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15章 低调,我也想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贤侄,别看武道山这种情况,真的发展起来,那好处可是很多的。”

    张大仙在林凡耳边诉说着武道山的好。

    他对武道山是真有感情。

    一辈子的青春就洒落在这里。

    闻着这里的味道,都是心旷神怡。

    突然。

    有吵闹声传来,听声音好像有点嚣张。

    “喂,喂,喂,那个谁,过来。”

    林凡朝着那边走去,到底是谁,声音如此嚣张,武道山还都没有开山门,就来踢馆,也太没有将我林凡放在眼里了吧。

    “这声音……。”

    张大仙皱眉,声音有点熟悉,好像以前听过。

    外面。

    前来务工的平民们放下手里的活,看着站在山门口比较嚣张的家伙,一个个都认出来了。

    那是陈家的武教头李聪。

    陈家可不好惹。

    据他们所知,陈家的前身是土匪,就算现在洗白,也跟江城周围的狼沟寨有着很大的联系。

    或者说。

    那狼沟寨就是陈家在幕后扶持的土匪窝。

    “是你。”张大仙看到来人,一眼就认出来,那是陈家的武教头。

    实力有点强。

    为人还很霸道。

    一般都不给人面子的大老粗。

    以前武道山还在的时候,时不时的就来武道山找他麻烦,还让他无能为力。

    武道山上下所有弟子都知道他是陈家的武教头。

    他们害怕陈家。

    所以他这当掌门可就苦了,一直都得跟人家说好话,哄着人家,有时候也会丢点脸,但想想武道山,他也就忍了。

    毕竟不管是谁,在努力实现心中梦想时,都会遇到一些阻力。

    只要能将阻力客服,那就是最强大的。

    张大仙道:“贤侄,这是江城陈家的武教头,你要注意点,不能惹,那陈家跟黄家一样强大,但手段很黑,小心才行。”

    袁天楚离的远远,有人找上门。

    这跟他可没关系。

    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离开幽城就是危险,一个小小的武教头就如此猖狂,这要是在幽城,非得教他做人。

    只是现在还是算了。

    他可没那能耐。

    “梁兄,你别靠的太近,小心波及到自身。”袁天楚提醒道。

    梁庸齐道:“他还敢打我?”

    袁天楚摇头,就梁庸齐这心态,总归是要吃亏的。

    还不敢打你?

    在外面,人家都敢杀你,你连一句屁话还都不敢放。

    李聪满脸横肉,胡渣茂盛,眼神很凶恶,“你一句是你是什么语气,张天山你是变厉害还是怎么的,敢跟我这么说话了?”

    “听说你武道山重新开业,怎么不来陈家拜一拜我家公子,是我家公子入不了你眼,还是说你开始飘了。”

    身后的奴仆们,昂首挺胸,也是气势汹汹的盯着张天山。

    大有一种,你敢放肆就动手揍你的感觉。

    “李教头,此话从何说来,我张天山何时飘过,冤枉啊。”张大仙道。

    林凡没有说话,他心里悲凉,不是为自己悲凉,而是为张天山。

    叔啊。

    你真的是我爹朋友吗?

    我爹那么虎的人,就算你差点,也应该稍微虎点才是。

    成立武道山,身为一派掌门,竟然被一个家族的教头给欺负上门,这脸面还要不要了?

    看这情况,你以前还真的忍了。

    李聪冷哼,“还没飘,没飘你不来陈家?还跟黄家合作,你这分明就是没有将我陈家放在眼里。”

    张大仙刚想说什么,林凡伸手制止,“我来,我来。”

    他是真看不下去。

    不管怎么说。

    张天山既然是老爹的朋友,遇到这事,他也不能不管。

    不仅仅是张天山丢脸。

    就连自己老爹也丢脸。

    别人说起,哦,那就是张天山的朋友,这在有心人听起来,肯定怪怪的。

    林凡来到李聪面前,“我是武道山新任掌门,你谁啊?大早上的大呼小叫,是有病,还是脸痒了?”

    怒气点+66。

    李聪瞬间大怒。

    猖狂。

    眼前这小崽子还真是够狂妄的。

    也不打听打听,他李聪在江城是什么地位,实力又是何等的强大。

    别的不多说。

    他的实力在江城那是数一数二的。

    现在一个毛头小子就敢在他面前放肆,简直就是找死。

    武道六重懂吗?

    那是很恐怖的实力,他足足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到武道六重,而就算是这样,他也自认为自己是天才。

    没有任何人帮忙,也没有任何资源推在身上。

    就靠二十年啊的努力。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是陈家教头,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立马向我认错,否则这么多人看着,我让你难堪。”李聪怒喝道。

    那些平民们瑟瑟发抖。

    这可是李聪啊。

    很恐怖的人。

    他们心里有点慌。

    如果这武道山新任掌门被人给弄死了,那他们的工钱得跟谁要。

    别死。

    千万别死。

    平民们祈祷着。

    死了就真的拿不到钱。

    周忠茂不能忍,敢跟他表哥这么说话,那必须干死。

    管他什么陈家不陈家,什么教头不教头。

    对表哥不客气,他的拳头就让他去吃土。

    只是他的速度终究有点慢了。

    林凡抬手,瞬间落下。

    啪!

    “陈家?”

    啪!

    “教头?”

    啪!

    “飘了?”

    啪!

    “难堪?”

    啪!

    “人呢?”

    这一巴掌没拍的响,直接打空了。

    至于这声音,那是表弟配出来的。

    也许是看表哥的目的没有达到,他在一旁为表哥配音。

    李聪瘫坐在地上,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凡。

    怒气点+222。

    “你敢打我?”李聪是真的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碰他。

    靠。

    这是不是说陈家的名头镇不住这些家伙了。

    林凡一脚踹去,直接将李聪踹晕。

    他真是醉了。

    啥玩意,他都不知道是谁,就来武道山乱喊乱叫,头疼的很。

    最近事情本来就多,又搞这一出。

    烦躁,真的很烦躁。

    李聪头脑昏的厉害,意志在消散,心里在呐喊着。

    不能晕。

    真的不能晕。

    我是武道六重的强者,我的实力还没有爆发出来呢。

    啪嗒!

    李聪的脑袋重重的轰在地上,彻底晕死过去。

    “啊……”

    跟随来的奴仆们,张着嘴,满脸呆滞。

    怒气点+11。

    怒气点+11。

    ……

    一共得到110怒气。

    真的好废。

    按照小辅助这么计算,奴仆的存在感,竟然比平民要高许多。

    因为家族的原因?

    “赶紧滚蛋,再来敲断你们五肢。”林凡骂道。

    陈家的奴仆们,将教头扛起,拔腿就跑。

    就是跑的太急,直接吃土,但也不管多少,赶紧跑吧。

    武道山要逆天。

    他们动手打人了。

    教头不是很厉害的吗?

    怎么今天这么弱。

    都还没动手,就被人家给弄晕死过去。

    也太废物了吧。

    就这样还带他们出来找人家麻烦,都特么的差点被人家揍。

    张大仙心情畅快的很,放肆,让你们放肆,被新掌门给揍了吧,不过他也有些担忧。

    “掌门,冲动了啊,陈家不好惹,在外要低调才行。”

    他是知道林凡在幽城的地位。

    但如今人在外,不能跟在自家地盘上那样。

    林万易让他照顾好贤侄,他肯定得照顾好,不能出了事。

    “低调?我也想啊,可实力不允许,你让我怎么办?”林凡说道。

    周忠茂急忙上前,“表哥,手不疼吧?我看他皮肤有点粗糙,肯定有点疼。”

    林凡道:“还行,就是他那胡子有点扎手,下次他要是还敢来,就给我剃了他胡子。”

    “嗯,下次再有这种事情,表哥交给我就行。”周忠茂道。

    对这些来闹事的人,林凡没想过弄死他们。

    弄死了没意思。

    虽说怒气不多,但好在长久。

    不过。

    经过这件事情,他发现江城的势力显然有些复杂。

    那些家族肯定都不和谐。

    明争暗斗时常发生。

    这感情好啊。

    有争斗,平日就能混混怒气。

    江城。

    陈家奴仆们抬着李聪,乱哄哄的在街道上狂奔,“让开,都让开。”

    周围平民们,好奇的看着情况。

    发现是李聪晕死过去时。

    他们心里惊的很。

    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聪可是陈家教头,平时那可是威风八方,没人敢惹,就那些小贩,看到李聪时,也都是吓的魂飞破胆,恨不得找条缝躲起来。

    因此,看到李聪的模样时,他们第一想法就是,肯定是被人教训了。

    苍天,大地啊。

    可终于开眼了。

    一群奴仆扛着如同肥猪的李聪,直接就冲了进去,扯着嗓门喊道:“公子不好了,出大事了。”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口刀,直接插在喊话的奴仆胸膛。

    噗嗤!

    那喊话的奴仆低头,看着插在胸口的刀,眼里惊骇,我就喊了一句话,哪来的刀啊。

    “练武手滑了。”

    陈家公子拿着毛巾,擦拭额头汗水,随后将刀拔了出来。

    奴仆胸口汩汩的流着鲜血,根本就止不住,地面都被染红。

    砰!

    奴仆倒地不起。

    临死时,想咆哮。

    公子,你练武手滑也不能拿刀将我插死啊。

    陈圣尧视若无物,没将惨死的奴仆放在眼里,问道:“他是怎么回事?”

    奴仆们面色吓的惨白。

    竟然没人敢回话。

    公子手里提刀的模样真的好吓人。

    他们害怕开口,就会被公子给砍死。

    因此。

    一时间,竟然无人说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