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18章 靠!你有没有把我当人看(谢谢一招埋你单的盟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狼寨沟的土匪们全部都慌了。

    我们是土匪。

    尊严,你懂得什么叫土匪的尊严吗?

    简单的几句话,就将我们的生死定下来,也太过分了。

    不知为何。

    他们发现来血洗武道山的抉择是不明智的,陈圣尧是故意来坑他们。

    周围平民们依旧处在惊慌失措中。

    狼寨沟土匪到来,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冲击,让他们心神不安,惶恐万分,恨不得找个坑将自己给埋进去,让土匪的视线找不到他们的存在。

    但现在情况有转变。

    瞧瞧。

    土匪们被干趴了,陡然发现土匪好像不是那么狰狞恐怖。

    再听听他们的惨叫声,竟然感觉他们还有点可怜。

    我的天。

    不少平民都被自己的心里想法给惊到了。

    身为平民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想法。

    “武道山太厉害了,狼寨沟的土匪都被拿下。”

    “是啊,是啊,不敢相信,武道山收弟子吗?我想加入武道山。”

    他们心动了。

    感觉武道山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林凡离开了,他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土匪还不错,给他送来不少怒气点。

    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巅峰。

    张大仙居高临下的看着土匪,平静道:“我虽然已经不是武道山掌门,但也算是副掌门,不要对我不尊重,其实以我的年龄可以当你们的爹了。”

    “不过算了,多说无益,赶紧干活,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时间一到,这后果就不用我说了。”

    土匪们抬头看着张天山。

    没看出来,真的没有看出来。

    这前任武道山掌门竟然如此小心眼。

    最后更是摆了他们一道。

    三天时间?

    看着这还是有些破旧的武道山,他们心里慌了。

    这是要通宵加班加点死命的干活。

    袁天楚默默的看着。

    他看出来了。

    张天山果然阴险的很,这种办法都能想的出来,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武道山修缮好。

    这些土匪都是狠角色,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尤其是现在武道被废,又只给他们三天的时间,肯定会让他们疯狂修缮武道山。

    多了三十二个免费劳动力,又能减少平民资金的付出。

    真的是好计谋。

    袁天楚心里已经不再小看张天山。

    如果胆子再大一点的猜测,武道山的没落或许就是张天山故意为之。

    但他不敢这样想。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太恐怖。

    已经恐怖到一定程度。

    待在武道山就是自寻死路。

    浑身一哆嗦,营养消散一大半,无形间被恐惧吓跑了几秒寿命。

    将头脑里推测的东西给拍散。

    不能这样想。

    否则真的会自己吓死自己的。

    待在山脚,等待情况的人有些不耐烦。

    我的天。

    什么情况。

    狼寨沟办事效率也太慢了吧。

    要是将武道山给灭了,能不能早点下山,好让我们去收尸。

    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也太特么的坑了吧。

    都急死人了。

    他们急着上山收尸,除了看看狼寨沟的杀人艺术手段外,顺便还会看看有没有银两,如果银两足够多,他们也会给武道山上的人收尸。

    已经有人急的直跺脚。

    要不是太害怕。

    早就一跨两三步,登上武道山。

    此时,还有人比他们还急。

    那就是陈家公子。

    这么长时间过去,怎么没一点消息。

    怎么回事。

    莫非武道山上还有好东西?

    “公子,您别急,狼寨沟有多厉害我们都是知道的,他们肯定在山上折磨武道山的人。”李聪说道。

    他对狼寨沟那些土匪不是很爽,但不得不说,人家的确厉害,至少要比他厉害不少。

    陈圣尧道:“怎么能不急,都多长过去,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说不会出了事吧?”

    “不会的,武道山也没什么厉害的人物,而且势单力薄,狼寨沟二当家跟三当家都来了,怎么可能会出事,公子安心,绝对不会有事,我们在等等,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李聪解释着,他身为陈家教头,地位还算不错,至少在城里那是真的高。

    至于在陈家,那肯定得将公子捧的舒舒服服。

    黄博仁得知狼寨沟去武道山时,心里一惊。

    他知道陈圣尧是小心眼,但可从来没想过会小心眼到这等程度。

    陈家跟狼寨沟的关系别人不清楚,他黄家心里还是有数的。

    只是就算知道也无用,没人会相信陈家跟土匪有关联。

    “召集人手,去武道山。”黄博仁道。

    陈圣尧亲自去武道山找麻烦,他不会多管,可如今情况不对了。

    你特么的竟然喊土匪来。

    这是损害他黄家的利益。

    才投五千两,连回报都没看到,就给本公子弄没了,肯定不能忍。

    “是,公子。”奴仆应道,立马去纠集人手。

    黄博仁修为不高,可他有钱,有钱就有打手,光天化日下,土匪在江城周围横行,哪能忍得住。

    江城口。

    当黄博仁带着打手准备出城时,陈圣尧出现了。

    “黄兄,这是要去哪里?”陈圣尧走来,笑着问道。

    他很想看到黄博仁吃瘪的表情。

    你不是投资五千两吗?

    本公子让你三天不到全部打水漂。

    黄博仁道:“好手段,不过你也不怕惹祸上身,让开,懒得跟你多说。”

    陈圣尧一脸无辜,“喂喂,黄兄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怎么让我有些听不懂呢。”

    玛德!

    你这家伙,总有一天要哭。

    黄博仁不想多说,不愧是土匪世家,手段就是这么黑,希望现在赶过去还能来得及。

    他可没想过仅凭武道山现在的能耐挡得住那些土匪。

    陈圣尧笑的很开心,一旁的李聪提议着,咱们一起去武道山看看现场的情况。

    肯定是一片血海,残尸断臂,惨不忍睹。

    或许还能看到黄博仁心痛的表情。

    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五千两对黄博仁来说的确不多,但也不少,还什么都没看到就没了,那心态能好?

    “你这小机灵鬼,走。”陈圣尧说道。

    李聪得意洋洋,公子的夸赞,让他浑身舒坦,仿佛每个毛孔都张开似的。

    对于陈圣尧来说,他是真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现场情况。

    黄博仁带着打手来到武道山下,看到有一群人鬼鬼祟祟额的躲在那里,怒喝一声。

    “你们什么人?”

    那些躲在山脚下,坐等狼寨沟离开的平民,被这声音惊的浑身一颤,本以为是土匪绕后,看到人后,顿时松了口气。

    “黄公子,别误会,我们是平民。”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掀着衣服,证明自己没有带兵器,什么都没有。

    绝对不是土匪。

    对于这些豪门世家,平民们是真的不敢惹。

    看你不爽就弄你,这谁受得了。

    黄公子倒是不错,对平民的态度没有那么坏。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看到狼寨沟土匪上了武道山?”黄博仁问道。

    “看到了,很早就上去,一直没下来,我们其实也是在等,等土匪结束后,我们好给武道山各位好汉收尸,都是好心好意,没别的想法。”有平民说道。

    信了你的邪。

    这话也就哄哄傻子。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人是在干什么,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简直就是卑鄙无耻龌龊。

    土匪掠夺村庄,他们就在后面等着,等土匪离开,他们再去收割一波。

    甚至有的发生冲突还会杀人,最后将所有的事情推给土匪。

    只是黄博仁现在没心情跟他们多说。

    心里预感不妙。

    上去许久,还没下山。

    “走,上山去。”黄博仁说道。

    林兄你可要稳住啊。

    不能被狼寨沟给灭掉,稳住,一定要稳住,五千两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千万不能倒,让本公子看到一些投资回报的希望。

    跟随的那些打手,紧握兵器,深吸气,然后吐气。

    他们知道等会即将面对江城百里内最为恐怖的土匪。

    他们杀人无数,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等会正面硬刚,说不怕那是假的,但就算有点紧张又能如何。

    我辈人多,人海战术直接上。

    不信干不死这些土匪。

    黄博仁被打手们保护在中间,脚步也渐渐变的沉重起来。

    心慌啊。

    只是没过多久。

    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狼寨沟那些土匪的凶残程度有目共睹。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怎么一点惨叫声都没有。

    没道理啊。

    当然。

    他不是希望武道山被灭掉。

    而是事情发展的情况有点不对劲。

    咚!

    咚!

    有敲打声传来。

    黄博仁皱眉,这是什么声音,不是惨叫声,更像是在击打某种东西。

    顿时大喜。

    还有希望。

    看来武道山正在抵御狼寨沟。

    “走,快上。”黄博仁怒吼一声,大手一挥,带着人就往上面冲去。

    “林兄,坚持住,我来了。”

    黄博仁冲上武道山,只是眼前的情况,却是让他有点懵。

    劳工们也是被黄博仁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土匪又来了。

    双方相互对视着。

    在平民们看来,黄公子这是要干什么?

    黄博仁有些说不出话,什么情况,不是说狼寨沟土匪上山,那现在土匪哪里去了?

    飞了?

    还是说上山的路上,被一阵风给刮跑了?

    “黄公子,你怎么来了?”张大仙看到黄博仁,那就跟看到一堆财富向他招手似的。

    财富有着特殊的吸引力。

    对于张大仙来说,那是半点没有抵抗力。

    林凡走来,“黄兄,带这么多人来帮忙?多谢了,不过晚了,已经结束,如果你早来一会,倒是还能看到现场情况。”

    黄博仁没有理睬张大仙,来到林凡面前,惊鄂道:“结束了?”

    林凡道:“结束了,没什么问题,就小打小闹,那些人太调皮了。”

    尼玛。

    这也太会装了吧。

    那可是狼寨沟的土匪。

    你竟然说小打小闹,还说他们很调皮,这要是别人说出口,他肯定一个巴掌扇上去,别吹牛,有能耐就去跟狼寨沟对拼去。

    “那些人是狼寨沟的土匪。”黄博仁问道,想确定一下咱们俩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有一个二当家,长的比较怪,五官很紧凑,是不是?”林凡道。

    黄博仁一听,果然还真是。

    “厉害,林兄,你实在是厉害,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此次投资,很有可能是我这辈子最为明智的一次。”

    黄博仁给了高评价。

    那可是狼寨沟的土匪。

    本以为武道山支撑不住,哪能想到结局会是这样,喜庆,实在是太喜庆了。

    狼寨沟的土匪们忙着修缮武道山。

    死亡向他们招手。

    不努力会死的。

    “二哥,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事?”三当家问道。

    就算在三天内完成任务,最后的结果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没办法。

    你现在不努力,现在就得死。

    努力点,还能多活三天。

    就这三天的时间里,或许会有希望发生。

    二当家道:“不会。”

    “嗯?”三当家诧异,“二哥,你如此确定,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二当家道:“没有办法,先把这里的事情干完,我们还能活三天,三天之内我们没有回去,大哥肯定知道我们出事,会想办法来营救我们。”

    “你以为就这地方,能拦得住大哥?”

    只是不知为何。

    二当家心里有些苦。

    修为被废,以后就是废人了。

    重新修炼?

    别特么的说笑了。

    他自认为自己是天才。

    但修炼到这等境界,也花了十五年的光阴,人生啊。

    能有多少个十五年。

    尤其是干了这行后,修为就没涨幅过,倒是大哥修为一直往上涨,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好东西都被大哥给分了。

    他们分的就是那些俗物,比如金子,银票等等。

    “嘘,干活,那家伙来了。”二当家道。

    他看到林凡朝着这里走来。

    玛德。

    给我等着。

    等我大哥到来,你们就完蛋了。

    林凡指着前方道:“就在那里,他们也没什么用,长的也太丑,只能干干苦力活。”

    此话说的有点伤人。

    二当家听在耳里,都快被气哭,但必须忍住,自己可是土匪,闻风丧胆的狼寨沟二当家。

    岂能流泪?

    黄博仁目瞪口呆,真的厉害,他就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将狼寨沟的土匪来当苦力。

    “林兄,佩服。”

    林凡笑道:“哪里,你给武道山投资五千两,说明很看好我们,我们也有必要展现一点点实力出来,你感觉如何?实力还行吧?”

    黄博仁笑着,“岂止还行,简直出乎我意料之外,林兄,我很看好武道山的未来。

    看好就对了。

    只是林凡他自己不是很看好。

    在武道山待多久,都还不确定,说不定老爹一挥手,儿子,回家,他肯定立马回家。

    可惜啊。

    老爹没让他回家,到现在连一封书信都没有。

    不是太想念自己。

    林凡道:“黄兄,既然还行,不如继续投资,投资越大,回报也就越大啊。”

    正在敲砖头的袁天楚,瞥了一眼,畜生。

    又在忽悠纯情的少年。

    就不能有点道德心,放过人家一马?

    以他现在对林凡的了解,早已经可以避开任何危机。

    姓林的想要坑到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他早就百毒不侵,不畏惧任何阴谋诡计。

    这是他在林凡身边这段时间,领悟的心得。

    黄博仁沉思片刻,“林兄,投资的确可以投资,但现在还不行,必须要看到一些成绩。”

    他又不是傻帽。

    哪能随意投资。

    才投了五千两,又要投,有点不好,太急,必须缓缓的。

    “行,投资不强迫。”林凡道。

    有人投资就是好。

    这日子过的很潇洒。

    大鱼大肉每天供着,将就一下,日子过的还算行。

    黄博仁问道:“林兄,准备如何安置他们?”

    林凡瞧了一眼,“三天后,砍了。”

    啪嗒!

    三当家手里的工具掉落在地面,其余的土匪揪心的很。

    “不是说好只要我们三天内将武道山修缮好,就放了我们吗?”二当家问道。

    “谁说的?”林凡反问,看向张大仙,“你说的?”

    张大仙立马摇头,“我没说,什么都没说。”

    那表情就是翻脸不认账,拔吊无情,真男人。

    “老子不干了。”三当家将工具往地上一扔,一脸决然,就是特么的老子不干了,要杀就杀,我是土匪,我要硬气。

    “表弟,杀。”林凡挥手。

    三当家懵的蹲下,将工具拿起来,勤劳工作,喊着,“别,别,我说笑的,我干,我干不行吗?”

    林凡道:“说不干,现在死,干了,还能多活三天,自己选择,我不欺负人。”

    远处的梁庸齐,努着嘴,还特么的不欺负人。

    你都差点骑到人家身上欺负了,还说不欺负,真是阴险。

    他只想回幽城。

    在家族里不受待见,就不受待见,也总比待在这里好。

    还特么的要干活。

    根本就没将他当一回事啊。

    黄博仁道:“林兄,我不建议你杀掉他们,狼寨沟是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土匪窝,听闻那大当家实力高强,如果杀掉他们,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他角度上是这么想的。

    狼寨沟已经形成一大势力。

    想要铲除很难很难。

    而且狼寨沟人数众多,如果报仇,全部出动,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武道山再强上数倍,也决然不是狼寨沟的对手。

    二当家竖着耳朵,心里暗爽。

    这黄家公子倒是明事理的人。

    知道狼寨沟不好惹。

    不错,不错。

    继续说啊。

    多说点狼寨沟的威风。

    让这小子心里怕怕,然后将他们给放了。

    只要放了,到时候来个反杀,嘿嘿,想想就特么的有点激情啊。

    啪!

    张大仙怒拍二当家的狗头,怒斥道:“笑什么呢,给我好好干活。”

    艹!

    二当家心中的那个怒火啊,都快喷了。

    很想甩手将张大仙给摁在地上殴打。

    老子是狼寨沟的二当家,你特么的敢如此对我,没有听到黄博仁说狼寨沟有多恐怖吗?

    心里就特么的没点畏惧?

    但没办法。

    修为没了。

    还被别人威胁,寄人篱下,苦不堪言,只能以一张饱受摧残的脸,面对这些人。

    但别忘记了。

    风水轮流转,你们会后悔的。

    林凡笑道:“黄兄,放了干什么,狼寨沟来就来,还能怕了他?”

    他就很想问问,我林凡怕过谁?

    当然。

    自家老爹不算。

    老是逼着他结婚生子,他是真怕了。

    出来也好,躲避风头,等情况明朗的时候,再回去也好。

    黄博仁道:“林兄,可千万不能这样想,有的事情该让还是得让的,我生活在江城,对狼寨沟很是了解,他们无恶不作,锱铢必较,纠缠起来,永无至今,烦不胜烦。”

    二当家心里有气,但听到这些话,格外的舒心。

    这说的像是人话。

    狼寨沟的威风,没有亲眼见过,那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二当家道:“林掌门,放了我们,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找麻烦。”

    啪!

    张大仙再次怒拍二当家狗头,怒斥道:“干你的活,再废话弄死你。”

    卧槽!

    “多谢黄兄好意,但无妨,如果狼寨沟来找麻烦,我将他们给剿除,不是又能证明武道山自身价值,黄兄不就又能投资了。”林凡说道。

    不知为何。

    黄博仁有点慌,感觉有人在窥视他的钱包。

    这种感觉很玄妙。

    希望这是错觉吧。

    山脚下。

    陈圣尧真的等急了。

    尼玛,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能不能给个消息啊。

    武道山到底有没有被灭。

    他只想看到新任掌门还有傻大个的脑袋,别的什么都不想看。

    “公子,别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李聪说道。

    啪!

    陈圣尧一巴掌抽去,“你特么的肯定不急了,被打的又不是你。”

    李聪很委屈。

    公子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也有被打啊。

    莫非,我在你心目中,就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你给我上去看看情况。”陈圣尧说道。

    李聪眨着眼,公子你玩真的啊。

    我上去?

    想想也是,好像没什么,去就去呗。

    “等等。”陈圣尧拦住,他发现黄博仁从山上下来了。

    心里顿时一乐。

    “黄兄,山上什么情况?是不是血流成河,很是惨烈?我就说了,狼寨沟那群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遭遇到他们的人,有几人能够保证完整的尸首。”

    “当初我成立剿匪会,收纳费用,也就是为了除掉狼寨沟,可惜没人理解,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陈圣尧感叹万分。

    这事能怪谁?

    要怪也只能怪没有眼光的人。

    黄博仁如同看待智障似的盯着陈圣尧。

    说的都什么玩意。

    不知情况就在这废话,谁不知道狼寨沟会来这里是你的命令,不过可惜啊,失败了。

    搬起砖头砸自己的脚。

    疼的让人哇哇叫。

    陈圣尧道:“黄兄,你给武道山投入五千两,现在不就是白白便宜了那些土匪,哎,要是他们早点来,黄兄也不用花这冤枉钱了。”

    黄博仁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离开。

    倒是陈圣尧幸灾乐祸的很,还有些不尽兴,“黄兄,你别走啊,咱们继续说说。”

    在他看来,黄博仁一句话不说,那就是心疼了。

    “公子,我说了吧,成了。”李聪笑道。

    不过怪了。

    既然事情已经成了,那他们怎么不将人头给送来?

    而且看黄公子的情况显然没有跟狼寨沟碰面,否则可就不是这样了。

    他们去哪了?

    算了。

    还是别想了,反正事情成了就行,也许那些土匪早就离开。

    不过在李聪看来,这些土匪贼人,办事不利,说好的事情都办不到,自家公子就想看人头,你特么的把人头送来,不就成了嘛。

    “公子,要不要上去看看。”李聪问道。

    陈圣尧摇头,“哎,不去了,本公子是如此善良的人,见不得这么血腥的场面,你去上面找找,有没有那傻大个的脑袋,找到了给我带回来。”

    李聪目瞪口呆。

    让我去碎尸体里找人头。

    也太特么的狠了吧。

    多恶心啊。

    不太想去。

    可是吧,他要是不去,这日子也是没法过,公子肯定得揍他。

    “好的,公子,小的立马就去将那人头给找回来。”李聪道。

    “去吧,本公子先回去了。”陈圣尧心情畅快的很,很想去城里找个小娘们逗一逗。

    李聪看着公子的背影,吐口气,无奈啊,只能硬着头皮往山上爬。

    还真别说,有点阴森。

    许久。

    李聪听到山上有动静,眉头紧皱,什么情况,还有人在?

    他偷偷摸摸的看着。

    突然。

    他看到正在搬砖的二当家。

    不会认错的。

    二当家的脸是那么的有特色,看了一眼,就永远都不会忘记。

    “什么情况?”李聪浑身一颤,不是说武道山已经被屠了吗?

    那二当家是什么鬼?

    怎么在这里搬砖。

    突然。

    一道目光锁定过来。

    李聪发现那傻大个。

    呀的一声,拔腿就跑。

    靠!

    靠!

    被骗了。

    武道山没有事,有事的是狼寨沟的土匪们。

    公子别乐呵了,咱们被蒙骗了。

    李聪回到城里的时候,陈圣尧正在调戏小娘们,那小娘们水灵的很,大家闺秀,没有喊,也没有哭,反而露出羞涩的表情。

    毕竟陈圣尧可是大家公子。

    那肯定有很多小娘们心目中择偶对象。

    李聪匆匆而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公子,不……不好了,武道山没事,狼寨沟的土匪都被抓起来了。”

    陈圣尧刚想来袭胸,可听到这话,手悬在半空,回头看向李聪,“你说什么?”

    小娘们都准备好接受陈公子的非礼,可见陈公子无动于衷,心里有点急,主动往前凑,惊讶的叫着。

    “陈公子,你怎么能这样。”

    啪!

    可惜,她迎来的不是更过分的调戏,反而是一巴掌,打的她天旋地转,差点晕死过去。

    “怎么可能。”陈圣尧阴沉着脸,武道山将狼寨沟的土匪给抓了。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公子,我亲眼所见。”李聪道。

    他忘不了二当家的脸,还有二当家搬砖时佝偻的背,以及那散发着忧郁的眼神。

    陈圣尧眼神变的极其可怕。

    想到黄博仁那眼神时,他感觉那不是伤心,而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白痴。

    混蛋。

    既然知道了,还跟我装模作样。

    “去,你立马去狼寨沟一趟,告知这里发生的事情。”陈圣尧吩咐道。

    李聪懵了。

    公子,你真没把我当成人是不是?

    我今天才刚回来,你又让我去狼寨沟。

    过分了。

    “是,公子,小的现在就去。”李聪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巷子里,也就陈圣尧还有那小娘们在。

    小娘们蜷缩在一旁,害怕的看着陈圣尧。

    “你偷听到了?”陈圣尧脸色阴沉到极致。

    小娘们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真的没有。”

    陈圣尧冷笑着,慢慢来到小娘们面前,拎着她的脑袋,就往墙上撞去。

    砰!

    砰!

    砰!

    血流满面,还没有停手。

    小娘们心里呐喊着。

    说好的调戏,为何要这样对我。

    直到没有气息后,陈圣尧松开手,低眉沉思,心里想的就是这件事情,当他离开巷子后,有奴仆进来,拿起麻袋,就将小娘们装进去。

    动作非常熟练。

    专家。

    武道山。

    林凡感觉有的时候,不能太急。

    哪天说不准就有人来送东西。

    三十二个免费苦力,还有三十二头骏马,这就是慢慢的壮大武道山。

    怒气点:20839。

    又是一笔很丰厚的怒气。

    雷刀四式已经修炼到登峰造极境,需要提升到返璞归真。

    提升。

    消耗四千五百怒气点。

    混元碎玉手已经修炼到融会贯通境,继续提升下去,也提升到返璞归真,那么三门功法之间的转换,将完美无缺。

    提升。

    消耗三千五百怒气点。

    消耗四千怒气点。

    消耗四千五百怒气点。

    混元碎玉手(登峰造极)

    体魄:240(武道八重)

    内力:240(武道八重)

    心法:紫阳四圣经(十重天)

    功法:虎煞刀法(返璞归真)御虫术(入门)不动明王体(未入门)雷刀四式(返璞归真)混元碎玉手(返璞归真)

    怒气点:4339

    别看怒气点很多,消耗起来,也是快的很。

    不过自身实力提升的很高,武道八重内绝对举世无双,无人可敌。

    PS:谢谢,一招埋你单,大佬的盟主,谢谢。

    PS:全订群:594792014,订阅的小伙伴可以进来的,和谐交流,嘿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