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不想逆天啊

首页
第0083章 爹,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玩过了。

    这次真的是玩过了。

    到底是谁干的这事,也太激情了吧。

    将他扒的精光扔到对方的床上,看情况那娘们好像也是受到镇压,直接没有知觉,两人一夜到天亮。

    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这事对任何人来说,都有些承受不住。

    不过有怒气,很是不错的事情,被追杀也是赚了。

    李芝秀敢刺自己吗?

    根本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敢刺,可要是被抓到,皮肉至少受点苦。

    还是先溜为好,如果遇到……

    哎。

    前面那不就是表弟嘛,他不跑了,慢慢放慢脚步,气定神闲的走来,“表弟,这娘们要干我,你给我拦着。”

    在表弟面前自然要镇定,这么强的高手就在眼前,还能有什么好怕的。

    周忠茂懵的很。

    心里有些发虚。

    昨晚的事就是他跟姨父一起干的,看到表哥被追杀,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他在这里,就是来保护表哥的,如果有失手的地方,他还能补救。

    按理说,他应该躲藏在暗处,一直监视着,可表哥都已经这样,他于心不忍,只能早早出现。

    “表哥,你没事吧?”周忠茂问道。

    林凡淡然道:“没事,昨晚你表哥我,被这娘们给玷污了,你说谁干的?”

    “不知道。”周忠茂肯定不会承认这事有他的一份,真要是让表哥知道,那还不失望的要命。

    李芝秀气冲冲的袭来,被周忠茂挡住。

    “表嫂,有话好好说,别舞刀弄枪,弄伤了不好啊。”周忠茂安慰着。

    现在一个是表哥,一个是表嫂,能让他咋办?

    复杂啊。

    莫非他还能揍表嫂不成。

    真要是揍了,姨父还不带他去小黑屋谈谈心。

    “表弟,你说什么呢,什么表嫂不表嫂的,给我揍她。”林凡对表弟有点失望,这称呼都变了,叫给谁听的。

    别愣着,直接冲上去就是一顿猛揍,表哥我在旁边歇一歇。

    李芝秀停下脚步,脸色依旧很难看,刺肯定是不敢刺的,最多也就揍一揍,只是心中有火,冲动了一会。

    可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怒气点+333。

    “表哥,昨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啊?”周忠茂问道。

    “这有区别吗?”林凡想的就是,让这娘们知难而退,赶紧滚出林家,这地盘可不是别人能来撒野的地方。

    他富家公子当的好好的,现在来一出什么媳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脑子秀逗,才会同意这门亲事。

    周忠茂很严肃道:“肯定有区别了,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我也不能动手,要是伤到侄子那怎么办。”

    玛德!

    表弟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想法还真是突出,这都能想的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此时,翠兰跑了出来,看小姐拿着长枪,好像是要跟林家公子对干,也是紧张的问道。

    李芝秀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没事。”

    话音刚落。

    她瞪了一眼林凡,转身离开。

    远处,两道身影躲藏在那里。

    “怎么回事?忠茂出来干什么?”林万易有点不高兴,在他看来,那小两口应该打起来,狠狠的打起来,就算是将林家拆一半,他也认了。

    打是情,骂是爱,一天不打不骂,这感情就得不到升温。

    “老爷,公子可不是李小姐的对手,这要是伤了如何是好,忠茂出来也算是将事情暂时解决了。”吴老说道。

    他没想到过去这么久,老爷还是喜欢搞事。

    尤其是将目标盯住了公子。

    不得不说。

    他心里在为公子祈祷,希望能够支撑下去。

    “什么伤了,这能有什么,一个家族的旺盛,可不单单是靠男人,那得靠女人,女人不强势,那这家还不被败完了。”林万易颇有心得道。

    吴老盯着自家老爷。

    心有感悟。

    老爷以前好像就是这样,被欺压习惯了。

    林凡琢磨着事情,此事透露着古怪。

    如果是刺客,不可能将他送到这里来,所有的疑团都指明,这事肯定是自家人干的。

    而对这事最为期待的,就是老爹了,除了他还能有谁

    “表哥,想什么呢?表嫂走了。”周忠茂说道。

    “我在想到底是谁把我给坑了。”林凡说道。

    周忠茂浑身一颤,很是害怕表哥发现什么,紧张万分,“表哥,怎么会有人坑你呢。”

    林凡摆手,“我去找我爹。”

    周忠茂想拉住表哥,可表哥已经离去,他拍着脸,惶恐的很,千万不要发现有我的影子,我是很无辜的,一切都是姨父逼我的。

    表哥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啊。

    书房。

    “爹,我有事问您。”林凡站在外面道。

    “进来吧。”林万易淡然的坐在那里,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着林凡,“有什么事?”

    “爹,昨晚是不是你将我打晕,送到那娘们的屋里,还扒光我的衣服?”林凡开门见山道。

    他感觉能干出这种事情的,除了自己老爹,怕是没人。

    林万易疑惑:“你说什么呢?为父不太明白你到底是在说什么事情。”

    装。

    继续装。

    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爹,是这样的,孩儿帮您回忆一下,您看看昨晚是不是干了这事。”林凡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下。

    话音刚落。

    林万易叹息一声,“哎,没想到终究还是发生了。”

    “凡儿,你别说,为父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小时得了一种病,为父找遍天下名医都无能为力,他们说你这种病的发病原因就是周围有女性,每当你入睡时,你都会醒来不受控制的去女子屋里,释放你体内的纯阳之力。”

    “为父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才将林家所有婢女辞退。”

    说到这里,林万易摇头叹息,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凡彻底惊呆。

    爹,您说谎话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吗?

    明明不是这原因,到您嘴里竟然说是这个原因。

    “爹,您是不是将孩儿当成傻子了?”林凡问道。

    肯定是把他当成傻子。

    这要是没当成傻子,能说出这种不切实际的谎言吗?

    林万易淡然道:“凡儿,爹可没说你是傻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得了。

    问不出什么。

    但他可以确定,绝对是老爹干的。

    别人干不出这样的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