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19章 此计恶毒啊(求月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武道山务工的平民们回家了。

    但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所有人。

    很快。

    狼寨沟土匪在武道山被抓的事情彻底传开。

    一开始。

    有人还不相信。

    开什么玩笑。

    就武道山还跟狼寨沟作对,拿命也不够玩的。

    但是传的人越来越多,去武道山务工的人都这么说,那事情的真实性可就大的很。

    有杠精就是不信武道山这么猛,不信邪的去武道山查看情况。

    最后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真的。

    武道山真的太强大。

    回到江城后,他成为了传递真相的使者,很是卖力,仿佛是他将狼寨沟的土匪拿下似的。

    “我跟你们说,那是真的,我刚刚才从武道山回来。”

    “武道山厉害的很,狼寨沟的土匪们都不是对手啊。”

    对江城平民们来说,这可是天大的事情。

    狼寨沟对他们伤害很大。

    在外面经商时,遇到狼寨沟基本没得跑,都得主动的将所有财富奉献上去。

    不过好在狼寨沟只劫财不杀人。

    只是他们太猖狂。

    每次劫玩后,都会说,努力赚钱去,让我们继续劫。

    这话说的就很嚣张。

    很快,城内的传言传到陈圣尧耳里。

    他内心很暴躁。

    砸着东西,释放心里的怒火。

    “武道山,你特么的……特么让本公子丢人丢大了。”陈圣尧咬牙切齿,他是最要面子的人,丢给谁,他也不想丢给黄博仁。

    可是现在。

    他这脸就是丢了。

    难以忘记黄博仁看向他的眼神。

    那眼神恶毒。

    杀人诛心。

    夜晚。

    狼寨沟每天都是酒肉生活,所有人围聚在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在搂着身边的娘们。

    娘们质量普遍不是很高。

    但有总比没有的好。

    “怎么还没有回来。”大当家皱眉,疑惑的很,以这时间段,人应该都回来了,现在的庆功宴就是在等待老二跟老三他们回来。

    但都已经到现在了。

    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怪的很。

    “不会出事了吧。”

    大当家有不好的预感。

    但很快就将这预感抛之脑后。

    虽说老二长的奇形怪状,但修为不错,武道七重,在江城附近,已经属于一等一的高手,况且老三实力也不错,还带着那么多人,只是灭掉武道山,怎么可能会出事。

    武道山的情况,所有人都知道。

    那真的是一个废物。

    从未听过门派还给弟子发月钱,可笑至极,不是亲眼所见,都难以相信。

    “大哥,怎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告诉弟弟,弟弟去将他的脑袋砍下来,给哥哥当下酒菜。”五当家说道。

    五当家长相有点粗俗,粗脖子,粗四肢,哪都粗,嗓门大的很。

    啪!

    四当家怒拍五弟脑袋,“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脑袋给大哥当下酒菜,你是说大哥吃人肉?”

    五当家尴尬,“说错了,说错了,我是说当尿壶。”

    “哎。”四当家怒瞪一眼,不会说话,用词都不准确,四当家是讲究人,以前是读过书,混在这一群没读过书的土匪里,说话都难的很。

    大当家道:“我是见二弟跟三弟到现在还没回来,我怕会出事。”

    四当家道:“大哥,不会的,二哥跟三哥实力强大,区区武道山而已,怎么可能会出事。”

    看看,从这些话就能听出,他们对武道山是多么的看不起。

    张天山以前也是够惨。

    弄个武道山,也算是江城百里之内唯一的一个门派,却被土匪不放在心上,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也许二哥他们是掠夺村庄,掠夺的太爽,迟些回来,反正肯定会回来的。”四当家道。

    大当家点头,“希望如此。”

    可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担忧万分。

    这种感觉太奇妙。

    此时,李聪心里吐槽的厉害。

    畜生啊。

    不管怎么说,教头也是有点地位的。

    公子太狠,他刚从狼寨沟匆忙回来,又特么的让他去狼寨沟,就不能换个人,或者缓一缓。

    别的不说,他现在屁股疼的厉害。

    这匹马有点猛,狂奔如飞,颠的他屁股一上一下,就没安生的时候。

    “武道山,你怎么就这么多屁事呢,被狼寨沟灭了,让我家公子开心开心不就好了嘛,非得反抗,有病。”

    李聪骂骂咧咧,很快就看到远方灯火通明的狼寨沟。

    终于要到了。

    只是想到等会又要连夜赶回来,他就想喷出一口老血,抗议一下这等不将人当人看的行为。

    “我是陈家教头李聪,请开寨门,有急事找大当家。”李聪吼道。

    看守寨门的土匪,将门打开。

    如果人多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一句话就开门的。

    但对方就一人,开了就开了,对方一人还敢放肆不成。

    李聪进入寨内,急忙下马,朝着忠义堂跑去,同时喊道:“大当家,再下陈家教头李聪,有急事汇报。”

    大当家本来就在思考事情,听到李聪这声音,心里咯吱。

    卧槽!

    不会是真的出事吧。

    可能性很大。

    否则陈家教头来狼寨沟干什么?

    除非是出了事情。

    忠义堂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向李聪,那眼神都快让李聪紧张的要死。

    尼玛!

    不知为何。

    他感觉自己更像是被扒光的小娘们扔进狼窝似的。

    能不能别这么**的看着我。

    心慌啊。

    “何事?”大当家忍住心中的不安问道。

    李聪抱拳道:“大当家,出事了,狼寨沟二当家等人前去血洗武道山,却被武道山的人给抓住了,我家公子命我前来告知,望大当家能亲自出山,将那武道山灭掉。”

    果然。

    大当家心里往下一落。

    还真的出事了。

    他久久未见老二他们回来,就感觉不妙,灭掉武道山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就算掠夺村庄,也不需要多久,但就是没回来,不出事都不可能。

    “怎么会,武道山的实力我们都知道,他们没这能力抓住二哥他们。”四当家惊骇起身。

    的确如此。

    武道山能有多强。

    他们都知道张天山,被称为史上最弱掌门也不为过。

    可如今就是这拥有最为废物掌门的武道山,竟然将老二他们给抓住,说出去都没人敢相信。

    李聪道:“大当家,现在武道山的掌门不是张天山,而是另有他人。”

    他没摸清楚那新任掌门到底是什么来路。

    反正也就知道姓林名凡。

    很年轻的小伙。

    看起来也没什么特色。

    但就是没什么特色的家伙,竟然让狼寨沟吃了大亏。

    说出来你敢信。

    四当家沉思,另有他人?

    “大哥,我去武道山。”四当家说道。

    大当家皱眉道:“不行,不能一个个去送,老二跟老三在一起,武力非同一般,连他们两人都被抓住,你去也没用,让弟兄们准备好,今晚我们就去武道山。”

    他准备亲自出马。

    此事透露着一种危机。

    如果没当回事,很有可能要遭。

    李聪大喜过望。

    这感情好啊。

    狼寨沟大当家亲自出马,那武道山还算个球。

    “李教头,多谢前来告知。”大当家道。

    李聪道:“哪里,哪里,我等都是为公子效命,理当如此。”

    大当家大手一挥,“让兄弟们都准备好,我们今晚出发。”

    很快。

    一声高过一声。

    “都收拾收拾,没穿裤子的赶紧穿裤子,去江城武道山。”

    “妈个吧的,竟然有人胆敢惹我们狼寨沟,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子要大开杀戒。”

    匪气十足。

    霸道无双。

    这就是狼寨沟,一群狼聚集在一起,就算是一头龙,也得将他撕咬成碎片。

    尼玛。

    李聪服了这些土匪。

    真特么的是土匪。

    刚刚看到啥,一个土匪赤身搂着妹子出来,大喊大叫谁敢惹我们,身后还有人帮忙推屁股。

    靠!

    简直是禽兽,能不能有点羞耻心,这么多大老爷们看着,你就不感觉自己的行为有点伤风败俗嘛。

    尤其是那女子,更是浪的没边,竟然还叫喊几声,仿佛很舒服似的。

    这要是在江城,绝对是进猪笼的货色。

    “李教头,趁着我们在收拾,看上谁,说一声,让你爽爽。”有土匪提议道。

    李聪要气炸了,爽你妈个头,你特么的不嫌脏,老子还嫌脏呢,老子是有原则的人行不行。

    当然。

    他还是一脸笑道:“多谢好意,不需要了。”

    他心里悲凉,回去一定要告诉公子,这些人都是禽兽,这种事情都干的出来,以后真不想来狼寨沟。

    太特么的瞎眼了。

    大当家站在台阶上,身后背着一口巨大的刀,足足有一人长。

    虽然没说话,但那神情却是让人害怕。

    狼寨沟都忙碌起来。

    已经很久没有全军出动了。

    为了一个武道山,大当家却要求全军出动,不得不说,太高看武道山了。

    别人看到,心里肯定会想,区区一个武道山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

    但对大当家来说,很有必要。

    老二跟老三被抓,足以透露出一个消息。

    对方那里有高手。

    小看或者低估对方,很有可能吃亏。

    李聪目睹狼寨沟整顿的一幕,心里嘀咕着,虽然看起来好像很乱,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尤其是那种匪性,真的太强了。

    整个狼寨沟都被笼罩着。

    甚至他都在怀疑。

    陈家真的能掌控拥有如此强大匪性的狼寨沟吗?

    所有土匪骑上骏马,凶意沸腾,李聪总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混在一群土匪里,真是让人有点不舒服。

    “出发。”

    大当家挥手,土匪出动,足足有百人之多,还有一些则是留在狼寨沟看家。

    “我的屁股哦。”李聪欲哭无泪,又要赶路,可没办法,他就是来办苦差事的,只能忍着等回到城内,再好好的休息。

    土匪成群赶路。

    马蹄声响彻。

    气势凶猛,无人敢拦。

    大当家眼里冷光闪烁,尤其是背在身后的大刀,更是给黑夜增加了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天渐渐的亮了。

    狼寨沟土匪终于到了江城附近,他们原地休息,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大当家,是否立马杀进去?”李聪问道。

    他是真的迫不及待。

    早点将事情搞定,对谁都好。

    咱家公子还想看人头呢。

    你是不知道啊,我家公子很有兴致的调戏小娘们,就因为武道山,瞬间兴致全无,据他估计,那小娘们怕是从此与世隔绝。

    大当家道:“不急。”

    李聪心里吐槽着,你不急我急的很,不过算了,你是土匪头头,你说了算。

    “大当家,我现在回城里向公子汇报情况,希望大当家能早点将武道山覆灭。”李聪抱拳道。

    他可不能跟土匪混久。

    要是被别人看到,传出去终究有些不好。

    而且跟这些土匪待久了,他总是浑身不自在。

    你瞧。

    那土匪还扣鼻屎,扣完了,还用舌头舔一舔,多恶心。

    整体素质极其之低,已经超出个人想象。

    “嗯。”大当家点头,话不多,仿佛是进入另一种状态似的。

    驾!

    李聪朝着江城袭去,他现在就要汇报公子情况。

    希望公子能稍微体谅他一下。

    一夜没睡了。

    屁股都快炸开,可别在吩咐任务给我,就让我回去睡一个好觉吧。

    “大哥,我们等会怎么做?”四当家问道。

    二哥跟三哥等兄弟被抓住武道山,他心里急的很,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兄弟们拯救出来。

    但一切都得听大哥指挥,不能轻举妄动。

    大当家看着天,“还早,等会的,让所有兄弟们原地休息,保持安静,别乱走,解决了武道山,有他们爽快的。”

    “是。”四当家应道。

    立马吩咐下去,让所有弟兄别独自行动。

    狼寨沟的纪律还是很不错的。

    但长久的胜利,终究还是让一些弟兄炸裂。

    以前就有这种事情发生。

    大伙都等待商队路过时,竟然有弟兄去周围的村庄找个小娘们乐呵。

    这行为实在是不好。

    江城。

    李聪骑马回来,匆匆的进入府内,来到公子屋外,就喊道:“公子,我回来了。”

    陈圣尧的心情从昨天到现在就没好过。

    “事情办的怎么样。”屋内传来陈圣尧的声音。

    他心里一直憋着一股火,就等着发泄呢。

    李聪进屋,汇报情况,“公子,狼寨沟大当家亲自出马,带着狼寨沟兄弟们在江城外等候着,等时机一到就立马行动。”

    “还等?给我告诉他,现在就给我灭了武道山,去。”陈圣尧吩咐道。

    还等什么等。

    既然都已经到了,就给本公子上。

    灭了武道山。

    将那混蛋的脑袋提过来。

    李聪绝望,公子,你真特么的没把我当人看啊。

    看看我的眼睛。

    都有黑眼圈了,眼袋都挂下来。

    就算不夸赞,也得让我回去休息吧。

    你这样就是在透支我的生命。

    禽兽啊。

    “是,公子,我现在就去。”李聪又匆匆离去。

    陈圣尧冷着脸。

    狼寨沟的行为让他很是不满。

    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竟然还敢等。

    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必须约见,好好的谈一谈。

    李聪回到大当家哪里,告知公子的命令,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大当家只回了两个字。

    “不急。”

    卧槽!

    李聪真的想死。

    现在不是你急不急,而是我家公子急,你就不能立马行动,给我把事情办完吗?

    他又马不停蹄的奔回去,跟公子汇报情况。

    陈圣尧得知大当家忤逆他的命令时,脸色阴沉的很。

    “去,告诉他,是想忤逆我的命令吗?”

    李聪看着公子。

    内心彻底绝望。

    你们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传信的信鸽,还是说跑腿的,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当面去说嘛?

    多简单。

    “怎么,有问题?”陈圣尧皱眉问道。

    李聪立马摇头,“没有,小的立马就去。”

    随后就是李聪来回奔袭之路。

    在他看来这大当家的就是脑子有病。

    一直不急,不急。

    不急你特么的说个理由出来,让我也好跟公子解释解释。

    现在你这么敷衍的回答,让我怎么解释。

    公子跟大当家来回问话,已经让李聪想要吐血。

    不是被气的。

    而是一来一回,跑的气息上浮,有躁动的迹象。

    “时候到了。”

    终于,这一次听到的回答,不再是不急。

    李聪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真的好累。

    只想睡觉。

    “大当家,我去告诉公子。”李聪起身,快速回江城,向公子汇报情况。

    大当家写了一封信,“四弟,你去将这信送到武道山新任掌门手里,记住,不要冲动。”

    “是,大哥。”四当家应道。

    他没有多问。

    大哥有自己的想法,他将这封信送过去就成。

    随后上马朝着武道山奔去。

    所有土匪严阵以待,有的抽出刀,吐口痰,擦拭着宝刀。

    等会开干时,砍人顺溜点。

    武道山上。

    四当家上山,瞧了一眼,很破旧,完全看不出就这门派,有能力将二哥三哥拿下。

    突然。

    一道背影很熟悉,尤其是在朝阳的衬托下,散发忧伤。

    “二……”

    话还没出口。

    那道背影搬着几块砖,慢慢远去,那身影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能一头栽倒似的。

    “不会的,那怎么可能是二哥的背影。”

    四当家摇头,将那想法抛之脑后。

    “你是谁?”突然,周忠茂发现不速之客,警惕问道。

    武道山有表哥在,一定要注意所有上山的陌生人。

    “我是狼寨沟四当家,我……”

    我艹!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这憨厚的傻大个瞬间出手,伸出五指直接朝着他抓来。

    艹!

    就算是我们这些土匪,也不会在别人话还没说完的情况下动手。

    粗暴了吧。

    他心神一凝,这一爪好像不好躲,对方的五指间有气流在流动,有股吸力。

    四当家脚步蹬蹬往后退去。

    他修为还行,武道六重,在狼寨沟是排的上号的。

    可此时,他却大感不妙。

    周忠茂脚步一踏,啪的一声,五指仿佛会缩地成寸似的,直接抓住四当家的脑袋,猛的用力,单手摁下去。

    四当家的脑袋重重的跟地面碰撞,地面龟裂,砸出小坑。

    他已经留手,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否则对方的脑袋应该会爆炸。

    “你干嘛呢?”张大仙巡视武道山,看看有谁在偷懒,他就看到周忠茂在打人。

    大早上的,打人家干嘛。

    还把人家脑袋往地上摁,也不想想人家脑袋疼不疼,要是撞成白痴,你来养啊。

    “没干什么。”周忠茂说道。

    张大仙瞧着周忠茂。

    林万易哪来这么愣的侄子,真是愣的可怕。

    当他看向倒在地上的家伙时,惊讶一声,感觉这家伙的脸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将对方脑袋抬起。

    仔细的看着。

    我的天。

    这不是狼寨沟四当家嘛。

    他怎么会来这里。

    不可能吧。

    “刚刚他有说什么吗?”张大仙问道。

    周忠茂回道:“他说他是狼寨沟的四当家。”

    “还有呢?”张大仙问道。

    “我……”周忠茂想了会,好像还说了一个字。

    “我???”

    张大仙满脸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嗯。”周忠茂点头,“这是他说的最后一个字,就是我……然后我就动手了。”

    靠!

    你虎吧。

    张大仙服了,林万易到底是怎么教侄子的,能不能等人家话说完动手。

    狼寨沟四当家出现在这里。

    可不是什么好的信号。

    “干嘛呢?”林凡醒来,端着碗,鱼翅炖燕窝,条件一般,将就的吃着。

    “掌门,你来看看你表弟干的好事,人家话都还没说完,他就将人家给打晕了,你说这怎么能如此粗暴。”张大仙抱怨着。

    林凡瞧了一眼,“谁啊?”

    张大仙道:“狼寨沟四当家。”

    嗯?

    林凡有点诧异,狼寨沟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是来救同伙的?

    可就这一个人,未免也太看不起本公子了吧。

    “有封信。”张大仙看到在四当家身边的一封信,捡起来,打开一看,猛的倒吸一口冷气。

    卧槽!

    林凡接过信,仔细瞧着,时不时的点头。

    信里的内容大致意思就是。

    老子是狼寨沟大当家,听说你抓了我二弟三弟,很有必要谈一谈,如果不想遭罪,就赶紧将我二弟三弟给放了,否则后果自负。

    “掌门,这可如何是好,狼寨沟全军出动,我们这么点人,都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啊。”张大仙说道。

    林凡很淡然,“慌什么,他们现在二当家三当家四当家,都在我这里,你慌什么?”

    张大仙琢磨着。

    有道理。

    咱们有谈判的筹码。

    袁天楚悄悄靠近,他见这里的情况不对,就知道肯定是发生大事。

    果不其然。

    狼寨沟出动。

    这是摊上大事了。

    “林兄,能不能让我看看信。”袁天楚道。

    林凡将信给袁天楚,琢磨着接下来的事情,这人肯定来了不少。

    要是就这么放过。

    我同意,老天都不同意啊。

    老天要是有想法,也许会大骂,关我屁事,我同意了。

    袁天楚皱眉,一字一字的看。

    有问题。

    这封信有问题。

    在看看躺在地上的家伙。

    狼寨沟这是在试探。

    这封信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让此人来试探武道山的情况。

    如果当时,林凡将这人放回去,那么狼寨沟绝对会毫不犹豫大肆进攻。

    而现在,林凡将此人留下来,却是狠狠的威慑了狼寨沟。

    他看了一眼林凡。

    果然。

    谁特么的说林凡是傻帽,是废物的。

    那是你们没有看到现在的情况。

    他的心思果真是不可猜测。

    对任何事情都有着绝对的掌控。

    恐怖,此人真的好恐怖啊。

    袁天楚内心跳动的很快,越是跟林凡接触,他越发现林凡的恐怖,看来在幽城还得感谢他不杀之恩。

    以自己当时的心性,怕是难以抵挡林凡的阴谋诡计。

    还好自己成长的也快,能够跟上林凡的思维。

    不是你跟上林凡的思维,而是林凡根本就不知道你这思维是怎么来的。

    有病啊。

    “掌门,我们现在怎么办?”张大仙问道。

    虽说已经不怎么慌了。

    但这事不解决终究难受点。

    林凡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人拖下去,继续干活。”

    不是他不想干。

    而是他暂时也没想到怎么处理,那就先晾着,等想到好办法再说。

    袁天楚心里嘀咕着。

    临危不乱,敌人已经到来,却还能保持镇定,此等心性佩服。

    如果不是你太危险。

    还真想坐下来跟你喝几杯,聊聊天。

    梁庸齐倒是没心没肺。

    他看到袁天楚又在一个人低估时,就知道这家伙又在想事情。

    想的都什么破事,没一件成的。

    狼寨沟土匪。

    “嗯?”大当家皱眉,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四弟到底干什么呢,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送信过去,就是要让对方知道,是谁来了,来的目的是什么,你们应该怎么做。

    就这么简单。

    可特么的。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办到现在连人影都没了。

    到底哪去了。

    “大哥,四弟还没回来,不会被对方给抓了吧。”五当家说道。

    “别乱说,我等土匪都懂江湖道义,不斩来使,他们武道山是门派,还能不懂?”大当家怒喝道。

    五当家点头,“也是。”

    许久后。

    大当家等的有些不耐烦,都已经一个时辰了。

    人呢。

    他就想问,你特么的人呢。

    老四你不会是半路在哪个老娘们身上奋斗的吧。

    突然。

    远方一道身影走来。

    “大哥,有人来了。”五当家惊呼道。

    那人影走路摇摇晃晃,很是艰难到来,一开口就哭爹喊娘道:“大当家,你们可终于来了。”

    “怎么是你,我老二,老三,老四呢。”大当家怒问道。

    小土匪道;“大当家,都被抓了,这是他们让我给你送来的信。”

    他从怀里拿出信,交给大当家。

    大当家急忙拿过信,撕开,仔细看着。

    大致意思就是,人都在我这里,想要人拿钱来赎,一共三十三人,免费赠送一人。

    我艹!

    都特么的什么人。

    竟然无耻到这等程度。

    连土匪都敢勒索。

    但这封信的威慑力真强,大当家被当场镇住。

    何人有这种气魄,敢跟他们狼寨沟谈条件。

    大当家问道:“武道山上什么情况?”

    小土匪道:“回大当家的,武道山一共就是六个人,其余都是咱们弟兄。”

    “九十六个人。”大当家一惊,难怪了,他看看身后的弟兄,他也就带了百人而已。

    “嗯。”小土匪点头,没听出有问题,“大哥,去武道山救弟兄们吧,他们该死啊。”

    大当家冷静下来,“你先下去,此事需要慎重考虑才行。”

    他现在想的不是武道山上的事情,而是关于陈家。

    武道山上有这么多人,陈家为何不告诉他。

    还要让他派人去。

    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莫非……

    陈家想对狼寨沟进行清理,所以才会出此计谋,让我们跟武道山拼个你死我活。

    他反而坐收渔翁之利。

    越想越有可能。

    大当家知道,他有的事情做过了,让陈家感到不安。

    小土匪急了。

    大当家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武道山上就是六个人,咱们这么多弟兄冲上去,还不将对方给全灭了。

    大当家下马。

    抽出后背一人高的长刀,刀柄猛的插在地上,挺直腰杆,目光遥望武道山。

    那里是猛虎。

    随后又望向江城,那里的陈家就是一头滴着口水的恶狼。

    两败俱伤,让陈家计谋得逞?

    不行。

    老子身为大当家必须为身后的弟兄们着想,绝不能中计。

    此时。

    大当家陷入沉思中。

    一步走错,步步深渊,重大的抉择已经出现在眼前。

    选择错,万丈深渊。

    此事已经不是他一人的事。

    弟兄们相信他,他就不能让弟兄们去送死。

    “五弟。”大当家道。

    五当家道:“大哥,何事?”

    “你快马加鞭,回到寨里,拿三万两银票过来,我们赎人。”大当家道。

    他已经决定。

    不跟武道山对拼,而是确保二弟,三弟,四弟们的安全。

    五当家惊讶,大哥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最听大哥的话,立马应道,转头就走,快马加鞭早早回来。

    以他的骑术跟能耐。

    全力前行。

    三个时辰足够来回。

    PS:谢谢,疯狂的大眼萌,吴邪123,侃σ灰机,湘守,阿肥超,飞鸟asuka,几位大佬的万赏,谢谢。

    PS:补昨天的,刚写好,今晚有客人来家里吃饭,十点才开始写。

    PS:求月票,大伙来点月票,让我上新书月票榜前十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