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44章 我们有错吗(第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群傻帽,一群魔鬼,我梁庸齐绝对不会待了。”

    梁庸齐出了武道山,眼泪都快被气出来。

    他们还是人吗?

    就这么处处打压他。

    先不说那林凡,就说那张大仙,有什么的。

    搞一个武道山破产了,还不是我们拉你起来的。

    再说那林凡。

    简直就是禽兽。

    将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拿走,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还有没有良心了。

    说起来,都快流泪了。

    他骑着马,头也不回的要离开。

    突然。

    他拉着马绳,停留在原地,眼前的环境有点恐怖,不知为何,他来到一处极其茂密,里面却很阴暗的森林。

    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那是红色的光芒。

    夕阳要渐渐消散,一道夕阳将森林跟外界拉出一条警戒线,而这警戒线不断的缩小。

    一种危机感涌入心头。

    好像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似的。

    耳朵微微颤栗,他听到一些很诡异的声音。

    这些声音很微弱。

    阴魔。

    他陡然想到江城周围有阴魔,到夜晚的时候,就会出来。

    就在这时,他发现那切割开两地的光明逐渐缩小时,吓的满头是汗。

    我艹!

    张大仙你这王八蛋,故意气晕我的大脑,没有想清楚就跑出来。

    他拉着马绳,调头就跑。

    “快,快跑,马儿快跑。”

    他时不时的回头,夕阳渐渐消散,甚至都能看到森林里有东西慢慢爬了出来,好像就是在等待黑暗降临。

    “妈呀,救命啊。”

    梁庸齐喊叫着,都快被自己的愚蠢给吓死。

    平时都能受得了的气。

    今天怎么就受不了。

    快跑。

    必须快跑。

    否则要是被阴魔追上,自己得被分尸。

    武道山。

    袁天楚看着没有亮起的屋子,他没想到梁庸齐竟然真的离开,真是太愚蠢。

    要走也挑早上走。

    黑夜都快降临,现在走不是找死吗?

    外面存在的那些东西,很难说不会碰到。

    “他走了?”张大仙只看到袁天楚一人,没看到梁庸齐,倒是有些担心。

    “嗯,被你羞辱,气走了。”袁天楚说道。

    张大仙表情微变,随后怒道:“他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个时候走,他不要命了。”

    话音刚落。

    张大仙立马下山。

    天已经黑了。

    那小子要是遇到阴魔,基本没活路。

    “嗯?”袁天楚面色微微发生变化,他是没想到张大仙竟然会亲自下山去找梁庸齐。

    这跟他想的不一样。

    按理说,张大仙肯定不会去,但现在这行为可就有点问题了。

    沉思片刻。

    袁天楚内心惊骇,好高明的计谋。

    他想明白了。

    张大仙是故意羞辱梁庸齐,也许他认为梁庸齐会在那种嘲讽下,支撑不住,大脑被气晕,直接离开武道山。

    而那时,黑夜降临,阴魔会出来行动,让梁庸齐遭遇阴魔,在绝望时,绝地拯救,将自身的形象树立在梁庸齐内心里。

    让梁庸齐对他感激涕零,拉拢到身边。

    等等。

    梁庸齐这废物有什么好拉拢。

    不对。

    原来如此,从最弱的下手,逐步收买人心,将来在竞争掌门之位时,所有人都站在他身边,而林凡身边则会空无一人。

    厉害,果然厉害。

    步步为营,竟然能想那么远。

    但也不过如此,我袁天楚已经看穿,想要收买我,怕是没那么容易。

    呵呵!

    袁天楚感觉自己就是所有人中,最为清醒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哪怕隐藏的极深,但只要暴露出一点线索,就将被他抽丝剥茧,顺藤摸瓜,寻找到最终的根源。

    没有人可以逃避他的眼睛。

    想到这里时,袁天楚笑了,笑的很自信,他就感觉自己仿佛是置身事外的高人,任何人的小秘密都逃脱不过他的眼睛。

    “这煞笔啊。”张大仙骑着马,抬头看向远方,那里有阴魔气息凝聚,显然是已经出动。

    他是真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心态如此脆弱,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怎么就这么玻璃心。

    要是别人,也就算了。

    关键都生活在武道山,也有一段时间,至少有点感情。

    更何况,他身为副掌门,对方又是首席大弟子,他能不管不问吗?

    哎。

    回来必须好好调教,什么贵公子,这心态太差劲。

    没过多久。

    他听到呼叫声。

    “别追我,我错了,你们放过我吧。”

    “救命啊。”

    “我有脏病,我全家都有脏病,别吃我。”

    梁庸齐满脸眼泪鼻涕,马儿在奔跑,后面有东西追过来,速度很快,感觉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抓到。

    顿时。

    一头阴魔跳到空中,张开四肢朝着梁庸齐扑来。

    梁庸齐瞳孔收缩,裤裆湿了,绝望了,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爹,我走了。

    砰!

    就在这一刻,梁庸齐的面前,猛的有白光爆发出来,将那头阴魔覆盖。

    阴魔吼叫,仿佛是遭受了某种伤害。

    而落下来的时候,利爪抓到梁庸齐身下的马,直接拉出长长的血痕,马儿吃痛,将梁庸齐甩了下来。

    梁庸齐惊呼一声,身形不稳。

    就在他绝望这一刻,一只大手将他抓住。

    “小子,给我抓好了,回去在慢慢收拾你。”张大仙神色凝重,拉着马绳,转变方向,朝着武道山袭去。

    当梁庸齐看到来人时,顿时感觉万恶可憎的张大仙,就如同那脚踏七彩祥云来迎接他的英雄。

    “副掌门,我怕啊,我错啦。”梁庸齐被吓哭了。

    他的心灵很脆弱。

    已经被阴魔吓的六神无主。

    “别哭哭啼啼的,知道害怕,早干什么去了。”张大仙手里捏着一根竹管,巴掌长度,两指一捏,随后朝着身后扔去。

    从捏断的竹管里溢出金色光芒,这些光芒照亮了张大仙的后背。

    阴魔的惨叫声传来。

    但有更多的阴魔疯狂的朝着张大仙追来。

    “艹,你这小子的手能不能别乱动,再乱动扔你下去了。”张大仙骂道。

    梁庸齐太胆小,被张大仙救到后,就一直抓着张大仙。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他算是亲身感受到那种恐怖了。

    张大仙头也不回,手里的竹管越来越多,就这么往后面扔去。

    这些东西不会杀掉阴魔。

    但是却能阻拦阴魔。

    过了许久。

    张大仙带着梁庸齐踏上武道山。

    而紧跟在身后的阴魔,围绕着武道山,发出嘶鸣声,随后如同潮水般退去。

    “你这小子怎么想的,就真的这么想死?”张大仙问道。

    梁庸齐脸色惨白,瑟瑟发抖,“没有,我不想死,我也后悔,副掌门,真的太谢谢你了,谢谢你救了我。”

    张大仙笑了,“现在知道我是副掌门了?”

    “嗯,嗯。”梁庸齐点着脑袋,哪里还敢说不是,刚刚那一幕真的吓尿他。

    如果不是张大仙及时赶到,他这条小命就交待在那里了。

    袁天楚看到梁庸齐失神落魄回来,已经明白,张大仙已经成功了。

    这是第一步。

    接下里……

    会有第二步,第三步。

    林凡没事就去密室,好好的跟阴魔聊一聊。

    大阴魔是最为悲惨的存在。

    一开始的时候,大阴魔是不屈的,愿意跟人类抗争,对抗,大有宁死不屈的心。

    但随着这人类手段越来越多,花样越来越变态时。

    他有些承受不住。

    火烧,刀捅,拔舌……

    怎么变态怎么来。

    已经有小阴魔被折磨致死。

    承受不住对方如此频繁而又强力的冲击。

    阴魔的怒气点是有限的,如此频繁的折磨,已经让阴魔习以为常,或许是放弃自身,怒气点不涨。

    太遗憾。

    他们的心态并不够强大。

    数日后的某一天,黑夜降临。

    狼寨沟森林处,出现了三道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很巨大,但感觉很憔悴,竟然由旁边两头弱小的身影搀扶着。

    搀扶着大阴魔的两头小阴魔朝着森林里嘶鸣着。

    很快,有动静传来。

    无数阴魔出现。

    当他们看到眼前一幕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森林里的阴魔跟回来的阴魔嘶鸣的,交谈着。

    “我们回来了,快点看看他,他被人类给折磨的不成魔样啊。”

    “畜生,他是魔鬼,他对我们百般折磨。”

    两头小阴魔搀扶着大阴魔朝着黑暗里走去。

    围在周围的阴魔们,盯着大阴魔。

    他们心里惊骇。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阴魔遭遇了何等折磨,怎么感觉好像神志不清,身上流着很多黑血,甚至还少了许多血肉,尤其是背部更是切开大大的口子。

    到底遭遇了什么。

    如今的大阴魔很虚弱,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如同跟几百个大汉关在一间屋内数天之后的惨状一模一样。

    大阴魔被扶到一块石头上,平躺在哪里。

    有阴魔送来血肉。

    但大阴魔已经张不开嘴,就算张开嘴也无用,他嘴里已经没有牙齿,身上许多东西都被挖走,成为了标本。

    大阴魔暗淡的红眼看着同族,气息越来越弱,艰难道:“记住,记住,如果哪天落到武道山那人手里,别等着营救,自杀,一定要自……杀啊。”

    话音刚落。

    大阴魔缓缓闭上眼睛,肉身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痛苦,在这一刻全部消散。

    无数阴魔仰头嘶吼。

    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就稍微吃点人而已啊,这也有错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