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06章 什么!卧槽!尼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辆马车在官道上行驶着。

    又不是太显眼的东西,自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路来说,倒也是安全。

    袁天楚遥望远方,那是家的方向。

    越走越远。

    何时回家都是未知数。

    他一直在想父亲派他出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是想摸清楚林凡的为人吗?

    那大可不必,反正已经知道林凡不好惹,今后在幽城躲着就行。

    反观梁庸齐就淡定许多,他就是被家族抛弃的人,被大哥夺去了父亲对他的爱,夺去了家族继承的权利。

    他心里明白。

    男孩子出门在外要小心。

    他见袁天楚沉思着,问道:“袁兄,你说你父亲将你也派出来,会不会是你大哥要回来,你爹想将家主之位传给你哥?”

    袁天楚有哥哥,还有不少弟弟妹妹,当然混的最好的就是他这哥哥,从小就被门派强者招收为徒,已经有十多年没回来。

    “别乱我心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袁天楚说道。

    但他心里有点慌。

    要是被梁庸齐说对了,可怎么办。

    林凡瞧着两人,也没说话,他也是没搞明白,老爹派他出来做什么,还送这两个拖油瓶跟随,咱家跟这两家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友好。

    数日后。

    一支军队入城,刘玄等人从幽城赶回,此次任务失败,招安林万易失败。

    车门口。

    刘玄等人下马,让城内侍卫将马牵走

    一名士兵走来,道:“大人,那人还跟在后面。”

    “嗯?”刘玄惊讶,“还没死?”

    回头望去,在幽城要投靠他的那个家伙,竟然跟随在后面,摇摇晃晃,随时都仿佛要晕死过去似的。

    这段时间,对祖翔来说,仿佛在地狱边缘行走似的,时常都感受到生命在流逝,如果不是靠意志支持下去的话,怕是早就死在半路。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士兵问道。

    刘玄皱眉,这种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傻的确够傻,但对自己太狠,如果真的将其爬上来,或许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但不知为何,刘玄就想看看这家伙能走到什么地步。

    “将他送去挖石头。”刘玄说道。

    士兵微微一愣,随后点头道:“是。”

    看向祖翔的目光也是同情的很。

    那地方可不是人待的,都不知有多少人死在那里,一般都是死囚或者犯下大罪的人才会被安排到那里。

    刘玄没有多说废话,急忙去跟梧桐王汇报情况。

    豪华府邸。

    这府邸就是梧桐王的地盘,而整座城的名门望族早已经被梧桐王给连根拔起,所有钱财都充入军部消耗。

    此时,刘玄躬着身进入屋内,便能看到盘坐在那里喝茶的梧桐王。

    梧桐王容貌并不出众,但身上那种气质却让人不容小视。

    “招安失败了?”梧桐王问道。

    刘玄跪地,“是,小的办事不利,林万易拒绝招安。”

    “早已预料,你曾经跟林万易有交情,本王也是有些期待,没想到还真的拒绝本王的好意。”梧桐王笑道。

    刘玄脸面有些挂不住,感觉林万易是真的不给力。

    不管怎么说以前也是有过交情的人,一点面子都不给,就算被招安又能怎么的,梧桐王雄才大略,有执掌天下的智慧。

    跟对人很重要,缩在小小的幽城有什么好处。

    “王,是否出兵毁了幽城?”刘玄问道,对他来说,情况很简单,既然不给梧桐王面子,那就灭了你,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梧桐王道:“暂时不用,幽城林万易本王听过他的传言,如今正是用兵知少时,对付林万易不是明智之举,先放一放。”

    刘玄应道,在梧桐王身边任职,压力不小,不仅仅只有他一位谋士。

    如果一直办不成事情,那在梧桐王心中的地位自然也会大打折扣。

    此时。

    一只白鸽从外面飞了进来,脚上捆着信件。

    梧桐王看着信件,皱眉,随后舒展开,脸色有些阴沉,失败了,夺取军防图竟然失败了。

    信件上说,遇到意外情况,全军覆没,被几名不知来历的人破坏。

    这件事情让他大为恼火,废物,一群废物,这样都能失败。

    死了也好。

    就算回来也得扒了他们的皮。

    在这种重要时刻,重要之事失败,无论是谁,一律严厉处理。

    刘玄见梧桐王脸色不好,悄然退下。

    又是数日后。

    林凡他们队伍已经彻底远离幽城,相距数千里。

    一直走在官道上,并没有遇到危险。

    这跟林凡想的有些不一样,在他看来,出门在外,那肯定无时无刻得有危险才行。

    没有危险的旅程,那得多无聊。

    又是一日后,阳光明媚。

    “表哥,我们已经到武道山山脚下了。”周忠茂说道。

    林凡走出马车,抬头望去,眼前是座大山在那,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山上有房屋,周围都是树木遮盖,跟心里所想的那种千百大山连绵不断的场景,有很大的差距。

    “怎么感觉有点破旧呢?”林凡说道。

    不是他看不起这地方,而是真有这感觉。

    袁天楚道:“林兄,有山则灵,这武道山在山里,那肯定不错。”

    “那人呢,咱们站在山脚下半天,愣是连一个鬼影都没看到,也太冷清了吧。”林凡说道。

    在他心里。

    老爹让他来武道山,那这武道山肯定是不得了的地方,名门大派,辉煌,奢华,有内涵。

    但目前真没看出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林凡说的有道理,的确是没看到一个人,抬头望去,还有一种清冷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

    那真是跟心里的预期相差太大。

    梁庸齐无奈,这就是今后所要生活的地方吗?

    也太特么的偏僻了吧。

    “上山。”林凡说道。

    周忠茂走在前面,来之前姨父跟他说过,武道山的掌门张天山跟他有交情,而且武道山发展不错,虽然无法与大门大派相比,但也有自己的特色。

    可现在看来,有点不对劲。

    按理说,就算是普通门派,至少也得有弟子在山下看门吧。

    还有这路面,都积压着不少灰尘,显然少有人走。

    上山的路不难走,有台阶,走了许久,终于到了山上。

    石质的门头很大,写着‘武道山’三字。

    但还是没人,空旷旷的。

    “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还是说我爹忽悠我呢?”林凡问道。

    突然。

    在门头的石柱上贴着一张纸,也许时代久远,都已经泛黄。

    林凡上前一看,目光猛的一缩。

    “什么?”

    袁天楚走来,也是看去,“卧槽……”

    梁庸齐诧异,怎么了,大惊小怪的,只是当他看完后,表情也是怪异的很,脱口而出。

    “尼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