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16章 傻大个有大力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嗯?”

    陈圣尧低吟一声,眉头微皱。

    奴仆都这么有胆量,不回答他的问题不成。

    突然。

    李聪有苏醒的迹象,随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我在哪?”

    他脑子有点懵,显然是被打的脑子嗡嗡作响。

    顿时。

    他想起来。

    我是在武道山,被那所谓的新任掌门给揍了。

    现在这里不是武道山,一道身影出现在眼里,看清楚人,随后哀嚎着,“公子,救命啊,那武道山简直是猖狂的很,我听从公子的吩咐前去找张天山,却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将公子放在眼里,还有那新任的掌门,竟敢动手打我。”

    “哎呦,我这脸,到现在还疼死了,脑袋还嗡嗡作响,坏了,脑子坏了。”

    “公子,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李聪堂堂陈家教头,武道六重修为,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废。

    也就被简单的打一顿,竟然哀嚎成这样。

    陈圣尧眯眼,“张天山没那个胆量,倒是那新任掌门,好像有点能耐,竟然跟黄博仁那家伙合作,你修为达到武道六重,也不是那新任掌门的对手?”

    李聪不服道:“公子,怎么可能不是对手,只是小的没想到他会偷袭,根本就没将陈家放在眼里,一个不注意,被他给偷袭成功,您可问问他们,他们都看到了。”

    奴仆们点着头。

    “公子,李教头说的极是。”

    “那家伙就是偷袭。”

    “以李教头的修为,怎么可能不是对手,就是被偷袭的。”

    他们还能怎么说,自然得帮着李教头才是。

    否则事后,还不找他们麻烦。

    李聪心里气的不行。

    王八蛋。

    竟然偷袭老子。

    就老子这武道六重的修为,还不将你屎给打出来。

    陈圣尧琢磨着。

    他倒是没想到武道山有了变化。

    得知张天山重开武道山,还跟黄博仁那家伙有合作,自然有些不爽,就派李聪去找点麻烦。

    没想到李聪还被打了。

    在他看来,张天山没那胆量。

    有这胆量的显然就是新任掌门。

    有意思。

    真是有意思。

    看来有机会得好好的会一会这武道山新任掌门,到底是什么来路。

    来到江城这地方,还如此猖狂。

    就算是龙也得给本公子盘着。

    不愧是土匪世家,子孙后代的匪气都很重。

    武道山。

    林凡获得688怒气点。

    显然是那家伙醒来,暴跳如雷,又给自己贡献了一丝怒气点。

    不过太少,有点看不上眼。

    但没事,慢慢来,这日子还在后面呢。

    此时,他发现袁天楚跟梁庸齐两人坐在那里,相互聊着天,悠闲自在,丝毫没有帮忙的想法。

    这就让他感觉有些不行。

    有人不能浪费。

    不用白不用。

    “你们两人干嘛呢?没事去看看那些人干的怎么样,留在武道山,我也不能白养你们,你们得干活。”林凡说道。

    袁天楚沉稳许多,没有跟林凡发生冲突。

    他深知林凡的恐怖。

    一不小心就能踏入到阴谋诡计中。

    就他说的。

    整个武道山,就没几个没心机的,当然,梁庸齐倒是可以算一个,就一个傻帽,活该被该出梁家。

    梁庸齐道:“我们都干事情,那你干什么?”

    林凡笑了,“你见过哪个门派掌门干活的?”

    靠。

    这话一出。

    袁天楚跟梁庸齐心里都不爽了。

    凭啥啊?

    就凭是掌门,就能为所欲为,什么事情都不用干?

    可不用想,还真是这样。

    的确可以为所欲为。

    尤其是梁庸齐,心里那个悔恨啊,早知道会这样,特么的就算当初是要死,也得留在幽城,死也不想出来。

    只是都晚了。

    出都出来了,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没办法。

    两人只能乖乖的去干活,其实也没干什么重活,就是去监工。

    梧桐王城池,一座石场里。

    祖翔披头散发,满脸是灰,他在这里已经干了好几天。

    他知道自己被骗了。

    刘玄根本没有接纳他,而是将他送到此处挖石头,自生自灭。

    来这里短短数日,他就看到有不少人因为太过于劳累死在这里。

    他心里嘶吼着。

    不能死。

    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可是想要离开这里,实在是太难。

    这里守卫森严,每一处地方都有人把守,显然是防止他们逃跑。

    此时。

    看守这里的士兵,陪同一人从远方走来。

    那人也穿着盔甲,但地位明显要比这里的士兵高很多。

    “给我找些身强体壮的苦工过来。”

    他是来这里找士兵的,现在缺少士兵,需要新鲜血液补充。

    从外面招收,太过于麻烦,还要发军饷,直接从这里找,倒是划算的很。

    直接当炮灰,还不用给钱。

    祖翔有修为,耳朵灵敏,听到这话,顿时感觉希望到来。

    他是不可能待在这里的。

    一直都在找机会出去。

    如今机会来了。

    他二话没说,直接将篮子里装满石头,堆的很满,还冒出来了。

    就这一篮,少说也有一二百斤。

    祖翔不敢弄的太重,如果弄的太重,那可就不是力气大能做到的,显然是修炼过,而修炼过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刘玄想让他死。

    他自然不能让刘玄知道,他能从这里出来。

    所以必须隐藏住。

    背着篮子故意从两人不远处走过。

    果然。

    那盔甲男子抬手,指着祖翔,“算他一个,背这么多够强壮。”

    那陪同的人,看了一眼祖翔,有点无奈。

    卧槽!

    背那么多干什么,还好死不死的被看到。

    他本来就不希望石场里有人被选走,你招到士兵,我这里可就没人了,少人就完不成任务,可是要受罚的。

    可惜啊。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是大了好几级,就算不想同意也得同意。

    祖翔不露声色。

    这是第一步。

    距离他最终的目的还很远,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努力,能够忍住,就绝对不会失败。

    武道山半山腰。

    周忠茂就跟一尊巨人似的站在台阶上。

    他目光远眺,纹丝不动。

    表哥如今在武道山,他必须保护表哥的安危。

    而武道山的确是好,只有这一条路上山,只要守在这里,就没任何问题。

    此时。

    陈圣尧来武道山了。

    李聪在武道山被揍,对陈圣尧来说,这自然不能忍。

    谁特么的能这么猖狂。

    当然。

    他今天就是来看看武道山新任掌门到底是什么货色,不是来动手的。

    很快。

    他们跟周忠茂相遇。

    对他们来说,周忠茂挡在路中间,实在是特么的碍眼。

    陈圣尧走到周忠茂面前,调侃道:“傻大个,滚一边去,本公子要上……”

    啪!

    好像有一阵风吹过。

    跟随陈圣尧前来的奴仆们睁着眼,目不转睛,都看花了。

    发生了什么?

    刚刚那阵风哪来的?

    公子呢,刚刚还站在面前的,怎么一眨眼人就没了。

    此时,一名奴仆四处看着,寻找公子,当看到不远处一棵树上悬挂的那个人影时,顿时夸张而又惊恐的叫喊着,“公子……”

    所有人闻声望去。

    都吓的脸色惨白。

    怎么会这样。

    公子怎么跑到树杈上去了。

    所有人不敢停留,拔腿就跑去营救公子,同时也有奴仆回首,胆寒的骂道。

    “你完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你们武道山彻底完蛋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终于将公子拯救了下来。

    只是公子不省人事,四肢垂挂,嘴里吐泡泡,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傻帽。”周忠茂瞧了一眼,并没放在心上。

    依旧还跟一尊雕像似的站在那里,守护武道山。

    守护他心目中的表哥。

    江城。

    “让开……让开。”

    奴仆们扛着陈圣尧狂奔着。

    周围的平民们看直了眼。

    今天发生的都是什么怪事。

    先前是李聪被奴仆扛回来,怎么没过多久,陈家公子也被扛回来了?

    外面到底有什么凶猛野兽,竟然如此吓人。

    很快。

    城里就有人传开了。

    陈家公子在外面被凶猛野兽给吓到了。

    所有人听闻,都大为震惊。

    真假的?

    陈家公子陈圣尧被凶猛野兽给吓晕死过去,这也太不可能了吧。

    紧接着。

    越传越是夸张。

    什么陈家公子被野狼给吓晕了。

    最后直接是陈家公子遭报应,走路走的好好的,一粒鸟屎落到头上,直接被压晕过去了。

    听到这里的人。

    只感觉放屁。

    真是越传越过分。

    就不能有点传播谣言的职业道德吗?

    我们都知道这是传言。

    但你们也传的有点信任度啊,让我们饭后可以乐一乐。

    但这鸟屎压晕一个人是什么鬼?

    谁信谁脑子有问题。

    不过还真别说有人信了,就是城里的那个傻子,知道鸟屎会压晕人后,到处躲着小鸟跑,就怕小鸟拉一泡屎,将他给压晕过去。

    陈府。

    大夫忙前忙后,急的满头是汗。

    这可是陈家公子,真要出问题,他们也得倒霉的。

    掐人中,扎针灸什么办法都试了,就是没弄醒。

    最后请来城里的老大夫,满嘴大黑牙,抽旱烟至少抽了几十年,还喜欢吃大蒜,一张嘴,那味道,香啊,造啊,闻完吐泡泡。

    老大夫哆嗦着手,脸靠近陈圣尧,老花眼,看的不清楚,得靠近看才行。

    看着看着就张嘴了。

    一缕浊气飘荡出来。

    突然。

    陈圣尧的鼻子嗅动着,那味刺穿性太强了。

    “啊!”

    醒了。

    真的醒了。

    周围的大夫震惊万分,随后道:“安神医厉害啊。”

    老大夫也就是安神医有点懵。

    什么情况?

    本神医还没观察出陈公子的病症,人怎么就醒了,不过听到这些夸赞声。

    他也是默默点头。

    手到擒来,小意思而已。

    ps;求月票,求订阅,晚上继续更新,我去码字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