧感觉事情很不对劲。

    有一种我为别人背锅的感觉。

    “武道山?”

    黑袍人疑惑的很,武道山又是哪来的,能有能力杀掉独眼他们,有点匪夷所思。

    紧接着。

    四位黑袍人好像明白了什么。

    玛德。

    啪!

    四人怒扇自己嘴巴。

    搞到现在原来是这个原因,真是足够的愚蠢啊。

    PS:好消息就是,写书三年九个月,终于签大神约了,今天刚把合同寄过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