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08章 惨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没过多久,梁庸齐出来了,鄙夷的看着袁天楚。

    “都说了,你就是瞎吹,我问了一圈,所有人都说武道山在很多年前就关门了,你硬说是考验,看你还怎么解释。”

    梁庸齐可不管武道山什么情况,他就是看不惯袁天楚这人。

    以前在幽城还没看出来。

    怎么一出老家,就变成这样子。

    什么事都推测,说的跟什么都知道似。

    说啊。

    你继续说,看你还怎么吹。

    袁天楚诧异,不可能啊,怎么可能猜错,各种线索指明的方向就是这里。

    “不可能,这肯定是考验,堂堂一个门派怎么可能说关门就关门,那武道山的掌门得有多废,反正我是不信的。”

    不远处的张大仙,听到这话,心里就不是滋味。

    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怎么感觉好像是在骂他呢。

    这小子不太会说话,还记在心里,等有机会得好好调教才行。

    林凡无奈,“行了,先不说这些,不管是不是考验,找个地方歇会,明天再说。”

    老爹让他来武道山没问题,但至少也得靠谱店。

    什么考验不考验。

    连个鬼影都没看到,玩呢,造呢。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一道有那么点意思的声音传来,只见张大仙两指捏着山羊须,面带浅笑,“各位小友请留步。”

    众人看去。

    袁天楚来了兴致,这就是线索。

    林凡道“我刚记得你不是这样的。”

    虽然没太注意,但他明明记得,对方可没这么穿,怎么一眨眼就变了。

    张大仙笑道“本大仙一直就是这样,各位是从外地来的吧,看你们面相,是来学艺的。”

    林凡道“你是算命的?”

    张大仙笑而不语,指着身边的白幡。

    ‘闲云野鹤,隐士高人”

    白幡上的内容很直白,通俗易懂。

    意思很明确。

    我很牛,我是高人,想要看穿你们是很简单的事情。

    “够直接。”林凡点头,信你的鬼,你这个大骗子。

    张大仙笑道“本大仙见你们面色带苦,显然是遇到麻烦,本仙行走世间,偶尔会为有缘人解惑,你我也算有缘,可为你们指点迷津。”

    “此处人多闲杂,不如我们到店内慢慢说如何。”

    他肚子有点饿,很久都没来过味府楼吃过饭。

    袁天楚一直盯着张大仙看,此人是高人,这气质骗不了人,武道山考验的关键线索,定然就是眼前这人。

    林凡道;“没事,就在这说,混吃可没机会。”

    嗯?

    张大仙一愣,现在小朋友说话都这么直白了吗?

    我去,这都被看穿了。

    “哈哈。”张大仙自作镇定,“误会,误会啊,本仙只是看这里闲杂人太多,不想泄露太多天机。”

    袁天楚道;“林兄,大仙说的有道理,这是考验啊。”

    他现在就要在梁庸齐面前极力表现自己,这家伙三番五次的怀疑他的能耐,以至于他很不开心。

    必须用真相让梁庸齐明白,怀疑我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林凡没有理睬袁天楚,而是瞧着张大仙,“大仙贵姓?”

    “本仙姓张。”张大仙说道。

    他也不知这些人是什么来历。

    不过得知他们来武道山学艺,倒是让他有东山再起的想法。

    姓张。

    “你是张天山。”林凡快速说道。

    张大仙愣神,摇头道“我不是。”

    他突然发现这些小家伙有些不太好对付,一个比一个聪明,老子就说姓张,你就能知道我是谁?

    林凡道“我爹林万易,他让我来武道山找你,你要是不是,我现在立马回幽城。”

    张大仙诧异的看着林凡,有些不太信。

    眼前这小子是林万易的儿子?

    长的有些不像啊。

    林万易那家伙虽说是粗人,但却特么的长着一副招花引蝶的脸,怎么他这儿子就有些小普通呢。

    但现在没办法,这小子是硬茬,说话太冲,又太直白。

    琢磨许久,张大仙笑着开口道。

    “原来是贤侄啊。”

    林凡叹息,“本公子现在算是明白,武道山为何会破产。”

    “为何?”张大仙诧异道。

    武道山已经破产许久,这小子怎么会知道缘由。

    林凡道“你这人太实在了。”

    此话真的不假。

    随便诈一下,就承认,这智商怎么混的下去。

    “等等,这不是考验?”袁天楚不能接受,说好的考验,怎么会变成这样。

    “呵呵。”梁庸齐不屑耻笑。

    还特么的考验。

    脑子有病。

    “这是我姨父给你的信。”周忠茂将信件拿出来。

    张天山接过信,拆开。

    看信的过程中,他面无表情,但内心却起了很大的波澜。

    还是没变,又拿恩情来挟持我,还喜欢来哄我,什么叫我林万易没几个真心朋友,你张天山就是其中一个。

    说的我都有些感动了。

    只是后面写的有些沉重。

    最后一句话。

    “天山兄,一别数十年,寻常朋友需要酒肉交情来联络,但我等真心兄弟,不管多久未见,有事直说,定当帮忙才是真心兄弟,我儿交付给你,望照顾,看完此信,就烧了,别让我儿看到。”

    张天山心里苦啊。

    林万易啊林万易,老子以前就是被你这些甜言蜜语给哄了,现在还来。

    但没办法。

    他张天山就吃这一招,没人把他当朋友,也就林万易真把他当朋友了。

    看完信,他就将信件给撕了,随后在林凡等人面前,将信一口给吞了,动作很熟练,以前怕是没少干。

    “我爹说什么了?”林凡问道。

    张天山道“没说什么,也就随便说了几句。”

    就在这时。

    袁天楚抓着张天山的手臂道“你能不能告诉他们,其实武道山没倒闭,现在发生的一切,就是考验而已。”

    “这位小朋友是?”张天山问道。

    “老家的,带出来见见世面。”林凡道。

    张天山哦了一声,拍着袁天楚的手,“小朋友,这不是考验,这是真的,武道山真的倒闭了,情况说来也有些复杂,还是不说了。”

    他是真的不想多说。

    说来都是泪。

    那座山不是武道山的,是他租来的,一年租山费就不少,要好几百两呢。

    最为关键的就是,武道山那些弟子。

    除了吃喝拉撒外,还得给他们月钱。

    也怪他这当掌门的没什么能力,根本拉不到业务,抢不过人家。

    入不敷出,熬不住。

    只能宣布倒闭。

    弟子们各自回家种地,有的则是被别的门派挖走。

    惨啊。

    ps大伙有推荐票的投一下,嘿嘿。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