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45章 我要做精致的富家公子(第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怒气点:20737。

    “阴魔的怒气,不会一直增长,随着不断折磨后,怒气就会变成恐惧,导致怒气无法达到最高巅峰。”

    在这段时日里。

    他逐渐发现这道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想要将利益最大化,就得打一枪,缓一枪,过段时间,在他们忘记痛时,再打一枪。

    说直白点就是。

    打一顿,放了,等过段时间对方养好了伤,忘记了痛,一切情绪恢复到巅峰,再打一顿,就这样循环不断的来。

    可这有点问题。

    不是他的风格。

    他不是太喜欢将得罪自己的人放掉,一般都喜欢剁了。

    可如果这样的话,会有很大的损失。

    其实也不是不行,我可是富家公子,双手不沾阳春水,更不沾血,一直励志做一名精致的富家公子。

    人得大度。

    他感觉自己就是大度的人,对任何人就很友好,就算咱们有矛盾,那也不是个问题,一笑泯恩仇。

    就比如陈圣尧。

    他让狼寨沟来踏平武道山,本公子什么话都没说,还笑眯眯的对待他。

    就这份心态,常人难以达到。

    先不想那些,还是先加点。

    暂时先提升内力。

    如今已经内外境界达到武道九重巅峰。

    提升。

    内力开始一点点的跳跃。

    现在的一点就需要400,已经开始逐步提升,但还算好,没有出现过大的波动。

    内力:300(武道十重)

    顿时,体内的内力爆发着,无中生有,浑厚的内力充斥在体内。

    他感觉自己已经真正踏入到高手的队伍中。

    虽然还不知到达何等程度,但绝对不弱。

    还剩下八千多怒气点,但没有用来提升体魄,也没有用来提升《混元碎玉手》。

    现在他的情况,自己是最为清楚的。

    《不动明王体》跟《紫阳四圣经》这两门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的法门绝对不能动,只有《雷刀四式》跟《混元碎玉手》相互之间转换洗点。

    终究还是怒气点不够。

    如果足够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出现。

    他也不急,这些只是刚起步而已,才到哪里,远远还没到尽头。

    他发现修炼其实还真的是技术活,没点脑子还真不好使。

    武道山,用餐处。

    “掌门,我发现你给我买的那些家具,好像都被人用过,那些奸商也太可恶了吧。”张大仙忿忿不平,但还能接受,也就抱怨一两句而已。

    林凡道:“嗯,奸商无处不在,以后买东西就要小心了。”

    此时,张大仙碗空了。

    梁庸齐立马放下碗筷,勤劳的给张大仙盛碗粥。

    张大仙习以为常,看着林凡吃的那些,有些羡慕道:“掌门,什么时候我们几个也能吃你那个,天天白粥喝腻了。”

    林凡看了一眼梁庸齐,这家伙见鬼了,几天功夫对张大仙这么尊重?

    “你们不用,我跟我表弟身体比较虚,需要这些补一补,你们身体健康,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林凡说道。

    尼玛!

    这还是人能说的话吗?

    分明就是不要脸啊。

    张大仙无言以对,你厉害,我暂时没有找到言语来反击。

    他心累啊。

    武道山现在充斥着不公平,他身为副掌门有责任让武道山人人享受到公平的待遇。

    但贤侄有点猛。

    袁天楚喝着粥,逐渐有些沉默寡言。

    他眼睛贼溜溜的看着。

    补,让你继续补,等补到最后,你就会发现一无所有。

    就没看到梁庸齐跟张天山之间的关系吗?

    两人前段时间还相互拌嘴,现在都不拌啦。

    就没感觉到一丝丝的危机吗?

    如今武道山进入全体修缮准备,林凡跟狗子说的那些要求,狗子都已经找到人正在施工。

    假山喷泉。

    三层休闲阁楼。

    还有不少需要修缮的地方,反正全部弄好,需要花费一大笔银两。

    江城。

    百姓们恢复到平常时的模样,但唯一的改变就是,在快要天黑的时候,不管是有多么忙碌的人都会回城,绝对不在外面停留。

    城里是安全,但不代表阴魔不存在。

    陈圣尧也没时间出来跟屁民们瞎混,老爹死了,陈家缺少主心骨,城内的富商都是不给面子的家伙,都在跟陈家争夺地盘。

    要不是尤管事一直劝解着,他都想提刀将这群王八蛋一个个砍死。

    以前没见你们有种跟我陈家斗。

    我爹一死,一个个都特么的跳出来了。

    城门口。

    一名女子混迹在人群,进入到城里,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过多久。

    三名男子骑着马入城,但被侍卫拦下,进城不准骑马。

    这三人腰间都别着刀。

    其中一名独眼男子,眼神凶悍,想出刀将这侍卫砍死,但是被一旁的人拦下,“记住我们的任务,别多生事端。”

    独眼男子下马,看了一眼侍卫,等任务结束,再砍了他。

    侍卫要是知道,就因为说一句城里不准骑马,必须下马,就被人记恨上。

    那肯定得喊冤。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想要砍我,能不能讲点道理。

    “大哥,现在我们去哪里找。”独眼男子问道。

    “暂时不急,她逃不了。”被称为大哥的男子,半边脸镶嵌着黑色的铁质面具,眼神凌厉的很,江城这种小城,他没有放在眼里,随后看到城墙上贴的告示,直接撕下。

    “走,去陈家。”

    陈府。

    陈圣尧的日子没太大的变化。

    但心里还想着皇子萧启。

    一个男人想着另一个男人,多么的不容易,没有一定的感情肯定是做不到的。

    突然。

    李聪闯了进来,“公子,不好了,有人猖狂的踹开我们陈府的大门,闯了进来,还打伤了我们不少人。”

    “什么?”陈圣尧起身,脸色阴沉的很,“谁特么的不想活了,真当我陈圣尧好欺负不成,走,出去看看是谁。”

    大厅处。

    三名男子站在那里,而周围躺着不少奴仆,奴仆哀嚎着,痛苦万分。

    陈圣尧怒气冲冲出来,怒吼道:“谁特么的……”

    刷!

    话还没有说完。

    一口雪白的刀刃横在他的肩膀上,靠近他的脖子,都能感觉到这冷冷的锋芒。

    “想死,还是想活。”半边脸带着铁质面具男子冷声问道。

    咕噜!

    陈圣尧微微挪动着脚步,想将刀移开,但这刀就是跟着他脚步走。

    他满脸冷汗,来的太快,一点承受准备都没有。

    “这……这位好汉,有话好好说,别激动。”陈圣尧紧张道,现在这是什么世道,我爹刚死没多久,就这么多事情找上门。

    爹,你到底给我惹了多少麻烦。

    现在城里那些龟孙子,正在抢夺我家地盘,又有人持刀杀上门,内心承受不住啊。

    “给我看清楚,认不认识画像上这女人。”

    陈圣尧盯着画像,“好汉,这画的有点让我一时想不起来,要不你告诉我名字,我给你去找。”

    面具男子道:“杨菲,父亲杨义,母亲秦月,家里只有她跟母亲,父亲早死。”

    “这……”陈圣尧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浓浓的杀意,对方不是在开玩笑,如果还不知道,那真的会死。

    我的天。

    到底得罪谁了。

    此时,他发现架在脖子上的刀又朝着脖子靠近几分,对方显然有些不耐烦,好像快要动手了。

    吓的他魂都快飞了。

    “李聪,你特么的死哪去了,赶紧出来看看这人你到底认不认识。”陈圣尧喊道。

    李聪看到这情况,躲在柱子后面就不敢出来。

    只是公子喊他,他也不敢不出来。

    “各位好汉别冲动,我来看看。”李聪颤抖着手,接过画像仔细的看着。

    “快点告诉人家好汉,这娘们的家到底在哪,好汉,你们真别冲动,我等会帮你们将这娘们抓回来,好好的折磨她。”陈圣尧说道。

    来的莫名其妙,甚至连三个家伙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事情被杀,哭都来不及。

    李聪有点慌,“别急,我在看,我在想,的确是有点眼熟,哦,我知道了,就在城西。”

    三人对视一眼。

    “走,带我们去,别想耍花样,如果骗我们,脑袋落地,要是真的,放你们一条生路。”面具男子说道。

    城西。

    这里房屋都是挨在一起的,想要从这里面找到人,真的好难,不过好在有名字。

    李聪拉过一个路人,“杨氏的家在哪?”

    路人缩着脖子,“在那前面。”

    顿时。

    三人松开陈圣尧,立马朝着前方袭去。

    陈圣尧跟李聪拔腿就跑,这个时候还不跑,那就真是傻子了。

    到底哪来的三个疯子,连陈家公子都敢劫持,还想不想在江城混了。

    三人来到一间有些破旧的屋子前。

    独眼男子一脚踹开房门,看到床上躺着一人,立马冲去抓着。

    不过却发现躺在床上的老妪没有一点气息,尸体还有余温,显然是刚死不久。

    “大哥,死了。”独眼喊道。

    面具男子进来,看到床上死去的老妪,脸色难看至极,“杨菲,不愧是帮主的妾侍,手段真狠,弑母都毫不手软。”

    “大哥,这里被打开过,看来东西已经被她取走。”另一名男子看着墙壁一块砖头被拿掉,里面有巴掌大小的空间。

    面具男子沉思片刻。

    “找,她还没离开江城。”面具男子冷声道,腰间小盒子里的虫子没有异动,就说明子虫还在附近,没有离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