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26章 两腿一瞪,晕死过去(谢谢车夶炮的盟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咳咳!

    林凡挥着手,灰尘太浓,都呛到了。

    此时,他听到有喘息声,好像是表弟的声音。

    “表弟,你没事吧。”林凡询问道,刚刚那一幕太震撼,表弟大爆发,从来都没见过。

    呼!

    呼!

    灰尘浓密,看不清任何情况。

    周忠茂气息逐渐平稳,内力平和下来,没有跟煮开的热水那般疯狂沸腾。

    刚刚是彻底沸腾了。

    当灰尘消散时。

    周忠茂抓着脑袋,憨厚的笑着,“表哥,我没事,你有事吗?”

    林凡有点懵,“我也没事,那有事的应该就是……”

    话没说完。

    目光看向陈道云。

    也不知我们的陈老爷到底怎么样,应该……可能……也许还活着吧。

    此时。

    陈道云站在那里,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双手下压,眼睛瞪的滚圆,但一动未动,也不知还有没有气。

    突然。

    砰!

    也许是风大。

    陈老爷太瘦弱,身体向前倾斜,砰的一声,面孔朝下,一头栽在地面。

    林凡喊了几声,看看还没有反应。

    刚刚表弟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他没看清楚。

    也不知这给陈老爷造成多大的伤害。

    反观以陈老爷为中心的地面,浮现裂纹,往下凹陷,坑洞不深,但也有一掌之深。

    林凡蹲下来抓着陈老爷的头发,提动几下,没反应,又拍着脸,还是没反应。

    “死了。”林凡指着尸体说道。

    周忠茂应道:“嗯,死了。”

    噗通!

    大当家跪在地上,深埋首,流着泪,终于报仇了。

    “多谢两位。”

    他感谢着。

    他知道,如果不是林凡跟周忠茂,以他的能力根本杀不了陈道云。

    随后他提着长刀,缓慢的走到陈道云身边,抬起长刀,咔嚓,直接将陈道云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哈哈哈……”

    他提着陈道云的脑袋,肆无忌惮的笑着,仿佛是在发泄心中积压已久的愤怒。

    没有跟林凡多说什么。

    就这么朝着远方走去。

    “喂,去哪?你的刀还要不要了。”林凡喊道,砍完脑袋,也得把刀带走啊,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不要啦。

    大当家没有回答,还是大笑而去。

    “太随意了吧,这就走了。”林凡摇着头,现场血腥程度有点高。

    在场的尸体,不是被劈成两半,就是被摘掉脑袋。

    陈老爷子算是死的比较体面的。

    林凡蹲着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摸索着。

    “表哥,咱们走吧,这里怪恐怖的。”周忠茂说道。

    我的天。

    这话从表弟口中说出,实在是太惊悚,这么恐怖场面到底是谁弄出来的,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他承认。

    刚刚太高估对方的实力,一刀将人家劈成两半。

    但那不是故意的。

    所以不算。

    “等会的,看看他身上有什么。”林凡伸进陈道云的衣服里,摸索着,摸到一点东西。

    一个玉佩。

    有点印象,应该是前段时间跟陈道云见面男子身上的,没想到如今在陈老爷身上,看来有点用,也许是某种证明也说不定。

    “嗯。”

    又翻到一样东西,是一张牛皮纸,有点老旧,但摸上去时,质感凉凉的。

    打开一看。

    里面记录许多文字还有图形,图形都是人的模样,姿势各异。

    神罡童子功。

    原来陈老爷还习惯贴身放着秘籍,也许这就是陈老爷亲自修炼的吧。

    大致看着。

    一共十二重,需要童子身修炼,只有修炼到第八重时,才能破戒。

    想想也不是没道理。

    陈老爷年龄不小,儿子才那么点大,看来那时候也拼命过。

    在摸摸。

    摸尸的感觉不错,有很多神秘感,永远也不知道会摸出什么东西来。

    果然。

    还是有收获的,又摸到了不少银两,有一万两左右。

    随后就没任何东西,已经摸的很干净了。

    “表弟,我们走。”

    林凡带着表弟撤退。

    尸体就这样吧。

    如果将尸体埋了,谁会知道陈老爷死了,他还想看看陈家知道老爷死了,会有什么反应。

    很快,这里空无一人,只有四具尸体在那。

    当然。

    还有一匹马很无辜的停在那里,瞪着大眼睛,天真无邪,任劳任怨。

    仿佛是再说,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没有人拿鞭子鞭策我,好不习惯,人家想在夕阳下奔跑。

    林凡跟周忠茂直接回武道山。

    干了这大事,出去浪荡不太适合,还是窝在山上比较安全。

    “表哥,这门功法也就还行,说不上多好。”周忠茂看完神罡童子功后,就没多大的兴趣。

    这跟他修炼的武功相比较起来,还差的好远。

    对周忠茂来说。

    境界相差不是很大。

    主要是他突破到武道九重,还属于初期境,如果过段时间,让他逐渐掌控,足以跨两个小境界斩杀此人。

    而且不会太累。

    林凡听表弟这样说,他就对这门功法没多大兴趣。

    原来不过如此。

    此时,周忠茂想到一件事情,“表哥,你修为已经这么强,可是我发现你战斗意识并不熟练,不如有机会,我陪你练练。”

    表哥施展混元碎玉手时,击中对方后,不应该继续纠缠,本来不会挨那一掌,可就是因为战斗意识不是很好,所以才会中招。

    “行,没事练练。”林凡的思想在逐渐转变。

    这里已经不是幽城,老爹的羽翼保护不到这里,遇到一些事情还是实力最为靠谱。

    真香啊。

    当初还不肯修炼呢。

    也不知陈老爷的尸体何时才能被人发现。

    我艹!

    哎呀,有一件事情没想到。

    陈老爷的脑袋被大当家带走,别人看到怎么才能确定他是陈老爷。

    当时没想到。

    早想到,就应该留一张纸条。

    罢了。

    说什么都晚了,只希望发现尸体的人,能以体型与服装,看出这是陈家老爷吧。

    夕阳坠落,黄昏笼罩。

    狼寨沟,悬崖边。

    大当家早已给所有兄弟竖立墓碑,大大小小一共一百四十八个。

    而在悬崖边,则是四个墓碑。

    二弟、三弟、四弟、五弟。

    墓碑前,放的就是陈道云的头颅。

    “弟兄们,我回来了。”

    “你们舍命让我活着,我也没有让你们失望,你们的死没有白死。”

    “仇报了,大哥我带着陈道云这老狗的脑袋回来祭拜你们了

    大当家的声音很沙哑。

    看着一个个墓碑,神情很失落,他这是想念弟兄们。

    “四弟,你问我下辈子还要跟我当土匪要不要你,大哥我肯定要你们,不要你们还要谁。”

    “但下辈子太久,十八年后,大哥也老了,也带不动你们了,现在就过来陪你们,带你们在下面继续当土匪。”

    大当家拿起酒,咕噜噜的一个人喝完。

    随后将酒缸往旁边一扔,从怀里拿出小瓶子。

    小瓶上写着:毒药。

    简单明了,却有着极强的威慑力。

    这才是所有毒药中的正品。

    他起身,拧开瓶盖,“老子这辈子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牵挂,那么就够了,弟兄们,你们大哥我,来了。”

    最后一句‘来了’那是吼出来的。

    随后仰头,直接将一瓶毒药饮掉。

    “哈哈哈哈……”

    大当家仰头笑着,顿时,嘴角流出鲜血,但还是在笑着,眼里逐渐有色彩浮现。

    他看到了。

    看到了所有弟兄们在向他招手。

    耳边嗡嗡,有声音。

    “大哥,就等你了,快来,这好酒是刚劫来的。”

    “大哥,这娘们真水灵,就给大哥当媳妇了。”

    大当家满嘴都是血,嘴唇动着。

    好像是在说。

    “你们大哥我戒色了。”

    随即,天旋地转,一片空白,陷入到黑暗中。

    “阿弥陀佛,贫僧还真从未见过如此杠的人。”

    ……

    七月二十八日!

    清晨。

    就在这一天。

    江城彻底炸裂,有人在凌晨时,带着一辆马车回来,还没进城就惶恐的高喊着。

    “陈老爷死了。”

    “陈老爷在野外被人杀死了。”

    当时守城的侍卫听到这话,那是吓的魂飞魄散,谁特么的喝点尿,胆敢这么咒陈老爷。

    自己不想活,还想连累我们不成。

    可是当看到这四具并不完成的尸体时,侍卫们也懵了。

    借助火光发现。

    这四具尸体的衣服实在是眼熟,再看脸。

    那三人就是陈老爷的贴身侍卫。

    从来不会跟陈老爷分开。

    如今这三人死了,那另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不就是……

    我艹!

    当场侍卫都慌乱逃窜。

    没人敢带着尸体去陈家。

    不要命了啊。

    就算不是你杀的,可要是让陈家知道这消息,还不气的拔刀乱砍。

    早上时。

    江城内所有子民都知道了这消息。

    所有人都惊骇万分。

    到底是谁干的。

    这根本就是将天给捅破了。

    有的孩童嗷嗷大哭。

    陈爷爷死了,和蔼可亲,为名除害的陈爷爷死啦。

    最后,还是被陈老爷洗脑成功的平民,将马车拉到陈府。

    陈圣尧得知此事时,差点晕死过去,随后拔刀就要将外面那些造谣的人全部砍死。

    这还是被李聪拦下。

    他哭喊着。

    公子不能砍啊,砍了可就完蛋了。

    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就砍杀平民,那今后陈家在江城的名声可就彻底的臭了。

    陈圣尧那是气疯了。

    我艹!

    真的很想砍死那些造谣者。

    我爹怎么可能会死。

    只是当来到府外,看到那无人尸体时,他身体一哆嗦,两眼一翻,就这么晕死过去了。

    还没来得及说两句。

    ps:谢谢,湘守,书友20190101201090,湘守,两位大佬的万赏。

    ps:结束啦,分开更新是舒服点,看起来章节会多不少,今天五章,差不多也快有一万六千字了,求月票,求订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