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30章 被灭族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李聪有点慌。

    没想到那拿锤子的矮子,竟然这么厉害,刚刚那一锤子要是砸在身上,那还不喷血。

    也许不仅会喷血,还会喷肉。

    不过那一个应该好对付一点。

    看看这兵器就知道,什么玩意,吓唬谁呢。

    “来。”李聪招手,他已经做好准备。

    “得罪了。”

    手持血滴子的男子,顿时动手了,那血滴子在他手里就好像没有任何重量似的。

    艺术。

    对,就是艺术,美感很足,血滴子在对方手里,舞的那是眼花缭乱,根本无法捉摸这血滴子会在哪个方向袭来。

    滴滴滴……

    血滴子里有声音传递着,好像是极快的运转,让里面的物件发出很是清脆的声音。

    “小心了,我这兵器专取人首级,触碰即死。”

    李聪有点慌了。

    他根本无法捉摸这兵器会从何处而来。

    听到专取首级时,心里那紧张感更加的浓厚。

    “等等。”李聪制止对方的行为,“你很不错。”

    随后回头道:“公子,这两位实力不一般,足以保护公子的安全。”

    我的天。

    哪来的这么些家伙。

    以前怎么就没碰到过。

    玩弄血滴子的男子,一个翻身,手臂伸直,血滴子刷的一声,朝着不远处的假山飞去,顿时就将假山顶端给摘除。

    “陈公子,不好意思,我这功夫一出手,必须要摘东西,否则难以收手。”男子说道。

    陈圣尧鼓掌,“好,厉害。”

    李聪心里不甘,但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家伙的确是够厉害的。

    自己不是对手。

    他想通了。

    两个人跟他抢地位,总比三个人跟他抢好吧。

    李聪指着那书生模样的男子,“现在轮到你了,不过你可别想在我面前蒙混过关。”

    书生男子笑着,纸扇一开一合,淡然的站在那里。

    李聪冷笑,终于被他逮到一个浑水摸鱼的。

    “出手。”李聪道。

    书生男子道:“你已经死了。”

    “放屁,你才死呢。”李聪大怒,这家伙真把他当傻帽不成,随后道:“公子,此人就是浑水摸鱼,没有半点厉害。”

    陈圣尧盯着李聪的裤裆看了会,鼓掌道:“厉害,实在是厉害。”

    书生男子抱拳:“多谢陈公子夸赞。”

    李聪本以为公子是在他夸赞他厉害,可看这情况,显然是不对。

    陈圣尧皱眉,“看看你裤裆。”

    李聪低头,不知何时,裤裆处竟然有三个红色的圆点,很醒目。

    我艹!

    怎么回事。

    他现在有点懵,莫非我李聪在陈家的地位,将会越来越低吗?

    书生男子道:“陈公子,我擅长使毒,如果刚刚换成毒针,他已经死了。”

    李聪汗流浃背。

    好恐怖。

    我到底在干嘛呢。

    “好,我陈圣尧能有三位高手保护,性命可安,月钱三百两,如何?”陈圣尧很是满意道。

    三人大喜,纷纷抱拳,“多谢陈公子。”

    李聪神色黯然,月钱三百两,这可是自己的二十倍啊。

    ……

    两日后。

    夜晚。

    狼寨沟。

    四道人影出现。

    这四道人影很是恐怖,表面皮肤已经崩裂,能够看到里面已经腐烂的血肉。

    他们每人手里捧着一个石质盒子,随后打开,无数黑雾纷纷涌出。

    “血肉,血肉。”

    “太饿了,吃血肉。”

    而在盒子打开的那一刻,那四人瞬间蹦碎,成为一块块碎肉,直接被分食,但还远远不够,他们闻到了远方有香味。

    武道山。

    林凡看看近日这段时间积累的怒气点。

    怒气点:7258。

    加点。

    体魄从240跳到241。

    消耗三百点怒气点。

    不够啊。

    但还是继续加。

    体魄:264(武道九重中期)。

    剩余58点。

    从武道八重巅峰突破到武道九重中期,接近巅峰,肉身变化依旧很大,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其中。

    跟陈老爷战斗过,他发现体魄很是不错。

    至少在保命方面,效果很厉害。

    拿过长刀在皮肤上划一刀,没有任何痕迹,甚至连白点都没有。

    寻常兵器已经无法给他带来伤害。

    “实力又提升了不少,头疼。”

    睡觉,还是睡觉最为舒服。

    翌日。

    林凡带着表弟跟狗子在江城里随意闲逛着。

    梁庸齐跟袁天楚跟着。

    咚咚。

    突然。

    有人敲着锣,神色恐慌,一边跑,一边高呼着。

    “王府出人命了,全府上下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死了,快去看看啊。”

    咚咚!

    声音逐渐远去,但所有人都被这消息给惊住了。

    林凡皱眉,王府是江城王姓富商宅邸,算不上什么,但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死了,这事太蹊跷。

    不会是陈圣尧干的吧。

    应该不可能。

    要干早就干了。

    林凡没废话,朝着王府赶去,他得看看是怎么回事。

    袁天楚有些不安。

    豪城发生灭族事件,这透露出来的信号,非常危险。

    王府门口围着很多人,都朝着里面指指点点,但就是没人敢进去。

    “里面太恐怖了,全是尸体啊,听说发现王府命案的人,当场就被吓傻了。”

    “真假的?”

    “不信你自己进去看看,阴森森的,好恐怖的。”

    林凡挤开人群,王府大门半开着,透过缝隙,隐隐约约好像能看到有人躺在那里。

    太远,看的不是太清楚。

    “林兄,此事跟我们无关,还是离开比较好。”袁天楚建议道。

    他是真不想碰上这些事情。

    遇到危险就得躲,摸不透的事情就别摸索,无知比什么都安全。

    “要离开你自己离开。”林凡来到王府大门前,围观的平民们向后退去,好像害怕里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冲出来似的。

    站在门前许久。

    林凡深吸一口,缓缓抬起手,触碰到红门,用力,咯吱,大门被推开。

    “啊!”

    有平民太害怕,尖叫一声,连带着周围平民跌倒在地,以为有东西出来,吓的屁滚尿流,到处躲避,过了一会,才敢偷偷的看着。

    “神经病,吓我一跳。”林凡拍着胸口,迈着脚步跨入王府。

    周忠茂跟狗子跟随过去。

    袁天楚犹豫许久,脑海里有道声音告诉他,别进去,但好奇心人人都有,还是没忍得住好奇心走了进去。

    在林凡第一只脚踏入王府时,一阵风吹来,卷起地上的树叶,氛围营造的不错,有点感官触觉。

    王府内静悄悄。

    一丁点声音都没有。

    周忠茂保护在林凡身边,表哥虽强,但还需他的保护。

    刚刚透过门缝看到的尸体就在那里。

    咕噜!

    袁天楚跟梁庸齐第一次看到这种尸体,撇过头,差点干呕出来。

    看衣服应该是王府的奴仆,全身干瘪,肚子裂开很大的口子,好像是有人从里面用手撕开,甚至看不到任何器官。

    全部都被掏空了。

    那双眼珠子凹凸着,好像是死前遭受极大的折磨。

    “表弟,你有没有感觉这很眼熟?”林凡问道。

    他想到原先在幽城时,村庄里发生的事情。

    “阴魔。”周忠茂说道。

    他对阴魔并不了解,所知道的这些,还是姨父说的。

    “没错。”林凡蹲下来,手指插到干尸的腹部,挖了一圈,一滴鲜血都没有,只有那很粘稠的液体,两指张开,拉出黑色的液体丝线,粘稠度还行,随后手指擦拭在梁庸齐的裤脚。

    呕!

    梁庸齐哪能接受如此恶心的一幕,狂吐不止。

    袁天楚默默退开。

    林凡很疑惑,江城周围也有阴魔?

    “继续看看。”林凡说道。

    随着朝里面走去。

    发现有打斗的痕迹,那些手里持刀的尸体应该是王府护卫,死相很惨。

    还有的直接用刀捅死自己。

    也不知昨晚这战斗到底是何等的激烈。

    但足以说明,昨晚来这里的阴魔肯定不少。

    他跟阴魔交过手。

    也就那样。

    如果是一两头阴魔对付平民自然手到擒来,但屠杀大户人家显然是不够看

    走到书房院落。

    场面显然更为恶心。

    一柄刀插在地面,青砖裂开的地方有些黑,好像是碳烧黑的颜色。

    但奇怪的一幕就是,院落里散落着许多碎肉,跟外面的干尸不一样,而是没有被吸干的血肉。

    周忠茂站在那里,四处看着,墙壁,石灯,屋檐,好像是在想着什么。

    “表弟,怎么了?”林凡问道。

    周忠茂道:“昨晚这里发生很激烈的战斗,那口刀的使用者是高手,他一个人至少独斗九头阴魔,那面墙上钉死了一头阴魔,柱子上也钉死了一头,但他的一只手臂被阴魔撕碎了,随后他来到院落中心,最后一刀从天而降,又斩杀了一头阴魔,但他的实力还不够强,应该是力竭了,后面就被阴魔分尸了。”

    林凡诧异,表弟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看向表弟所说的地方,的确有打斗的痕迹,墙面裂开许多裂缝,还有许多好像是被利器抓烂的痕迹。

    尤其是院落中心那口刀刺入的长度,跟别的地方比起来,明显短了许多。

    厉害。

    实在是厉害。

    他现在是明白了。

    老爹为何要培养表弟,别看着很憨厚,其实是武道奇才,能够靠这些线索,还原当时的战斗场景。

    对梁庸齐跟袁天楚来说。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人说的啥玩意。

    能不能现在就离开这里。

    太恶心了。

    PS: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