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104章 跟我推测的不一样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烧了。

    火很旺,梧桐王想要的各地军防图就这么被烧了。

    怒气点+333。

    林凡诧异,哪来的怒气点,而且还是单独的。

    奇怪。

    “林兄,这……”杨武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要夺回的军防图,就这么被烧了,烧的还有些快,都没怎么反应的过来。

    林凡道:“行了,搞定,小二来三间上房。”

    “好嘞。”小二应道,这是狠人,必须服侍好,要是没服侍好,给他也这么来一下,怕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对袁天楚来说,根本不用想,这三间上房肯定有他一间,但关键就是,这一间到底是几个人住。

    林凡起身朝着楼上走去,“表弟,注意点这些家伙,别让人给救了。”

    周忠茂点头,表哥吩咐的事情,肯定办好。

    这些梧桐王禁军被他废的差不多。

    想逃离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有人来救。

    但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所有人面面相觑,杨武有结交林凡的想法,但看如今情况,对方明显不想跟他有过多的交流。

    前来夺回军防图的人,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事情的发生总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军防图被烧,好像是好事,但军防图只有一份,烧了就没了,对梧桐王来说很重要,但对他们来说,军防图也很重要。

    至于找人家麻烦?

    别想了。

    也不看看人家实力有多强。

    上房三间,袁天楚跟梁庸齐一间。

    对袁天楚来说,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对梁庸齐来说,却有些承受不住,过分了啊。

    他是梁家三公子,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就算出门在外,条件恶劣,至少也得来个单间,不过分吧?

    可现在这算什么?

    屋内。

    梁庸齐脱衣,穿着睡衣准备好好睡一觉,外面的事情跟他无关,就算是梧桐王也跟他无关。

    “你怎么不脱衣?”他发现袁天楚背对着他,好像是在干什么事情,开口询问。

    袁天楚身子微微一颤,回头勉强笑着,“没睡意,等会睡。”

    他的一只手伸到衣内,因为身子挡住,所以看不见。

    这情况就有些诡异了,梁庸齐琢磨着,“袁兄,你不会是私藏了银两吧?”

    鬼鬼祟祟的,还真有这可能性。

    “怎么可能。”袁天楚笑道,心里惊的很,原来梁庸齐也不简单,竟然看出来了,不过只要自己不承认,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不信,给我看看。”

    梁庸齐见袁天楚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更加确定这家伙肯定藏有银两。

    他被林凡剥削的一毛不剩。

    心里早就不开心。

    他上前拉扯着,袁天楚叫喊着。

    “你别动,别动啊。”

    撕拉!

    有银两掉落下来。

    梁庸齐瞪着眼道:“你果然藏钱了。”

    袁天楚尴尬的很。

    尼玛。

    隐藏的这么深,都能被发现,要不要这样啊。

    “我现在就去告诉林凡,你藏钱。”梁庸齐想穿衣去告知林凡真相,他一毛没有,也绝不能让袁天楚身上有钱。

    袁天楚拉着梁庸齐,“别,别,告诉他,什么都没有,出门在外,没钱怎么混,这样,你别说,这钱有你一份。”

    “我要一半。”梁庸齐瞧了一眼,至少有几百两,他就说嘛,袁天楚怎么可能那么舍得将银两拿出来。

    原来是声东击西。

    “你也太黑了吧。”袁天楚惊呼道,“真没看的出来,你也是够狠的,一半?你怎么不全要?”

    梁庸齐道:“行,我连一半都不要,现在就给你去告诉他,看你能不能有一半。”

    话音刚落,就要穿衣去告密。

    这阵势看上去好像是拦都拦不住。

    袁天楚又拉住他,“行,服了,一半就一半,我告诉你,姓林的不简单,你别脑袋太简单,今天的事情你看到没?根据我的猜测,明天外面那些人都得死。”

    “你怎么知道?”梁庸齐问道。

    他还真不认为袁天楚很聪明,半径八两,大哥哥不说二哥哥。

    “哼,怎么知道?那是你没真正了解过他,你知道他为何不杀外面那些人?”袁天楚反问道。

    “因为对方是梧桐王的人,杀了惹麻烦。”梁庸齐说道。

    袁天楚呵呵笑着,“愚蠢,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他在钓鱼,据我估计,他肯定是知道人群中还有梧桐王的人,所以没下杀手,就是想在今晚将人给引出来,如果先前就杀了,别人也没理由救人。”

    “他聪明着呢,我们跟在他身后,危险伴随着,得早做打算。”

    这是他刚刚想到的。

    细思极恐,恐怖至极。

    梁庸齐怀疑的看着袁天楚,说的跟真的似。

    “信不信看明天,肚子有点饿,阳春面?怎么可能吃的饱,拿着钱让小二送来羊腿跟肉汤。”袁天楚说道。

    林凡回到屋内就蒙头大睡。

    外面有表弟在,安全不用说。

    至于发生的军防图事件,那就是连带的,没什么意思。

    夜晚。

    驿站里很安静。

    杨武等人连夜离开,任务属于半失败,军防图没拿回来,但也没让梧桐王得到。

    对方的操作的确够骚气的。

    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将军防图给烧了。

    也不知回去该怎么交代。

    茅隐等人倒在地上,那其貌不扬的家伙下手太狠,所有人的脚腕都被捏碎,根本动弹不得。

    越想越气。

    梧桐王的面子都不给,简直可恶至极。

    周忠茂运功修炼,稳固武道九重境界,同时运转心法壮大自身内力。

    “姨父放心,我一定会保护表哥周全。”

    在离开的那一天,姨父亲自到来,以浑厚的内力打通他体内所有经脉,达到百脉具通。

    对修行有着极大的好处。

    他监听着外面一举一动。

    狗子睡在床上,早早入睡,养精蓄锐,明天还要赶马车。

    他的实力很一般,基本属于没什么用的,只能干一些粗活。

    天亮了。

    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袁天楚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推门看看外面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多人。

    梁庸齐洗漱好,瞧了一眼袁天楚,仿佛是在说,你这智障,不吹牛会死,说的跟真的似的。

    到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发生。

    对袁天楚来说,这不对啊。

    应该跟他推测的一样,怎么会没事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