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27章 啊,我真的好伤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当消息传回。

    尸首被人送回来时。

    阴霾笼罩陈家每一处。

    奴仆们惶恐不安,在偏僻处小声交谈,陈家是不是要完蛋,或者是陈家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们如果不走是不是也要为陈家陪葬。

    等等说法不胫而走。

    更是让奴仆们有想跑的冲动。

    但他们不敢跑,他们是陈家的财产,逃跑会死的。

    陈家管事阴沉着脸,提刀守在门口,目光死盯着那些奴仆,胆敢逃离就是死。

    老爷的死给他的打击很大。

    陈家的家业不能这么没了。

    他手里的刀已经染血,刚刚有一名奴仆嚼舌根,乱说话,被他在后面听到,当场砍掉脑袋,警告所有下人,谁再敢胡言乱语,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屋内。

    李聪掐着公子的人中,醒来啊公子,你可不能晕,陈家还需你来带领,你就这样晕死过去,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反而会让事情变的更复杂。

    有去请过安神医,可没想到安神医不在,扑了空,城里的大夫仿佛一夜消失似的,都没了人影。

    大夫们得知陈圣尧因为陈老爷的死,直接在门口晕死过去,他们就知道不妙,肯定有人会来请他们去将陈圣尧弄醒。

    但这没人敢去。

    太危险。

    以陈家公子暴虐的性格,将他弄醒后,很有可能被一刀给砍死。

    他们还没活够,不敢冒险。

    “公子,醒醒,醒醒啊。”陈圣尧的人中被掐的通红。

    李聪下手力度不小。

    他也不相信老爷会死。

    只是不相信都不行,尸首就在那,还能编个理由出来蒙骗自己吗?

    突然。

    陈圣尧哆嗦着,慢慢睁开眼睛。

    “李聪,我爹死了?”陈圣尧开口问道。

    “公子,老爷真的死了。”李聪很是难过的挤出眼泪,身为陈家教头,怎能不伤心,跟着老爷有肉吃,跟着公子早晚得被玩死。

    啪!

    李聪直接被这一巴掌打懵。

    发生了什么?

    好端端的打我干什么,我也没说错话,虽然我是教头,但也是有尊严的,请给我点尊严好不好。

    陈圣尧还不能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自言自语,“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梦。”

    李聪捂着脸,一脸委屈。

    “公子,这不是在做梦。”

    他心里怒吼着。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啪!

    陈圣尧又扇了一巴掌,“疼不疼。”

    李聪眼眶红了。

    他不是愤怒。

    而是真的很委屈。

    “疼,公子,很疼啊。”李聪委屈道。

    公子问自己疼不疼,不会是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做梦吧,可是为什么要打我,打你自己不是很好吗?

    莫非身为下人就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李聪很难过。

    他对陈家忠心耿耿,对公子也是忠心耿耿,可每次遭罪的都是他。

    “原来这真的不是梦。”陈圣尧目光呆滞,双手无力垂放。

    李聪默默的站在一旁。

    实在是不敢说话。

    畏惧。

    他心里对喜怒无常,经常拿他出气的公子很害怕。

    心里更是吐槽。

    玛德!

    是不是梦,还要这样实验吗?

    陈圣尧嘀咕着,“我爹到底惹了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以前没有告诉我,如果告诉我,我也好有应对的办法啊。”

    不知为何,陈圣尧也担心起来,自己会不会被老爹牵连到。

    李聪想跟公子说,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老爷尸骨未寒,还是赶紧办丧事,让老爷早点入土为安,才是真正的大事。

    可他不敢说。

    不说话要被打。

    说多了恐怕还是要被打。

    倒不如不说。

    咚咚!

    陈家管事来了,“公子,老爷不在了,现在您是陈家的主心骨,可一定要拿出办法,稳住人心,已经有奴仆想逃走,但都已经被我杀回去。”

    陈圣尧冷着脸,“再有下人想跑,就全给我杀了。”

    “是。”陈家管事应道。

    陈圣尧道:“通知下去,办丧事。”

    事情已经发生就回不了头,今后的陈家就要看他的了。

    不知为何,陈圣尧感觉身上的担子稍微重了点。

    父亲的死,自然让他很伤心,但不知为何,悲伤中竟然还有一丝愉快的感觉。

    不对,我怎么能有这样的心态。

    我现在真的很伤心。

    黄家。

    黄博仁得知此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的天。

    陈老爷死了?

    这没跟我开玩笑吧。

    无论如何,他都不敢相信,阴险狡诈,老奸巨猾的陈道云竟然死了。

    死的就是如此莫名其妙。

    “到底是谁干的?”黄博仁沉思,武道山?不可能,万万不可能,就算他很看好武道山,也绝不相信武道山有这样的能耐。

    陈老爷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虽然看起来好像很衰老,但那只是表面假象而已。

    “来人,给我监视陈家一举一动。”

    他想不明白,所以也不准备多想,就用最认为无用的办法,派人监视陈家的一举一动,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甚至。

    他都在想,这是不是陈道云在装死,来个金蝉脱壳,暗中谋划事情。

    陈老爷被人弄死的事情,反正已经彻底炸开。

    在武道山上劳务的平民们都在交谈着。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八卦,聊着一些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的事情。

    梁庸齐对这事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死就死了呗。

    反正又不是他死,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张大仙只是露出微微诧异的表情,他知道陈老爷这人,不是什么好人,曾经武道山开山时,有过短暂的接触。

    他可以很明确的跟任何人说,这是坏家伙。

    “陈家老爷死了。”

    袁天楚蹲在那里敲着砖头,听到平民们说的那些,他都偷偷的记在心里。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他脑子里想的倒不是那么简单,而是比所有人都要复杂许多。

    以他的推测,此事恐怕是林凡所为。

    不然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陈家跟林凡有矛盾,然后开始来小事,狼寨沟过来骚扰,再然后,陈家老爷就这么死了。

    之间的因果关系联络一下。

    就能得出极其恐怖的原由。

    不用多说。

    肯定是林凡干的。

    可怕。

    这种锱铢必较的性格,常人还是别惹比较好。

    此时。

    他看到林凡跟周忠茂路过此地,朝着远方走去。

    他没有上去询问,而是盯着两人的脸色看。

    有事情,肯定藏着事情。

    “袁兄,你想什么呢?”梁庸齐见袁天楚又愣神,这次绝对没有小看,他陡然发现袁天楚有点东西的。

    袁天楚淡然道:“你知道是谁杀了陈家老爷吗?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

    靠!

    梁庸齐翻了翻白眼,你不能告诉我,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没意思。

    这人真的很没意思。

    但他心里很好奇。

    到底是谁干的,可他知道袁天楚绝对不会告诉他的。

    武道山后面,周忠茂跟表哥陪练着。

    “表哥,我来了。”

    他知道表哥自身实力如此强大时,他心里高兴的很。

    跟表哥陪练时,他告诉表哥战斗的时候,应该要注意些什么,如何才能让自己在战斗中处于最为安全的地步。

    周忠茂发现表哥对每一门武学的领悟都极其的深厚。

    都修炼到传说中的返璞归真。

    这是非常可怕的地步。

    就算是他,也才将两门武道修炼到返璞归真。

    倒不是他不想修炼,而是想要修炼到返璞归真,所需要的并不只是苦练,更多的是领悟,对这门武道的领悟。

    “表哥终有一日会成为站在武道巅峰的强者。”

    周忠茂心里想着。

    表哥对武道的理解比他要强大很多。

    一直陪练到晚上,周忠茂额头有一丝汗珠。

    这不停歇的陪练,很累人。

    哪怕自认是可以疯狂战斗下去的他,也有内力跟不上的感觉。

    但反观表哥却一点情况都没有。

    仿佛就好像一点都不累似的。

    林凡很淡定,一点都不累,表弟陪他练到现在,让他对战斗有了很大的感悟。

    体力跟内力都是源源不断,永不断层。

    小辅助其实还算可以。

    稍微有那么点小厉害。

    七月二十九日!

    这是陈老爷死的第二天。

    江城肃清,陈府上下所有人脸色都很低沉,哀乐悠悠传递出来。

    有不少平民自发组织前来,站在陈府外为陈老爷哭哀悼。

    他们伤心。

    陈老爷这么好的人,竟然就这样死了。

    陈圣尧受不了外面那些哭诉,贱民来哭什么,是来看笑话的吗?

    他有好几次想拔刀,将外面那些贱民砍死的冲动。

    但都被李聪拦住了。

    公子别闹了,人家是来为老爷送行的,你现在提刀出去砍人家,说不过去吧。

    灵堂内。

    棺材摆放在那里,陈老爷的脑袋没有了,到事发地点也找不到,最后没办法只能用花瓶当脑袋,随后上面蒙一层布。

    瞻仰遗容就算了,看看身体就好。

    城内富商前来吊唁。

    一名身材肥胖,在江城属于富商的胖子,拉着陈圣尧的手,声音哽咽,感情奔涌而出,“贤……侄,你……哎。”

    话语难以表明。

    只能不断的抹着眼泪。

    他很想说,贤侄啊,我跟你爹相交几十年,你爹就是个畜生,把我坑的好惨,但现在他死了,我真的好开心,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