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21章 狼寨沟覆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表弟回来,那就散伙。

    林凡肚子有点饿,让狗子去准备好吃的。

    他想念幽城,想念老爹啊。

    袁天楚追上张大仙,“先前你说的,算不算数?”

    “什么?我有说什么?”张大仙疑惑道,露出一副,小朋友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能不能说的明白点。

    袁天楚道:“你说过,如果狼寨沟会送银票过来,你就将副掌门位置交给我,你说过这句话吧。”

    好小子。

    心不正啊。

    竟然要跟我抢副掌门。

    张大仙迷茫道:“有吗?我可没说过这句话,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就喜欢欺负中老年人,是看我年龄大,记性不好,还是真以为我就这么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随后拍着袁天楚肩膀。

    “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好好做事,以后该有的都会有的。”

    艹!

    袁天楚想怒揍张大仙。

    真的好不要脸。

    明明说过这这句话,竟然翻脸不认。

    “很好。”袁天楚不想多说,直接离开。

    他已经看出,张大仙跟姓林的一样,心机深的很,就算是当面说的话,他们也不会承认。

    谁相信,谁就是傻帽。

    张大仙看着袁天楚的背影,笑了笑,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想太多,应该脚踏实地。

    我说过这句话嘛?

    肯定没有。

    如今,武道山拥有三万两银票的投入,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狼寨沟都跑路,不敢入侵。

    这未来啊……

    嘿嘿,想想就感觉要不得了。

    黄家。

    “不会吧,这么强,这么猛?”黄博仁得知狼寨沟撤退后,整个人都懵了。

    你敢信?

    反正他是不敢信。

    这就跟千军万马来攻打江城,江城明明很弱,基本没希望,可就在这时,千军万马跑了。

    这里面要是没点故事,他都不信。

    陈圣尧的心眼有多小?

    那是真的很小,绝对不可能是他让狼寨沟离开。

    所以,这里面透露出一个消息。

    武道山非同一般。

    艹!

    黄博仁很后悔,林凡让他二次投资,他没投,现在想来后悔莫及,一个机会就这样跑了。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毫不犹豫投资。

    他现在很想看看陈圣尧的脸色。

    也许比吃了屎还难看。

    哈哈。

    舒坦,手有点痒,想挥墨写字,书房内挂的都是他的佳作。

    以他的地位,这些佳作很多人疯抢。

    如果没有黄家这地位,这些佳作应该是用来擦屁股的。

    狼寨沟。

    忠义堂。

    大当家回来时,让所有弟兄都松了口气,但是想到有一些弟兄惨死,他们心痛,更多的是恐惧。

    太恐怖。

    那人如同魔鬼一般。

    大当家是要面子的人,他没说自己打不过,也没说太多的废话。

    直白说,就是我们被陈家给坑了。

    “大哥,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二当家悲伤,修为被废,以后就是废人,他没脸再待在这位置上。

    三当家道:“没错,我们要杀回去。”

    “杀回去。”

    “杀回去。”

    众多弟兄都呐喊着,他们都憋着一口恶气。

    大当家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家兄弟们,所有人的心声,他都听到了。

    但只想说。

    你们特么的能不能消停会。

    但是这话不能说。

    四当家道:“都安静,让大当家说。”

    所有人看向大当家,眼神火热,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磨刀霍霍,重新杀回去。

    大当家到:“各位弟兄,这一次行动我们很失败,但失败的不是因为武道山强大,而是他陈家想要我们灭亡。”

    哗然!

    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大当家。

    什么意思?

    陈家为什么要他们灭亡。

    他们知道,狼寨沟跟陈家有很大的关系,或者说,曾经的狼寨沟幕后掌控者就是陈家,但渐渐的,出了大当家这等人物后,狼寨沟跟陈家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四当家道:“大哥,你是说陈家要害我们。”

    大当家道:“没错,武道山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一切都是陈家催促着我们行动,如果我们知道武道山有这等强者,我们还会如此大意吗?”

    “二弟,三弟,还有那么多兄弟,就不会出事。”

    “我恨不得将陈家那王八蛋弄死。”

    大当家真的怒了。

    一切源头都是因为陈家。

    如果不是他们不给准确的情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四当家道:“大哥,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陈家想对付我们狼寨沟,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定然会很危险。”

    五当家道:“怕什么,有种他就来,这么多年来,我们抢来的东西,都不知分给陈家多少,他现在过河拆桥,大不了我们跟他拼了。”

    “五弟,喝你的酒。”四当家道。

    随后看向大哥道:“大哥,我认为咱们还是带着兄弟们离开这里,陈家在江城根深蒂固,势力极大,如果陈家以剿匪为目标,集合军队,就我们这些人,根本不够看。”

    五当家道:“那二哥,三哥还有那些兄弟就这么算了?”

    反正他是不服,二哥跟三哥修为被废,这个仇他不报浑身都不舒服。

    二当家道:“五弟,听你四哥的,他读过书,懂道理,不能因为我们几个就将狼寨沟推向深渊,大哥,我赞同四弟说的,咱们搬走,只要我们弟兄还在,就还有机会报仇。”

    大当家道:“各位弟兄们,你们怎么说。”

    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随后道:“全听大哥的。”

    “好,那我们就搬走,好好壮大我们的势力,等将来有机会,我们就报仇,武道山要灭,陈家也要灭。”大当家说道。

    他心里的想法也是提议搬家,此地不宜久留。

    但就这样离开,恐伤二弟跟三弟的心。

    可现在陈家要灭掉狼寨沟,就他们这实力,无法跟陈家对抗,只能让所有弟兄们白白赔了性命。

    夜晚。

    狼寨沟很安静,有一道人影从狼寨沟的狗洞钻了出去。

    随后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七月二十一日。

    清晨。

    一大早,武道山就迎来了第一批人。

    在武道山务工的平民们又回来了。

    开玩笑。

    昨天的事情已经传开。

    武道山展现出惊人的实力。

    他们又回来修缮武道山了。

    张大仙气色很不错,爽的很,立马让那些平民赶紧修缮武道山,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武道山开业后的盛世了。

    突然。

    他看到了土财主。

    “黄公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张大仙立马上前,招呼着。

    这可是富家土豪。

    虽然武道山暂不缺资金,但将土豪弄的舒坦,没有坏处。

    黄博仁道:“张副掌门,我来找林掌门。”

    他就是想赚钱。

    如今武道山的未来很明朗,他想加大投资。

    现如今一些强大的门派,那都是有豪门世家的身影。

    倒不是说那些门派是豪门世家开创的。

    但都是在那些门派初立时,那些豪门世家给予经济上的支持。

    随后渐渐壮大,形成大门派。

    那些豪门世家的收获也就来了。

    武道山让他看到这种可能。

    所以,他想继续投入进去,为将来子孙后代打下基础。

    “请,里面请。”张大仙热情的很,就是这‘副’字有点不太好听。

    要是能将这‘副’字给去掉。

    那就很完美。

    不过没事,继续努力,说不定某天,这‘副’字就能完美的去掉了。

    张大仙带着黄博仁朝着里面走去。

    现在的武道山,有的地方修缮很完美。

    推门进去。

    林凡等人坐在那里吃早饭,但仔细一看,现场众人的地位高低一目了然。

    其中以林凡最高。

    瞧瞧吃的都是什么。

    燕窝炖牛奶,里面还有红枣,还有几根参须。

    周忠茂也是吃的这些,大碗大碗的吃,用林凡的话来说,表弟还在发育中,得好好的补一补。

    原本,狗子也能吃这些的。

    但狗子不想吃,也不愿吃,他就好好的当公子的下人就好。

    如今在外面。

    一天三餐都是狗子做的。

    还真别小看狗子,虽然在林家没下过厨,但真有厨艺在身,很不错的。

    至于梁庸齐跟袁天楚,可就惨的很,油条烧饼豆浆粥。

    那两人咬着油条,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林凡。

    不公平。

    一点都不公平。

    为什么我们两人就得吃这些,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的地位,我们在幽城也是富家公子好不好。

    “你们这群禽兽,早点好了,也不告诉我,我在外面监工,你们大吃大喝,过分。”张大仙大吼大叫。

    太现实。

    这些人根本就想不到他。

    “哇,燕窝啊,这么好,我来点。”

    就在张大仙准备弄一碗时,周忠茂拍掉张大仙的手,“我表哥吃的,你吃那些去。”

    “哎,你这小子,你……”张大仙本想说教几句,只是看到周忠茂露出凶样时,他怂了,算他厉害,就吃粥。

    周忠茂瞪了一眼张大仙,随后道:“表哥,多吃点,不能瘦了。”

    林凡淡然道:“嗯。”

    随后看到黄博仁,笑道:“黄兄,大早上的,怎么想起来到武道山,来,做,一起吃点。”

    黄博仁道:“林掌门客气了,此次来是找林掌门聊聊,你先吃,等吃好了,我们再聊。”

    梁庸齐凑到袁天楚耳边道:“我受够了,这根本就不公平。”

    袁天楚喝着粥,冷笑道:“不公平的还在后面呢,以你的承受能力,不该跟我们待在一起。”

    梁庸齐发现此话有点刺耳。

    什么意思?

    说我不行?

    很快。

    林凡放下碗,“表弟,我吃饱了,剩下的你都喝了。”

    “嗯,知道了。”周忠茂拿起还有半桶的燕窝,咕噜噜的就往嘴里倒,他消耗太多,需要大补,可以让自身实力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

    这一幕看的梁庸齐等人,心痛万分。

    猪啊。

    这么能吃。

    也不知道分点给我们。

    外面。

    林凡跟黄博仁到处走着。

    过了一会。

    “黄兄,有什么事就说吧。”林凡道。

    他知道黄博仁的来意。

    无非就是吹一会牛,然后说继续投资武道山。

    当然。

    这很随意,投资就投资呗,他不嫌钱少。

    黄博仁道;“林兄,我想继续投资武道山。”

    武道山让他看到未来。

    等将来,武道山真的强大后,那整个黄家都是往上飞跃。

    就说现在吧。

    他将黄家财富送到那些大门派面前,说要投资,怕是连进去喝茶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赶出来。

    还能被骂一句。

    傻帽。

    那些大门派可不容小看,壮大后真的很强大。

    黄家在那些大门派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林凡道:“可以,没问题。”

    黄博仁道:“林兄,真的?”

    “千真万确,还能作假。”林凡笑道。

    他就想好好的过富家日子,现在就还不错,每天吃吃喝喝,看看风景,看看天,日子也算是悠哉。

    黄博仁大笑道:“好,实在是太好了,这次我黄家将给武道山出两万两。”

    这已经是大手笔了。

    这也是黄博仁真的很看好武道山的发展。

    “林兄,你放心,后续黄家会继续投入。”黄博仁道。

    林凡笑着,“好,但还请黄兄切记,投资有风险,也许到最后会一场空。”

    黄博仁道:“明白。”

    随后黄博仁心里好奇昨天发生的事情,就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狼寨沟的土匪们,为什么会离开。

    这些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当黄博仁得知林凡从狼寨沟那里勒索到三万两时,那表情惊的都有些麻木了。

    厉害。

    实在是厉害。

    陈家。

    陈圣尧心情很不好,脸色一直都很阴沉。

    武道山依旧存在,对他来说,就是极其不爽的事情。

    但没办法。

    狼寨沟违背他的命令,让他很是不爽,可能怎么办。

    此时,陈家老爷子得知狼寨沟的情况。

    陈老爷也没找陈圣尧。

    反正,他知道狼寨沟要背叛陈家就已经足够。

    该杀。

    不能留。

    狼寨沟还是陈家上一代家主成立的,当时就是用来劫财,壮大陈家的财富,毕竟陈家是土匪出生,自然知道聚财最快的办法是什么。

    那时还算好管制。

    所有人都不敢违背陈家的命令,听话的跟一条狗似的。

    或者可以说,就是陈家养的狗。

    但现在这任大当家有些不听话。

    想要自立门户,那就要看看有没有这能力。

    如果不是在狼寨沟内安置了奸细,怕是还无法知道这么清楚。

    七月二十二日!

    夜晚。

    陈老爷亲自带着大批人马出城,最终消失在夜色之中。

    狼寨沟。

    今夜很是热闹,但凝聚着一股悲伤。

    忠义堂。

    大当家举杯,看着所有人道:“各位弟兄们,过了今夜,咱们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这我们生活很久,早已经习惯的地方,让我们干杯,从今夜起,我们狼寨沟自由,不再是任何人的工具。”

    “干。”

    很豪迈。

    所有土匪们都举杯,喝完之后,昂着头,看着大当家,等待接下来的话。

    大当家道:“我们狼寨沟的规矩都知道,在一起那就是兄弟,互相帮助,但谁要是厌倦了这样的日子,就说出来,我身为大当家曾经就向每一位进来的兄弟保证过,想退出,我会给一笔钱,让你们过自己的日子,绝不阻拦,也无人敢阻拦,因为那是你们应得的。”

    “现在有没有人要退出。”

    短暂的沉默。

    所有人都高呼着。

    “没有,我们要跟着大当家走到底。”

    “没错,谁要是退出,我就瞧不起他。”

    大当家看了一圈,道:“好,各位兄弟我们干了这碗酒。”

    屋内,四溢着酒香味,所有人都一口喝掉。

    “还有一件事情,我们抢来不少小娘们,但今晚算是狼寨沟散伙夜,也是新的狼寨沟成立夜,以前我们就说过,散伙不强留,哪个小娘们要是想走,给足银两,大可离开,在这里,我也感谢那些小娘们,让我的弟兄们夜晚不孤单。”

    此时,有人高喊着。

    “大当家,我那小崽子都已经三岁了,那小娘们早就对我死心塌地,还能离开我不成,她要是离开了,去哪找我这种适合她的尺度。”

    “哈哈哈……”

    “哈哈。”

    土匪们大笑着。

    “你这家伙死不要脸,人家早就想离开你了,好不好。”

    “放屁,怎么可能。”

    大当家抬手,“好,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带走,咱们不抛弃弟兄,也不会抛弃弟兄们的小娘们,只要是我们狼寨沟的,那都得带走。”

    突然。

    外面有吵杂声。

    “有敌袭。”外面看守的土匪吼出这句话后,就栽倒在地上,死透了。

    “妈个巴子,各位兄弟们抄家伙,迎敌。”五当家怒吼道。

    狼寨沟外面,亮着许多火把。

    陈老爷子冷漠的看着狼寨沟。

    真不想亲手毁了这里。

    但没办法,有人背叛,那就得死。

    别看陈老爷一把年纪,手段狠辣的厉害,

    “杀。”陈老爷挥手。

    大批人马持刀冲了进去。

    没过多久。

    惨叫声传来。

    就连孩童都没有被放过。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我连刀都拿不起来了。”

    “一点力气都没有。”

    狼寨沟土匪们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他们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很快。

    寨内的战斗平静下来。

    大当家等人被包围了起来,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势。

    “秦忠,我看你忠诚,让你成为大当家,你就是这么回报老夫的吗?”陈老爷骑着马,慢慢走来,冷眼看着大当家。

    大当家眼睛通红,怒声道:“陈道云,你给我们下毒。”

    他已经发现了。

    还有他自己也是。

    都已经中毒,浑身没有力气。

    陈老爷冷声道:“你不是一直说自家兄弟嘛,怎么样,被自己兄弟下毒的感觉还不错吧。”

    随后,一名小土匪走了出来,站在陈老爷身边。

    五当家怒道;“你这杂种。”

    只是对那小土匪来说,骂就骂呗,反正他就是被陈老爷安排进来,监视狼寨沟的。

    陈老爷道:“你记住,我能捧你,就能杀你,你们的一切都是我赋予的,背叛陈家,只有死路一条。“

    “杀。”

    就在这时。

    几名小土匪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上次劫来的货,那是炸药,他们捆绑在身上,嗷嗷大叫。

    “大当家,你们快跑,我们来给你们开路。”

    “记得给我们报仇啊。”

    那些小土匪怒吼着,冲向包围他们的侍卫,点燃。

    砰!

    爆炸了。

    血肉洒落一地,侍卫也死了不少,场面很是惨烈。

    陈老爷被人保护在后面。

    “哼,跑?”陈老爷看着脚步都不稳的几人,挥挥手,“追。”

    大当家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他不怕跟陈家真刀真枪的干,因为无所畏惧。

    但没想到竟然被自己弟兄给害了。

    下毒。

    好卑劣的手段。

    就算他们是土匪,也不屑下毒。

    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根本就跑不了。

    “秦忠,还跑什么,别跑了,从你有背叛老夫想法时,你们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哎,舍不得啊。”

    “养了这么多年的狗,还是有点感情的。”

    陈老爷感叹着,但话是这么说,可那意思还是很明确,就是杀。

    他们被堵在悬崖边缘。

    下面是滔天巨浪。

    夜晚看不见。

    但听声音都能听的出来,那海浪是有多么的凶猛。

    四当家身上带着伤,吼道:“大哥,我们不拖你后腿,你跳下去,还有一线生机,将来要是活着,就给我们报仇,我们给你拦着。”

    五当家道:“大哥,这辈子兄弟就到这了,下辈子我们还跟你当土匪,还跟你当兄弟,你还要不要了。”

    “哈哈哈。”四当家道:“五弟,这么多年来,你就现在这句话说的最好,咱们弟兄几个,下辈子还跟大哥当土匪。”

    “要,要,永远都要。”大当家吼道。

    二当家跟三当家也是笑着。

    随后四人对视一眼,默默点头,提起手中的刀就朝着陈老爷冲去。

    “大哥,跳。”

    大当家红着眼,兄弟们,等着我,报了仇,我就到下面继续带你们当土匪。

    随后纵身一跳,被黑暗吞没。

    噗嗤!

    噗嗤!

    他们四人喝了毒酒,在这些护卫面前,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全部都被乱刀砍死。

    可就算死,他们还是死死的抱住那些护卫,挡住去路,给大哥争取时间。

    随后有侍卫来到悬崖边缘,朝着下面看去。

    浪声很大,很是恐怖。

    “老爷,从这跳下去,绝对活不了。”侍卫回头道。

    陈老爷下马,来到悬崖边缘,朝着下方看去,看了一会,确定没问题后,挥挥手。

    “将狼寨沟所有土匪尸体整合起来。”

    生前得给陈家创造利益,就算死后也是如此。

    江城平民不都很害怕狼寨沟吗?

    那就给他们看看,陈家干了什么事情。

    悬崖是斜角,斜坡很大。

    大当家没死,悬挂在藤蔓上,那是他们以前弄的,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一手,如果遇到灭顶之灾,还能躲避。

    可是没想到。

    至今只有他一人用到。

    力气渐渐变小,大当家瞪着眼睛,牙齿咬着舌头,都已经将舌头咬破,绝对不能松手。

    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

    活着。

    必须活着。

    老子要报仇。

    七月二十三日!

    早上。

    江城所有平民都惊骇了。

    陈家管事站在那里高喊着。

    “都来看看,这些都是狼寨沟土匪们的尸体,我家老爷知道你们饱受土匪的侵扰,所以连夜带人,去将其连根拔除,为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让江城所有人,都生活在幸福美满而又安全的地方。”

    “你们说,这事干的好不好。”

    平民们不敢置信的揉着眼睛。

    我的天哪。

    没有看错吧。

    根深蒂固很久很久的狼寨沟就这么被灭了?

    这可是天大的消息。

    让江城每一位平民都很振奋。

    陈家管事喊道:“你们说好不好。”

    玛德。

    这群智障平民,都特么的看傻眼了,老子问你们好不好,能不能回个话。

    “好,太好了。”

    “陈家万岁,陈家厉害,为民除害啊。”

    陈家管事很是满意。

    这特么的才像话。

    此时。

    陈老爷在下人的搀扶下走来,咳嗽着,脸色有点苍白,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各位,这些事情都是陈家应该做的,只要陈家在江城,就不会让任何人危害到我们江城子民。”

    陈家管事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鼓掌,我家老爷昨晚亲自带队去剿匪,受了风寒,你们看看,我们家老爷一把年龄,本来这些事情都是可以交给别人去做的。”

    “但我家老爷非不行,说为了江城子民的安危,必须亲自出马。”

    “感动,实在是感动,我……”

    呜呜呜!

    陈家管事瞬间红了眼,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

    不远处。

    李聪目瞪口呆。

    卧槽。

    他已经看出差距了。

    那家伙还真特么的会说话,难怪他能成为管事,我只能成为教头。

    差距就是在这里。

    不过,还真别说。

    老爷够狠的。

    狼寨沟跟陈家的关系,他是知道的。

    因为不太听话。

    连夜将人家给灭掉。

    厉害的很。

    同时也给他上了一课。

    不能不听公子的话,就算再苦再累都得干。

    否则,很有可能也会像狼寨沟一样,被灭门。

    想想就有些让人害怕。

    平民们被陈家管事那感情丰富的言论给感染了。

    还真有人哭了出来。

    “哇,他跟我爷爷一样大,我爷爷都瘫倒在床上,陈老爷还能为我们剿灭狼寨沟,真的太感动了。”

    “是啊,是啊。”

    “虽然陈家公子很讨厌,但陈家还是有好人的,以后咱们体谅一下,陈公子还小,没长大,坏一点也没问题的。”

    不管怎么说。

    这件事情在江城掀起轩然大波。

    黄博仁得知此事时,也是惊骇万分。

    大手笔。

    陈家竟然灭了狼寨沟。

    这到底是为何?

    陈家财富至少有一小半是狼寨沟弄来的,这灭掉不是自毁一臂嘛?

    还是说。

    就因为狼寨沟没有将武道山灭掉,所以才会惹怒陈老爷。

    但也不可能。

    陈家也没愚蠢到这等地步。

    想不明白。

    真的想不明白。

    而陈圣尧得知父亲将狼寨沟灭掉时,他大喜过望。

    在屋内狂笑不止。

    心里想着,狼寨沟让你们不听本公子的吩咐,那么下场就是如此惨烈。

    就算后悔,你们也已经来不及了。

    至于面对黄博仁,他倒也不会丢脸,甚至可以说,看到了没,不听话的狗,随手就能灭。

    多霸道的话啊。

    城外。

    林凡从武道山下来,准备到江城来逛一圈。

    看到城外那么多尸体时。

    他也是有些懵了。

    我艹!

    狼寨沟被灭了。

    这也太特么的快了吧。

    他也看到陈家老爷了,第一眼印象就是,这老头不是什么好人。

    面相看的出来。

    应该属于阴险狡诈之辈。

    此时,陈老爷看到林凡,在下人的搀扶下,朝着林凡走来。

    “林掌门,初次见面,久仰久仰。”陈老爷说道。

    林凡笑道:“陈老爷,久仰。”

    陈老爷道:“武道山能够重新开业,实在是可喜可贺,今后也能为江城子民提供更多的岗位。”

    尼玛。

    这话听起来有点怪。

    还是说对方将他当成张大仙,给弟子发月钱?

    做梦呢。

    随后。

    两人也就随便废话几句。

    聊的都不是什么重点。

    他就是感觉这老头有点阴险,这脸长相像坏人。

    陈老爷临走的时候,拍着林凡的肩膀,还拍了三下。

    这是什么意思?

    半夜三更到我屋里,咱们来个断袖之癖?

    滚蛋吧。

    渣老头。

    还将手伸向我这么优秀的男子。

    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表弟,这人不是好人。”林凡说道。

    周忠茂点头,“表哥,我看出来了。”

    林凡默默点头,表弟聪明,很是不错。

    “走,进城购物。”

    不过,进入城门的时,他还是看了看那些土匪。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黄博仁跟他说过,狼寨沟跟陈家关系莫逆,就是陈家扶持,也是陈家背后的敛财工具。

    可现在,陈家将狼寨沟给灭掉。

    这里面又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有点复杂。

    想的脑子嗡嗡炸裂。

    算了。

    管他呢。

    不管有什么阴谋诡计,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要么就来硬的,要么就别来。

    PS:推荐一本书《未来的文娱》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PS:谢谢,Ken629,谈锋,湘守,残阳的少年,几位大佬的万赏。

    大家投点月票吧,求月票,真心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