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07章 这是一个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们如此震惊,倒不是武道山有什么问题,而是贴在柱子上的字条内容,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通知:因经营不善,无米下锅,暂时封山,开山之日暂定,如有急事可到江城明光路味府楼找我,张天山留。

    “这……”林凡无言以对,“表弟,武道山已经破产,我们是不是该回去。”

    周忠茂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姨父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的确。

    林万易只知道张天山混的不错,但那混得不错也是很多年前,两人有书信来往才知道的。

    张天山自然不可能说,老兄啊,我现在混的可惨了。

    他能这样说吗?

    那不是打自己的脸,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就算不行,也得顶着。

    袁天楚心头悲哀。

    跑这么远路的,为的是什么?

    就为了来看这一张纸条不成。

    “林兄,我建议咱们回幽城,武道山就是一个坑,看看这情况,惨不忍睹啊。”袁天楚就想回去。

    但他不会独自回去,否则肯定会让父亲失望。

    只要林凡主动带头,他回去就有理由解释。

    此事不能怪孩儿,是那武道山倒闭,林凡执意要回来,孩儿也只能跟随。

    “不行,姨父交给我的命令就是不管如何,都不准回去。”周忠茂道。

    在离开幽城那一晚,姨父不仅给他打通全身经脉,还跟他叮嘱过,出了幽城就别回来,不管武道山情况如何,都得留在那里。

    随后他怒视袁天楚,眼神包含着一种,你再敢忽悠我表哥回家,我就要你小命的意思。

    袁天楚人精,一眼就看懂周忠茂的眼神意思。

    他是不敢惹这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家伙。

    简直就是隐藏在憨厚表情下的恶魔。

    “不对,林兄,我感觉这是林老爷对你的考验,一种是否能继承家族的考验,武道山变成这样,林老爷肯定知道,所以就想看看我们会怎么做,是临阵逃脱,灰溜溜的回来,还是勇往直前,解开难题。”袁天楚道。

    一会一个意思。

    那是被人威胁的。

    他这辈子就没被人威胁过。

    但很可悲,就这短短的时间里,他被林凡,周忠茂,梁庸齐都威胁过。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

    等等!

    袁天楚皱眉,感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有问题。

    “袁兄,你这什么表情?”林凡见他表情凝重,若有所思,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袁天楚来回踱步,低头沉思,随后抬头,眼里有光,“林兄,这是一个局,一个考验我们的局。”

    “据我推测,林老爷肯定不会不知道武道山的情况,但他还是让我们不远千里而来,那目的是什么?”

    “目的很简单,就是对我们的考验。”

    “能在山中开宗立派,岂会如此没落,那么很显然,这是武道山对我们的考验,所以我们必须经历这考验,同时找到进入真正武道山的路。”

    梁庸齐诧异问道:“按你的意思,这里不是武道山?”

    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感觉袁天楚这人很有意思,一天到晚只知道吹,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林凡暂时没说话,他感觉袁天楚说的有道理。

    袁天楚来到纸张前,指着上面的内容道:“你们看这内容就有问题,经营不善,无米下锅。”

    “何为经营不善,何为无米下锅,一般门派弟子,少说过百,多则过千,能够创立门派的,就没经营不善这说法,至于无米下锅更是无稽之谈,这么多弟子有手有脚,怎么可能饿死,还有这里的环境,靠山而立,远方是城,抓点野味,去城里卖了,那也是钱啊。”

    “再看最后一行字,江城明光路味府楼,这是将线索留给我们,显然是要我们去那里寻找线索。”

    “林兄,不得不说林老爷跟武道山关系莫逆,这等考验都能安排的有条不紊。”

    经过袁天楚这么一推理,还真有点道理。

    读过几本书的人,就是好啊。

    王家公子王云飞来幽城嫖的时候,袁天楚就稳住了,跟姑娘吟诗作对,探讨文学,这知识就在心里。

    林凡琢磨着,随后瞧着袁天楚,“没看得出来,有点东西。”

    袁天楚露出得意笑容,“区区小事,没什么难度,却颇有一丝细节需要推理。”

    夸几句还喘了。

    梁庸齐很是鄙视的看着袁天楚,嘚瑟啥?

    他最讨厌的就是能说会道之辈。

    跟姓林的一模一样,以前怎么就没看的出来。

    “这些都是你猜测,谁知道真假。”梁庸齐道。

    袁天楚笑道:“是真是假,看看就知。”

    梁庸齐的不信任就让他有些不高兴了。

    什么意思。

    瞧不起人呢。

    有种跟我去江城,看我怎么用事实打你的老脸。

    “狗子,你说呢。”林凡问道。

    “公子,您说什么就什么。”狗子回道,自家公子询问,那肯定得跟公子站在一条路上。

    要是公子认为袁天楚说的是废话,那他说的就是废话。

    林凡沉思片刻,“走,去江城看看。”

    他不是很明白老爹的真实想法。

    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但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还真不得知。

    江城。

    “还真是豪城。”林凡说道。

    的确是这样。

    哪怕还没有入城,仅看城墙就能看的出来。

    幽城城墙破旧,而且还很低,遇到点会武道的,一脚就能蹬上来。

    城门有守卫。

    倒是没检查进城的人,有点像是摆设。

    路面都是青砖铺路,街道上很是热闹,人来人往,不看不知道,一看心凉凉。

    这差距也太特么的大了吧。

    幽城怎么就如此破旧。

    想不通。

    找个路人询问味府楼在哪。

    没过多久。

    一座很是豪华的酒楼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比幽城醇香阁可要豪华的很,用林凡的话来说,味府楼是五星级的,而醇香阁就是两星级的。

    没有任何可比性。

    门口有一名老者摆摊算命,以地为桌。

    左手铜摇铃铛。

    右手一杆幡,上面写着,铁口神算张大仙。

    林凡等人站在门口,“去问问张天山在不在。”

    门口算命大师张天山刚想开口忽悠这几位一看就是从外地来的人,可听到对方找自己时,顿时眯着眼,竖起耳朵悄悄的听着。

    袁天楚道:“我看问是问不出什么,我们要入武道山,必须经历这考验才行。”

    林凡道:“先问问再说。”

    算命大师张大仙,不动神色的起身,去巷子里换一身衣服,摇身一变,倒是变的有一丝那么神仙气质。

    随后回到原位,坐等鱼儿上钩。

    PS:二十二号上架,求个推荐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