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20章 还能不能有点道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凡将一名土匪放走,带着信回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林凡很苦恼,他必须承认自己很聪明,脑子得到极大的开发,但还不够。

    况且,狼寨沟土匪主动送信来谈条件。

    这是羞辱。

    别人能忍,他可忍不了。

    你来跟我谈条件,本公子也跟你谈条件。

    谁怕谁?

    “贤……掌门,你说狼寨沟怎么会同意呢。”张大仙道。

    他是不敢相信,这小子竟然写信勒索狼寨沟,让狼寨沟拿钱来赎人,这也太霸道了吧。

    咱们这里也就六个人。

    拿什么抵抗?

    狼寨沟直接开打,绝对将武道山踏平。

    袁天楚道:“他们会给的。”

    说这话的时候,袁天楚很自信,他早就看穿一切。

    姓林的手段果然厉害。

    林凡诧异的看着袁天楚,小老弟这么信任我?

    他写封信也就弄着玩的。

    哪能当真。

    现在你说对方会给。

    那就有些玄妙。

    “放屁,你懂啥,狼寨沟会给银票,我这副掌门给你当。”张大仙就是不喜欢年轻人自大。

    林凡自大也就算了,他是掌门,你还能怎么办。

    现在你这最多也就算半个首席大弟子,还敢说这样的话,年轻,终究还是太年轻。

    袁天楚没反驳。

    但自信存在心中。

    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确定,狼寨沟会将银两送来。

    有两点。

    一点是狼寨沟到现在还没有进攻,就说明心存犹豫,拿捏不准武道山。

    林凡这种不动声色的行为就给对方极大的心理压力。

    二是狼寨沟三位当家,二十九名小弟在这里,狼寨沟怕也是在想该如何营救。

    在没有把握的时候,肯定会选择折中的办法。

    只是有一点疑问。

    林凡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狼寨沟如此确信武道山的不凡?

    这一点他是真没看出来。

    “老四,你怎么来了?”二当家看到老四的时候,惊骇万分,他们被抓也就算了,老四不是跟大哥在一起,怎么也被抓进来了。

    四当家道:“武道山不讲道义,我来送信,竟然就将我抓了。”

    “哼,亏他们还是门派,竟然如此被逼。”二当家怒火燃烧,怎么能有如此不要脸的存在。

    就他们当土匪的,都知道谈判期间,不抓来使。

    得知大哥带着寨里的弟兄们到来时,他们内心安稳许多。

    大哥出马,肯定没问题。

    可是。

    越想越气。

    一点道德都没有。

    比我们土匪还要土匪。

    江城,陈家。

    李聪真的很苦,他可以确定,公子真的没有将他人看。

    没看见,我现在很累,只想回去睡一觉。

    可公子愣是没有让他下去休息。

    还在废话连篇。

    “我要武道山覆灭。”

    “我要看到那傻大个的脑袋。”

    等等,说的都是这些。

    那温和如玉的公子,也不装了,四下无人,直接摊牌,本公子就是这么暴虐的人。

    李聪在旁边安慰着。

    公子啊。

    别着急,狼寨沟肯定行动了,武道山一定是血流成河,厮杀四起,很快就会有人将人头送到面前的。

    他说这话,就是让公子镇定点。

    还有能不能体谅一下小的,让我去睡觉吧。

    小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只想闭眼。

    陈圣尧道:“你现在立马给我去武道山,盯着那里,只要一有动静,立马回来汇报。”

    李聪惊呆了。

    公子,你牛,真这么绝情。

    “小的领命。”李聪应道,立马出府,骑马朝着武道山驶去。

    李聪真的很累。

    按理说,武道六重后可以提高抗疲劳状态。

    但他还是人类。

    不是周忠茂那种怪物,可以几天不睡。

    靠近武道山后。

    他没有立马上去,而是躲在隐蔽的地方,偷偷看着,按理说,狼寨沟肯定已经上山。

    只要等他们下山后,也就是他行动的时候。

    可是,当他躺下来的时候,陡然一股困意席卷而来,根本就抵挡不住。

    眼皮垂下。

    越来越困。

    我眯一会,绝对不睡。

    一有动静,我绝对能醒。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李聪心安理得的睡了,这一睡就进入深眠中。

    黄博仁在屋内走来走去,面色凝重,担忧万分。

    怎么办?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他也没办法,就算他现在带着府内的护卫前去帮忙,基本也是被狼寨沟全灭。

    “陈圣尧,有必要玩的这么大嘛?”

    他是真没想到,陈圣尧的心眼小到如此程度。

    不就是跟武道山有一些小矛盾,就让狼寨沟来灭山。

    太狠,实在是太狠。

    在他看来。

    五千两怕是真的要打水漂了。

    至于赢?

    别逗了。

    狼寨沟大当家都亲自出山,还想怎么赢,那与先前根本就是两码事。

    先前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如今可不得了。

    狼寨沟全寨出动的消息根本藏不住。

    有许多平民路过,远远就看到狼寨沟人马。

    吓的找地方躲起来,甚至都想挖坑,将自己给埋了。

    随后,消息也就带回城里。

    所有人都知道狼寨沟出动了。

    城里的人惶恐不安。

    当然。

    他们知道狼寨沟不敢到江城放肆,可狼寨沟的凶威在那,就算在城里,听到狼寨沟这三个字,也都吓的浑身哆嗦。

    许久。

    陈圣尧等的有些不耐烦。

    玛德。

    你们这群王八蛋,到底有没有动手,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他是真的被气懵。

    灭掉一个武道山,怎么就这么费劲。

    狼寨沟是真的想要造反吗?

    陈圣尧已经动了杀意。

    不听话的狗,还是打死比较好,继续留着,很难说不会成为祸害,伤到自己。

    李聪在干什么?

    让他去武道山看看情况,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如果狼寨沟没有动手,也该回来通报一声。

    越想越气。

    拿起东西就往地上砸。

    身边的人都特么的不听话,糟心的很。

    外面奴仆们不敢靠近。

    公子发火的时候,千万别进去,会死人的。

    武道山。

    林凡看向远方,现在是什么情况,狼寨沟到底还上不上了,等的都让人有些烦躁。

    还是说真的不管不问,就让这些家伙自生自灭。

    太绝情了吧。

    他来到俘虏的几位当家面前道:“都这么长时间过去,都没人救你们,是不是放弃你们了?”

    四当家心里气的很。

    卑鄙,无耻。

    怒气点+111。

    有点废,尽力提供这点。

    “我大哥是绝对不会抛弃我们的。”二当家说道。

    他很自信。

    这是对大哥的信任。

    林凡道:“不会抛弃你们,那现在人呢,等到现在,都没人上来,你还说不是抛弃你们。”

    艹!

    三人心里气的不行。

    能不能别说这些挑拨我兄弟几人的话。

    反正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大哥一定会来救他们。

    “林掌门,你现在放了我们,我可以回去跟大哥说,所有事情一笔勾销,绝不来犯。”四当家说道。

    他是读过书的人。

    会骗人。

    像二哥跟三哥,那基本是有什么说什么,也不会骗人。

    他现在就想将对方稳住。

    也许不用大哥来救,他们就能安然离开。

    “四弟,跟他废什么话,大哥都来了,还能怕他。”二当家道。

    尼玛。

    四当家想骂人。

    二哥,你就不能闭嘴嘛,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怎么跟五弟一样不会说话。

    当然。

    他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他是老四,这是二哥,说出来要被揍的。

    二当家对林凡很是怨恨。

    他们修为都被废了。

    就算回到狼寨沟,那又能处在何等位置。

    弟兄们不会服的。

    就在这时。

    狼寨沟一名土匪上山了。

    “武道山掌门,我家大当家同意你的要求,这是银票三万两,请放人。”那小土匪站在武道山入口高喊着。

    他不敢进来。

    害怕自己也会跟几位当家的一样,被武道山给抓起来。

    原本是五当家要来的,可大当家害怕武道山有阴谋,就派他过来。

    玛德。

    小弟也是兄弟中的一种。

    怎么就这么不将我当一回事呢。

    “嗯?”林凡惊讶,什么情况,还真的送钱来了。

    狼寨沟也太胆小了吧。

    武道山也就这几个人,能动手干架的也就两个,竟然就这么被镇住了。

    奇怪。

    真是太奇怪。

    袁天楚笑了,果然不出所料,跟料想的一模一样。

    张大仙愣神,随即大喜,竟然真的送钱来了。

    这是为什么?

    还是说我武道山有点威名,其实狼寨沟还是很畏惧的。

    如果真是这样。

    那他就不应该将武道山给关门啊。

    如今。

    最为震惊的倒不是林凡等人。

    而是三位当家。

    我艹!

    大哥是怎么想的。

    不就是一个武道山,怎么还送钱来了。

    应该大手一挥,让咱们狼寨沟的弟兄们踏平武道山,杀他个天翻地覆才是啊。

    现在竟然将钱送来。

    这还是他们狼寨沟的风格吗?

    我们可是土匪,只有我们抢人家的钱,就没有我们给人家送钱的道理。

    四当家小声道:“二哥,三哥别急,这或许就是大哥的缓兵之计,麻木对方,然后一举拿下。”

    说的还真有道理。

    两人默默点头。

    狼寨沟里的弟兄,也就四弟读过几本书,是有学问的人。

    虽然在外面好像算不上什么。

    但是在他们那里。

    四弟就是大学士。

    林凡道:“拿来看看。”

    小土匪有点紧张,能让大当家送银两来赎人,肯定不一般。

    他虽然入狼寨沟的时日不长,但也经历过大大小小十来次的行动,还真的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三万银票厚厚一沓,张大仙都看直了眼。

    没想到如今,还能看到这么多钱。

    武道山崛起有望。

    小土匪道:“这是大当家给你的信。”

    又是信。

    两方相距不远。

    前来说话不就好了,非得写信,多麻烦。

    看了一眼,内容简单。

    “男人得守信,三万两银票,放了他们。”

    这是害怕林凡拿到银票撕票,所以才会说男人得守信。

    有点小聪明。

    可他真没弄明白。

    本公子也没干什么事,怎么就这么害怕呢。

    怪的很。

    小土匪很是紧张的看着林凡,他在等待,可有很害怕。

    放不放啊。

    可别说话不算数,拿了钱不放人,那可真的要倒霉了。

    林凡道:“本公子是守信用的人,既然给钱,那就放人,表弟,将人给放了。”

    小土匪松口气。

    看来对方还是有点道德的。

    那些在武道山没有休息的土匪们,都快激动的要哭了。

    这地方太危险,太恐怖。

    根本就没将他们当人看

    没日没夜的干。

    还特么的吃不饱。

    有时还会被殴打。

    现在能离开,他们喜极而泣,想哭,想发泄积压在心里的悲伤。

    四当家没有多说。

    看来大哥是担心我们,以防我们在对方手里,大战时伤及到。

    所以才想,先将我们救出去,等到时,直接踏平武道山。

    好计谋。

    “二哥,三哥别说话,我们先离开这里,等离开之后,就是我们报仇的时候。”四当家说道。

    “嗯,知道。”

    被武道山劫持的土匪们,神色憔悴的站在一起。

    “你们大当家不错,拿钱来赎你们,我也是讲信用的人,放你们离开,不过我劝你们跑快点。”

    “走吧。”

    林凡挥手,让他们赶紧走。

    这段时间运气真的很好。

    不仅白白得到免费劳动力,还白白得到三万两银票。

    他就从未想过,钱来的如此简单。

    土匪们已经怒不起来。

    他们的意志已经被消磨。

    武道山这任掌门有点虎,不是太好惹。

    还是赶紧溜吧。

    下山的路不是很长。

    四当家想着。

    大哥赶紧出来啊,咱们带着弟兄们继续杀上去。

    可是没动静。

    周围静悄悄。

    还是说这只是在半山腰,大哥他们在下面等待着。

    “四弟,大哥呢?”二当家问道。

    你不是说大哥只是先救我们吗?

    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

    小土匪道:“二当家,大当家在那里等我们回去。”

    四当家笑着,大哥还真是讲究人。

    没有在山下等待,而是等我们到来,穿戴整齐,带着兄弟们一起杀上去。

    这是考虑到我们的脸面吗?

    以为我们被抓,心里不舒服,所以才会想等我们一到,一起杀回来,消除心中的阴影。

    大哥不愧是大哥。

    这辈子跟定了。

    下辈子还要跟。

    山下有马匹。

    那都是小土匪带来,迎接各位当家跟弟兄的。

    武道山上。

    袁天楚看着林凡,他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以他对林凡的了解。

    这些土匪可不会那么安全的离开。

    张大仙道:“掌门,咱们发了。”

    这是真的发了。

    三万两银票,还需要什么投资,就这些钱,足以武道山的发展。

    招收弟子。

    吃香的,喝辣的。

    享福的日子终于来了。

    不过,他发现袁天楚看向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想干嘛?

    不就是刚刚说,真要是送钱来,我这副掌门给你当。

    呵呵。

    玩笑话也信,还是太年轻啊。

    林凡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心里估算着。

    土匪应该已经到山脚,出了武道山。

    他是很讲究的人,而且也是很守信用的人。

    人家既然拿钱来赎人,那自然得放了。

    如今出了武道山。

    协议已经完成。

    林凡道:“表弟,咱们山下来了一群土匪,无恶不作,烧杀抢掠,表哥我看不下去。”

    “嗯,表哥说的对。”周忠茂道。

    说这么多。

    怎么就没听明白呢。

    也怪自己傻,非得跟表弟说这么深奥的话。

    “表弟,杀。”林凡道。

    “好。”

    这话就简单明了,周忠茂也知道表哥的想法,不就是杀嘛,没必要说那么多。

    张大仙目瞪口呆。

    我艹!

    刚把人给放了,等人家到山脚,就派你表弟去干死人家,这变脸也变的太快了吧。

    袁天楚明悟。

    又被他猜对了。

    果然是要动手。

    但从这里看出,姓林的算是讲究人,放对方离开,等出了武道山,那也就完成承认,到那时,可就不用管。

    梁庸齐倒是没那么多。

    他就一个感觉。

    真特么的卑鄙,阴险。

    明明都说好放人家离开,现在竟然又派你表弟去杀人家,太龌龊了吧。

    周忠茂速度很快,直接朝着山下袭去,要将那么些土匪截杀。

    离开武道山的土匪们,抱着马脖子,没什么力气。

    累啊。

    能回归到自由真的太好。

    等养好身体,一定要去周围的村庄找点小娘们。

    突然。

    他们听到身后有闷雷声。

    所有人都回头望去。

    只见一道身影弹跳到空中,随后落地,地面砸出一道大坑,随后又弹跳起来,很是惊人。

    就这每一次的弹跳,都有百米之远。

    艹!

    什么鬼?

    那是什么玩意。

    四当家凝重,看了一眼后,神色大变,“走,分散走,赶紧跟大部队集合。”

    他没想到武道山不讲信用,放了他们后,又派人来杀他们。

    我艹!

    有土匪惊呼着,勒住马脖子,大喊着。

    驾!

    驾!

    跑快点,赶紧跑快点。

    苍天啊。

    现在的门派为何没有一点道德。

    明明都已经说好,为什么要说话不算数。

    过分。

    真的太过分了。

    有土匪回头,他们看到极其恐怖的一幕。

    那家伙出现在他们同伙身边,直接挥舞手臂,一掌拍过去,自家同伙连同马匹直接炸裂,四分五裂,血水飘洒在空中。

    恐怖。

    真的太恐怖。

    这特么的还是人嘛?

    周忠茂修为只有武道九重,但他在蛮力发现很强,还没修炼的时候,就比普通人要强悍许多。

    林万易就是看中他有这样的潜能。

    如今的周忠茂,随随便便一掌,都蕴含着极致恐怖的力量。

    砰!

    砰!

    炸裂声不断。

    哪怕他们分散跑,周忠茂都能来到他们的身边,伸出手臂,直接一掌拍去,浑厚的内力形成的恐怖力量爆发出来,空气都被挤压的快要爆炸。

    “二哥,三哥快点。”四当家喊道。

    这人很厉害,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他是真的没想到,武道山竟然会不守信用。

    可恶。

    此时的周忠茂就是人形坦克,面对这些土匪,他根本不需要有过多的技巧,全部都是以最为狂暴的力量,将他们轰碎。

    那种炸裂的场面,犹如深渊地狱。

    “都别跑,我表哥说了,要你们死,别让我完不成任务,让我表哥失望。”周忠茂低吼着,身上的煞气越来越浓烈,速度变的更快。

    他动了。

    一头骏马从他面前飞驰而过,他伸出手,猛的抓住骏马的尾巴,猛的用力。

    骏马跑的太快,惯性太强,直接被撕扯成两半。

    马上的土匪张着嘴,时间仿佛停顿,土匪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砰!

    周忠茂手掌厚实,摁住土匪的脑袋,往地上一砸,直接炸裂。

    “这是什么魔鬼。”

    逃跑的土匪们,哭了。

    他们已经被吓哭。

    这家伙的手段比他们还要残忍,甚至都让人心生绝望,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四当家看着越来越多人死去,心里急的很。

    大哥,快来救命啊。

    二当家跟三当家都快被吓懵,只知道往前跑,其余的都不敢想象。

    狼寨沟聚集地。

    大当家看向远方,皱眉沉思。

    怎么还没回来。

    对方有没有遵守承诺。

    突然。

    他的视线里出现了弟兄们的身影,脸上浮现笑容,看来回来了。

    可紧接,情况变了。

    他目睹一名神秘人出现在他弟兄面前,一巴掌挥去,那弟兄没了。

    对。

    没有看错。

    就是这么没了。

    “大哥,救我。”四当家喊道。

    我艹!

    大当家反应过来,直接上马,朝着远方冲去。

    他心里愤怒。

    怎么回事?

    出尔反尔不成。

    三十几位土匪,被周忠茂杀的没几人。

    也就二当家,三当家,四当家还活着。

    周忠茂看向喊的最凶的四当家,直接追去,抬手就要一掌拍下,只要拍中,四当家肯定也得四分五裂。

    四当家感受到死亡笼罩着,回头望去,面色惨白。

    “不……”

    “住手。”大当家暴怒,一脚踏马,腾空而起,抽出长刀,朝着周忠茂劈去。

    周忠茂凝重,没有继续斩杀四当家,而是一掌朝着大当家拍去。

    以血肉之躯硬抗对方长刀。

    不过,周忠茂的手掌逐渐散发着光泽,好像是混元碎玉手,但也不是,两者之间有区别。

    砰!

    相互碰撞。

    气势冲撞。

    两人的内力都很浑厚,地面龟裂。

    “高手。”周忠茂惊讶,没想到狼寨沟的大当家,实力很是不错,能够跟他硬战。

    大当家握刀的手,微微颤栗,好强。

    眼前此人真的很强。

    他没把握能将对方拿下。

    “你们武道山就如此不讲信用,银票已经给了,为何还要杀我的人。”大当家问道。

    周忠茂道:“我表哥,不喜欢土匪。”

    理由就是这么简单。

    跟周忠茂交手后,大当家越是感觉陈家在坑他狼寨沟。

    有这等强者在。

    不是他亲自出马,基本都是送菜的。

    只是陈家却没有跟他们说过这种情况。

    果然是那种想法,希望看到狼寨沟跟武道山两败俱伤。

    好的很。

    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大哥。”四当家回头喊道。

    刚刚被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

    大当家道:“带着弟兄们走,这里我来挡着。”

    “大哥……”

    “走。”

    他们留在这里无用。

    还白白的拖后腿。

    四当家不甘,但他懂大哥的意思,也知道留在这里,非但帮不上忙,还会拖大哥的后腿。

    “二哥,三哥,我们走。”四当家吼道。

    周忠茂没有废话,直接动手,表哥说了,杀了,那就得杀了才行。

    两人之间都是强者。

    或许林凡也没想到狼寨沟的大当家是高手。

    一开始。

    两人不分伯仲。

    但渐渐的,周忠茂就压着大当家打。

    两人受到的教育程度不一样。

    大当家或许是野路子,可周忠茂却不一样,而是经过林万易亲手调教的,两者之间有这天差地别。

    大当家在等机会,等弟兄们都撤了,他也会找机会离开。

    继续缠斗下去。

    他感觉自己很有可能会栽在对方手里。

    武道山。

    林凡等待着,表弟出去有段时间,怎么还没回来。

    忘记跟表弟说,穷寇莫追,如果土匪溜了,就别追。

    茂密的深林里。

    大当家快速逃离,心里骂娘。

    我艹!

    你特么的还是人嘛。

    打的差不多就行了,有必要这样紧追不舍吗?

    他发现弟兄们都撤了之后,也就撤退。

    本以为对方追一会,就会放弃。

    可是没想到,这家伙也是狠人,不追到誓不罢休,紧追不舍,头疼的很。

    玛德!

    大当家咬牙,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刀,爱刀对不起了。

    随后猛的朝后面扔去。

    咻!

    长刀破空而去。

    周忠茂翻身,直接抓住长刀,重量不轻,速度缓慢下来,而大当家抓住此次机会,逃的没影。

    “跑了。”周忠茂站在原地,摇着头,原路返回。

    没弄死此人,倒是有点可惜。

    等会怎么跟表哥说,又要让表哥失望,好烦啊。

    周忠茂的想法就很简单。

    表哥说什么就什么,吩咐的任务,完成就行,如果没完成,他会很难过的。

    陈圣尧快要疯了。

    人呢。

    都特么的哪里去了。

    狼寨沟到底什么情况,有没有将武道山覆灭。

    李聪你这狗日的,死哪里去了。

    他现在很气。

    感觉这么多年来的怒火,都在今日爆发出来了。

    院落里,已经有奴仆惨遭毒手。

    吓的不少奴仆大气不敢喘,就怕吸引公子的注意。

    武道山下。

    李聪醒来,睡的真香,嘴角还挂着口水,这一觉直接将生命补全,整个人都跟活了一样。

    “咦?”

    他疑惑,怎么还没动静。

    天都快黑了。

    狼寨沟到底有没有将事情搞定。

    办事效率太低。

    公子肯定都急死了。

    算了。

    还是亲自去山上看一看。

    就在此时,他看到一个人影,立马蛰伏在原地,没有动弹。

    那不是武道山的傻大个嘛。

    他怎么还活着?

    莫非……

    想到这里时,李聪面色有些不对,狼寨沟失败了,根本就没有灭掉武道山,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没跟武道山交手。

    靠!

    到底什么原因。

    早知道这样,就不睡了,竟然都没将事情给弄清楚。

    回去该如何交代?

    他可不会跟公子说,公子我太累,所以在那里睡着了,后面发生的情况,我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真这样说,那不好意思,长眠吧,没必要醒来。

    李聪思考着,想到狼寨沟对公子的态度,他想到一种可能性。

    狼寨沟肯定没动手。

    对。

    回去就这么说。

    江城,陈家。

    “公子,我回来了。”李聪喊道。

    顿时。

    从屋内,直接飞出一个昂贵的花瓶。

    “你特么的给我死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陈圣尧怒骂。

    狗东西,真的是狗东西啊。

    李聪道:“公子,不是小的不回来,而是狼寨沟根本就没动手啊,一直到他们离开,我才离开,他们那是在欺骗公子。”

    他露出心痛之色。

    为了就是表现出,他们没有为公子办事,我是替公子多么的难过。

    “他们敢?”陈圣尧不信。

    狼寨沟真的想造反不成。

    我的命令都敢不听。

    李聪道:“公子,他们真敢的,我还亲眼看到那傻大个活蹦乱跳的从山下回来,根本就没发生任何事情。”

    这些说的都是真的。

    是他亲眼所见,所以绝对错不了。

    “你给我滚。”陈圣尧红着眼怒骂道。

    他的脸丢干净了。

    城内平民或许不知道,但黄博仁绝对知道。

    狼寨沟都来了,却没发生任何事情,今后见面,这等嘲讽还能少得了?

    “公子息怒,小的现在就滚。”李聪哀嚎,动作很灵敏,很麻溜的滚了。

    现在留下来,就是傻帽。

    没看到公子这么怒嘛。

    就算他是陈家教头,也没用。

    武道山。

    周忠茂回来了,拿着大当家的兵器,“表哥,没杀干净,被他们跑了几个,只抢来这兵器。”

    语气有点低沉,有点难受。

    林凡表情有点诧异,拍着表弟的肩膀,“很好。”

    表弟没的说。

    真的很好。

    看看这时辰,出去那么长时间,怕是追的不轻。

    不过。

    他也是有些大意。

    以后不能让表弟冒险,应该跟表弟说穷寇莫追,别跑太远。

    要是遇到硬茬,表弟出了事。

    后悔莫及。

    周忠茂道:“表哥,我失败了。”

    林凡道:“你没失败,你很成功,表哥很是欣慰。”

    PS:一张字数是八千字,不是说订阅贵,我继续去码字,差不多十二点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