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29章 我李聪不是一般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东郊森林。

    这里面很阴暗。

    幽城的人很少路过,除非没办法的,那只能说自己找死谁也拦不住,能不能穿过去只能看运气。

    当然。

    要是有吴老跟林万易这种高手,那肯定是没问题。

    林万易查探周围的情况,没有阴魔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

    虽然知道阴魔很不遵守信用,但也没必要这么不遵守吧。

    以前可是说好的。

    “一群没信用的家伙。”林万易气的很,没想到竟然跑了。

    吴老无奈道:“老爷,好像还是我们毁约的。”

    林万易牙口无奈,又气道:“逆子啊。”

    怒气点+66

    想想也是,要不是这逆子玩弄人家阴魔,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当然,他杀入东郊深林,杀的阴魔胆寒,那也不是他的错,都是那逆子惹的祸,他也就是给逆子擦屁股的。

    吴老尴尬的很,公子啊,这可不是我故意将老爷的怒火往你身上推的,那是没注意,随口说出,就被老爷推到你身上了。

    他有点想念公子。

    也不知在武道山怎么样。

    林万易跟吴老继续深入,渐渐的,他们看到在东郊森林深处,有不少尸体。

    这些尸体干瘪,跪在地上,抬着头,张着嘴,手臂弯曲,十指成爪,好像在生前遭受某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似的。

    吴老仔细看着,面色微微变化,“老爷,这是阴魔的身体,他们玩犊子,竟然舍弃本来的身体,莫非是依附到人的身上了?”

    林万易头疼。

    走什么啊。

    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的谈,我又不会打你们,就这么不辞而别,让人伤心啊。

    他知道。

    阴魔在阳光下会变的很薄弱,但如果舍弃本来的身体,依附到人类身体里,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但他们会丢失不少本身的能力。

    吴老仿佛是想到某种可能,“老爷,看来这附身到人类身上的阴魔,将会护送所有阴魔连夜赶路离开这里,怕的就是被我们追上。”

    的确。

    阴魔就是有这想法。

    他们已经畏惧林万易。

    在阴魔看来,林万易就是比阴魔还要恐怖的存在,不连夜赶路被追上怎么办?

    后果肯定很严重。

    吴老道:“老爷,我们追不追?”

    “算了,不追了,看这尸体的情况,应该走了一天一夜,我们追不上的,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

    他从未想过,阴魔的离开会让某个地方发生命案。

    这些事情他就没放在心上。

    他可没那些悲天怜悯的想法,他的目的就是镇守在幽城,哪里也不会去。

    远方。

    有几道人影手捧着盒子,速度极快,仿佛是跟地面贴在一起似的,日行数百里,但隐隐约约,那些身体有崩裂的迹象。

    好像是跑的太快,身体承受不住。

    翌日!

    陈老爷就被安排下葬了。

    不是不想多放一段时间,而是真的没人来看。

    陈圣尧感觉家里阴森森的,很是不舒服,也就催促着下葬。

    曾经陈老爷朋友很多,可现在别提了。

    知道陈老爷死掉的人,没有来看,因为没必要,死了就没合作价值,至于跟陈圣尧合作,别逗了,又不是没见过那是什么德性。

    李聪来到城门口,张贴告示。

    瞬间就有很多平民围观。

    “我家公子发布通缉令,寻找杀害老爷的凶手,只要谁能告知凶手是谁,赏银一万两。”李聪喊道。

    平民们震惊的很。

    一万两?

    我的亲娘,这也太多了吧。

    他们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不对,就算一辈子不吃不喝,那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所有平民都心动的很。

    只要告知凶手是谁,就能拿到钱,反正也不用跟凶手拼命。

    当然。

    也有平民心里呐喊着。

    我们一定要找到凶手是谁,为的不是钱,为的是给陈老爷报仇。

    李聪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是满意这样的效果。

    他也想要这一万两,可惜,找不到凶手。

    其实,他心里就在想,公子为何不给老爷找脑袋呢。

    找到脑袋给五千两也是不错的选择。

    陈圣尧要是知道,肯定要破口大骂。

    找个屁的脑袋。

    要是找到了,是不是还得把尸体挖出来安装上,再重新下葬?

    此时,李聪有些不高兴的拿出另一张告示,来到城门口另一边直接贴上去。

    这告示是陈家找高手。

    每月月钱有百两,修为越高,月钱越高,这在李聪看来,分明就是公子不爱他的表现。

    我李聪诚诚恳恳,为陈家抛头颅,洒热血,修为也不低。

    还是陈家的教头。

    一个月的月钱也就十五两。

    现在这告示上开价就是百两。

    这是将我李聪安置在何处?

    心痛,心累啊。

    贴完后,他也没心情喊,直接离开。

    心里保佑着。

    千万别有人来,我李聪并不欢迎你们,陈家有我一个就足够。

    真要是有人来,他非得让他们好好看看什么才叫做高手。

    武道山。

    林凡得知陈家寻找凶手,给出一万两悬赏时。

    心情并不好。

    羞辱谁呢?

    我堂堂武道山掌门,竟然只值一万两,就算加上表弟还有大当家,也才三万两。

    这算什么?

    分明就是瞧不起人。

    当然。

    另一张告示的内容,却是有点意思。

    看来陈圣尧被吓的不轻。

    一直以为陈老爷是被仇家杀死,接下来会找他报仇,开始迫不及待的想找高手,看家护院,甚至不惜开出大价钱。

    陈家那教头李聪,也就武道六重初期。

    真的很弱。

    或许表弟一个眼神就能将他给瞪死。

    就这样教头,真要是有仇家杀上门,可保护不了他。

    陈老爷的死给陈圣尧很大的打击。

    不对,应该说是给了很大的压力。

    对在陈家周围摆摊的人来说,陈圣尧肯定很伤心,平时每天都会出门,可现在都已经快两天没出门了。

    可惜,他们无法安慰陈公子。

    否则一定会去安慰安慰。

    陈圣尧待在家里,无聊的很,但想到外面有未知的危险,也就忍着,待在家里。

    “公子,告示都已经张贴出去了,杀害老爷的凶手肯定会落网的。”李聪安慰着。

    虽然公子对他不好。

    但看公子如此憔悴,他心里难受。

    “落不落网我不在意,我就问有没有高手来。”陈圣尧眼睛通红的吼道。

    现在的处境很不好。

    提心吊胆。

    如果有高手在身边,那该多好。

    “公子,有我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李聪挺直腰杆,信誓旦旦道。

    如今陈家遭遇大难。

    他身为陈家教头,也是时候站出来向公子表明自己的决心。

    “你给我闭嘴。”陈圣尧骂道,“靠你,本公子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尼玛!

    李聪感觉自尊受到重创。

    别人可以不相信他。

    现在竟然连公子都不相信。

    可恨啊。

    此时,尤管事走了进来,“公子,现在陈家商业遭受阻拦,那些富商在老爷入葬之后,就开始对陈家进行狙击,真是可恶,还请公子定夺。”

    尤管事很忙,忙的是焦头烂额。

    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

    哪怕陈家财力浑厚,可以跟他们耗一段时日,但又能耗多久?

    陈圣尧摆手道:“你去解决,所有事情你看着办吧。”

    他心不在此处。

    他现在只想有高手保护他的周全。

    尤管事无奈,我的公子啊,你可不能这样,否则整个陈家就真的能被败掉的。

    “公子,有高手来了。”此时,有奴仆前来通知。

    陈圣尧面色一喜,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走,去看看。”

    李聪不高兴的很。

    我艹!

    才贴出没多久,就有人来了。

    随后心里祈祷着,千万千万不要来高手啊。

    院落里。

    有三名男子站在那里,他们都是看到陈家贴的告示前来试一试的。

    他们相互对视,谁都看不起谁。

    此时。

    陈圣尧迈着步伐走来,看到那些人时,问道:“你们都是高手吗?”

    众人面面相觑?

    问的有些直接。

    但一个个都很自信道:“没错,我是高手。”

    陈家给的月钱太丰厚。

    被选上,最低都有百两,而且还上不封顶。

    他们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的大展拳脚。

    李聪不屑的瞧着这些家伙。

    一个坦胸露乳,胸毛很茂盛的矮汉子,手持双锤,一看就比例不协调,垃圾。

    一个书生模样,模样倒是不错,摇着纸扇,好像很自信似的,在他看来,就是软脚虾,垃圾。

    哎呦,这一个什么情况,拿着一个跟帽子似的兵器,还链接着铁链,血滴子不成?

    呵呵。

    垃圾!

    全都是垃圾!

    “好,你们都说是高手,那本公子就好好的看看你们有多厉害,李聪,给我试一试。”陈圣尧说道。

    “是,公子。”李聪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

    他早就想好好的揍这群家伙了。

    胆敢来抢他的风头。

    你们特么的活腻了。

    也不看看我李聪是谁?

    李聪抬着头,高傲的很,“都一起上吧,别浪费我家公子的时间。”

    在公子面前,他就要表现的自信一点。

    还有这气势,自然也不可能弱。

    手持双锤的矮汉子走了出来,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双锤猛的落下,砰的一声砸在地面。

    青砖崩裂,许多碎石溅射,留下深深的坑洞。

    咕噜!

    李聪喉咙微微挪动。

    “那个你先来,拿锤子的等会考验你。”

    拿着血滴子的男子,指了指自己,仿佛是在询问,你说的是我嘛?

    随后得到确定后,他笑着走了出来。

    PS;继续更新去,大家给点月票,我继续努力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